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宝之情急之下的成长[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30:34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泥泞的土路上上空无一人,只有山上什么鸟在叫的动静,鬼宝孤零零的飘着,咧着一嘴小牙四处张望,路过一片坟地,停留在这儿。

“戚戚,戚戚。”鬼宝无聊的叫了两声,却没鬼回应。真的,鬼也是害怕寂寞的呢。

有星星几点的鬼火在闪烁,鬼宝飘过去和鬼火玩。

“呜呜呜。”忽然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小孩的哭声。鬼宝脑袋上起了几个问号,也是小鬼吗,毕竟人类的父母一般不敢让孩子半夜出来,而且是到坟地上。

飘过高高的草丛后,鬼宝发现真是一个人类小孩,而且还是个小女孩,比自己要高一些,但和自己一样瘦,看模样大约是人类的六七岁。

“戚戚,戚戚戚戚。”果然还是听不见呐。鬼宝自己白兴奋了半天,小女孩根本就不搭理他,也搭理不了他。

虽然自古以来没鬼知道鬼宝是男是女,但鬼宝自己心里还是认为自己是个男孩,所以他现在有些纠结,要不要和女孩握握手去,虽然她可能会被自己吓走,而且,人们不都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吗?鬼宝轻轻的一点一点的飘近女孩,在她的身后暗暗窃喜:“戚戚,戚戚戚戚。”

女孩是李村的李二标的闺女,名为二丫,今年六岁,二岁时死了亲娘,二岁半有了后娘,和一个没血缘的哥哥。李二标自打再有了老婆和儿子就不稀的管二丫了,嫌她八字不好会克死人,把娘的死全赖在她身上,又天天让她干活,干不好就用鞋底子抽,吃饭也只给吃一点,李二标老是嫌弃二丫是女孩,却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彪子亲热的不行。

二丫六岁却没有一般孩子的光滑白嫩的肌肤,她黑黑的,皮肤因为没有油水而缺光泽且粗糙,身上多处伤痕,一张小脸饿的陷下去,只有一双眸子干净澄清,黑白分明,格外明亮迷人。如果说的难听了些,这个二丫简直像鬼,饿死鬼的模样大约也就这样了。

鬼宝却是欢喜得很,因为他感觉到二丫不是个坏人,那双眸子真漂亮啊,鬼宝在哭泣着的二丫身边飘着转。

二丫起先没注意,她只是来看看娘,这个用三块砖头垒起来个小洞就是娘的坟墓了,她哭呀哭,哭到嗓子嘶哑,苦话不说,她不愿意娘去了天堂还担忧着这边。

“二丫想你,娘。”她只说这一句话。

哭了有一刻钟,二丫这才用脏兮兮的袖子抹了抹眼泪,一抬头。“啊!鬼!”她看见激动的现了形的鬼宝,登时撒开脚丫子往回窜。鬼宝飘在半空有些沮丧的用干枯的小手挠挠头,然后锲而不舍的追上去。

到了二丫的家中,二丫并不进门,因为家门已经关上了。她怕鬼的心情都没了,默默地躺在了牛棚的干草垛上。

这次鬼宝没敢莽撞,只是在大门外边看着她。“戚戚。”他也见过许多人类小孩,可是没有一个待遇竟然是这样的,再仔细一看,二丫身边竟然还有两只鬼,一个是可怜鬼,一个是……鬼宝叫不上名字,或许是这个女孩八字软招来的想要附身的鬼吧。但是可怜鬼似乎是向着二丫的,不乐意那个流着哈喇子的臭鬼附在二丫身上,两个鬼就在暗地里斗开了劲儿。

鬼宝趁着这会功夫,忽的一下附进了二丫的身子。这时便看见二丫呆呆的坐了起来,走到家门口,框框的踹门,“戚戚,戚戚,戚!”她大声喊着,踹着,木头门在黑夜里战栗的掉下木屑。

李二标和二娘从床上爬起来,气冲冲的敞开门,刚一打开便见到眼球一直往上翻,只能看见眼白,呲牙咧嘴的二丫。

“你他妈的疯了!”李二标完全不手软想提起二丫扔远,但不知二丫哪里来的气力,总之李二标使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如愿。“戚戚,戚戚,戚!!”二丫的嘴中是奇怪的话语,从没听过。

“不好呀,是鬼附身了呀。”那高颧骨薄嘴唇穿着黄绿丝绸睡衣的女人大喊,随即要跑到外面去喊人。

鬼宝也不脚软,踹的李二标滚了好几滚,跑到二娘身前伸出尖尖的小爪子,把衣服撕了个扒烂,跳上女人的背一顿狂揍,好不酣畅淋漓,把两人揍过瘾了便离开家去了坟地。鬼宝把自己的本事用上了替二丫出了口恶气,然而鬼宝并没料到后果对于二丫是多么的严重。

翌日二丫醒过来,已经是白天了,奇怪的回到村子,村子里的人都很害怕的看着自己,而李二标和后娘已经找了巫婆来锁她,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二丫是完全不知道,但那些人看着自己的脸像是在看怪物,亦或是,鬼?

“爹。”她弱弱的叫一声,伸出手仍想靠近自己的爹。

李二标却恐惧又嫌恶的退两步,说:“我不是你爹,你这个鬼王八,快去死吧!”

>>鬼故事分页: 1 2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