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林奕华评范冰冰她的眼光远不止照镜子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1:20:16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林奕华评范冰冰:她的眼光远不止照镜子

采访/崔春 访问整理/李珊 文字编辑/哈娜 摄影/冯志凯 刊/《时尚芭莎》

她在演艺圈的朋友不多,林奕华是与她心灵相通的一个。舞台剧《三国》筹备之初,他请她扮曹操,她就是他心中的曹操。虽然由于档期原因,二人合作未成,但共处的四天已让他全新看待这个中国最具话题性的女演员。BAZAAR编辑亲赴香港听林奕华评说范冰冰,颠覆以往心中的“成见”。

WHO IS LIN YIHUA?

林奕华,香港文化界著名人物,亦导演,亦文艺创作人,亦批评家。先后在伦敦、布鲁塞尔、巴黎、香港进行舞台创作。他曾写过多套舞台剧,部分剧作探讨同性爱及异性爱之间的异同。1994年凭电影《红玫瑰白玫瑰》(关锦鹏导演)获台湾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1995 年致力推动舞台创作,编导了超过40部作品。

我们在北京演《贾宝玉》,范冰冰工作室问能不能来看戏,于是冰冰来了,帽檐压得很低,穿着朴素,长发,眼睛很大。她很可爱,那时我头发也很长,绕在耳朵上,她笑笑,“绕耳朵的。”她一直观察着周围,还注意到我的小动作比如翘小指、跺脚。我说女孩子就喜欢观察那些像女孩的男孩子,冰冰乐得不行。我把这些细节写到《梁祝的继承者们》里。她心里真的有男孩的一面。

称冰冰是“爷”、“女汉子”,一点也不过分。我很好奇,敬业的她每天需要亲自做多少个决定。每个汉子,不论男女,都要具备三个要素:一、要做决定;二、有远见;三、有责任感。范冰冰是个很特别的“女汉子”,她每天做很多决定,可是都不随大流,有自己的个性,让你知道“老娘不只是能穿好看的衣服、走红毯、取悦男人。”

做女性最大的困难,在于习惯用别人的眼光来肯定自己,像照镜子一样,别人觉得这样我漂亮,我就继续用别人的眼睛看我自己。不只是传统中国女性,艺术作品也比比皆是,比如古典油画,主人公周围一定是暗的,只有她身上发出亮光,然后摆pose。男人也是,只不过他们不用身体、外表,而是用“成功”肯定自己。做人最大的学问便是超脱别人看你的眼光,活出自己的生命。何况中国人又好面子,这样的境界很难达成。我们活在虚拟时代,所有人都掌握了达到自我想象的工具,手机里有美图软件,磨皮、高光,每个人都知道说,原来摄影角度可以让自己看起来不一样,人人都可以把自己打造的像要登杂志封面那么美。范冰冰是活在这样一个时代里的明星。

冰冰的超前性,在于她没有被动地由别人的眼光支配,她知道如何去利用这件事。很多明星亮相红地毯、去时装周,品牌给什么衣服,她就穿什么衣服。但是冰冰尝试用形象带领所有人的想象,拿到时装周的话语权。戛纳电影节走红毯,她穿了龙袍,被一些人吐槽。过二十年、五十年,其他红毯明星会被遗忘,但是冰冰一定会被大家记得,因为她在这样一个重要的场合把自己变成了中国文化符号,这个符号不属于任何一个品牌。

好的形象,可以成为一个人的资本,也可能成为负资本。既然大众把欲望投射在演员身上,那么你要如何善用集体幻想,去推动一些改变?演员对导演、对观众、对大众的观看方式,理论上讲有一种使命感,她们可以做一些更有趣的事,而不是永远被消费。每个明星都在面对选择,A还是B,对还是不对。

可惜,这个世界越来越不相信选择了,选择要用脑袋。做选择的时候,你才开始明白原来那么不了解自己,这是最痛苦的。七个颜色摆在面前,挑哪个?所以才有那么多人说,七个颜色都想要。其实这和颜色漂亮与否,关系不大,主要是因为根本不知道自己爱什么。所有选择在没有代价的时候还好,顶多错了,重来。好比网络心理测验,问你到底是什么花、什么颜色,选择太容易了——只有三个选项,你挑一个,即使最后得出的答案不合心意也不伤大雅,无关宏旨。

