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狡猾的风水相师第一卷第十二章未完待续

发布时间:2021-01-20 08:09:44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第一卷 第十二章 第一桶金

来到一三三八号房的门口,手里拿着一张五十万元的现金支票,心里难免有点兴奋,按了门铃后,脑子里出现一片混乱的思绪。

雅丽偷偷开了门的一角,当她发现是我站在门口,脸带笑容的把门打开,马上拉我进房,立刻把门关上。

“你总算来了!我一个人在房间很害怕,电视机又不可以开,我真的很怕……鸣……”雅丽流下兴奋的泪,紧紧的搂着我。

“傻女孩……怕什么呢?”我抚弄着雅丽的秀发,内心十分难受,原本想骗走她信用卡的预支现金,免得两手空空而回,想不到她如此纯真,不但将身体奉献给我,而且还对我托以重任,将真金白银二十万毫不考虑的交给了我,而我却要把她送到陈老板怀里,真是有点舍不得。

但望着手上的支票、想起性感的静雯,便警告自己不能对她产生感情,为了钱和将来,我只好忍痛割爱,最多不骗走她的钱算了,也许心理上会比较好过吧!

“现在我来了,你还会怕吗?”我在她脸颊亲了一下说。

“嗯……现在好多了……”雅丽在我嘴唇上亲了一下。

这时候,我想起雅丽衣内真空,难怪胸膛被两团海棉烫得如此舒服,于是将手往她裙内一探,摸到毛茸茸的蜜桃,不禁引起内心的欲火,仔细的想想,现在确实不适宜和她作爱,万一被陈老板上来看到房间的痕迹,就会很麻烦,反正来日方长,还是办好眼前的事为妥。

“你……为什么……把手……缩了回去……我想……要……”雅丽媚眼如丝的说。

“雅丽,现在我不适宜和你作爱,这样会破了你的好运。”我推开雅丽说。

“可是你下面已经勃起了……”雅丽脸红的说。

“没关系!很快就没事,为了你,忍一下也值得。”我说。

“你真好……”雅丽摸着我的手说。

“言归正传,今天是你转运的日子,我刚才再次推算过你的命盘,发现你修了功德后,有机会成为爵士夫人,享尽高尚无比的尊贵。”我说。

“真的吗?我会当上爵士夫人?”雅丽高兴的跳了起来。

“雅丽,可是你必需先得到贵人的阳气,才能登上这个高峰。”我说。

雅丽脸色一沉的望着我。

“你的意思是……”雅丽似懂非懂的说。

“我的意思是说,你必需和陈老板这位贵人作爱后,才能聚合体内的潜在祖荫,发挥出无比的力量,让身上的贵气一冲青天。”我说。

“陈老板答应了吗?”雅丽低着头小声的问。

“陈老板已经答应了,不过你成事之后便要远离他,这样你吸的贵气才不会跑回他的身上。换句话说,你和他的主雇关系,也要告一段落了。”我说。

“这……这……嗯!”雅丽想了一会说。

“雅丽,我不想用你的二十万,刚才陈老板给了你五十万,我想要好好修你的功德,免得功德有缺,明白吗?”我问。

“我上次不是答应你,第一次收到的钱,将全数用来修功德吗?如果不够,把我的二十万也拿去吧!”雅丽说。

想不到雅丽会如此大方,如果她成功当了邓爵士夫人,我的好处可不少呀!

“够了!我想这五十万够了,这二十万是你用信用卡预支的,你还是还给银行吧!对了,陈老板上来时,别和他说什么,在床上喊着不要就行了。”我说。

“嗯……知道了……我真舍不得你……等会我脑海里会将他当成是你……”雅丽抱着我说。

“我要赶着去办你的事,你现在快去冲个凉吧!”说完推她进入浴室。

“一起冲吧!”雅丽说。

“别胡闹!”我推她进入浴室后,一听到水声便马上装置偷拍器。

走出房间,我的心里突然隐隐作痛。将自己喜欢的女子送给他人享用,这种感觉十分难受,如果换成是静雯,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更痛苦的滋味出现。还好有五十万平安落袋,总算也补偿我心灵上的创伤。

走到咖啡厅,陈老板远远看见我便露出淫笑的样,真是恶心。

“陈老板,我和雅丽谈好了,她说要速战速决,免得双方尴尬。”我说。

“好!我也是怕尴尬呀!”陈老板说。

“陈老板,她在一三三八号房,您上去吧!”我说。

“龙师父,你等我下来,很快的!到时还要麻烦你帮我看看脸色是否有好转。”陈老板淫笑着说。

“好的,我在此等您。”我说。

望着陈老板离去的背影,我闭上眼睛不停的想,这种骗钱法会有报应吗?

