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狡猾的风水相师第一卷第九章未完待续

发布时间:2021-01-20 17:47:58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第一卷 第九章 邓府的风水

走出雅丽的办公室后,内心一阵喜一阵忧,喜的是骗到雅丽的二十万元,忧的是我被邓爵士辱骂后,陈老板不知道还会不会相信我。

事到如今,唯有走一步算一步了,于是加快脚步去找小刚,想叫他先行回去。在经过静雯的办公桌时,上前向她道歉刚才打破杯子一事。

“静雯,对不起打破了你的杯子,下次我赔一个给你,文件没弄湿吧?”我说。

“没关系!这杯子是林小姐的,刚才我已经告诉林小姐说打破了她的杯子,她说杯子是公司的,所以不用赔。文件我也重新整理好了,就当没发生过吧!哎呀,陈老板等你很久了。”静雯紧张的说。

“静雯,谢谢你的大方,等我交待小刚办些事,便会进去见陈老板。”我说。

我向静雯道歉后,便要马上去找小刚,但这时候突然想起刚才静雯说过“这杯子是林小姐的”,突然恍然大悟,把原本想叫小刚先行离去的念头打消了。

“小刚,由于事情有变,你暂时还不方便出现,要不然你跟在陈老板的车后,等消息真正确定了,你才出现,好吗?”我看见小刚,马上向他说。

“好的,希望这个消息物有所值吧!”小刚笑着说。

“如果这个消息确定后,我担保物有所值。”我拍拍他的肩膀说。

“我先下去准备准备。”小刚说完转身走了。

此刻的心情如面临一场大战,毕竟这一关对我未来的前途太重要了,而且还让我深深感受到孤身作战的那种紧张和惧怕的心情。

走进陈老板的办公室,原来他和静雯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龙师父,你到哪去了?邓爵士刚刚又打电话催我了。”陈老板不满的说。

陈老板似乎很重视邓爵士,难道邓爵士对他的生意真的影响很大吗?看来我要重新估计二人的关系。

不过,这一切言之过早,未来的命运还要见过邓爵士才知晓。

“陈老板,刚才我去起了一个卦,所以回来迟了。”我说。

“龙师父,你起的卦怎么说?”陈老板紧张的问。

“陈老板,这回天机不可泄漏,很快您就知道了。”我假装镇定的说。

“好!那我们快走吧!”陈老板叫静雯一同前去。

一路上,小刚的车跟得很贴,经过三十分钟车程,终于来到山腰的一座豪华别墅,一般的有钱人很会享受,别墅都会选择山腰的位置。如果住在山顶,夏天会十分的闷热、冬天会十分的寒冷,因此山腰的别墅售价比较高。

当我们的车子来到门口,别墅的保安即刻上前查问,当他们知道我们是邓爵士邀请的客人时,管家马上带着仆人出来迎接我们到停车场。

邓爵士的停车埸,最少放有五部名贵的房车,远处除了有座宽大的游泳池之外,花园还有一座宏伟的四面神,看来邓爵士一家都是相信风水的。

管家带我们来到正门口时,命我们脱掉鞋子。这时候,我才发现阶梯是用青麻石铺设。当我们赤脚踏上凹凸不平的青麻石阶梯,脚底痛得叫苦连天,幸好阶梯只是几级罢了。

我心里不停的想,如果这阶梯是风水师的布局,那邓爵士身旁肯定有位高人存在,因为赤脚踏上青麻石的痛楚,能驱走访客身上的不祥之气,使访客不致于把霉气带入府内。

我希望邓爵士的阶梯是设计师的设计,不是风水师的指点。

大门是两片茶色落地玻璃趟门,一般都会用一百八十度直线开关,可是邓爵士的大门却是一百六十度开关,形成一条斜线开关。

现在我肯定这里的设计是风水师的安排,因为这大门是配合主人八字中的生死脉点位,难怪邓爵士当日会看不起我这位风水师,原来他身旁有位高人存在。

我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走进从未见过的金碧辉煌大厅。

大厅的装修气派非凡,单单是天花板垂挂一座约数千粒水晶球的水晶灯已经令我大开眼界,加上金黄色的沙发和四处摆放的古董,不但显示主人的贵气,还散发出一种不可侵犯的气势,而这气势正压得我透不过气。

