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爱无界二十一清君侧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5:39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昕星视界影视公司的第一部电影,由蒋珊主演,昕妍饰演女二号。「我是女

人我不哭」这种城市爱情泡沫剧,几乎没什么外景,后期的电脑特效更是完全没

有,所以,制作成本可高可低。然而唯一的外景只有六场戏,昕妍作为董事长却

大胆拍板,要精益求精。

当然,昕妍敢为这六场可有可无的外景,追加投资两百万。是因为知道老公

只要含着她粉色的奶头儿,两千万也吐得出来,何况现在还有她妈在一旁擂鼓助

威。

再者说来,这些投资绝对不会打水漂,她很有信心,就算这部电影再投两千

万,至少也可以保证收回成本,就当她出道的买路费吧!

骊山,自古就是皇家在长安的避暑圣地,剧组把外景选在这里,拍出来的视

觉效果自然是比在摄影棚里临时搭建的场景要好的多。

叶星辰昨天一整天,早上打炮,下午逛街,晚上又是母女首次同床伺候。过

瘾归过瘾,但是他一天没去星辰集团,就一定会落下一天的工作,而且他的工作

无人可替。因为他的工作都是开会,谁能替他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运筹帷幄。

昨天没开的会,今天必须补上,今天的会还要照开不误。只好由得他的宝贝

儿母女俩去骊山片场,自己一个人苦逼地在星辰大厦开会。

昕妍在地下车库和妈妈围着两辆车挑来挑去,「开你的车吧!妈,你的车还

没出过车库呢吧?多可惜呀?」

婉蓉却不耐烦地说,「什么你的,我的,都是你的,这车我就开了一次,座

椅那么低,就像坐在地上开车,难受死了,我一点儿不喜欢。当初还不如给我买

辆高尔夫。这破车,贵死了。」

「啊?破车?妈,你女婿可真疼你呢,给你花两百多万买车,比我的还好呢!