此刻我很清楚,我已经成为金钱的奴隶。人用钱和钱用人,现在我口袋的钱是多了,但现在却是钱用我,不是我用钱,不禁感到伤心难过。

“先生,您要换过一杯咖啡吗?”一阵娇柔甜美的声音传来。

我睁开眼一看,原来是名漂亮的女侍应生。瓜子脸孔配上短短秀发,一对明亮大眼充满了天真无邪,尖挺的鼻子添加几分贵气,两片嫩红的珠唇配上洁白整齐的牙齿,粉滑的脸孔上找不到一粒瑕疵,微笑时还引出两个醉人的酒窝,甜美的声音不禁令人陶醉……“先生,您要换过一杯咖啡吗?”女侍应生再次微笑的问了一次。

“哦!抱歉!被你的笑容迷住了!”我如梦初醒的说。

“先生,谢谢,您真会说话,嘻……”女侍应生笑着说。

女侍应生这一笑,令我全神投入她甜美的笑声中。望着她脸孔两朵浅笑的梨窝,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正充满朝力慢慢的开放……高贵粉红色的旗袍领口处,隐约看见雪白的粉颈,虽然两肩被袍服遮掩,但两旁的短袖口露出一对洁白无瑕的嫩滑粉臂,紧身的旗袍和纤纤的细腰衬得胸前两座山峰更加突出。

“你叫陈小美?”我望着她胸前的名牌说。

“是的。”小美浅笑的说。

“小美,为什么你身上穿着粉红色的制服,而她们是穿绿色的呢?”我问。

“我是名学生,现在是暑期工读,绿色制服是全职人员。”小美笑着说。

“原来如此!你也很勤劳,不错呀!”我称赞小美说。

“吸收一些社会经验嘛!您要换过一杯咖啡吗?”小美露齿一笑的说。

“好呀!麻烦你了,小美。”我笑着说。

“谢谢!”小美弯下身体收回我喝完的杯子。

当小美弯下身的时候,身上散发出一阵清而淡的香味,我被她身上这股香味迷着,完全分不出是体香味还是香水味。

小美很快拿起桌上的杯子离去,望着她脚下高跟鞋托起结实的美臀,相信她最多十八岁,也许还是一名未曾尝过作爱滋味的处女呢!

今天的小美带给我一种新的念头,目前需要一部名车,以我现在的财富和事业的前景,确实需要名车代步,要不然怎样显示我的身分和地位呢?况且香车载美人,也是我多年盼望的。

问题是自己出钱买呢?还是……小美捧着咖啡慢慢走过来,望着她那俏丽活泼的脸孔、朝气十足的步姿,我不禁想起性感的静雯。两人相比之下,各有各的风味,如果两人赤裸裸的睡在床上,我实在不知道该上哪一个好。

小美捧着咖啡来到我面前,当她蹲下清理桌子的时候,旗袍的开叉处露出穿着丝袜迷人的粉腿,向袍服开叉处内一窥,竟然能看见禁区边缘的大腿内侧。

可惜丝袜是束腰型,无法窥见大腿内侧的嫩肉。旗袍的设计师还真是可恨啊!无论小美如何移动身体,神秘的禁区总是隐藏得好好的,害我差点冲动的想拨开旗袍,一饱心中的欲望!

“先生……慢用……”小美起身的说。

“对了!小美,可否留个联络电话呢?”我问。

“先生,不是很方便……”小美笑着回答说。

“小美,我要怎样联络你呢?”我问。

“先生,你可以来这里呀!”小美笑着说。

“希望可以和你做朋友。”我写了电话号码交给小美说。

“谢谢!”小美笑着收下字条后便转身走了。

我越来越渴望有部名车,不由得望着桌上的手提电话,希望邓爵士和邓夫人赶快联络我。

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电话的铃声上,然而电话仍然是部哑巴的电话,使我的内心燃起焦急的火焰,开始坐立不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老板终于出现在我面前。

