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爱无界五小念头儿

发布时间:2021-01-21 06:30:53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晚上的舞蹈课,婉蓉几乎是糊弄过去的,根本就不敢亲身示范,只是让学生

们温习一下昨天教过的动作,她在旁边指点。

刚刚经历了四次高潮的她,头晕腿软。多亏有五菱荣光送她回家。一路上,

司机在座位上摇头晃脑,胡乱唱着歌。一会儿又看看副驾驶的美女,色色地傻笑

一下。

「哎!我说你,好好开车,这样多危险。别再乱晃乱看了。」婉蓉提醒这个

傻笑的司机。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喔……呜……喔……

直,到,」阿强根本就不理睬这种无谓的提醒,唱得更大声了。

「噗嗤!」婉蓉也忍不住捂嘴笑了,「看你那傻样子!唱的难听死了。」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你,是,

我,的,眼,带我穿越……」阿强唱着唱着,竟然连路都不看了,而是看着旁

边婉蓉的眼睛。

「好了,好了,看把你高兴的,不就是给你,那个了吗!好好开车,你

要是喜欢,我以后还给你那样,好好开车吧,这样多危险啊?」婉蓉看到男人

这么高兴,也不自觉地被感染,心想「反正不舔也都舔过了,不咽也都咽过了,

这会儿胃里还黏黏的,自己与其自责,自贬,还真不如嘴上轻描淡写,坦然接受,

让心里舒服些。」

「嘎……」一脚急刹车,阿强把车停到路边。一把搂住女人亲了一口,「蓉

姐……你说话算数不?」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婉蓉感觉到越是不在乎,反而心里没了压力。轻声

说道,「算数,上辈子欠你的,行了吧?」

阿强乐的屁颠屁颠地,又是一顿乱亲,直到婉蓉要下车了,还依依不舍。

「好了,好了,有够没够!我要走了。」婉蓉推开还想继续亲她的男人。

停顿了一下,又回头在阿强嘴上回亲了一下,然后趴到他耳朵上小声说,

「明天洗一下。」

说完羞红了俏脸,转身上楼。

在婉蓉的记忆里,自己好像从没有这么累过。她甚至是坐在浴室地板上,冲

洗着自己的身体,这具被多少女人嫉妒,被多少男人用眼神强奸的身体,现在已

经变成了无止尽索取的猛兽。

在以前的无数岁月里,她总是和聪明,美丽,性感,温柔,贤惠,善良,干

练这些词汇相关,可是现在,淫荡,下贱也同样适用于自己。更关键的是,这两

个词并不是别人的谩骂,而是自己在心里生成的自我评价。

婉蓉用浴巾擦干身体,就连干燥的浴巾划过乳头,也引得她阴道里痒痒,热

热的。她一丝不挂地站在镜子前,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变得更加性感了。

她感觉自己的乳房好像又大了一圈,而且里边涨涨的,转过身发现自己的屁

股也好像更圆,更翘了。连自己都忍不住,拍了一下,引得阵阵肉浪,弹性十足。

「这么多肉呀?以前好像没有这么大吧?是不是我以前根本没注意过。」

是的,现在和以前最大的改变,是她以前从来都没有这么仔细地观察过自己。

而现在她开始在意自己的身体,希望更多地了解它的秘密。

「如果,如果不是他,也许我到死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会那么敏感,还存在

那么多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

只有夜深人静,一个人的时候,人们才会在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顺着心,

慢慢的追问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虽然并不容易得到答案,但也是一个自由的

旅程。

现在的婉蓉就处在这种自由的状态,她靠在床上,随思绪乱飞。突然想到了

什么一样,翻身从床头柜里取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农村妇女,一脸的灰尘,扛着农具,站在高速路边。

阿强就是给她看了这张照片后,提出了那个过分的要求,从此后再也覆水难

收,到底谁无法自拔,婉蓉从心底更相信是自己。

婉蓉偷了照片,她却不是小偷,而是受害者。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拿走这张和

她无关的照片。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她呆呆地看着照片上又黑,又胖的女人,发现她其实