哼!」

「昕妍,你喜欢,送给你,妈妈平时不出门,偶尔出门也坐地铁,现在停车

麻烦死了!」

「我才不要,他送你的我也不敢要呢!嘻嘻,不过,今天开一下还是可以的,

我还没开过两门的敞篷跑车呢!」

「昕妍,那你开慢点儿,妈妈坐这种车有些怕呢!」

婉蓉只开过一次这辆玛莎拉蒂GC,她的性格确实不适应开这种跑车,用她

的话说,这车开在路上像个猴子,加油就乱窜。

这辆搭载着4。7升V8发动机的敞篷跑车,第一次在公路上敞开了车顶。

什么叫豪车靓女?今天长安城三环路上的人们总算是有了教科书式的定义。

而且豪车上是两个绝色的倾城佳人,引得无数男人发呆,女人嫉妒。

「昕妍,你……你快把车顶盖上吧!别人都看咱们呢!」婉蓉还不知道这个

车的顶棚可以打开,被大家指指点点,驻足观看,让她极不适应。

昕妍心想,「难怪这车比我的车贵了一百万,动力好足呀!」

「妈,让他们看,我夏昕妍要当未来的影后,怎么会怕让人看呢!看吧,看

吧,嘻嘻!」

「昕妍,妈妈可不想拍电影,呀!慢点儿开呀,我的头发都被风吹乱了。」

昕妍疯了一会儿,觉得这里的空气质量不比沿海城市,实在是不适合开着车

顶,便重新升起车顶。

长安市区到骊山景区只有四十多公里,对于这辆跑车来说片刻既至。到片场

以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已准备完毕。只有少数人知道这部电影的女二号其实才

是昕星视界的正主儿。

而蒋珊因为全权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再加上她本来就是个小明星,在这里

的威信肯定是要比昕妍高的,可是随着昕妍的露面越来越频繁,一些聪明人也能

看得出这个大美女的后台有多硬,拍马屁的人也就自然一次比一次多。

今天这个女二号大美女再次给片场带来惊喜,因为她不但换了跑车,而且旁

边还坐着个绝色佳人,丰乳蛮腰,美腿圆臀。竟然和昕妍有几分相似,论身材容

貌,见仁见智,难分上下。

蒋珊一看,心想,「好家伙,母女俩都来了。」唯一知道内情的她,自然勤

快地跑过来打招呼,「昕妍,你的车好靓呀!」

「是吗?不是我的呢,是我妈的车。」昕妍说话的声音很小,她不愿让别人

知道她们的母女关系,这是她从小的习惯,因为她知道妈妈也喜欢被别人误会她

们是姐妹俩。

蒋珊一愣,看着旁边的婉蓉,不知道怎么叫人,「阿……嘿嘿!我叫不出口

了,哈哈!」

婉蓉一笑,「没关系的,叫阿姨,叫姐姐都可以的。」

「真的?那我想叫姐姐,昕妍没意见吧?」蒋珊笑道,因为这样以来,自己

岂不是比昕妍大了一辈。

昕妍才不在乎,反而张口就说,「我有什么意见?大不了把你叫阿姨好了,

珊珊阿姨,好吗?嘻嘻!」

「啊?我才不要呢!谁要当你阿姨。」

婉蓉如未满三十岁的容颜,把三个人弄得不知该如何称呼了,最后还是老规

矩,各交各的,蒋珊还是把婉蓉叫姐姐了。

虽然只有六场戏,但是整部电影女二号的心里转折点就在此处,角色从一个

只是颇有心机的女孩,最后变得为了爱不择手段,期间的感情变化对演员的演技

要求还是极有难度的。

蒋珊虽然饰演主角,但在这个场景却只有一个镜头,所以拍完后就和婉蓉一

起边聊天,边看昕妍演绎。

「珊珊,你们这些电影演员好厉害哦,没什么难过的事儿,怎么说流眼泪就

流眼泪,这挺难为人的,是吧?」婉蓉看见女儿正在哭泣,言语间和性格与昕妍

平时大相径庭,一时间恍惚觉得眼前的人只是一个和自己女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女

人。

「姐姐,其实不难的,昕妍是真哭,那是她演技好,很多演员都是做做样子,

眼泪都是假的呢!」

蒋珊一边解释一边侧目偷瞧婉蓉,不禁有些诧异,「这女人都四十岁了吗?

她也生的太美了,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婉蓉不适合演电影,她性格过于温柔简单,不然的话,只要稍有演技,再加

上她女儿的雄厚资源,在影视圈只凭她的身材容貌也能大红大紫。但也正因为她

太美,所以她连个没有台词的群众演员也不能客串,因为即便她站在那里不说话,

也会喧宾夺主。抢镜是影视界的大忌,在这一点上,蒋珊和昕妍是有一致看法的。

蒋珊不免有些替这倾国红颜惋惜,又聊了一会儿,眼珠子一转,就和婉蓉推

脱有事,自己先行离开了片场。

蒋珊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离开?她哪都没去,而是开车直奔星辰集团,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母女俩都不在家,她终于可以有机会去找叶总邀个功,前些

日子她临阵解围,给叶总创造时间,最终造成婉蓉让婚,在她看来自己确实功不

可没。

星辰大厦,叶总从早到晚开了五场重要会议,虽然大多时候都是在听财报和

计划,一天下来,这会儿也累得够呛。

坐在办公椅抽烟休息的叶总一看见蒋珊来了,还觉得挺意外。

「珊珊,你跑来干什么?昕妍和她妈呢?」

「叶总,她们都在片场呢!你可是艳福齐天,母女双收,可不许忘了我。」

「哈哈!半天你是讨赏来了,你个骚狐狸,说吧!要什么?」

蒋珊一听,乐的眉开眼笑,要知道叶星辰开口问她要什么,就是承认她的功

劳了,至于要什么?蒋珊没想好,但叶总既然应了她,只要别太过分,基本就是

有求必应了。

蒋珊猫步转到办公桌后,抱着叶星辰的肩膀,趴在他耳边轻道,「要什么?

