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妖妇在上请受将军一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3:19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1.君要臣娶,臣不能不娶

16岁那年,我蓬头垢面,乞丐般浪荡在街头,饿得两眼发昏,差点去青楼卖身。幸而糊里糊涂赶上了朝廷征兵,听说北国大营财大气粗,管饭不说,更有加官进爵的好日子。

那年春暖花开,鸟鸣枝头,我竖起长发,打入军营,这一待,就是七年。七年间,我误打误撞,立下战功无数,得天子垂帘,封为护国大将军,位极人臣,身份是何等的尊贵!

我心中清楚得很,若女儿身一旦被揭发,这些个荣华富贵都将化为乌有,我将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南国这块肥肉上。南北两国势均力敌,争战多年却无法分出伯仲,如今战事愈演愈烈,鹿死谁手不再是没谱儿的事,我作为护国将军,将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南国,将功抵过,了我多年欺君之罪。

谁知,就在战事发展到白热化的时刻,南国居然主动求和了!

休战宴会上,南国国君舔着脸儿向皇上说:“皇上……打仗一时爽,两国的百姓最遭殃啊!”

呸……你打我们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

我朝皇上摇了摇头,示意他咬紧牙关。

“请皇上千万三思,若皇上接受休战,我将为皇上献出我南国第一美人——小女莲葩!”

皇上听到‘第一美人’这四个字,两眼顿时放光,口水泛滥,一屁股坐了起来,举起酒樽对南国国君高喊:“为了我们两国的友谊……干杯!!!”

南国国君贼心得逞,露出两颗大白牙,拍了拍手,随即丝竹之声响起,水中央不知何时浮现一绝色美人。

香肩半裸,肌肤胜雪,朱唇玉面,搔首弄姿,举手投足间极尽魅惑。

好一只小妖精!

一曲作罢,南国国君引那狐狸精走上前来,“请皇上务必收下此珍宝。”

不妙!皇上若应了此婚事,不但对战事不利,还有可能招来红颜祸国之灾,我作为忠臣,一定要阻止皇上!

我一个箭步冲到皇上面前,“末将不得不提醒皇上四个字……”我趴在皇上耳畔耳语,“皇后娘娘……”

皇上面色大变,色如雷劈,侧头瞥了一眼一旁皮笑肉不笑的皇后,恍然大悟,对我一脸感激。

没错,皇上是个惧内的货!

他干笑一声,“南国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虚传……这个……”皇上看到我,灵光一闪,“赤溪将军,我看你一直盯着莲葩姑娘,你的心意朕明白,朕就将南国公主赐与你……即可成婚!”

我顿时风中凌乱,卸下头盔,二话不说跪在地上,“皇上……末将……末将一粗……粗人……配……配不上南国公主啊!”

我以女儿身娶下此妖物,不但有身份败露之险,更兼误人一生之过啊!

那尤物闻言,登时梨花带雨,“将军可是嫌奴家姿色平庸……”嘤嘤哭起。

“当然不是……只是……”我急欲辩解。

话还未说完,莲葩破涕而笑,跪在我身侧向皇上叩首,“谢皇上恩典!”

2.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红缎满堂,彩锦盈室。

将军府上,觥筹交错,我硬着头皮大宴宾朋之时,新娘子已然被接入内室沐浴更衣。眼下的局面已经朝着我无法控制的趋势不断发展。

“圣旨到!”

众人纷纷闻声跪下。

“护国大将军赤溪接旨——皇上赐——黄金万两、绸缎万匹、良田千顷,另赏云天玉露酒一壶,钦此——”

我接过圣旨,欲哭无泪,“臣叩谢皇上!”

太监将云天玉露酒端上,我一饮而尽。哎——害人终生守寡,我赤溪真是罪孽深重啊。

春宵一刻值千金!

我被喜娘推入洞房,莲葩还在沐浴,见我进来,随手披一件红绸长袍,向我眉目传情。

我一声叹息,“莲葩姑娘,我对你不住……我……”我在脑海里拼命想找个理由敷衍她,又不至于伤她自尊,蓦然背过身,“……我喜欢男人!”