“龙师父,我的气色怎样?”陈老板春风满面的说。

望着他得意的样,对他是恨之入骨,他越意气风发,表示雅丽受的委屈更大。我的内心一阵阵的刺痛,掀起报复的念头,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陈老板,气势果然不同凡响,您的面相中流露出无限的威势,推算之下,从今天起您该无往不利,或许可以到澳门试试手气,赢当然是好,就算输也无所谓,小财不出,大财不进嘛!”我笑着说。

这回我用些铺后路的言词了。

“对!小财不出,大财不进!今晚我们一起到澳门。”陈老板沾沾自喜的说。

“陈老板,恐怕不行,刚才我碰见一名卖车的经纪,他约我晚上看部车子,原本价钱很贵,怕付不起想推掉,却被他缠着不放,最后便答应他试车,或者我试试联络他,看看能否把这个约会推掉。”我故意挑起买车的话题。

“龙师父,你想买车吗?”陈老板问。

“陈老板,我一向嗜车如命,怎奈无钱满足自己。如果我没意思买车,前晚就不会试静雯的车了。”我装成委屈的语气说。

“龙师父,要买车容易极了,中午我叫公司的汽车经纪送部车给你,这样你可以陪我到澳门了吧?”陈老板说。

陈老板急着要我陪他到澳门,我这招以退为进的方法,果然奏效。

“陈老板,谢谢您!晚上我等您的电话,现在我要忙雅丽的事,等她写好辞职信,我便交给公司,这样就大功告成了。”我说。

“好!龙师父办事果然有交待,我先回去公司,晚上见。”陈老板说完就走了。

“陈老板,慢走!”我起身送他到门口。

回头结了帐,我马上奔向雅丽的房间。

怀着失落的心情,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一三三八号房,思绪十分混乱,心情始终无法平定,唯有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为了将来,一定要狠心不可心软。

在良知的责备下,按在门铃的手指竟然不停的颤抖着!

雅丽开门看见是我,泪水忍不住从眼角涌了出来,双手紧紧的搂抱我,脸上的泪水滴在我的肩膀上。我马上把房门锁上,拥她到床边躺下。

“雅丽,怎么哭起来了?”我忍着心中的不快问道。

“我……呜……”雅丽从床上起来,再次搂着我发出哀怨的哭声。

我抚着雅丽的秀发,不停的安慰她。这也难怪,毕竟她的打击也很大,她就像妓女一样,睡在床上当男人的泄欲工具,而且一份高尚的职业也没了。

我不停的问自己,对雅丽这样残忍,会不会过份了呢?

“雅丽,你没事吧?陈老板有没有伤害你呢?”我亲切的问。

“呜……没……有……”雅丽哭着说。

“雅丽,那你为什么哭呢?”我问。

“我……下……面……很痛……呜……”雅丽哭着说。

“雅丽,陈老板打你了?”我奇怪的问。

“不是!他……插……得……我很……痛……”雅丽低着头小声说。

“雅丽,陈老板的东西很大?”我问。

“不是……因为我……下面很干……所有会痛……”雅丽脸红的说。

“什么?陈老板没顾你的感受、没有足够湿滑,他便插进去?”我问。

“嗯……”雅丽紧紧搂着我点头说。

心中激动得不停怒骂陈老板,想不到他竟然会这样对待雅丽!我此刻心如刀割一样的痛,实在忍不下这口气。

“雅丽,你受苦了,为何你下面会没有水呢?”我问。

“嗯……对他怎会有水……”雅丽握起拳头轻轻的敲打我说。

“你平时很湿滑的呀!”我望着她说。

“嗯……那是遇到你才湿滑……羞……”雅丽转忧为喜羞怯的说,接着又环抱着我。

雅丽小鸟依人的倚靠着我,摸着她雪滑的粉肩,往下一窥,看见白色睡衣里高挺的肉球,突然想起咖啡厅小美的苗条身段,不禁冲动将手探进雅丽的睡衣,揉搓着她的饱满双峰,幻想是小美的……“怎么……你想要吗?”雅丽仰天一挺,将胸脯的两团肉推向我的手心,弹性十足的巨大肉球似海棉挤压在我暖烘烘的手掌上,五指轻轻的一爪,随后传来雅丽销魂的呻吟声。

“雅丽,让我看看你的下面是否真的擦伤了?”我推雅丽卧在床上说。

“嗯……不给你看……”雅丽紧闭双腿,娇憨的说。

“我偏要看……”我把身体退到雅丽双胯之间,正想张开她两条粉腿的时候,突然发现床单上有几滴黏液,感到十分的恶心,马上冲到浴室清洗手上的液体。

“雅丽,我不想在陈老板睡过的床单和你作爱,要不然我们玩一些特别的,好吗?”我拉起躺在床上半裸的雅丽说。

“你……介意……吗?那你会不会介意我……”雅丽低着头说。

我知道说错话了,马上蹲在雅丽面前道歉!