珊珊要你呢!叶总给吗?呵呵!」

「哈哈!要钱你就张口,要我的话,就要看看你的本事了。」

「叶总,珊珊今天有新节目呢!保证您喜欢。」

「节目?你个骚狐狸,又有什么花样啊?」

「人家没什么花样了,不过您老叫我骚狐狸,珊珊今天就变个狐狸给您玩,

好吗?」

蒋珊也不等叶星辰回答,一转身背对着他跪在地板上,屁股一撅,双手把裙

子撩起。

「叶总,看看你的骚狐狸!」

叶星辰的眼睛瞬间一呆,面前的蒋珊翘着小白臀,股间却插着一条毛绒绒的

狐尾。

「哇!真是狐狸呀?」

「叶总喜欢吗?」蒋珊回眸妖娆一笑,妥妥一只狐狸精。

「喜欢啊!就是不知道这狐狸是公是母?」

「叶总,是公是母,你撩起尾巴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叶星辰被这狐狸勾搭地迫不及待,伸手撩起浓浓的狐尾,只见尾巴根部被深

深地固定在蒋珊屁眼儿里,下边的肉穴轻翻,里面已经有些湿润。

「呀!这尾巴下边有屄,是母的啊!」叶星辰说完玩着狐狸尾巴,轻轻一摇,

连着屁眼儿里的肛塞直晃,蒋珊也随着晃动酸爽地「嗯……嗯」娇喘。

「叶总,既然是母的,就肏一下吧!」

蒋珊的狐狸尾巴是昕妍上次和她斗气时的气话,她却如获至宝,真的以此来

讨好叶总。

她来到星辰集团后,才偷偷在车里脱了内裤,插入狐尾,又用长裙掩饰。蒋

珊自从跟了叶星辰到现在已有六七年之久,眼见这个黑社会地头蛇摇身一变成了

千亿富豪,自己又逐渐失宠,何况现在还有婉蓉母女,她更觉得自己被疏远了。

吃不着肉,她也要抢到点儿汤,总之爱与不爱无所谓,自己要经常想办法让

叶星辰有新鲜感,不要忘了自己就够了。

叶星辰今天本来已经很累了,但这狐狸精还真让他来了性趣,解开皮带,也

不脱裤子,掏出肉棒就想插插试试。

蒋珊一听男人在脱裤子,赶紧一转身,看见肉棒以后,就一口含住,卖力地

吹箫。

「嗯嗯……嗯!」

尝试过母女箫以后,叶星辰对再好的口交也提不起多大兴趣,吹硬了以后,

就让蒋珊跪在他的椅子上,自己挺着肉棒从后边撩起狐尾,对着骚屄就插了进去。

「啊啊啊……插死我了,叶总……你鸡巴好厉害……肏我……啊啊,肏你的

骚狐狸。」

叶星辰看着狐尾摆动,觉得十分有趣,干脆揪住尾巴,扯着抽插,这一下可

爽死了蒋珊。

「啊啊……屁眼儿要裂了,舒服……叶总,你好会肏屄……」

叶星辰每次都扯着狐狸尾巴借力挺动,一插到底,拉扯的力量一次比一次大,

直到屁眼里的肛塞最粗的地方卡着菊口,把蒋珊的屁眼撑到极限。

「叶总……啊啊……珊珊屁股要裂了,要高潮了,射我屄里好不好,……珊

珊吃过药了,放心射我吧!」

「好吧!今天就射你的骚屄里。」

「啊啊……射……珊珊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

叶星辰在蒋珊高潮的同时,狠狠地扯着尾巴抽插射精,最后一下,手用力过