谁知她媚眼一弯,从我背后贴了上来,在我耳边呵气,小手灵活地伸进我胸前的衣裳里。

“妾身定让将军遂意!”

我顿觉汗毛直立,血脉喷张,一把推开她,“大胆!你这……”

话还未说出口,我忽觉丹田一团暖流直冲脑门,接着,浑身上下如千万只蚂蚁在爬,奇痒难耐!

“将军?”被推到床上的莲葩似笑非笑。

我惊觉不妙,欲拔门而出,门却被人从外面拴住。

“给本将军把门打开!”

门口一小厮应声:“皇上有令,将军今晚断不可冷落佳人!”

我顿时醒悟,一定是皇上赐的那云天玉露酒有问题!

“快开门!!皇上给我喝了什么?”我急忙拿起桌上一壶热茶,一边狂灌,以抵躁动,一边大喊。

小厮回答:“皇上祝大将军……一柱擎天!”

噗——

一口热茶登时吐了出来。

皇上……你为何陷我于不义!

失去意识之下,我一边脱掉自己的衣衫,一边扑向床上的佳人。

一夜情迷。

次日清晨,酸软难耐的我,被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刺痒起来。睁眼一看,怀里不知何时,竟多了一只白狐,我把它撑在半空,它全然不察,呼吸均匀,待我悄悄把脸贴近了细看,它突然睁眼,促狭望我。

我登时吓跳,一把将它抛出。

再往地上看时,狐狸无影无踪,却见一个浑身赤裸的美少年慵懒地卧在地上。

我细细打量着他,凤眸微阖,睫毛纤长,嘴角上扬,顺着往下看,确实是雄性……而那洁白无瑕的肌肤,仿佛闪闪发光的宝石。

我捂脸侧头不忍直视,这般俊俏的脸庞,这般晶莹的胴体,奈何是只狐妖!

我一把扯掉帘帐,甩手盖在他身上,此时,地上的美少年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如梦初醒,揉了揉眼,见我愣坐在床,笑如灿花,“将军,您醒了!”

他的声音低沉宛转,仿如来自天边,无从分辨,却甚是好听。

我才发现自己也一丝不挂,急忙护体,“大胆妖孽!何时混入我将军府的?你把莲葩姑娘藏哪去了?说!”

他徐徐起身,将昨晚被我扒掉的一地衣裳捡起,懒散穿上,随意一绾长发。

这货……俨然就是昨晚的莲葩!

“你……是如何……如何变成……”我惊不成声。

早就听闻狐妖生来不辨雌雄,只有在择主以后才会确定性别。一直以为是道听途说,此刻看来,并非空传。

“不是将军自己说的喜欢男人吗?将军喜欢男人,我便是男人喽。”他粲然道。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的确,凭这狐妖的皮囊,扮成女人是倾城倾国的绝代佳人,扮成男人便是风华绝代的翩翩美男,除非近身,否则确难引起深层怀疑。

南国国君竟将一只不男不女的狐狸精送到我大北国!该不会南国贵族都是狐狸变的吧?

我扶额,自己多年来究竟是跟怎样的一群生物在战斗啊……

“你现在……究竟是男是女……”

“昨晚你不都试过了吗?还问……”他一脸羞涩。

我顿如五雷轰顶,急忙穿起衣裳,“你好大的胆子……你……你不怕东窗事发……还妄想混进皇宫?人间不是你待的地方!速速离去,本将军留你一条狐命!”

他见我起身,曼步上前要为我更衣,“可是……军营似乎也不是将军您该待的地方吧?”说完,一脸无辜地凝眸望向我。

我登时倒吸冷气,咬牙切齿。

好个妖孽,敢威胁本将军!

3.什么时候才能灭了你这条贼船

下了早朝,我随皇上到御花园散步。

皇上一脸坏笑地问我:“滋味如何?”

