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狡猾的风水相师第一卷第六章未完待续

发布时间:2021-01-20 07:13:59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第一卷 第六章 愚蠢的雅丽

计程车在寂静的道路上奔驰,望着窗外仍有少许的店铺为了多挣几个钱而继续辛劝地营业,而我自己在一日之间所赚到的,可能比他们多十倍、百倍,心理不禁沾沾自喜。

眼前可怜的计程车司机,困在小小的空间,以面包充饥等候乘客光顾,而我却出入高级场所,品尝美酒、美人在抱、等待春宵一刻,相比之下,他们真是可怜,不过我很享受这种感觉。

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涌上心头,发现原来晚上抱着美女在苦命的计程车司机前卖弄风骚,是一种高级的享受。为了满足自己那份春风得意,突然起了一个念头。

“雅丽,我可以亲你一下吗?”望着怀中柔情似水的雅丽说。

“嗯……羞……”雅丽脸红的偷偷指了前座的司机说。

望着雅丽脸红羞怯的神情和樱桃小嘴上的两片珠唇,闻着她身上散发的体香,无意中被她的魅力引得我欲火高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雅丽的魅力是我看走了眼,还是此刻情绪高涨的问题呢?

我低下头把两片干渴的嘴唇,印在雅丽两片诱人的小唇上,舔着她唇上草莓味的口红,使我冲动的把舌头挑进她的嘴里,而她也不甘示弱,把她灵活的舌头伸了过来。

两条舌头为了想闯入对方禁区,不停的挑来挑去,缠绵一块。为了吮吸对方的香唾,火辣辣的嘴唇更是紧贴的缠在一起。

“嗯……嗯……”雅丽双手紧紧环抱着我,偶尔发出轻微的呻吟。

雅丽短时间便发出热情的回应,我猜想她可能已经很久没有得到男人的安慰。偷偷把手摸到她衣外的双峰上,除了一块布料外,还有一层厚厚的乳罩。我用手掌在乳房轻轻一按,才发现原来雅丽胸前的肉球是那么的丰满。

“嗯……”雅丽张开眼睛望了我一眼后,再次羞怯的把眼睛闭上。

我感到很惊讶!

我为何会如此大意,竟然没有发现雅丽有一对饱满且弹力十足的肉球呢?

从她身上的外型来看,实在难以想像她的肉球会如此的饱满,不禁又让我想起静雯胸前一对惹火的双峰,此刻只好从雅丽的肉球上追忆刚才和静雯贴胸揉搓的情形了。

我继续用手掌搓弄雅丽衣外饱满的双峰。

“嗯……嗯……”雅丽发现我搓弄她的肉球,马上移动一下身体,遮掩司机的视线。

雅丽露出羞怯娇憨的神态,望着我欲言又止的,胸前的肉球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双腿不停的张张合合,可惜她不是穿着裙子,要不然就可以伸到她裙内,为所欲为。

雅丽把脸倚靠在我的胸肌上。面对她这只小绵羊,我真是越看越心动,可惜不是自己驾车,要不然肯定会停在路旁来个就地正法。

我的手指移到雅丽上衣的钮扣上,偷偷把第一个钮扣解开,接着马上拉开衣领,头往衣内一窥。

微弱的灯光下,只见白色蕾丝绣花乳罩正包着一对雪白的肉弹子,唉,一对饱满的肉球被乳罩紧紧束缚着,让我不禁替它感到可怜。

“嗯……不要嘛……羞……”雅丽在我耳边羞怯的轻轻求饶。

“我只看一会……”我小声回应说。

当我想进一步的时候,司机突然回过头,喊了一声。

“先生,到了!是这里吗?”司机说。

“是的。”我向窗外望了一眼说。

当我掏出钱包付车资的时候,发现司机瞪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望着雅丽。

如果雅丽换成是静雯,我肯定会很激动且大动肝火,但他望着雅丽,我却很潚洒的摆出神气的样子。关于这点,我不知道是属于什么心态,可能我当雅丽是一件玩玩的货品,不是心中的挚爱,所以才会无所谓吧!