笑得很灿烂。

「我有这样笑过吗?」

婉蓉拿过镜子,想笑一下。可镜子里天生丽质的面容,却怎么也没有照片里

那个女人笑的洒脱,笑的无所顾忌。

「啊!我还真的不行,」

除了这个笑容以外,谁要让婉蓉再比其它的方面,就是对婉蓉的不尊重了,

甚至是在亵渎女神。

可婉蓉自己不这样想,他知道还有一个人,曾经掰开她的大腿,仔仔细细地

和照片上的女人比了一下。

「臭流氓,你看完了,看得彻彻底底,怎么也不告诉我,到底长得一样不一

样?」

还别说,婉蓉在这种比试里,真是没有把握。都是一样的人类,又不是外星

人,怎么可能长得不一样?

「她也会像我一样做这么下贱的事吗?」婉蓉刚想到这里,心里好像突然被

电激了一样,一时间头皮发麻!

「呜……」她瞬间崩溃,哭了起来。因为她恍然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

人家是夫妻,在床上再怎么弄,也不能用下贱形容,反而越过分就越是恩爱。而

她算什么?「呜……凭什么……呜……凭什么……」

哭着哭着,婉蓉突然眼睛睁大,又想到了什么?

「对,只要这样,一切就都解决了」

这个念头儿只是一闪,也就是这一闪,让她再也不肯放开,也彻彻底底地改

变了她的后半生,哈!又何止是她的。

礼拜四,中雨。公安局里来办事的人比平时少了很多,让这豪华宽敞的前厅

显得更加空旷。

大理石地板上,一双沾满泥水的鞋,引来一阵的指责。可这鞋的主人一点都

不在乎,浑身湿透,手里拎了个纸箱。单从包装上看,是一箱火龙果。

「哎!同志,你找谁呀?」一个路过的民警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刚拖过的

地,算是白拖了。

「我找李婉蓉,请问她在吗?」阿强答道。

「你,你找谁?李婉蓉是你叫的,她是我们科长,你是谁呀?」小杨无法

想象这样一个人和他心中的女神能有个啥关系?

「我,我是他弟,他是我姐,我怎么不能叫,我就是找我蓉姐,咋了?」阿

强显然看不惯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小杨马上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别说科长,省长家也有一堆农村亲戚,连忙道

