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狡猾的风水相师第二卷第九章上未完待续

发布时间:2021-01-21 06:05:32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第二卷 第十章 柔情的雅丽

雅丽小鸟依人的倚靠在我身旁,望着她性感丰满的玉体、娇艳秀丽的脸孔,实在不忍心责怪她刚才在静宜面前对我做出过份热情的动作,毕竟雅丽是出于一片关心,但我可要套她说出一些话,好让我有藉口应付静雯,我绝对不能阴沟里翻船,便宜了陈老板。

“龙生,你的伤口怎么了?感到很痛吗?”雅丽关心的问。

“雅丽,刚才你为什么会那么大意,让静宜发现我们的关系呢?万一她回去告诉了静雯,而静雯又问起我有关于你辞职的事,你要我怎么回答呢?”我说。

“哎呀!这点我可没想到,当时我听静宜说你被人打到吐血,心就慌死了,哪会想到那么多。要是静雯真的问起我辞职的事,你就说是我私人理由不做,而且是我要求你守密的,这样行了吧?”雅丽把身体靠在我身旁说。

我等的就是雅丽这句话,到时静雯问起,我便可以推说是雅丽不许我说,不是我有意隐瞒她。

“哎!事到如今,也只好这样了。”我叹着气说。

“龙生,你究竟伤得怎么样了?”雅丽追着问。

“雅丽,我全身除了头部之外,全身都瘀青了,你把窗帘放下,我想脱掉衣服看看伤患的部位,全身的肌肉都快疼死我了。”我叹着气说。

雅丽放下窗帘后,转身过来帮我脱掉身上的衣服,发现我的胸部上呈现一块块的瘀黑。

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可能是关师父刚才把瘀血给推了出来。

“哇!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呀?”雅丽紧张的说。

“雅丽,我没事,不用大惊小怪。你拿医师给的药油,帮我推拿一下。”我说。

我转身背朝天的躺在沙发上。

“龙生,你把长裤也脱了吧!我猜你的腿也受伤了。”雅丽拿了药油过来说。

“你帮我脱吧!”我说。

“嗯,你转过身来。”雅丽含蓄的说。

我转过身捉起雅丽的手放在我的裤头带上,雅丽脸上有些害羞的表情,但她仍替我解开裤扣和拉炼,慢慢把我的长裤拉下。

这是我第一次让女人脱衣服,这种感觉也很特别,尤其是当着女人的面前脱,这种刺激感真的难以形容。现在我终于明白那些暴露狂为何甘愿冒着被捉的危险要以身试法,原来是为了这份刺激感。

“哇!你的大腿也……”雅丽摸着我的大腿说。

雅丽柔滑的玉指轻抚在我的大腿上,那种搔痒舒服的触电感唤醒我内裤里那条沉睡的巨龙,此刻巨龙慢慢苏醒,内裤很快在雅丽面前撑起了小帐蓬。

“龙生,你怎么伤成这样还心邪……”雅丽望着小帐蓬,脸红的说。

“雅丽,在你面前能不心邪吗?”我笑着说。

“你坏……”雅丽羞怯的说。

雅丽的脸上泛起两片红霞,变得更加娇艳丽人,加上对着她胸前两座饱满的乳峰,我又怎能不心邪呢?

“雅丽,你把我的内裤也脱下吧!胯下物被束缚着会影响血气运行,对我的伤患不好,快把我的内裤也脱掉。”我望着雅丽说。

雅丽双眼望着我下体撑起的小帐蓬,呼吸显得开始急促。

“雅丽,你怎么了?你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好紧张的?”我笑着说。

“你别说得太露骨,害羞嘛!”雅丽垂下头,羞怯的说。

我趁雅丽没防备的时候,捉起她的玉手藏在我的内裤里,当龙根碰到她柔若无骨的玉指时更加兴奋的弹起,这份强烈的刺激感导致全身血气涌上胸部,我立即感到隐隐作痛,十分辛苦。