“雅丽,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其实我也很心疼,所以想和你换换环境作爱,希望你会开心、兴奋!”我亲在雅丽的玉手上说。

“嗯……只要你开心……你想怎样……我都愿意……”雅丽说。

“好……那你起床嘛!”我拉了雅丽起来,接着把她身上的白色睡衣从雪白的粉肩往下一拉,整件睡衣慢慢的落到地面。

赤裸裸的雅丽站在我面前,羞怯的用双手遮掩身体,高挺饱满的双峰上的嫩红小豆微微勃起,粉滑大腿的胯间长着乌溜溜的毛发,使我冲动解下身上的衣物,马上把她拖入浴室……高级酒店的浴室也讲究气派,宽阔云石桌上的洗手盆,装有一块大镜子。

一走进浴室,我就抱起赤裸裸的雅丽,将她放在云石的桌面上。雅丽背着大镜子,而镜子正好反映出雅丽的雪白背肌,在视觉上等于双面享受。

“你要做什么嘛……这里好冰冷……”雅丽指着云石说。

我马上拿着白色的浴巾,垫在雅丽的圆臀上,然后将她的双腿分的开开的,整个水蜜桃不但呈现在我眼前,两片花瓣也向两旁张开,露出嫩红的桃源洞。

我马上半跪式的把头凑在菊门前,轻轻吹开蜜桃旁的杂草,伸出暖烘烘的舌头,朝着嫩豆的方向前进。

“你……不……羞……怕……”雅丽紧张得想推开我的头,可是双手碰到我的头,却没用力阻挡,反而领着我的头前进。

“啊……不要……羞……太刺激了……”雅丽不停的喊着。

舌尖终于碰到娇嫩的小豆上,轻轻的挑逗几下后,沿着两片花瓣上上下下的舔着,灵活的舌尖不停探着桃源洞的位置,顺着花蕾沿下的舔,结果很快就抵达琼浆流出的洞口,舌头迫不及待的挑了进去,雅丽的淫叫声也变得疯狂了。

“啊……不要……受不了……”雅丽用双手捉着自己的头,不停的喊着。

听到雅丽的淫叫声,我的内心更加兴奋,舌头马上用力朝着洞口伸了进去,不停用舌尖四处乱挑,嘴唇更是使劲磨擦着花瓣的小豆,蜜汁不停的流出,雅丽双腿不停张张合合,偶尔把蜜桃推向我的脸上。

“啊……受不了……嗯……好……我要……”雅丽不停大声的发出哀怨的呻吟!

蓦然,雅丽的手按着我的头,将蜜桃贴在我脸上不停的进行旋转式的磨擦。她的这一下转变,使我乱了步骤,只好用嘴巴拼命吮吸敏感的嫩豆,一吸之下,雅丽变得更狂野,双手搓着胸脯,仰天大叫。

“啊……来了……吸得好……啊……美死……”雅丽发出颤抖的叫声。

一股热流冷不防的烫在我的脸上。

雅丽不停的喘着气,我把她抱了下来,马上清洗脸上的水渍。

这时候,春丸似被一条暖烘烘的物体舔着,我低头一看,原来雅丽正利用她灵活的小舌轻轻舔在我的巨龙上。沉睡的巨龙在这番刺激的挑逗下,开始慢慢苏醒,转眼间就变成一条粗霸的火龙。

“雅丽……含着它……”我双手紧张的捉着水盆说。

我最喜欢雅丽的樱桃小嘴,此刻肉冠感觉像被一层暖暖的海棉层压着,中间有一条小蛇在龙头上挑逗着,这种感觉既舒服又麻痒,使我忍不住轻轻的推送。

望着雅丽闭起双眼一下一下的吞吐,这种惹火挑逗的表情让我体内的欲火快速燃烧。血脉沸腾的我,忍受不了这种火辣辣的挑引,马上将坚挺的火棒,从雅丽的口中抽出,拉她到浴缸内。