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别见怪,你跟我来,十楼。走,我带你去。」

「这还差不多,走」阿强拎着水果,很是嚣张。

婉蓉最近根本无心上班,好在当上科长之后,基本没她啥事,最多的时候就

是开会,然后给局长汇报工作。这会儿,刚从局长办公室回来,坐在自己颇为大

气的办公桌前发呆。

自从昨晚闪过了那一丝念头儿,就觉得心里有了一丝丝的阳光,这一丝阳光

如果照进来,所有的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

而阳光果然来了,「咚咚!咚咚」传来敲门声。

「李科,你弟弟找你!」小杨敲完门,直接进来了,这是婉蓉给大家订的规

矩,敲门即进,毫无领导架子。

「我弟?」婉蓉迅速地把家里亲戚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也没想起来最近整天

姐长姐短地叫她的阿强。

「蓉姐,我来看看你!哈哈!办公室好阔气呀!」阿强紧随其后,就像个山

里人,浑身湿透跑进城,啥都没见过,上下乱瞅。

婉蓉看见阿强这个「弟弟」,差点给气晕过去,但反应极快,「哦,阿强呀!,

你来了,坐吧!那个,小杨你忙去吧。谢谢你带他上来。」

这小杨一看任务完成,朝科长身上又看了一眼,转身出门。

门刚一锁上,阿强就猴急地绕过办公桌,想往婉蓉身上扑。

「你,你干什么,别过来,你给我站住,别动!」婉蓉这时身穿笔挺的警

服,从椅子上站起,严声厉色,一身正气。

还真把阿强给吓住了,「啊!蓉姐,咋了?」

「咋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市公安局!你要是敢在这儿胡闹,我,我,非

把你给关起来,你再朝前走一步,我马上喊人,不信你试试。」婉蓉秀目狠狠

地瞪着阿强。

再说阿强,从没见过婉蓉这副作风,今天一见,觉得简直是警花女神从天而

降,心底更是馋得受不了。刚才只是被冷不防吓住。

「我还就是不信,你穿着警服我没玩过,但你脱了警服我可玩过,咋了?公

安局咋了?你主场呀?」阿强几句话把婉蓉揭了个底儿朝天。

其实如果现在的情况放到昨天,婉蓉的抵抗心就会非常强烈。可是昨晚她的

那个小念头,悄悄地在心里生了根。她刚才坐在办公室发呆,其实想的还是阿强。

「阿强,我求求你,这是公安局,我的办公室,你……你给我留点儿脸,好

不好?」婉蓉看吓唬不住这个二球货,只得小声哀求。

「不行,敢吓唬我,我今天非把你,就在这儿,看你以后还给我装不装?」

说完一把抱住婉蓉,亲住了红唇。

「嗯^嗯……等……等一下。」婉蓉用尽最后的力气把他推开。

「阿强……你等一下……听我说……不要冲动……你不要在这里,只要你答

应我……我今晚一定让你高兴……我保证。我其实,其实刚才都想好了……我今

晚一定让你舒服……求你……这里随时都会进来人,真的不行啊!」婉蓉一口气

把话说完,生怕他再扑上来。

「让我高兴,哈哈!这才是真正的你!说给我听听,我想听听嘞!」阿强显

得非常好奇。

「我,我不说,反正到晚上你就知道了。」

「蓉姐,你昨晚说了,以后只要我高兴,你就给我舔屁股,该不会是这个吧?」

阿强猜道。

婉蓉一听他说话,尤其是在自己的办公室说什么「舔屁股」,落差太大,气

的直跺脚,恨不得上去捂住这张臭嘴。又不敢现在得罪他,压低声音说,「不是,

不是,那个我答应过你了,我还有别的事儿让你高兴,真的,你今晚就知道了。」

阿强看她吓成这样,心里也不想再过多难为,「好吧!既然你这样说,算了

吧!」

「阿强,你真好,就知道你会听我的。」婉蓉总算是长出一口气,只要不在

局里乱来,出去怎么样都行。

「但是,正所谓贼不走空,我不会白跑一趟的。」阿强话锋一转。

婉蓉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他太会想着花样地折腾自己,眼睛一闭,想了一下

说,「我让你看一下上边,不能再多了!」

「上边?哪儿啊?」阿强追问婉蓉就猜到他要问,这人咋这么会臊我的脸,

又急着赶紧结束现在的局面。

「上边,上边就是让你看一下我的奶,可以了吧!」婉蓉说话的时候,红着

脸根本不敢看眼前这个色急的男人。

「好吧,这个还可以,」

婉蓉一听,如释重负,看了看办公室里的独立卫生间,「你跟我过来,到里

边去。」

婉蓉带着男人进了卫生间,锁好门,把警服脱下,解开里面蓝色衬衣的扣子,

露出一侧的胸罩,一手按着边缘向下拉,一手伸进胸罩一掏,一只E罩杯的大白

奶弹了出来,圆润饱满,白皙挺拔,浅红色的奶头正对着男人。

「看吧……快点,」

阿强看着她一身警服,却裸露一只左奶在外,此情此景怕是终生难忘。一咽

口水,「蓉姐,我想吃一口,吃一口就走。」

「你,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这样的,讨厌,就一分钟,快来,一会儿万

一来人了。」婉蓉再也不敢多纠缠,快点满足他就最好,干脆眼睛一闭。

阿强两手抱住女人的奶,用力搓揉了几下,真是又软,又有弹性。然后用力

一挤乳肉,把奶头挤得高高的,一口含住奶头,用力的舔弄,吸食。

「啊!轻点,你想吃死我呀?啊,别咬,别咬,讨厌,我疼了,」

不一会儿,性感漂亮的一只奶子,就被阿强糟蹋的满是口水,乳晕上还有浅

浅牙印。

「蓉姐,我吃够了,哈哈!你对我就是好!」阿强其实早就超时了,说是一

分钟,其实足足吃了两分多钟。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走吧,一会儿来人了。」婉蓉说着,收起乳房,穿好