“陈老板,你们总算来了!这边坐!”邓爵士扬手示意。

“邓爵士,抱歉!让您久等了!”陈老板低着头客气的说。

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坐在金黄色沙发上的老人,相信他就是邓爵士的父亲,而邓爵士仍然抽着雪茄,浓浓的烟雾吹向身旁仪态高贵的邓夫人身上。

邓爵士和邓夫人两人走上前迎接我们,除了感到他们热忱的态度之外,让我意外的从他们两人脸上,发现一件惊人怪事。

当邓爵士和夫人走上前,我近距离一看,发现邓夫人的脸上和邓爵士脸上同样浮起一条暗黑之线,表示丧事已经临门,为何他的父亲仍然活着呢?

内心痛骂自己处事太急燥,昨晚居然没有察觉邓夫人的脸相和邓爵士一样。奇怪,记得我有仔细的看,为何又会看不出呢?

突然我想起相术一个大忌,灯光浅暗之处,只能相男不能相女,男士的脸上总会有面油,一般脸上呈现的浮线在面油的反映下很容易看得出。

但女性的脸上多数会有化妆,甚至修眉之类的,而且脸上的面油往往会比男士们少,加上环境的灯光浅暗,脸上的浮线会轻易被化妆品遮掩,所以是一个大忌。

现在是大清早,可以很轻易地看出邓爵士和夫人两人的眼睛都呈现着一对哭丧眼,但邓爵士的哭丧眼中却亮而有神,耳珠也出现脱皮的现象,最奇怪的是两旁的眉毛发出阵阵金光,一般只有死者的脸上才会出现这种情形,表示死者死后会登上仙界,如果生人脸上出现这种异相,表示柳暗花明之兆,世上极为少见!

邓夫人身穿白色的素服,脸上没有任何的化妆品,但她的脸上没有邓爵士那股柳暗花明的吉兆,只有一层哭丧暗淡之色,虽然脸上有一双迷人的水汪汪眼睛,可是双眼无神,和邓爵士相比,真是天渊之别。

我留意这位雍容华贵的邓夫人,虽然她没有化妆且打扮简单,但她高挺的鼻子和一双媚眼,加上轮廓浅笑的妙目梨涡、两片诱人的湿滑珠唇,足以让我神魂颠倒。

柔滑雪白的粉颈、晶盈光泽的肌肤、苗条曲线下的小纤腰、汹涌高挺的双峰,胸脯隐约透出的迷人山沟,再衬上修长美腿托起的美臀,称得上是绝色美人,只可惜我不能将她搂抱怀里,一探衣内的全相。

这时候,身旁闪出三名仆人,原来在有钱人的家当仆人,最重要的是学会走路不会发出声音,而且还要学会看主人的手势,就像我家养的贵富狗一样,都是看手势。只是有一样很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三人的茶杯要分三个人传上来呢?难道是有钱人故意显气派的习惯,还是什么原因呢?

“请用茶。”邓爵士客气的说。

“谢谢!”我们三人一起道谢。

我想邓爵士脸带宽容的款待我们,事情应该不是我想像中的差。拿起茶杯的一刻,发现茶具都刻用精美的英文字母,猜想也是名家的茶具吧!

不过,这类的名茶具,无论质感还是放在嘴边品尝,感觉上确实不同,而我感觉是身分被提高了,当放下杯子的一刻,静雯说的那句“这杯子不是我的”再次浮现脑海。这句话使我产生一些联想,放在静雯桌子上的杯子,不一定就是静雯的。

同样,生长在邓府,未必就是邓老头的儿子!