“啊……痛……”我用手护着胸部说。

我立刻压抑欲火,尽量让血气平和以舒缓胸部的疼痛。雅丽看见我痛苦的呻吟,立刻拉下我的内裤,掏出龙根仔细的摸着。

“你哪里痛?是不是我的指甲弄痛你……那里了?”雅丽慌张的问。

我舒出一口气后,胸部感觉舒服多了,我想现在并不适宜进行房事。

“我没事,你替我推拿吧!”我转身趴在沙发上,硬生生将巨龙压着。

雅丽用药油在我背肌上推拿患处,这种推拿可不是按摩,每当她的手一碰在瘀血的部位,就会引起疼痛。每一下的疼痛都让我记起邓夫人,这个仇怨随着疼痛的次数而在不知不觉中加深了。

雅丽的玉指来到我光滑的臀肌上,没想到这多肉的部位仍然受创。

“龙生,怎么这里也瘀青了?”雅丽摸着我的屁眼说。

我第一次被外人的手指触摸屁眼,幸好是雅丽的纤纤玉指,不过屁眼被她摸着倒挺舒服的。

“雅丽,这里要用药油推一下,要不然瘀血成块,不能大便就惨了。”“嘻嘻!”雅丽发出笑声。

冰凉的药油搽在屁眼旁,整个股沟变成油淋淋的,雅丽的玉指在股沟两旁的肥肌上轻轻推拿。

当雅丽柔滑的玉指在股沟推动的时候,传来销魂的感觉,尤其是碰到屁眼的一刻,引得股洞发出搔痒的感觉,难受死了。

“雅丽,我的屁眼很不舒服,可能里面受创了,你可否试试用手指插进里面推拿一下,我想屁眼里面的肌肉可能有瘀血。”我说。

“什么?你要我用手指插进你的股洞里?”雅丽惊讶的说。

“雅丽,我本来不应该要你这样做,毕竟屁眼里面很污秽,但我的手指太粗,如果插进去推拿,肯定会加重伤势,而你的手指纤细,所以我才会大胆向你请求,你不帮我这个忙,就没有人可以帮我了。”我转回头对雅丽说。

雅丽脸上露出难堪的样,这也不能怪她,毕竟要一位新潮的办公室女郎用手指插入污秽的粪洞,确实难为她了。不过,她脸上那份无奈的表情,看了真的很过瘾。

“雅丽,快点嘛!除了你,没有第二个女人可以帮我这个忙了。”我哀求的说。

“这……好啦……”雅丽无奈的点头说。

雅丽提起颤抖的玉指在我屁眼外摸着,迟迟不敢插入里面,痒得我扭腰摆臀去迎合她的玉指,这个动作也相当吃力,原来想被插的感觉是那么的难受,现在我终于了解女人被插前,为何会发出哀怨的呻吟声。

“雅丽……插进去……快……”我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好……吧……那我插了……”雅丽小声的说。

雅丽皱起眉头,很无奈的将颤抖的玉指轻轻插进我的屁眼里。

当细嫩的玉指挺进屁眼的一刻,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立即传遍全身,体内的血气也涌上心头,但为了享受这一刹那的快感,我将胸部的疼痛勉强忍了下来。

“雅丽,插进一点。”我双手紧紧捉着沙发说。

“我怕手指碰到大便……不好再进了吧……”雅丽害怕的说。

“雅丽,不插进一点,瘀血散不掉……”我哀求的说。

雅丽很无奈的将玉指继续往里面插,望着雅丽害怕碰到大便的表情,我内心就更加兴奋。我不停摆动屁股来迎合雅丽手指的抽插,一阵阵前所未有的快感如浪潮般一浪接一浪的涌起。

“雅丽,抚摸我的春丸……”我望着雅丽说。

“嗯……”雅丽用另一只手轻轻扫着我的春丸。

柔若无骨的玉指摸在皱皮的春囊上,一阵强烈的触电感觉传遍全身。雅丽将两粒春丸放在纤纤玉指上轻轻的抚弄,巨龙忍受不了这般的挑逗,快速的挺了起来,肉冠也在充血情况下慢慢的膨胀。