“收你的钱,看什么看!”我故意用身体遮掩雅丽的身体说。

“不让人看,就别带出来!下车吧!”司机不满的说。

“你的死相肯定当一世司机,别妄想会发达了!”我大力关上车门说。

“你别生气了。”雅丽带着笑,很开心的搂着我说。

“我紧张你呀!绝不会让人占你的便宜。”我搂着雅丽,温柔的说。

“知道啦!谢谢你了。”雅丽主动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故意在雅丽面前和计程车司机吵了一嘴,目的是假装重视她,让她深深的感动。这种女人最无知,刚才只是亲了她一下,她便如此的兴奋,可能想男人也想很久了,为了让她日后对我更加的卖命,就做一些小动作来俘虏这名蠢女人吧!

进入屋内之后,便叫她坐在沙发上坐一会。

“雅丽,你先坐一会,我进房准备一下。”我说。

“嗯……”雅丽脸红的应了一声。

我走进房间掩上门,立刻装置好偷窥器,心想留下一件有利的物品在手中,无论怎样对自己都是有利的,要不然女人瞬间的转变是非常恐怖的,像师母那种翻脸不认人的样子真是很难控制,更何况她和静雯又是一对好朋友!

摆好了偷窥器后,迫不及待的走出去,准备将高涨的欲火发泄在雅丽的身上。想起她饱受孤独的寂寞,等会得到我安慰的时候,那种干柴烈火的激情,不知道会是如何?

哇!一想就兴奋……走进大厅,看见雅丽正低头沉思着。

“雅丽,我们进房间吧!”我拉着雅丽的双手,温柔的说。

“我们会不会太快了呢?”雅丽害羞的说。

“你不是说过要“赌运”的吗?”我问。

“好吧!”雅丽想了一会,很害臊的低着头说。

我在她泛起红霞的脸颊亲了一下,拉着她的手走进房间。

走进房间后,我马上紧紧搂着她,在她珠唇上痴痴的吻着,舌头进入她的樱桃小嘴里像只灵活小蛇不停的乱挑,胸膛更是紧紧地贴摩着她丰满的肉球,引得她媚眼如丝,陶醉在意乱情迷中。

“雅丽,你心甘情愿和我上床作爱吗?如果你现在后侮,可以马上离去,我不会勉强你,因为我不想你做出自己不愿意的事。”我含情默默对准偷窥器的镜头说。

“我当然是心甘情愿的,怎么会后悔呢?”雅丽脸红的说。

“你感觉下体有东西顶着你吗?”我问。

“有……”雅丽很害羞的回答。

“我想帮你,但我也是有血有肉的俗世人,所以我才会有这样的要求,现在你该明白,为何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了。你知道是什么东西顶着你的下体吗?”我问。

雅丽双手紧紧捉着我的衣服,相信此刻她被我语言挑逗得很慌张,加上她脸上羞怯的神情,也许正在压抑内心的兴奋,所以才会全身发烫且不停的喘气。

“我……不答……但知道……”雅丽低着头说。

“你想摸摸它吗?你多久没摸过这个东西了?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我要一边做,一边找寻你身上潜在的运势和祖荫,毕竟有很多生理状况会影响体质上的差异,所以我要从你的日常生活中进行遂层解剖的推理,这样推算才会准确,所以你要老实的回答,我一定会帮你的,明白吗?”我小声俯在她耳边说。

有些话不方便录音,所以要躲避偷窥器而小声的说。

“我……明白……”雅丽把头靠在我的胸肌上,点点头说道。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想摸摸它吗?你多久没摸过这东西了?”我问。

“大概……三年没摸过了……”雅丽害羞低着头说。

“你现在为何不摸摸呢?三年没过这东西,那你有作爱吗?”我紧张的问。

“很羞……有……”雅丽的手果然摸到我巨龙的裤裆外。

我被雅丽这一摸,内心的欲火更加的高涨,巨龙冲动的想突破障碍,杀出重围!