我回忆起清晨,跟莲葩那厮约法三章,死守对方的秘密。

谁想他竟然得寸进尺,“将军答应我不打仗,我就替将军守住秘密。”

我一拍桌子,愤然道:“别忘了我还帮你守住你是狐妖的秘密呢,你也不吃亏啊!”

他凑近我,轻挑我下巴,“好啊,反正东窗事发,了不起就是一死,反正我在你眼里是个祸水,死了一了百了,可将军呢?啧啧……将军若是死了,谁来保卫北国?谁来进谏皇上?一个盖世将军换一个殃国祸水,是你不吃亏才对啊!”

头疼啊……

皇上您但凡稍微争点气,我也不用日日跟人畜斗智斗勇了啊!

“你倒是说话啊,朕赐的酒滋味不错吧?”皇上锲而不舍地追问着我。

我与皇上相识于年少,第一次打了胜仗,得皇上青睐封侯,时常被叫入宫里陪同射个箭蹴个鞠,关系非比寻常,无话不谈,只一点——他不知道我是女人。

我原先打算,找个合适的时机,嫁入豪门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自从皇上娶了皇后娘娘后,我就再无此念,只一心于战功之上,肆无忌惮地发挥我卓越的军事天赋。

“皇上,我们还是讨论一下与南国的战事问题吧。”我转移话题。

迫于狐妖的胁迫,本将军暂时不敢挑明真相,只得采取迂回战术。

皇上给我一副‘你真无趣’的臭脸,“南国不是挺好的吗?”

“末将认为,南国此时以美色换休战,完全是在拖延时间,企图择机爆发,如今我军士气上乘,理应一鼓作……”

话还没说完,我忽见莲葩带着他那女人模样,蹦蹦跳跳地跟在皇后娘娘身后,正款款向我们走来。

他不要命了?竟敢公然出现在公众场合。

等等……他腰间缠着的东西甚是眼熟……

素白的雪缎缠于纤腰间,配上他青色袍子,倒是如出水芙蓉。

只是,那雪锻……是本将军的束胸!

难怪左找右找都不见,原来被他拿去招摇了。他竟将我的束胸堂而皇之地当腰带系!

我急忙请了安,莲葩乖乖站到我旁边。

皇上望着我们感叹:“赤将军,你夫人比你高好多啊!”

我侧身抬头,才到他耳根。

莲葩除了个头高挑比较少见,倒是沾了身体纤长,肤色白皙,脸盘瘦削的光。而我呢,在军中经常听见士兵们背着我起外号曰‘矮子将军’,晨起早朝,更是听众大臣议论,说我这个儿头能娶到这般身材堪称完美的媳妇儿回家,真如瞎子点灯。

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在女人堆儿里已经算是很高了啊!

莲葩掩面媚声道:“求皇上不要令我夫君难堪,这不是她的错……”

真受不了他……他在南国一定是个唱戏的吧,不单会伪装声音,还学会惺惺作态了!

我连忙拉着他退下,等到四下无人,指着他鼻子大骂:“你进宫做什么?不是让你在家好好待着吗?”

他笑嘻嘻说:“皇后娘娘说我的衣裳好看,唤我进宫讨教。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我把我的束胸从他腰上扯下来,“不要趁机勾引皇上!”

他捂着嘴表示不敢相信,“小溪原来喜欢皇上呀?”

我拂袖而去。我是喜欢过皇上,我不否认,不过那已经是陈年旧事了。如今皇上色令智昏,偏偏莲葩这货有本事迷惑人,这种人不得不防啊!

4.皇上,臣要休了这个妖妇

这些日子,莲葩在我将军府里还算消停,偶尔抚个琴,唱个曲儿,也会惹来丫头小厮们垂涎三尺。这男女通吃的本领,不知他跟谁学的。

有时我觉得他像生活不能自理一样,我走到哪里,他就要跟到哪里,我进宫见皇上,他便进宫见皇后,仿佛生怕我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

一日,我去军营点兵,才点了一半,忽然发现众将士都往一个方向看。

我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居然是莲葩这妖孽站在高台上,一只黄鹂鸟不知何时落在他掌心,毫无戒备,他轻轻把鸟儿托起,黄鹂鸟乘势而飞。

只这一动作,众将士已然看呆。

我把他从高台上拉下来,拖进营帐,没好气地质问:“莲葩我问你,为什么每次我点兵你都要搞破坏?”