衣服。

「蓉姐,那火龙果是给你吃的,晚上我等你。」阿强出门前还不忘提醒。

「知道了,快走,真是个冤家!」

送走了闹人的「弟弟」。婉蓉又进了趟洗手间,因为被男人玩弄乳房,敏感

的身体以为这是前戏,马上做出了回应。

「真是的,湿成这样,怎么就那么没用?真的是像他说的那样,真该,」婉

蓉想起昨天和阿强69的时候男人打她阴部的情景,「骚屄,该打!」

她竟然鬼使神差般的学着男人的口气,分开腿,在自己的阴唇上轻轻扇了一

下,「啊!,确实和他打的时候感觉不一样。他是个魔鬼,打我也能让我舒服

吗?」

婉蓉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警服,赶紧摇了摇头,又反复擦拭了一下潮湿的

阴唇,重新恢复到工作状态。

婉蓉从心底不愿意做一个下贱的女人,但是已经做了怎么办?拒绝?离开?

这些都不能让自己释怀,何况自己的身体在那个男人面前是那么的敏感,诚实,

不堪挑逗!

今晚她想好好地哄哄阿强,在他高兴的时候,打听一下他家里的情况。然后

怎么办,她自己也没想清楚。

晚上下课,婉蓉被阿强拉进了他的座驾,豪华后驱五菱荣光。

「阿强,你要干嘛?我,我真的不想在车里!」

「什么不想在车里?不在车里,在哪里?」阿强已经点火上路。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不去,就在你房子里吧!,我怕」婉蓉不知道阿

强又有什么花样,心里不太踏实。

「蓉姐,你怎么老想到我房子里?生活还有诗和远方,不止床上那点儿事!

别老想着上床,出去溜达溜达多有意思?」

「你,,讨厌,我想啥事儿了?是谁今天跑到我办公室胡闹,还非要

吃,」婉蓉真是摸不透眼前的男人。今天下那么大的雨,他跑到办公室非要胡

来。现在自己洗干净屁股送上门,他却和自己说什么诗和远方。

「哈哈!吃奶归吃奶,吃饱了好溜达!」

「滚!」

御海湾温泉度假酒店,这里也是全市最豪华的温泉游泳馆所在地。

超豪华的欧式设计和门口的破面包车有些不搭调。

「阿强,来这里干嘛?」婉蓉当然认识这里,她虽然没来过,但经常听同事

说这里多好多好,希望她也能一起来。

「蓉姐,看病去医院,学车到驾校,来游泳池当然是游泳,挺聪明的李科长,

不要问这种低智商的问题,哈哈!」

「不要,我不去,人多,会遇到熟人的。」婉蓉严词拒绝,她和这男人算什

么关系?自己都还没搞清楚,最好少在公共场合出入。

「哈哈!你当我阿强是什么人,傻子吗?让你穿上泳装,然后被别人看来看

去,我又收不到一分钱。今天不但没熟人,连一个生人都没有。」

「没人?为什么?这里生意好的很呢?」婉蓉不解,但她发现硕大的停车场

确实没几辆车,而且门口也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保安。

「走吧,走吧,他们涉黄,涉赌停业检查。」阿强解释道。

「那人家停业,咱们来干啥呀?阿强,咱们快走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哥们儿在这里是老大,说一不二,我曾经救过他的