“如果你有作爱的话,那你怎会没摸过呢?”我奇怪的问。

我已经忍受不了欲火的煎熬,贪婪的手慢慢攀上高挺的双峰,轻轻揉搓着。

“我……自己做……”雅丽小声的说。

“原来如此!你用手指做?”我问。

“嗯……啊……”雅丽媚眼如丝的应了一声。

“雅丽,你这不算作爱呀!”我用力的在她肉球上搓了一下说。

“啊……我……我……用……按摩棒……”雅丽小声说完后,双手紧张的环抱着我。

听到雅丽说用按摩棒自渎,欲火立刻冲上了脑门。

“你怎么不摸我下面了?”我问。

雅丽再次把玉手慢慢移到裤裆,轻轻在裤外摸着我的巨龙。

“好大!”雅丽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

“雅丽,拉下拉炼摸进去,我想解开你的衣钮,摸摸你的胸部,可以吗?对了!你的乳罩是前扣,还是背扣的?”我故意用挑逗的语言刺激她说。

雅丽脸红的想了一会,偷偷往衣内瞄了一眼。

“是……前扣……”雅丽羞怯的说。

“我可以解开你的衣钮吗?”我向雅丽的耳洞轻轻吹了口气说。

雅丽的耳朵被我吹了一口气,不禁颤抖了一下。

“随……便……你……羞死了。”雅丽紧张的用手在我的鸡巴上捉了一下。

“噢……”我轻轻的叫了一声。

我想雅丽开始放松自己了,刚才她所说的一切,都被偷窥器拍下且录了音,表示全部都是她自愿,这样我就放心多了。

望着她衣上钮扣,马上进行解剖上衣行动,钮扣一粒一粒的解开,雪白的乳球和白色的蕾丝乳罩,已经引得我面红发热!

“雅丽,拉下我裤子的拉炼,把你的手伸进去。”我搓着雅丽雪白的肉球说。

雅丽颤抖的手,开始摸索我裤的拉炼。终于摸到时,她不停的喘气,急促的鼻息不停的吹到我的胸膛上。看着她这份慌张的样,令我非常的兴奋!

雅丽滑嫩的小手,已经摸在我的内裤上,我自己解开裤子的钮扣,让她的手更加方便活动。

我也不敢怠慢,马上解开她饱满肉球下的乳罩扣,当乳罩的扣一解,乳罩马上弹开一边,整个肉球握在手上,一比之下,发觉她的肉球肯定有三十六c以上,当初以为她的肉球小过静雯,原来是看走眼了。

“嗯……”雅丽害羞的扭动身体!

雅丽闭上双眼,正在享受我扭弄她的两粒嫩豆,她的身体虽然扭动,但她是把肉球推向我的手掌里。

“雅丽,把手摸进我的内裤里面。”我玩弄雅丽两粒嫩红的小豆说。

“嗯……”雅丽害羞的点点头。

雅丽的手摸进我的内裤,玉手捉着我涨起的肉冠,细心的爱抚。一阵酸痒的感觉使得肉冠更加的冲动,在强烈刺激下迅速充血,整条分身布满青筋,准备就绪!

“哇……好大……”雅丽张开双眼望着。

“你想不想亲它呢?”我体贴的抚弄她的短发,接着把她脸上的紫蓝色眼镜拿下。

“我……不……会……亲……”雅丽害羞的说。

“没关系……试试……”我鼓励她说。

雅丽的身体像水蛇一样,胸前一对大乳贴着我的身体,慢慢往下滑,最后雅丽的脸停在我双胯之间,伸出一条细嫩的小舌,围着我的肉冠打圈的舔着。

看着大公司的高级设计师蹲下舔我的巨龙,这份无比的满足感就好像大地在我脚下一样。

雅丽用羞怯的神情偷偷望了我一眼,慢慢张开樱桃小嘴,将两片湿润的双唇套在我火烫的肉冠上,接着很细心的用两片湿唇慢慢的吞吐,灵活的舌头不停挑逗着火烫的肉冠,我很快就被她的小嘴引得欲火焚身!