他慢条斯理地问我:“你点兵做什么?”

“随时准备迎战啊!”我理直气壮。

他拿起桌上的茶,将表面的茶叶轻轻吹开,不以为意地问:“要跟谁打仗吗?”

“南国啊!哦……原来你处处阻碍我,是不想我起兵攻打南国?你这只狐狸!”

“我本来就是狐狸呀!”

我欲拂袖而去,他起身挡在我面前。

“我给你看样好东西吧?”他把我拉在一旁,神神秘秘。

我一脸鄙夷,“你又要耍什么花样?”

只见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红绸,一板一眼地展开,在我眼前晃荡,仔细看去,竟是一肚兜!

这是……

“皇后娘娘说我衣服上的刺绣好看,托我给她绣一个!”他无比光荣地说。

荒唐!他竟连皇后也不放过……

那红艳艳的肚兜映得我脸色通红,我带着一肚子的不可置信,落荒而逃。

他一把把我拉了回来,我一时失防,跌进他怀抱,他那蜜糖般的唇毫无征兆就覆在我唇上。

混蛋!敢侵犯本将军……

“你这个禽兽……你完了……你绝对完了……”

他得意洋洋地坏笑,“将军为何动怒?我们比这更过火的事又不是没做过……”

我恼羞成怒,急忙从他怀里挣脱,他被我猛然推开,一屁股坐倒在地。

奇怪,本将军没怎么用力啊,莫非是我在军中多年,下手不知轻重?可他堂堂一只狐妖,难道力量还不及区区人类吗?

他如小白兔般坐在地上,无辜地向我摊开双手,我疑惑望去,他手掌已然有鲜血堪堪渗出,原来狐妖也会流血。

可恶!他是摸清了本将军吃软不吃硬的弱点吧。

“你没事吧?”我良心发现。

绝美的少年楚楚可怜地拭泪,“怎么没事?人家都流血了,将军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将军!不好了!”突然,莫副将闯了进来,见莲葩瘫坐在地上,手上血迹犹在,思索片刻,然后一脸鄙视地望着我。

完了!我在战士们心中的君子形象彻底毁了,什么家暴、虐妻的流言蜚语又要弥漫军营了。

我整了整衣襟,清了清嗓,“什么事?”

“皇上不见了!”

5.将军妻,不可欺我焦急赶到宫中,皇后娘娘一脸哭腔,望着我,仿佛抓住生命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本宫清早起来,发现皇上留书出走,呜呜……都是本宫逼他逼得忒紧……”

我一边安抚皇后,一边打开皇上留下的信:朕做这皇帝做得窝囊!朕要消失!都不要来找朕!

我无语问苍天……皇上!请问您几岁了!

我带着一队便衣御林军围绕皇城展开地毯式的搜索,最后在城南的春香院找到了他。

他左搂右抱,身边无数莺莺燕燕,见我来了,爽朗迎合:“小溪,你来了!”

我面无表情吩咐众人:“都退下!”

皇上无奈道:“都退下吧。”

待众人退去,我单膝跪地,苦口婆心:“皇上!末将求您,不要老玩失踪的戏码!皇后娘娘也不容易!”

他正襟危坐,“将军,实不相瞒,朕是出来打探消息的,坊间有传闻,南国军队正在秘密集结!”

果不出我所料,南国的小伎俩本将军早就料到,只是……皇上什么时候这么争气了?!

“皇上您放心,末将一定会……”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生生打断:“将军你不用紧张,朕已经制定好完美的逃亡路线,保证万无一失!”