调好莲蓬头的温度,莲蓬头那强而有劲的水力洒在我俩的身上,水蒸气很快布满整间浴室。

在烟雾弥漫的空间里,我和雅丽紧紧拥抱对方,唇对唇激烈的热吻,一对饱满的肉球贴在我胸膛烫着,我的手在雅丽雪滑的背肌沿下抚摸,慢慢摸到富有弹性的的美臀上,此刻我更加激动,因为中指朝着股沟往下,雅丽也开始扭动……“嗯……嗯……”雅丽喉咙发出阵阵的吟声。

中指摸到庭洞,一时好奇将中指慢慢塞进狭窄的庭洞里,雅丽突然挣脱我的嘴巴,将牙齿咬在我肩膀上,尖锐的指甲刺在我的背肌上,传来阵阵的刺痛。

“亲爱的……我受不了……手指……不要插……进去……怕……”雅丽全身颤抖着说。

肩膀和背肌的疼痛,引发我粗暴的激动,我不管雅丽的哀求,中指继续狠狠的插入狭窄的庭洞里,雅丽变得更疯狂,不停发出震撼的嘶叫声。

“啊……不……我会受……不了……啊……”雅丽狂扭屁股的喊叫。

雅丽的双腿不停的张合,最后索性将一只脚踏在浴缸的边上,移动着身体,将蜜桃隙缝的嫩豆贴在火烫坚挺的火龙上,随后使劲的上下贴磨。

此刻,早已分不清楚蜜桃上的水是浴室的水,还是蜜桃洞涌出的琼浆,只是感到火龙润滑无比。

“啊……我受不了……给我……快……我要……”雅丽激动的说。

雅丽的玉手扶着滚烫的火龙,毫不犹豫地将它引向蜜桃的洞口,扭动美臀要将火龙塞进隙缝里!

“啊……插进来……给我……快……”雅丽急不及待的要求。

望着眉眼如丝的雅丽、听着她苦苦的哀求声,虽然她没有少女应有的矜持和羞怯娇憨的神情,但一脸淫荡性饥渴的表情,却引发出我内心的满足感,此刻她需要我强而有劲的火龙,满足她的欲望!

“给我……不要折磨我……求……快……插进来吧……呜……”雅丽哭着哀求!

一刹那!感到无比的兴奋、感到无比的威武!一个女人恳求男人去插她,而在哀怨声中又加上哭泣声,这怎能不令人既激动又满足呢?

我马上将火烫的肉冠套在蜜桃的洞口,狠狠的推进去,狠狠的满足雅丽!我一定要征服她,满足内心大男人的主义。每一下的推送,不再是享受性欲的满足,而是享受畅快淋漓的征服感!

“啊……好大……塞得满满……啊……好大……”雅丽不停的吟叫。

听到雅丽的吟叫声,我的内心更加兴奋且激动。一手环抱她的纤腰,中指仍然插在她的股洞里,臀部加快的抽送,每一下都狠狠用力的将火龙插到最深处、用力的撞击蜜桃里的花蕊,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征服雅丽。

“啊……插到底……啊……中子宫……啊……受不了……要来了……酸……”雅头仰天大叫。

一阵涌泉突然冲击龙头,带来阵阵酸痒的感觉,雅丽突然疯狂的用手按着我的屁股,不让我抽送,而是要我把火龙顶着花蕊。

“啊……来了……别动……啊……舒服……”雅丽紧紧的搂着我。

龙头顶着蜜桃的花蕊,感到里面出现一股强大的吮吸力,花蕊正在一面抽搐,一面狠狠吮吸我的肉冠。这种感觉既舒服又销魂,不知不觉中,火龙产生一阵酸痒,把体内火烫的精华,全部射到雅丽的花蕊里……“啊……很烫……舒服……这感觉……太妙了……”雅丽的嘴巴向我索吻。

经过激烈的动作,我俩随便清洗了身体,叫人重新换过床单,好好的休息一番。

雅丽累得呼呼大睡,我抽着香烟不停的想,外面烈日当空下,仍然有很多人苦命的工作,而我拥着美女睡在高级酒店的床褥上,感到无比的写意。

这一下的转变,还不是最高峰,我还要邓爵士那个一百万美金的奖赏。

邓夫人找我,不知道又会有什么收入?