“再含深一点……”我发出激情的要求。

雅丽很用心且尽量用润唇含着露在外面的巨龙,可是她痛苦的表情告诉我,无法将整支巨龙含住,我悄悄的将臀部往前一推,粗大的巨龙往她嘴内一挺,结果分身把雅丽的樱桃小嘴塞得满满的。

“啊……”雅丽用手护着喉咙,心慌之下把巨龙吐了出来,不停的喘着气。

“抱歉!我太冲动了。”我一边说一边把巨龙推到她的脸上。

雅丽的手再次捉起巨龙放入口中,我不敢太放肆,怕会吓坏了她。看着她的头一前一后的摆动、看着她胸前一对雪球不停的震荡,真是双重享受。

“噢……舒服……”火烫的分身被两片湿润的珠唇包着,偶尔碰到她的牙齿,引来阵阵酸痒的感觉,使得内心更加的兴奋,想想天色已晚,该是作爱的时候了。

我扶起雅丽让她站在床边,看着她嘴中流出的唾液,十分感激她的服务,想着她三年不曾享受过男人的滋味,现在就让她好好享受一番吧!

“雅丽,谢谢你。”我用手抹掉她嘴角流下的唾液说。

“嗯……别这样……羞……”雅丽害羞的把脸低下。

我双手搂着她入怀内,伸出舌头轻轻舔她的耳朵,手则轻轻的揉搓她饱满的双峰,动手解下她身上的衣服。

“雅丽,你别压抑自己,可以大声随意的喊……”我在她耳边说。

“嗯……痒……”雅丽紧张的用手捉着我的背肌说。

“我可以解开吗?”我的手滑到她裤上的钮扣,温柔的说。

“嗯……羞死了……”雅丽说完,竟然自己解开了裤钮。

我心中大喜,马上把嘴慢慢沿下吻着她洁白的脖子。一阵女人的体香传入我的鼻子,使我兴奋的继续舔着娇嫩的嫩豆,舌头贴在胸脯顶着嫩豆,而嫩豆似乎受不起这样的刺激,开始勃起坚挺的竖立,两粒娇小的嫩豆很快就高高的涨硬,且直直的竖立起来。

“嗯……嗯……啊……不要……”雅丽挣扎的喊。

我的舌头仍然不肯放弃,继续挑逗那粒勃起的嫩豆,另外两只手指开始搓弄另一粒的小豆,原来这粒小豆也发硬了,手掌在肉球上一挤,小豆的颜色变得更加红嫩,引得我的舌头马上转移阵地,疯狂利用舌尖在豆尖上打圈的挑弄,雅丽忍不住扭动身体,发出连串的呻吟声。

“啊……啊……好久没试过……”雅丽紧紧捉着我。

我的手往雅丽的内裤上一摸,原来她的内裤已经全湿了,看来她已经性饥渴很久了,想要征服这个水蜜桃,可不简单呀!

“雅丽,我亲亲你下面,你会反对吗?”我的嘴沿下到雅丽的小腹,舌头正挑弄她的肚脐,而手指则挑开她内裤的边,摸到毛茸茸的蜜桃里。

“啊……我……不知道……”雅丽紧张的合闭双腿,闭上后又马上张开。

我的嘴终于来到雅丽神秘的三角洲,白色的蕾丝内裤果然已经湿了,我马上将内裤往下一拉,立刻把脸凑上乌溜溜的毛发堆里,双手扶着她浑圆的臀股,伸出长舌在蜜桃的隙缝中,轻轻用舌尖一扫,雅丽全身颤抖着。

“啊……我受不了……”雅丽双手挤压自己的肉球喊着。

我的舌头得势不饶人,马上提起她一只脚架在床上,蜜桃的隙缝大大的张开,看着隙缝流出的琼浆,我不禁立刻用舌头接着,然后用舌头把两片花瓣弄开,利用舌尖在小豆上轻轻的舔,慢慢在发涨的嫩豆上轻轻打圈的挑弄,蜜桃的隙缝起了很大的变化,一滴一滴的琼浆不停的涌出,但全部都滴在我的嘴里!