我真想一口血喷在他脸上。

忽然,屋外传来一阵骚动声,我与皇上探头去看,却见莲葩被几个富家子按在桌子上灌酒。

皇上侧头问我:“这不是你夫人吗?”

恻隐之心油然而生,我冲上前去,随手抄起一酒壶,朝地上一扔,破声大喊:“放开他!有事儿冲我来!”

莲葩闻声,得意地窜到我身后,与皇上站在一起。

“夫人如何会出现在妓院里?”皇上好奇问。

莲葩泣不成声:“妾身无意间发现将军逛妓院,一时好奇,就跟了进来,谁知遇上这群淫魔,他们想用强的……呜呜,求皇上为莲葩做主……”

我瞥了莲葩一眼,废物!一只手无缚鸡之力的狐狸还敢来我们人类的地盘混,自取其辱。

那几个富家子一脸的不信,伸出魔爪要把莲葩抢走。

我像母鸡护仔一般把他护在身后,将来人一脚踢开。

皇上把我推到一边,冲上前,扒开外衣,露出龙袍,环视四周,“都退下!我是皇上!”

莲葩趴在我背后,花枝招展地拍手叫好。

那几个富家子显然没见过世面,为首的公子哥趁着酒劲,一肘子把皇上捶倒在地,“你是皇上?我还是容嬷嬷呢!”

又一个废物!

我拔出长剑,怒向对方。

突然,御林军鱼贯而入,为首的将领道:“微臣救驾来迟,求皇上赎罪!”

皇上高傲扬起脖子,莲葩掩袖,忍俊不禁,富家子们顿时吓破了胆。

“皇上!将军!大事不妙,南国的人杀过来了!”

6.生是将军的人,死是将军的鬼

南国的军队与我军在郊外交火,战况不容乐观。我将皇上安全送回皇宫,穿好战袍,整兵集结,支援前方战士。

南国大军耍了阴招,前线军队驻扎在两国交界按兵不动,后方的大部队顺着运河走水路,一路直抵我北国之郊,我前线部队来不及回国营救,皇城的军队除了自救,眼下再无他法。

尸横遍野,战火硝烟。

黑压压的山头,莲葩骑一汗血宝马,目光灿灿,向我所在的方向奔来。

我不由分说朝他大呵:“你来做什么?”

他优雅下马,转身拍拍马屁股,露出可人笑靥,“皇上送我的战马,帅吧?”

拜托!这是战场……不是让你们来秀的!

“我就知道,这种场合怎么会缺了你这南国的细作!”我一剑指向他。

他不敢相信,“你以为我是来支援南国的?我莲葩生是将军的人,死是将军的鬼,绝对不会背叛将军的!”他满口信誓旦旦。

还未等我开口,一声巨响就在我们前方炸开。

烟幕中,一个皮肤黝黑的汉子骑马而来,隔着人群,向我们大喊:“莲葩!快跟我走!”

莲葩如小鹿般躲在我背后。

我护着他,边退后边问:“他是谁?”

他趴在我耳际小声道:“南国的大皇子。”

“莲葩!还不跟皇兄走?躲在那矮子后面算什么?”南国大皇子吼道。

太不给我面子了!当着两军士兵公然戳我痛处。

莲葩朝他吐了个鬼脸,妩媚道:“我已经嫁给赤溪将军,她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我回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这只狐狸竟如此有人情味。

南国大皇子冷笑起来,“好,既然你想做叛徒,为兄就成全你,放箭!”

无数支箭如雨幕般从大皇子身后飞出,直向我们射来。

我大喊一声:“后退!”护着莲葩匆忙向后撤,挥剑挡过疾驰而来的箭雨,但双拳难敌四手,还是被一支利箭射中肩膀。

莲葩连忙扶着我,退到刚刚赶来的盾牌阵后,我从胸中掏出将军令牌递给他。

“你快逃吧,从城北走,拿着我的令牌,没人会拦你。” 我和他相识一场,他虽妖媚,却也没害过什么人,能活一个总是好的。

他收起令牌,目光坚定地望着我说:“要走一起走!”