欲火焚身的我,血气翻腾,胸部也开始疼痛,最后忍受不了,马上把雅丽插在我屁眼的手指给抽了出来,接着转过身躺卧在沙发上,不停的喘气。

“哎呀!有大便呀!”雅丽发现手指沾上我的大便,惊慌大叫的跑进浴室。

看见雅丽这个动作,我忍不住用手护着胸部笑了起来。

雅丽清洗后很害羞,手里拿着卫生纸走出来。

“你笑什么嘛?我帮你抹一下。”雅丽拿起卫生纸,抹抹我的屁眼。

当雅丽帮我抹屁眼的时候,我发觉她确实是一个好女孩。

“雅丽,谢谢你,刚才你怎么会怕成那样呢?”我说。

“我从来没遇过这样的情形。”雅丽俯在我身上说。

我摸着她柔顺的秀发,此刻感到很温馨,要不是我遇上静雯,肯定会追求她。

“雅丽,你知道吗?所有的名流都喜爱这种玩意,甚至有的会性虐,如果你接受不了,日后怎能做名太太呢?”我说。

其实我听邓夫人说,邓爵士有性虐的习惯,我怕雅丽日后会忍受不了邓爵士的性虐游戏,所以顺便试探她对性虐有什么反应,或者说我不舍得她给邓爵士虐待,所以想吓吓她,希望她自动打退堂鼓。

“这……倒无所谓。”雅丽羞怯的说。

雅丽这句话把我吓了一跳!

“雅丽,我说的是性虐呀!”我望着雅丽说。

“我知道,其实我以前的男友也喜欢玩性虐,也许我给他教坏了。前几次和你作爱,我很想你能打我,不过我怕会吓坏你,所以不敢向你提出。记得有一次,你跑进来我办公室和我作爱,我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用大头针刺自己的胸部,那一次是我和你作爱,最兴奋的一次。”雅丽脸红的说。

想不到眼前这位年轻温柔的雅丽,竟会喜欢性虐,真是人不可貌相。

“其实性虐也是正常的性爱游戏,你为何不放坦白告诉我呢?不过,这样也好,就算日后你嫁给有喜爱玩性虐的夫君,我也不必替你担心。”我笑着说。

“龙生……”雅丽含情默默的在我唇上亲了一下。

雅丽两片湿唇仍然紧紧贴在我的唇上,没有分开的意思。我也乐得享受她口红上的香味,吮吸她小嘴流出的香液。

一条灵活的嫩舌,随着雅丽急促的鼻息声,毫无忌惮挑逗我嘴里那肥胖的大舌。两舌相遇,大舌没有怜惜对方是条娇小的嫩舌,以粗大的身躯开始交缠式的埋身搏斗。

“呼……”雅丽发出沉重的鼻息声。

在狭窄空间的环境下,笨重的大舌始终无法系退雅丽灵活的小舌,反而被小舌娇嫩细腻的身驱霸占了先机,大舌节节败退。惊恐之下,我只好伸出强而有力的双爪,攻系雅丽胸前的大乳,目的想雅丽身躯酥软,摆脱小舌对大舌的恶缠。

“噢……”雅丽双手环抱着我。

不抓犹可,一抓之下,逼得雅丽使出浑身解数,她不但加强小舌的缠功,还发出扣人心弦的呻吟声。我立即心神合一,将意念加强在双爪上,再次使出双龙出海,往雅丽的双奶上狠狠的抓、拚命的搓。