命。今天这里就只为咱俩开放,放心跟我走。」

阿强说完,下车和门口的保安说了几句,保安给他了一个背包后,也走了。

这城堡一样的整座建筑物,灯火通明,门前却只剩下他们俩。

阿强拉着将信将疑的婉蓉直奔大厅,这里富丽堂皇如宫殿一般,却也冷冷清

清,只是收银台有几个工作人员穿着制服,抬头看了一眼就继续低头工作。

阿强轻车熟路,拉着婉蓉左转右转,穿过欧式花园走廊,来到了御海湾度假

酒店的豪华泳池。

「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咱们进来后遇到一个人没有?」阿强得意洋洋,顺

手把包里的泳衣扔给婉蓉。

婉蓉有点呆住了,接过泳衣还跟着阿强走,「喂!蓉姐,这里是男更衣处,

女士那边走!」

「啊!但是,我有点怕,反正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我也去你那边,没关系吧?」

「我不是人呀?我这么大个男人,怎么能和你一起换衣服。」阿强这时自己

都快憋不住笑出声了。

「你讨厌,你就会欺负我。」婉蓉知道男人是故意戏弄她。

「好,一起换。」

换衣间是一个个小小的隔断,阿强和婉蓉共用一个,暖气非常热,男人换泳

裤就是麻利,也不避讳婉蓉,脱下内裤,甩着肉棒子,再穿上泳裤,一分钟不到。

婉蓉的比基尼就比较麻烦了,光是脱衣服就用了好久,刚开始还有意无意地

避开男人的眼睛。但是只有几个平方米的换衣间,又如何躲开。最后干脆利落脱

光,光着屁股,挺着大奶,一转身,「看,看,看,又不是没见过,把我吃了算

了,你看你那个色鬼样儿!」

「蓉姐,你真是太美了!请受我一拜。」阿强说完学古人作揖。

「傻样子,都快笑死我了,你底下都搭帐篷了,还作揖,小心折断了,哈哈!

笑死了,」婉蓉笑着,两个大奶子在胸前弹来弹去。

阿强这才发现,自己的肉棒把泳裤支了个帐篷,和婉蓉一起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姑娘恕小生无礼,小生自幼长于深山,敢问姑娘胸前弹来

