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个重庆崽儿成功挑战横渡琼州海峡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12:50:29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两个重庆崽儿成功挑战横渡琼州海峡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重庆46岁的万州人郎杰在横渡途中

两个从没下过海的重庆崽儿,第一次下海游泳,就挑战了游泳爱好者心中的圣地———琼州海峡。它位于广东雷州半岛和海南岛之间,全长37公里,乘海船也得经两个多小时风浪才能到达目的地。

常年组织横渡的海口海牛俱乐部表示,此次横渡路线是从海口白沙门海滩出发,终点是广东省徐闻县粤港铁路海岸线一处叫排尾角的地方。组织者还说,这条线路,对横渡者的身体和心理要求都非常高,因为洋流更急、更乱,中途还要经过一处十分凶险的海沟。

多年来,无数横渡好手在这里留下失败的泪水。46岁的万州人郎杰和是42岁涪陵人彭波,为什么能一举挑战成功?

第1波挑战 迷失——摸黑渡海——稍不注意就会迷失方向

5月31日凌晨4时30分许,海口市一处叫白沙门的海滩上,11名勇士身着连体泳衣,在岸上整装待发。

下海前,组织者测得海水温度为26℃,海风不烈,水流也较平稳。

4时50分,灯光下,发令枪打响,郎杰、彭波等11人扑进大海。

是时,海面漆黑无边。这意味着,勇士们必须摸黑游泳。这一波的挑战,在于方向感。“虽然,每个人的前方有一艘亮着灯光的渔船作为导航,但是,依旧需要时刻集中注意力。”昨天,朗杰回忆,他此前从没在海里游过泳,“黑暗中的大海,看起更大,黑压压一片。差不多要到天色发白的时候,才看得清海面长啥模样。”

第2波挑战 水母——被蜇三四次——有人中毒直接进医院

出发四五十分钟后,天渐渐亮了。“风刮到脸上有些凉,但很惬意,海水的流速开始变快了。”昨天,彭波告诉记者,抬头换气时,他第一次看到海上冉冉升起的红日,“那感觉,又惊喜、又兴奋。”然而,另一个“惊喜”却在海面下等着他们。

“大的活像脸盆,在我腿部游来游去,小的跟茶杯差不多,径直浮在海面上,伸着触须飘来荡去,调皮的还会跟着我追。”郎杰说,游出约16公里,他被水母蜇了三四次。

连体泳衣仅露出人的头、手和足,却也会被水母蛰穿。“像被蜜蜂蜇到一样的刺痛,接着是一种麻胀感,持续20分钟左右。”彭波说,幸好下海前组织者介绍了应对方法,只要被蜇部位在海水以下,毒性将逐渐衰减,1小时左右消退。

不过,凡事都有意外。“有1人在排尾角上岸后,立即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打点滴———被水母给蜇的。”朗杰说,此外,被蜇瞬间,感觉速度下降约20%。

第3波挑战 拉撒——脱掉泳衣在海里解决——上船方便就出局

下海前,每个勇士除睡眠充足外,早餐切忌吃饱。下海后如果饿了,则由负责跟随的渔船,提供水等食物。

“当天上午九点钟的样子,我像其他人那样开始偶尔进食,以恢复消耗严重的体力。”朗杰说,按规定,他将一只手高高举出海面,等待渔船靠近,然后告诉船上的人自己想吃喝。

“吃了就得屙。”说到这儿,郎杰笑了,“不要以为边游泳边解小手很方便,刚开始这样干时,我根本就尿不出来———心理障碍必须克服。”他说,最要命的还是解大手。下海前,组织者教授了方法:踩水保持身体平衡,接着脱去游泳衣迅速解决。

“总之在海里,拉撒是个技术活!”朗杰笑称,这是自己游长江时从未遇到的事,“幸好,此次横渡我没遭遇这种尴尬。”

如果有人不适应这个技术活,非要到船上方便怎么办?结局只有一种:手触到船舷瞬间,就算出局。

第4波挑战 毅力——被海浪砸被海水呛——心理开始溃塌

“游到半途,我最想的是有张床让我躺下,美美地睡个觉。”朗杰笑称,上午10点左右,那处宽约10公里的海沟快到了。游到海沟,也就意味着万里长征走完一半,然而这一段,也是最困难的一段。两个从没下过海的重庆崽儿,真正感受到了大海的威力。

“风好大,也好响,我游了这么多次长江,根本没感受过这种风力。”朗杰说,他连渔船上领航员的哨声都听不见了。“我只好每游出离渔船100米的距离,便回头看导航员。”朗杰称,如果没游错方向,导航员会跷起大拇指,“在这时,也是一种鼓励。因为我差点坚持不下去了。”

海沟很快出现在眼前,彭波说,除了刮得让脸痛的海风,日头也晒得脸火辣辣的痛。“这还不算,长江的浪,最多半米,而海沟掀起的巨浪,普遍高2米,而且一个接一个地往头顶砸下来。”朗杰说,好多次,他抬头换气,灌进口鼻的全是咸咸的海水。

“那时,我想到了放弃。太累了,太辛苦了!”朗杰说,当他先后被海水呛了4次,他的心理防线开始溃塌,接着觉得身体招架不住了……“我当时想,临行前好多朋友帮我践行,我失败了回去还怎么见人?还有,这一去一来费用花了差不多1万元,如果这时放弃,那是真正的钞票落到水头了!”最终,他甩开双臂继续前行,“不考虑名次了,能游到对岸就是成功。”

第5波挑战 饥饿——嚼食能量棒——应对机械化运动

跟所有极限运动一样,渡海过半后不久,几乎每个人的身体动作都变成了本能反应,即对疲惫和心理不适等身体反应逐渐麻木,运动姿势如同机械运动。

“疲惫感逐渐消失时,肠胃却在打鼓。”郎杰说,值得庆幸的是,他和彭波在下海前准备了充足、专业的食物装备———能量棒和能量胶。“它们体积小、又能迅速补充体能。”朗杰介绍,后半段他越来越饿,便让船上的导航员把能量棒扔进水里。

“看到能量棒,便捞过来撕开放进嘴里嚼,几秒钟就把一支类似条状巧克力的能量棒吃完了。”郎杰说,能量胶就更简单,像果冻那样撕开后吸进嘴里就搞定。

当天下午3时32分,郎杰成功到达排尾角岸边,耗时10小时42分,位列第三名。彭波耗时11小时5分游完全程,位列第四名。此外,组织者表示,由于身体原因,11人中有一人中途放弃。

杭州护网

湖北蜂窝活性炭价格

广州三一旋挖钻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