无奈两团弹而实的大乳,都穿上护奶的胸罩,始终无法攻击大奶上的两个死穴,结果又一次败北。

“嗯……喔……”雅丽闭着眼睛高吟凯旋曲。

正当我想退兵的时候,雅丽得势不饶人,竟然凶狠的捉着我的利爪,最后把俘虏得来的利爪,藏在方格图案的薄衣内,企图遮掩我的视线。

而遭俘虏的利爪,被藏在两团狭窄的山谷间,面对坚韧的胸罩和浑大饱挺的乳球,利爪祈求摆脱困境,只好四处乱抓,乱抓之下果然奏效,很快就传来雅丽哀怨的求饶声。

“嗯……用力搓……我要……呼……”雅丽扭腰摆臀的淫叫着。

雅丽的求饶声不是真正哀求我放过她,而是要求我狠狠的搓。

一气之下,翻开乳房坚韧的保护罩,但坚韧的罩杯做出顽强的抗拒,拚命守护乳球的要害,不让利爪轻易攻入被隐藏起的小豆。

无意中,利爪摸索到护罩的肩带,心中一喜,马上拉下护罩的肩带,用力一扯,总算成功瓦解乳球的第一道防线。

“噢……爽……”雅丽仰天拨弄散乱的秀发。

没想到扯下雅丽的顽强胸罩,她竟然会道出一个爽字,我绝对不能让她意气风发,反正此刻我占有先机,一定要乘胜追击,攻陷她两处死穴。

此刻,撤退不是摆脱对方的办法,唯有征服对方,才是最佳的良策。

攻击雅丽最敏感的部位,就是征服她的途径,乳头就是她的死穴。

不敢掉以轻心的埋身搏斗,已经赤裸裸的展开。我利用粗大的姆指和灵活的食指,立刻逮住震荡乳的小豆,狠狠的扭。

这一招似乎很奏效,雅丽开始感到不支且做出痛苦的表情,狂摆头部甚至挺起胸脯,企图想摆脱我的手指。

我担心乳头真的会滑脱,立刻改用食指和中指的关节,狠狠紧夹着乳头不放。

“啊……好……嗯……”雅丽媚眼如丝,喊出颤抖的淫声。

没想到小小的乳头也做出抗拒,乳头逐渐勃起发出顽强抵抗的宣言,雅丽也不是善男信女,狡猾的她竟然懂得利用天赋的本钱,将胸前浑大的乳球以狮子扑免的姿势将乳球压到我的脸前,抵住我的鼻孔想令我窒息。

雅丽这一招果然狠毒,不过她忘记我鼻孔下仍有坚固的利齿,我马上张开口,对准乳头一咬。

这一咬,令雅丽疯狂的发出兽性本色,她两手紧紧箍着我的头,埋在她的大乳上。这一下的转变,我不能松懈要沉着应战,立刻用力咬她的乳头,同时用嘴巴大力的吮吸,希望透过乳晕的毛孔,将她大乳吸成小乳。

“啊……咬得好……”雅丽突然脱下身上的衣物说。

雅丽脱下上衣,不甘示弱的爬到我身上,也许她知道柔软的乳球不足以对抗我坚固的牙齿,所以她解下身上的束缚,跨到我的身上,想利用浑大的美臀攻击我的龙根,甚至卑鄙的想利用内裤上的蕾丝布料割伤我充血的肉冠。

“呼……”雅丽不停的喘着气。

雅丽的一举一动,我早已洞察她的动机,我不会让她的奸计得逞。

虽然胸膛仍隐隐作痛,但我也要撑着一口气,拼出一股蛮力把我的臀部挺起和她对抗。雅丽看见我迎战的情形,马上摆好姿势,接着使劲摇摆臀部,利用内裤蕾丝的质料和肥穴贴磨龙根,想让龙根口吐白沫而投降。

“啊……啊……”雅丽疯狂摇摆臀部,拚命磨擦我的龙根。

雅丽经过剧烈的摇摆,蜜桃涌出无数的汗水,整条内裤变得湿滑,这种感觉不好受。

于是我把心一横,用指甲刺穿雅丽的薄丝内裤,接着用力一扯,内裤这道障碍轻易被我撕破,可是我却很大意,竟将她最厉害的武器给搬了出来,蜜桃毛发无故获释,竟缠上我的龙根,肉冠一阵阵的搔痒,真是悔不当初。