猛,最终还是从蒋珊肛门里扯出了狐尾。

「啵!」地一声,叶星辰手里提溜着毛茸茸的尾巴,玩笑道,「原来是个假

狐狸,哈哈!」

蒋珊夹着穴里的精液,转身跪在地上口交清理肉棒,「嗯嗯……叶总,满意

吗?」

办公室里的骚狐狸已经被肏回了原型。

远在四十公里外的骊山片场,昕妍也完成了一天的拍摄,和妈妈一起准备回

家。

「昕妍,妈妈觉得……觉得你好会演呀!」

「呵呵!妈~ 什么叫好会演?」

「嗯~ 就是感觉都不像你了呢!」

「那当然了,我才不像有些演员,演一百个角色,都一个味儿,他们也佩演

电影,糟蹋剧本而已。」

昕妍想起最近挺火的《楚汉传奇》就觉得好笑,痞子刘邦除了会乱吐瓜子皮

以外,什么都不会,就这种垃圾演员,也敢到处做广告。

「妈,蒋珊她人呢?」

「哦,她说有事,早走了!」

「有事?哼!她……她能有什么事,还不是去找星辰,发骚去了!」

昕妍说完急忙拉着妈妈上车。

「等等,等一下,昕妍,你刚说什么,说清楚再走。」婉蓉一脸的不解,急

忙追问。

「妈~ 那个骚狐狸也许又去勾引我老公了,你要帮我。」

「你是说,星辰和珊珊他们俩有那种关系吗?他不会吧?」婉蓉有些不信。

「妈~ 你别傻了,他们一直都有,我……我还亲眼见过一次呢!那个蒋珊只

要一有空就缠着星辰,她……她那些不要脸的花样可多了,我都不好意思和你说

了。」

婉蓉这下信了,因为女儿根本没有必要栽赃自己的老公,而且还亲眼见过。

一路上,昕妍开着车,婉蓉一句话都没有再多说。她气的眼睛发红,红唇抖

动,右手死死地扯着车座套。

昕妍看着妈妈的表情,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她对于叶星辰和蒋珊的关系虽

然耿耿于怀,但也不知如何是好。自家无权无势,却嫁入豪门的女人都要面对的

问题,昕妍自然也不例外。这种情况下,聪明的老婆都会先做一个判断,确认老

公的外遇会不会危机到自己的地位,昕妍的判断是叶星辰绝不会因为蒋珊而抛弃

自己。不然的话,蒋珊已经跟了叶星辰六七年,叶星辰怎么会突然选择和她闪婚。

自始至终叶星辰对昕妍的宠爱都是无所顾忌,至于和蒋珊的关系,昕妍也只

能聪明地咽下这个一直都存在的苍蝇。但女人的本能还是觉得能少一次就少一次,

所以今天一气之下才告诉妈妈,希望丈母娘出面收拾这个女婿。

但是婉蓉和昕妍对叶星辰的爱是不同的,婉蓉既然爱的是那个卖水果的穷阿

强,那她自然不会管什么富豪不富豪,不要求物质的爱也必然不会被叶星辰的财

富所胁迫。

婉蓉爱的彻彻底底,她连母女同床的事都做了。如果男人还在她们母女以外

有其他女人,她是死也不会接受的。

婉蓉在车上全无知觉地沉默了半个小时,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昕妍和婉蓉推开叶星辰的办公室大门的时候,蒋珊正坐在他腿上撒娇扭动,