这个想法纯属个人猜测,没有任何凭据支持我的论点,万一我大胆说出这些毫无证据的论点,可能会引起破坏他人名誉的罪名,何况名流绅士对声誉视如生命一般的重要。最令我担心的是,万一猜错,我的名和利等一切将成为泡影。面对这场没有后路的局势,我不禁有点心慌意乱。

“邓爵士,不知道您这么急着找龙师父,有什么事呢?”陈老板问。

终于进入紧张的一刻。

邓家的人这时候的视线全投在我的身上,各人脸上都凝重的望着我,使我不知所措,毕竟我是刚出道的新人,临场经验不足、仍然不懂如何控制气氛,只好运用相师的“拖”和“守”的字诀了。

“拖”字诀是等待对方不留神,让自己有机会把说错的话兜回去;“守”字诀则是装作气定神闲,借用天机不可泄露的理由,逃避一些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我对“拖”和“守”这两字诀,相当熟悉。

“陈老板,我找龙师父是对他昨天在会所说的话很怀疑,而我父亲也对龙师父产生兴趣,因此想找他问个明白,你不会介意吧?”邓爵士说。

听见邓爵士说他父亲也对我有兴趣,难道是气我说他就快死一事?

虽然邓爵士神色有些紧张,但他言词之间,不像要辱骂我,而且很有礼貌的向陈老板讨了人情,态度不像昨天那样嚣张,但我的心情仍然紧张。

同时,我也不禁望向身旁俏丽的静雯,在内心不停的问自己,静雯会不会是我的贵人呢?

“龙师父,你说我父亲凌晨会有事发生,会不会看错呢?”邓爵士问我说。

这一战终于降临了!我未来的前途、名贵的房车、花花的钞票、会所的名籍、性感的静雯、一切的名和利,就在这一刻决定我未来的命运。

“邓爵士,是的!”我肯定的说。

“龙师父,让我来介绍,他就是我父亲。”邓爵士指一指身旁的老人说。

“邓老先生,您好!”我礼貌的起身向他请安。

“龙师父,你好!英雄出少年呀!”邓老先生笑着对我说。

“邓老先生,您过奖了。”我说。

邓老先生言词中没有发怒的语气,而且还对我很客气,令我心情平静了许多,同时也加强我内心的想法,算是增添一种无形的支持力吧!

“龙师父,你为何说我父亲会出事呢?”邓爵士问。

“邓爵士,我老实说,邓夫人的父亲应该刚刚逝世了吧?”我问邓爵士说。

这时候,邓家的人全部静了下来,只有陈老板和静雯两人望着我,看来邓夫人的父亲逝世一事,被我猜中了。

“龙师父,你算对了,我岳父刚刚逝世,你为何会知道呢?”邓爵士问。

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脑子里想着该如何回答。

“邓爵士,关于这一点,请容许我的助手前来再说,好吗?”我说。

“龙师父,为何你刚才不带他前来呢?”邓爵士问。

“邓爵士,我要得到您的同意,才敢叫他前来,其实他已经在门外等候,只要我拨电话给他就行了。”我说。

“龙师父,您就通知他进来吧!”邓爵士说完,向仆人望了一眼。

两名仆人立时飞奔出去,另一个仆人则马上把电话递给了我,这种工作态度实在不简单呀!

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猜中邓夫人的父亲逝世,相信我也不会被邓爵士辱骂了。这时候找小刚前来,让他印证我的本事,将来方便他为我宣传名气。望着身旁性感俏丽的静雯,追求她的希望再次燃起,内心激起无比的兴奋。

通知了小刚之后,手提电话响了,显示是雅丽打进来的,我马上走到一旁接听。

“喂,雅丽吗?”我小声的问。

“龙师父,我是雅丽,钱我已经准备好了,衣服也买了,我现在租了香格里拉酒店,一三三八号房!”雅丽说。

“雅丽,这么快就办好一切了啊!我处理完陈老板的事,立刻会去找你。”我说。

“龙师父,我刚才没有买白色的内衣裤,现在该怎么办呢?”雅丽慌张的问。

“雅丽,没关系,你冲好凉就真空吧!明白吗?”我开心的说。

“嗯……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冲凉……”雅丽说。

“雅丽,我办完事马上会去找你,等拿了钱后便立刻帮你去修功德,放心吧!”“嗯……好……谢谢你的帮忙。”雅丽说。

这时候,邓家的仆人带着小刚进来了。

我忙跟雅丽说:“雅丽,现在有要紧事,不说了,等会见!”说完后,便收线。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WWW.EEE67.COM

6合宝典最新开奖

莽荒搜神纪

武动九天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