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老农设哨监视司机蜗居驾驶室双方僵持4个多月

发布时间:2020-02-21 03:31:35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老农设哨监视 司机蜗居驾驶室 双方僵持4个多月

姚志和他的 蜗居

城市新闻网讯 从去年11月3日开始,姚志的挖掘机被困在江宁区吉山社区的邓家村,至今还没有离开,狭小的驾驶室垫着一床薄被,他就这样在机器旁度过了整个冬天的大部分时间。而造成他无法逃离的是同样蹲守4个半月的62岁村民邓树祥。

尽管双方剑拔弩张争斗了四个多月,但是被记者请到一起时,他们还是和和气气地打招呼,都说对方不容易。他们的矛盾又是怎么起来的呢?

原来,这两人之前素不相识,是姚志接了整个村的一个工程,才发生了接下来的事。去年7月,在熟人的介绍下,姚志与南京泰新工程建设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租赁协议,参与这条邓家湖路的建设。随后姚志与他的合伙人马大朝开着挖掘机参与施工,协议是包月的,每月两万五千元,他们负责清除苗木,平整土地。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征地并没有谈拢赔偿问题,在挖到第一家时,曾因村民反对而停工,后来施工方赔偿了5000元后,工程继续,然而第二家问题如故,施工方打了4000元欠条。直到挖到邓树祥家时,矛盾激发:邓树祥认为被挖毁的是两亩观赏树以及 黄牙 等绿化植物,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要求4万元的赔偿,而对方只答应1万5,因此他们要求施工方停止施工,但损失一直得不到赔偿,他们才扣下了前来施工的挖掘机。

矛盾因此而发,尽管马大朝和姚志苦苦解释,自己是受雇前来施工的,并不属于泰新公司,但是老人认为,他们唯一能控制的就是眼前这台挖掘机,否则他们的损失更难追回。两个无怨的人,由此开始了一场拉锯战。姚志告诉记者,挖掘机一个月大概可以挣一万多块钱,现在停工四个月,带来了一笔不小的损失。

为了找机会开走挖掘机,姚志裹着被子住进了驾驶室,无法强行开走,只有智取。为此姚志多次深夜开车,想把车挪走,但是巨大的发动机声响,总是暴露了他的行踪。努力了很多次,却没有那一次逃脱,最远也只开到了村口。

攻方疲惫不堪,守方虽然战绩全胜,付出的代价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老邓说他这几个月内,就没挨过床边,晚上在客厅里的一张沙发上,硬是扛了几个月。而白天,山墙的制高点,就是他的观察哨。几个月里,只有除夕夜短暂离开,回家吃了顿团圆饭,就这一顿饭,他也没吃好, 我怕他跑,刚吃过饭,我嘴一抹就赶回来了。

几个月下来,这一老一少每日大眼对小眼,早就看腻了对方的脸。精疲力竭的他们甚至成了忘年交,老人说只要他不驾车私逃,什么要求,都好商量。

在多次逃脱不行,姚志向施工方交涉,可是泰新公司除了派出人手强抢无果一次后,就一直拖着。拖不起的他也想过极端的做法,甚至因此被几家媒体报道过。2011年1月22日,南京新街口洪武路户部街路口,一名20多岁安徽籍男子爬上电塔举着硬纸牌讨要说法。所幸这个电塔刚巧前一天停电废弃,暂时不带电,才让他有惊无险。在寒风中呆坐了1个多小时后,淮海路派出所一名副所长和一名值班警长登上云梯升降台劝说,才让男子主动爬下来接受警方处理。这名男子,正是姚志。

回想起这段经历,姚志连连摇头,当时临近春节,思乡心切,价值30多万的挖掘机却不能挪动半步,他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引起社会关注。但此后,问题并没有解决,他还因违反治安处罚条例,被警方处以两百元的罚款。从那之后,他彻底死了心。从挖掘机上搬了出来,搬进了邓家借给他的窝棚里栖身。

记者随后联系了南京泰新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沙姓负责人在电话里表示,他们确实与姚志他们签订了挖掘机的租赁合同,但是合同去年10月已经终止,公司也多付了一个月工钱给他门。但是对于姚志现在面临的困局,他们也从中协调过,但是因为软件园作为甲方和农户间的赔偿纠纷,施工方无权多问,因此只能同社区和警方昨协调。期间他们曾派人帮他们把挖掘机撤出过一次。但村民又趁深夜撬开驾驶室,把挖掘机又开了回去。对于村民的这个行为,该负责人的用词是 盗窃 。

对于姚志和马大朝这几个月的遭遇,该负责人承认,他们 很可怜 ,据他了解,甲方与村民的沟通目前已有进展,最慢半个月内就能达成一致,届时挖掘机能够正常撤出,而公司也可以考虑挖掘机主们这几个月内无活可干造成的损失。

德国展会搭建

美国展会搭建

国外展台设计

五金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