跳去的是何神物,它们为何如此诱人!小生看后,只觉下体膨胀难耐,只想找洞

钻入,是何道理?」

「因为呀!因为你是个大流氓,哈哈,」婉蓉被逗得笑弯了腰。

「蓉姐,今天是来游泳的,你能不能别晃奶了,我快受不了了」

阿强说的是心里话,婉蓉的美是一种熟透了的美,她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散

发着性感。眉,眼,鼻,唇,无不精致。丰乳细腰,长腿圆臀。现在又是一丝不

挂,笑的两奶乱晃,是根正常鸡巴就必须肃然起敬,乖乖站直。

等婉蓉穿好黑色比基尼,更是衬得她肤白如脂,让人怦然心动。

「阿强,这衣服太暴露了,太小了」婉蓉抱怨着。

「没给你穿丁字裤就不错了,再说明明是你奶太大,不是衣服小好不好?」

「讨厌,整天说我奶大,对了!阿强,我不会游泳,我只游过一次。」

「我教你。」

婉蓉在上大学的时候和同系的十几个同学一起去游过一次泳,结果男同学都

争着给她当教练,当然了,他们只是为了揩油。哪怕能摸一下大腿也足以在班里

津津乐道一周有余,从那以后她就再也不想去游泳了。但是今天不同,她觉得真

是遇到了一个好教练,反而是自己有意无意的在水下用屁股靠后挨一挨阿强那粗

大的肉棒子。

「蓉姐,你的屁股这样蹭来蹭去的,还想不想学了?」阿强从后边抱着婉蓉

教她正确的划水动作,却被丰满的翘臀蹭的心猿意马。

「我,我有什么办法,我屁股大,肯定会碰到的,你自己要胡思乱想,不

许赖我。」说完捂嘴偷笑,让人更是想入非非。

阿强定了定神,「好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现在你认真学习,不许发骚。」

「讨厌,我没发骚,难听死了。」婉蓉狡辩道。

「蓉姐,仰泳最好学,咱们开始。你放松身体,朝后躺,不要怕,我刚开始

会扶着你。对,就这样别怕,好!放心,吸一口起,对!我松手了,你奶再大也

沉不下去,哈哈!」

「啊!,我真的没沉下去,然后呢!」婉蓉显然也很意外。

「然后,你开始划水,对!要两臂配合交替划水,划两次水,换一口气。好,

就保持这样,你已经开始游了,脚,要打水,像电视上的运动员那样打水,不

错嘛!我的蓉姐是天才,是个美人鱼。哈哈!」

阿强不是游泳教练,最多就是淹不死,胆子大。只用了不到一小时,婉蓉真

的就能游出二十米左右了,开心的抱着阿强在水里乱跳。

「阿强,我今天好开心啊!你好厉害。」

「就这,你还不愿意来。我告诉你实话吧!其实我是国家游泳队的主教练,

曾经拿过三次诺贝尔游泳奖,你能得到我的指导,是你三生有幸,哈哈!」阿强

吹开牛皮就不用打草稿。

「哈哈!你,国家队,还诺贝尔奖,诺贝尔吹牛皮奖吧?你笑死我了,哈

哈!」婉蓉的笑声回荡在这空旷的游泳馆,如黄莺出谷,又似水如歌。

「不信?你等着看好,我非给你露一手,让你臣服在我的胯下,等着,别动!」

阿强说完爬上了这个游泳池的标准十米跳台,开始做着不太标准的热身动作。

「阿强,你快下来,好危险,快下来呀!」

阿强根本置若罔闻,走到跳台边上,「各位观众,407C,难度系数9.9。

喜欢请点666」

说完纵身跃下,在空中像个癞蛤蟆一样,四肢乱刨,「啊!」,「啪」直直砸

入水中,水花溅到了十米以外,就此消失不见。

「阿强,阿强,你在哪?你快出来,别吓我,阿强……你……」婉蓉找不到

阿强,吓得花容失色,那边的深水区她又不敢过去。

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抱住她的屁股,阿强「哗」得一声,从婉蓉身前冲出

水面。

「哈哈!美人儿,何事惊慌,随我回山寨如何?」

「呀!你吓死我了,以后不许这样了,我,我刚才好担心你,」婉蓉急

得粉锤砸了阿强一下。

五菱荣光冒着黑烟,停在了小区楼下。车里还不时传出女人的笑声。

「哈哈!真的啊?那人真的以为你是交警,他瞎呀!逗死我了,你,你

也太会装了,最后呢?他不会真让你走了吧!」

「那还咋?还说以后要常联系呢」

「再后来呢?阿强,他和你联系了么?」婉蓉问道,歪着脑袋等着下文。

「联系?联系个毛儿,我给他留的是一个卖骨灰盒的人的电话?哈哈!」

「什么?,你,,哈哈!你,太坏了,哈哈!你怎么想的,呀!你

害我笑的肚子都疼了!」婉蓉笑的捂着小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她的人生路已走过四十年,基本分为婚前和婚后两种模式,而阿强仅用了一

个礼拜就让她重新的认识了自己,想要什么样的性?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阿强!谢谢你,我今天好高兴,感觉年轻了十几岁呢!」