此刻的他,脸上带着一种难得的坚忍和倔强,这表情我从未在他脸上见到过。

我军一路撤退,莲葩强扶我拐进一小道,躲入城口的破庙里。

他帮我包扎好伤口,扶我坐在墙角,我因失血过多,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

“他们往这边去了。”庙外传来追兵的呼喊声。

他急忙将庙里的荒草乱柴哗啦啦盖在我身上,我质问他:“你疯了?”

他狡黠一笑:“不要动哦将军,一动伤口又会流血了。乖乖待着,我去引开他们。”

我一把抓住他胳膊,眼中闪着泪,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他莞尔,抬起我的手,俯身轻轻一吻,“我都明白的……将军珍重,来生再见了!”

说罢,又盖了些柴火在我周身,我隔着缝隙,拼尽最后的一丝意识,只望见他一身翩翩白衣,消失在破庙口。

7.与君生离或死别,皆不枉此生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已经夜幕四合。

我把身上凌乱的草柴拨开,一个人影闯了进来。

我定眼一看,却是我的亲信莫副将,他捂着胸口,面色十分痛苦,见庙里的人是我,吓得往外跑。

我把他拉回来,奇怪地问:“莫副将,你见我跑什么?”

他吓得直打哆嗦:“赤将军……不要杀我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告诉我:“我军惨败,南国的人马上要攻入城了!”

我不敢相信:“怎么可能?十万大军全军覆没了?”

他摇头,“有人拿着将军的令牌,号令全军倒戈……外面传言都说将军背叛主上,跟南国结盟了……”

他看我脸色越来越难看,不敢说下去。

“那持令牌的人是谁?是不是莲葩?”晕厥前我明明将令牌交给了他。

莫副将哭得更惨,“不是将军夫人……夫人她下落不明,有将士看到她被敌方主帅抓走了!”

糟了!

一定是莲葩被南国大皇子所掳,抢去我将军令,毁我名声!

我与莫副将分开,打算进宫救皇上,在皇城密道里却见到了正欲跑路的皇上与皇后。

“皇上,娘娘……属下无能……”我愧疚低下头。

皇上见我分外吃惊,“小溪……大家都说你背叛了朕,朕才不会相信呢!”

“皇上,前线大军很快就会前来支援,您先稍安勿躁,末将一定会保护皇上的。”我掏心窝地说。

“小溪,朕怕死……皇宫就交给你了,朕和皇后自有人接应,我们会一路游山玩水,做一对快乐神仙!你不必为我们担心。朕先走一步!”说着,他与皇后顺着密道往皇城外跑去。

“皇上……皇上!”任我叫破喉咙他也不再回头。

算了,强扭的瓜不甜,随他去吧。

我顺着密道进入皇帝寝宫,想那贼人要攻城,一定会亲自来擒杀天子,我就躲在这里,来他个瓮中捉鳖。

我穿上黄袍,将寝宫的灯吹灭,一片漆黑之下,我躺在龙榻上冒充皇上。

午夜时分,一个人影闯了进来,一步步踱近龙榻,不一会儿,我感觉到微弱的鼻息声近在眼前,蓦然起身,将来人按在床上,谁知那人力大无穷,生生把我推开。

黑灯瞎火,我就这么与他在寝宫里厮打起来。

几个回合下来,我发现他好像只想把我制服,并没有取我性命的意思,我抓住机会,下了狠招,招招致命。

他似乎察觉到我招式之下的小心思,冷哼一声,朝我胸口一掌击来。

我被打飞,重重落在地上,捂着胸口,一口血生生涌了出来。

幸亏本将军里面套了盔甲,不然这一掌足以让我小命不保。

那人突然冲过来,二话不说,扒开我的龙袍,抚摸着我胸前的盔甲。

禽兽!赢了也不用这么公然耍流氓吧!

他轻轻抬手,掌心一团蓝光火焰照亮漆黑的寝宫,借着微光,我看清了他——莲葩!