“噢……来了……好……”雅丽兴奋的叫着。

蜜桃上的毛发给我要命的骚弄,龙根受不起这般的搔痒,迅速膨胀的挺起,肉冠无意中发现溪旁有个湿洞可作藏身之用,于是毫不犹疑的往洞内一钻。

可惜狭窄的小道不轻易钻入,心急之下,只好借用臀部之力往上一挺,幸好在蜜汁的润滑下,终于把巨大的龙根成功藏入狭窄的暖道里。

“啊……插进来了……啊……很涨……”雅丽发出呻吟的淫叫声。

雅丽得势不饶人,双脚一叩,暖道紧紧的夹着我的龙根,虽然龙根被夹有一种舒服的压迫感,但穴内流出的蜜汁,黏着肉冠很不好受,龙根也开始感到厌闷,终于按捺不住而发出野蛮的本色,怒顶蜜穴的深处。

机灵的雅丽早有此料,也做出迎合的动作,双方一进一退的,由慢速的抽插变成暴雨的狂抽。

“啊……插得好……啊……”雅丽揉搓自己的乳房,尖锐的指甲狠狠刺插乳头。

内伤的我受不了血气的翻腾,加上臀部不能持久的迎顶,只能十浅一深的抽插,没想到这般慢火煎鱼,令雅丽忍受不了,拚命摇摆臀部,让每一下都插到底部。

而我则尽量躲避雅丽的攻势,每当她臀部一沉,我的臀部也往下一缩,毕竟我胸部疼痛,不能进行太剧烈的肉搏战。

“啊……给我……不要退……我要……”雅丽苦苦的哀求。

原来惩罚女人的方法,就是惹起她的欲火之后,不要满足她,让她中途止不到痒、得不到有效的撞击,这样她就会有求于你。

胸部疼痛加剧,我索性把龙根抽了出来,改成坐在沙发上。

“呼……不要抽出来……给我……”雅丽慌张的搂着我,拚命想将蜜桃贴在龙根上。

虽然我和她做过几次爱,但都没想到她的欲念是那么的狂野。我让她斯文的外貌蒙蔽了,她刚才所说喜欢性虐的游戏,看来并没有骗我。

“雅丽,我胸部很痛,需要停一会。”我坐在沙发上喘气的说。

“很痛吗?”雅丽的视线望着我高举的龙根。

“嗯……很痛!”我说。

“有药吃吗?”雅丽问。

我想也是时候要吃药了。

“我忘记吃药了,麻烦你过去把药拿给我。”我指向桌面的药说。

雅丽转身走过去拿药给我,望着她浑大的后臀两旁铤而实的股肌,心想她的股洞肯定很小,不知道龙根插进去会有什么感觉?

外国的春宫片都是抽插股洞作卖点,相信后庭花肯定会很刺激。

好不好向雅丽提出要求呢?

“龙生,药和水拿来了,你快吃吧!”雅丽体贴的说。

我一看到药丸就不想吃,千禧年代怎么还会有这种类型的药丸呢?

药丸不但没有糖衣包装,而且形状如春丸那么大,凑近鼻子一嗅,那种苦涩的中药味让人嗅了就想吐,怎会是人吃的嘛!

“哎!这么臭,怎么吃嘛?!”我埋怨咆哮的说。

“龙生,跌打药都是这样的。你不吃,内伤怎么会好呢?”雅丽安慰我说。

雅丽说得没错,不吃药怎么会好呢?为了医好体内的伤患,药丸必定要吃,望着赤裸裸的雅丽那块多毛且突起的嫩穴,我突然想戏弄她一番。

“雅丽,这个药味很苦,实在很难咽下去,哎……”我叹了口气说。

“龙生,这里没有糖,我到楼下买吧……”雅丽望着地上被扯破的内衣裤说。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WWW.EEE67.COM

趣炫莽荒纪

魔法仙灵官方版

六合管家ios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