「多少?十几岁,我算算,你本来看起来有28岁,再减十几岁,那不是连

下边的毛儿都缩回去了啊!」阿强笑道。

「讨厌,又开我玩笑。」

婉蓉嘴上说讨厌却轻轻一歪身体,靠在了男人的肩膀。

「我,本来准备今晚要,要尽量让你高兴的,谁知道你这么好,带我去

玩,还让我这么开心,我,,我喜欢和你在一起」

婉蓉说完,双唇轻触男人的脖子。

「蓉姐,你高兴,我就高兴,可你要是再亲我,我就忍不住了!」

阿强是真的忍不了了,怀里这性感尤物出气如兰,舌尖又在脖子上轻轻扫动。

「忍不了,那就不要忍了。我知道你忍得难受,今天本来就打算给你的,全

部都给你。」

「全部?啥意思?」阿强是个最会在关键时候,装糊涂来羞臊女人的家伙。

「你不要装了,我知道你懂,你就是想臊我的脸,只要你爱听,我以后就不

怕羞,就说给你听。我,,我想都给你,想让你操我!满意吗?大流氓!」婉

蓉说不羞,却从没这么红过脸,头都不敢抬。

「什么?你说啥?我,我早知今天就不带你去游泳了!我怎么想的,,?」

阿强装的后悔莫及的样子。

「你,你就好不了一会儿,我今天说了进屋的,你又说什么诗和远方!又

说吃饱了,,奶,,正好溜达溜达。」婉蓉看到男人后悔,其实心里满足得

很,「哼!还是我的身体对他来说更有吸引力呢!」

「蓉姐,我开玩笑的,其实今天在你办公室,你那样说,我就猜到了。我反

复考虑了,带你去游泳的机会不多,还是想让你出去开心一下。」

婉蓉想起今天在办公室自己为了让他别胡闹,确实已经提前承诺了今晚的事,

虽然没有说明,但是自己还能有什么其他的事让他高兴呢?还有什么事没让他在

自己身上折腾过?加上阿强的聪明,他能猜到,也是轻而易举。

「阿强,我相信你说的,我知道你想让我开心,你对我好,我都记着呢!」

婉蓉又重新倒在了男人怀里呢喃细语。

「蓉姐,你是我的,对吗?」

「嗯,是你的,今晚都给你,现在就给你,和我到我家去,我的床上,今晚

我和你睡!」

婉蓉感觉自己的性欲突然如潮水般涌来,闻着男人身上的气味儿,再也无法

控制,竟然双唇捉住男人的嘴,猛的亲吻上去,手也同时一把揉着男人的裤裆。

「嗯,阿强,我要你,嗯,嗯,亲我,嗯」

被性感火热的双唇突然罩住了嘴巴,这次轮到阿强懵了,竟睁大眼睛不敢相

信。婉蓉学着他上回的动作,舌头在男人嘴里疯狂地探索,也不停的把口水渡送

到他嘴里。

「嗯,阿强,口水,给我,我要你的口水,嗯,嗯!」

阿强处于完全的被动状态,听到女人松嘴提醒,才把口水送到对方嘴里,但

是不管他送多少过去,都被照单全收后又送回一股香甜。

胯下的肉棒也被一只柔夷反复抚摸搓揉,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硬度,「蓉姐,

我忍不住了,真的可以上你家去吗?」

「嗯!可以,我今晚想要在你怀里睡。」

「在你的床上?」

「我的床,随你今晚玩儿个够,疯个够!」

婉蓉几乎每说完一句话,都能感觉到自己的阴道里阵阵酥麻,内裤这会儿早

就湿透了。

突然,她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事物一样,瞪大了眼睛,足足愣了几秒钟,像

一盆冷水浇在头上,瞬间清醒,「完了,怎么办,客厅里的老公的黑白照片,还

有对面墙上的全家福,怎么办啊?我怎么就那么急,我都说了什么?阿强看见了

会怎么想我?我,,今天也太冲动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看见那些,卧室

墙上还有婚纱照,我难道让他一边看着我死去的老公,一边,怎么办才好?」

「怎么了,蓉姐,我正舒服呢!你手怎么停了?我今晚一定要在你的床上把