8.天生丽质难自弃,将军选在帝皇侧

我似乎昏睡了好久好久,醒来的时候恍如隔世,莲葩穿着龙袍,正目不转睛地守在我床前。

“这是哪?”

“南国皇宫。”

“南国赢了?”

“没有。”

“那……北国赢了?”

“也没有。”

我一屁股坐起来,一脸困惑地望着他,他如今虽一身男子装扮,但依旧美得惊心动魄。

“小溪,我才是最后的赢家。”他嘴角露出一丝邪笑。

我被他搞得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

他挑起我的一缕长发,缠在指尖,细细品嗅,云淡风轻地与我讲述:“我本是南国郊外的一只白狐,不小心被大皇子射中,受了重伤还被关在鸟笼子里,幸得林贵妃所救,林贵妃心性寡淡,与世无争,皇后却妒忌她的美色,又怕她诞下男婴会抢走大皇子的储位,所以几欲处之而后快。林贵妃生产那天,皇后果真派产婆害死小皇子,我不忍救命恩人难过,所以化作女婴,被贵妃抚养长大。可是,皇后还是趁我不备毒死了她,皇上明知真相却无动于衷,还将我送到北国作为缓兵之计,大皇子为了早点做皇帝,亲手杀了皇上,天下竟有这样的手足……”

我怜惜地望着他,狐狸的身世竟也如此凄楚。

病榻上的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朝他胸口捶了一拳,“莲葩你这个臭狐狸,骗得我好惨,你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吗?”

他痴笑道:“我一旦施用法术,便会显出部分原形,你总不能让我戴着狐狸尾巴满街跑吧?”

我手觉得痒,侧身一看,才发现他正用他那条茸茸的白色大毛尾巴蹭我,我一时好奇,掀开他衣服后摆瞧。

他忙躲过,有些意外,“你看什么?”

“我想知道尾巴是从哪里长出来的……”

他坏笑着看我,一抬手尾巴被变走,“不给你看,不能让你如此轻易得到我,不然你就不珍惜了!”

我被他的话气晕,说得我好似登徒子欺负小闺女一般。

他见我生气扭头,从袖中掏出一物,在我眼前晃,我仔细一看,竟是我的令牌!

“是你拿着我令牌假传我的军令?”我不可置信。

他笑得得意,“是你自己塞给我的。”

我伸手去抢令牌,却抢不过他,气得咬牙切齿,“你卑鄙!你们南国没有军队吗?”

他见我不抢了,乖乖将令牌放在我手里。

“我拿着你的令牌,北国的军队听我的,我把我皇兄关了起来,南国的军队也听我的,都听我的,正好不用打了,倒是省事,百姓也不用跟着遭殃了呀!”

不战而屈人之兵,好手段!

此后的日子里,莲葩将南北两国合并,建立新朝,改革历法,整顿朝纲,多年来励精图治终换得百姓安居乐业,四海升平。

人们不再记得前朝有一位战功赫赫的矮子将军,却开始称颂新君之侧多了一位不让须眉的贤后。

回忆那日我从病重醒来,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本打算一走了之,纵然我与莲葩有夫妻之名,也有夫妻之‘实’……可毕竟人畜殊途,我已经没有理由再与他纠缠下去。

转头忽见一屋子太医侍女跪了地上,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庆。

“你们干什么?”我紧张地问。

众人俯首叩拜:“恭喜娘娘,贺喜娘娘!”

娘娘?是说我吗?我什么时候成了娘娘……

一个小厮跪至床前,兴奋不已:“娘娘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三个月的身孕……

我垂死病中惊坐起!

不会是我和莲葩的吧?三个月前……不正是我与他洞房花烛的春宵之夜吗?!

我捂着肚子咬牙切齿,莲葩这畜生,当真是要算计我一生一世啊!

砰地一声!

寝殿大门被打开,莲葩锦衣华服,立于门口,墨发轻扬,嘴角带着一丝邪魅的笑,朱唇微启:“小溪,我说过嘛,我才是最后的赢家……”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