演员没有那么简单。所有一线女演员,华丽又脆弱,随便一个错误的选择,就可以把她击落。每个人都在嫉妒她,每个人又都那么羡慕她,每个人都把自己投射在她身上,但是又告诉自己,我才不稀罕呢。因为她的存在,观众所有复杂的心理都被激发出来。

冰冰常常处在风口浪尖,至今没有被一拳打下来很不容易。“我就是豪门”,“我就是爷”,把龙袍穿到戛纳红毯……我一直把它们当成一种艺术行为,因为这些让观众把她与其他人区隔开来,等到人们意识到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它的价值才可以被评论。

冰冰玩的是这个时代的游戏。如果你只看她的外表,可能被忽悠。但是对不起,不是她在忽悠你,而是你让自己被忽悠,因为这是一个娱乐至上的时代。她可以乖乖穿一件大家觉得没事、不出错的衣服。她的选择也是一种设计,要让自己“不用说话,都是在说话”。王尔德说,“最糟糕的被谈论,就是不被谈论。”她准确拿捏着微妙的标准。

我一开始对冰冰有印象,是突然一两年间各种电影都有她,她在这些电影里当花瓶吗?当我接触过她之后,我发现,所有经历都进入她的人生存库。

冰冰的超前性,还在于她没有变成那些只是宣扬幸福的传统女性。她在谈信念是什么——明知选择可能会错,但还是要做,很大程度她抱着“我要在这当中学习”的态度。很多人不知道,做选择其实是为换一个教训,教训里才有对的选择。所谓对的选择,并不是买大开大,有的时候是买大开小,有时从失败经验里学得更多。

我们的时代,每个人都需要把自己切割为很多不同面象,让不同的人可以通过不同的渠道去接触。安迪·沃霍尔做伊丽莎白·泰勒的版画,图案是一样的,因为不同的颜色、质感,产生出不同的心理投射,依旧能让观者产生欲望。其他女演员没有在玩这个游戏,一种很安迪·沃霍尔的游戏。

冰冰没有那么害怕失败,上天给她一条健康的成长路。有的演员一出道位置很高,不允许自己失败,花几年去拍一部大投资影片。片子问世,反响犹如石头丢到大海,那些人就无法证明自己原先的价值,这很打击人。冰冰不同,她一直在找、在创造自己的可能性。

当老板,她也在累积。最不好的老板玩机会主义,跟着他工作的人会很慌。今天说这个,大家奔着去,然后马上他看到另外一个,大家全部调头去那边,像舞狮舞龙那样,很糟糕。但是只要他有累积,不管最终成功还是失败,都有赚到。对跟着他工作的人来讲,理论上都是最好的,因为大家在学习人生,而不是在赚取虚妄的名声。

冰冰喜欢卡哇伊的设计。卡哇伊对我而言,从来都不是女性化的代名词,而是对童年时代的怀念,只是男生很难表达出这样的面相而已。可能潜意识里,她自己都不知道,卡哇伊带有调侃的戏谑。她懂得如何去戏谑自己女性身份的部分,知道如何更加女性化,某种程度上比有些男性更有男性视角,所以工作需要她穿什么,她都可以达到要求。

有段时间关于范冰冰整容的新闻很多。那个时期,她还是比较被动的。冰冰没有含着银匙出生,她走过一段辛苦的路,大家猜测她成功是因为背后有什么力量,或者她像扫灰尘一样将不好的东西扫到了地毯下面。我一直觉得,谈论整形是因为大众的处女情结。西方没有把整形当作很重要的事,韩国好像也没有。韩国文化的产业化指标高,所有艺人都是产业的一部分。设计自我形象只是产业包装的手段。

在北京,她不施脂粉和演员、戏剧老师一起策划《三国》,投入而专业,让老师很感动。她像一直在家上课的孩子,突然之间到了一个学校,然后尝试着过学校生活的状态。虽然只有四天的短暂相处,但是那四天让我看到了另外一个她。有些人只看见他想看的,但冰冰头脑、心思坦然而清晰,善于观人入微的她有自己的价值观,只不过平常她很少与外人分享罢了。

群英三国志手游

口袋妖怪复刻破解内购0元版

明教风云之九阴九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