你爱死!蓉姐,蓉,」

「不,阿强对不起,真对不起,你不能去,我没……不是……我想……

对不起,今天真的不行了。」婉蓉慌得语无伦次。

「你,你敢戏弄我,你竟然,这样对我,把我弄的着急上火,然后

放我鸽子。好,你厉害,我,是煞笔,行了吧?」阿强怒目圆睁看着婉蓉。

「没有,阿强,你别生气,你相信我,呜……我,说不清楚,我不知道该怎

么说,总之你信我,好吗?」

刚才还亲密无间,这突然的变化让婉蓉根本没法接受。

「对了!我知道了,有别的男人现在在你家对吧?」阿强一副轻视的表情。

「呜,,呜,,你不要冤枉我了,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

呜,」婉蓉百口莫辩,伤心的哭了。

「行了,我就见不得你哭,一看就心软,你就用这一招,百试百灵,下车吧,

我走了!」阿强说完就要发动车子。

也许婉蓉自己以前从来都不清楚,她从肉体到心灵早已被这个男人征服,她

的身体早已离不开这个男人给她快感,她的心也从没有像现在一样需要一种新的

生活。

看到男人因为误解她,要赶她下车,突然才真正感觉天都要塌了,这结果她

根本无法接受。她疯了一样抱住男人的胳膊,「求你,求你了,别误解我,我对

你是真心的,别走,呜,,求你别走。」

好像就如阿强说的一样,一哭就管用。阿强果然还是停下了发动车子的手。

「好,你就欺负我心软,我不走,你还要说什么?」

「阿强,我知道你还是疼我的,今天真的不行,不过明天,明天我下午不上

班,就在家等你,随你怎么样都可以,我洗的干干净净等你来。你让我怎么样,

全都随你。」

「真的?这次不骗我。」阿强显然被这样的诱惑打动了,又有谁能不为之所

动呢?

「我再也不敢骗你了,只要你不生气,不要认为我家里有别的男人。我明天,

明天脱光衣服在床上等你都可以,其实,其实,我现在也好想和你做。但是

真的是有原因的,我说不出口。」

「你现在真的想和我做?刚才那么主动不是戏弄我?我咋不信?」阿强说话

时,眼睛还是连看都不看副驾驶位置。

「真的,真的,不信,我,阿强,你看着我嘛!我让你摸摸,摸摸我下边

儿,你就信了。」说着婉蓉看看车周围没人,拉开拉链,裤子朝下一退,露出白

色的底裤。

阿强这会儿也不管那么多,手顺着婉蓉的小腹插进内裤,越过柔顺的芳草地,

手刚搭上去,就觉得这女人像刚尿裤子了一样,都湿透了。再低头看,才发现水

都已经浸透内裤,连牛仔裤都有了水迹。

「你刚才不是戏弄我?」阿强一边问,一边按住女人的阴蒂轻轻揉动。

「嗯,阿强,你摸的我好舒服,我不是戏弄你,我是真的,我刚才亲

你的时候,下边都湿了,你相信了吧?」

「你刚才答应我什么?」

「嗯,明天下午,我洗干净,脱光衣服等你来,你信我,今天真的不行。」

婉蓉的原因真的是说不出口。

「好,蓉姐,我信你,但是我要再加个要求,你明天要是能做到,我就当今

天的事从没有发生过,而且一辈子再都不会怀疑你任何事」

「真的?阿强,那你说,我什么都答应你,任何要求都可以。啊,轻点,

轻,」婉蓉一听,当然乐意,她现在只想着让男人不要再怀疑她,何况现在蜜穴

里还被一根硬硬的手指搅动着,更是舒服的快叫出声了。

阿强一把搂住婉蓉,手指在最深处狠狠地抽插,然后趴到女人耳边轻轻地说

了一句。

婉蓉只是稍一犹豫,半秒钟,就轻轻点头,「可以,你要我怎样,我都愿意,

啊,太深了,我,受不了,啊,」

在回家的路上,阿强一个人开着车,抽着烟,唱着歌,得意洋洋,心想,

「哼!以为我不知道,把那个没用的男人忘掉吧!」

京江棋牌

中国福利彩票手机app官方下载

成功助手体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