“啊……不要……受不了……啊……爽……舒服……”雅丽大声的喊着。

我用手拨开两片花瓣,将舌头挑进隙缝里,舌头不停的左右乱挑,嘴唇含着整粒小豆,舌头继续在有限的空间展开灵活的挑逗,我一定要雅丽欲仙欲死,这样她日后才会甘心为我效命,最后用力含着小豆,狠狠的用力一吸!

“啊……我受不了……我来……啊……来……”雅丽全身颤抖,双手用力把我的脸紧紧推到蜜桃上贴着,仰天大叫、不停的喘气。

一股阴精喷得我满脸都是,我总算看见女人喷精的情形,就像喷泉一样,凭一股气,将阴精化成浪花般,一浪接一浪的涌出来。

“我……受不了……好久没试过……啊……呼……”雅丽推开我的脸说。

激情过后,雅丽脸上露出羞怯的神态,我拉下自己的裤子,接着把她的裤子也脱掉,两人赤裸裸的搂着对方爬上床。

我将挺起的分身贴在毛茸茸的蜜桃上,用肉冠在她小豆上磨着,我的肉冠很快被隙缝涌出的琼浆沾湿,此刻肉冠正在湿滑的洞口,迫不及待的想冲进窄小的湿道里。

望着雅丽紧张的抓紧床单,一身晶莹的肌肤、两团饱满的肉球和雪滑的双腿正等待我压在她身上为所欲为,我的内心感觉无比的兴奋。

“雅丽,你想了吗?我现在插进去,好吗?”我问。

“我……你这问……叫我怎么答?”雅丽用手掩着红红的羞脸说。

“雅丽,你还没有回答,现在想要我插进去吗?”我故意的问。

雅丽偷偷张开五指窥视我。

“我……已经回答……你了……”雅丽将浑圆的臀部一挺,将蜜桃往我的巨龙顶了一顶。

我狠狠一顶,故意问:“雅丽,怎么啦?我不明白呀!”“嗯……好啦……插……进来吧!”雅丽羞怯的说。

终于录下最重要的录音了,现在我可以放心的插进去,手指拨开两片湿滑的双唇,腰往下一沉,终于将分身插进雅丽的蜜桃洞里。

“啊……很大……慢慢……我怕我……受不了……啊……嗯……”我一下一下的插进去,火龙被两旁的璧肉紧紧的包着,使我顽强的火龙更加的想往内冲。

在湿滑的相助下,分身轻易抵达花蕊,肉冠受到一层不知什么的挤压,弄得十分的痒,于是大力的磨擦,逗得雅丽狂扭身躯,不停大声的叫喊。

“啊……别钻……受不了……”雅丽拼命张开双腿,辗转反侧的叫喊。

我不管雅丽的叫喊,继续用手揉搓她的大乳,火龙大力的抽送!

“啊……插得好……好久没试过……啊……大力……就快来……啊……”我拼命的冲刺猛插,脑海里想起洗澡的师娘、想起美艳高贵的静雯,内心的欲火更加的高涨,马上托起雅丽的双腿,加快腰力的摆动,增强冲刺的力度。

“啊……大力……我要……”雅丽紧紧捉着床单说。

我每一下狠狠插到花蕊的底部,她也很配合我的抽插,每插一下就狂叫一声。

“啊……快点……就快……来了……”雅头不停的摇着头呐喊。

我更是加快速度,狠狠的插。

“啊……好……啊……来……来……了……啊……”雅丽紧紧捉着我的手,张开眼睛直盯着我,全身颤抖的喊。

我的冲刺也到了极点,最后即将射出的一刻,我强忍内心的兴奋,用手将火龙抽了出来,一股热流喷到雅丽的身上,如水柱强而有劲,全部喷到雅丽的身上,她的脸上、额头、鼻子、嘴巴都沾上滚烫的白浆。

“啊……好刺激……第一次看到这种奇景……太兴奋了……”雅丽兴奋的摸着脸上的白浆说。

射精后,全身乏力的躺下,我不停的喘着气……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WWW.EEE67.COM

什么是体彩63

七星彩局王安装

犬夜叉游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