店铺开张的收入、碧桃轩的收入、股票的收入、金砖的收入、手头上的现钞,像是作了一场梦似。

只是,望着沉睡的雅丽,我的内心十分内疚。为了钱和肉体上的满足,一次又一次的设计欺骗她,使我的心理上感到十分的不安且惭愧。

想起陈老板在床上对雅丽的残忍,就恨之入骨。虽然他付了钱嫖雅丽,但感觉上好像嫖了我老婆一样,而且他还想上我的女神静雯,这令我更加的气愤。

如果我向陈老板报复,是对还是错呢?毕竟是他令我有今天的成就和财富,这一点实在很难作出决定。万一真的想报复,该怎样进行呢?

从小到大,母亲就教我做人要对得起良心,师父也对我说做这一行不能违背天理。可是我一出道,为了名和利,便忘记所有的教诲。

是名和利重要呢?还是心安理得重要呢?

现在的我,虽然有了很多的钱、睡在高级的房间里、有美女雅丽相陪,我的心却不安也不快乐。

无奈的是,我仍不自禁地想着,该如何骗取更多的金钱,骗取静雯和师母的肉体……

后语记录:

龙生:一位半桶水的相师,只不过是学过三年的相术,凭着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在贵人陈老板的支持下出来创业,好运的龙生,凭着一知半解的相术风水学,加上推理猜测,过关斩将的创出无比的财富,得到雅丽这位美女的迷恋!

陈老板:一位超级风水迷,深信风水能带给他一切,是他一手带着龙生走出光彩的一面。

静雯:一位性感的俏丽的美人儿,目前当陈老板的秘书,她的智能使她直今仍是一名处女,她对陈老板十分的敬佩,她的好友目前只有雅丽!

雅丽:一名失恋又没什么脑的蠢女人,胡里胡涂的爱上龙生,任由龙生安排她的命运,她最大的目的是想当出名的女人!

邓爵士:是一名富商且是有名望的贵族,目前身世仍是个迷,他目中无人甚至不相信命理学,可是巧遇龙生后,改变对命理学的看法!

邓夫人:一名深藏不入的女人,表面的她和内心的她,属于两面人,但外表仪态万千的性感夫人,然而她夫人的身份,法律上是不承认,但公开场合是邓爵士的太太!

师母:一名会计师,经过龙生对她不敬事件后,十分讨厌龙生,而龙生被逼离开师父,自已出外创业也是因为她,表面上她是一名性感的会计师,典型贞节的妇女,然而她身上却藏有一个重大的秘密,至今师父没有真正的上到她!

小美:一名学生,十八岁,天真活泼,充满理想朝气的学生,身栽很好,长有秀气天真的脸孔,在酒店当暑期工中,无意中认识龙生,展开一场生死恋…

自我评论:

这篇文章出现的美女很多相似,都是性感高贵女人,乏味!六万多字已经把主角龙生推到高峰,过程中不曾受过任何的挫折,这一点或许可以理解,毕竟要把主角捧到高高,才会增强故事的趣味吧,但只不过学了三年风水学的主角,真的学到那么多知识吗?况且是跟着一位心胸狭窄的师父,很难相信师父会教他什么了!失败!

六万字中只是上了一名雅丽,过程中是女角自动投入,到底龙生有什么魅力能让雅丽信服呢?毕竟她是一名设计师,推论设计师的工作,是用心和脑工作,试问一个时常用心和脑工作的女人,会不会那样容易受骗呢?

文中写到龙生要陈老板把金砖丢进海里,试问一个大老板怎会做这样的决定呢?把钱丢到大海里,这个布局很牵强,最好笑是花五十万上一个女人,相信只有斗气的情形下,才会出现吧?

作者对景物和气芬描写相当不错,龙生描写自已心理的那一段也不错,毕竟大奸大恶的人,也有良知的一面,或许是在善与恶之间,先为龙生的本性,埋下一个伏笔吧!

这篇文章的重点,似乎是发生在邓爵士一幕,相信未来的故事发展,很难会再出现高潮,处理剧情和节奏感有些失误,希望未来的内容,能创出更剧烈的高潮,可是没有新角的加入,相信也是有心无力了!

最后一点错字很多,甚至标点符号用得不当,如果想当一流大师级的作者,这两点十分的重要,也是最基本的要求!

以上是自已写给自已的评论,希望不会贻笑大方,如果作者写完一部作品,能自已写出评论,相信对写文很有帮助,在这里感激谢所有的支持者,对风水师一文的支持,谢谢!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WWW.EEE67.COM

电脑软件下载

枪火战神破解版

剑侠奇缘飞升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