被正好逮了个现场。

蒋珊看到母女俩突然闯进来,吓得赶忙站起来整理裙子。

叶星辰看着婉蓉和昕妍也有些尴尬,自己的老婆倒还好说,只是这丈母娘的

眼睛几乎喷出了火,让他还有些被捉奸的心虚,装模作样地咳嗽一声,想着说辞。

婉蓉秀目一瞪,指着蒋珊狠狠地道,「你给我出去。」

蒋珊没想到会先赶她走,看了看叶星辰,也没有得到任何支持,赶紧识相地

离开战场,顺手还关好了办公室门。

叶星辰怎么说也理亏,刚想张口玩笑一下认个错,只见婉蓉几步冲到办公桌

前,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也不看里面是什么,就狠狠地泼在了叶星辰脸上。

结果,杯子里装的是黑咖啡,幸亏已经放了许久,只有些温热而已。叶星辰

在自己的办公室被泼了一脸黑,丑态百出,他的黑社会本质几乎就要爆发了。

这一瞬间,善于观察地昕妍立刻有种不祥的预感,心想,「场面继续这样僵

持下去,老公下不了台,就不好收拾了。」

昕妍连忙从包里拿出纸巾想给老公擦脸,谁知刚一碰到叶星辰的脸,就被

「啪」地一把打开,「别动我……」叶星辰怒道。

昕妍手被打的挺疼,但她顾不了这么多,眼看局势就要失控。

叶星辰一拍桌子站起身,黑着一张脸就要发火。

婉蓉却不像昕妍那样考虑那么多,她的表情纯粹就是她内心的反射。从愤怒

变得无助,然后眼睛一红,红唇颤抖着流下眼泪。

「你……你是个无耻的混蛋,我看错你了,我是个傻瓜……呜呜呜呜……你

不是我的阿强了,我还傻傻地和以前一样爱你,还……还……呜……」婉蓉越说

越伤心,几句话后就泪如雨下。

叶星辰站在办公桌后,堂堂的星辰集团总裁被浇了一脸的咖啡,他的社会大

哥本性已经写在了脸上,刚要发飙,突然听到婉蓉叫他阿强,马上像泄了气的皮

球一样,坐回到了椅子上。

以前的往事回荡在叶星辰心头,那个卖水果的阿强,那个在他怀里求他娶自

己的婉蓉,他的那些誓言,她的那些等待和眼泪。

叶星辰这一刻才发现,自己心底的那份柔软,只有婉蓉可以随时轻易地打开,

婉蓉的一滴泪曾经流到过阿强的心里,他一辈子都无法遗忘。

「蓉姐,我……我错了!你别哭了。」叶星辰服软了,或者说是阿强在认错。

婉蓉根本不为所动,她擦着眼泪,又看了看对面的窗口,默默地说,「你现

在是有钱人,了不起是吧?那我可不可以选择离开,我……我要找我的阿强去

……他已经死了!呜……」

婉蓉哭着快步走到窗边,推开十楼的窗户,翻身骑在了窗口。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叶星辰和昕妍刚反应过来,想去拉婉蓉下来,就马上被

喝止,「别过来,再走近一步我就立刻跳下去。」

昕妍被吓傻了,她根本没想过她妈会这么激动,早知这样的话,她也不可能

拉她来帮着捉奸。

叶星辰更是一头的冷汗,婉蓉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他这一辈子就会在懊悔中

度过。他长这么大,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更是什么都没有怕过。可这次的后果

竟然让他两腿发软,傻傻地站着一动不动。

「妈,你快下来,求你了,别激动。」昕妍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颤抖着劝

阻。

「昕妍,妈妈以后也没脸见你了,答应你的事也做不到了,离开这个无耻的

男人,以后……以后你自己要好好生活,妈妈是个傻女人……这一辈子……也就

傻这一次,原谅我……」

婉蓉说完,眼睛一闭,作势要把屋内的半身翻出窗外。

「妈……不要……我不能没有你……还有……还有小婉呢!妈……别。」

叶星辰一看婉蓉要跳,头皮发麻,两腿一软,「噗通!」这七尺男儿竟然跪

倒在地上,「蓉姐……我错了……我给你跪下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原谅我一

次,你看看我,我……我还是你的阿强,别离开我!」

「妈,他都认错了,原谅他吧!他真的不会了。」昕妍看见下跪的叶星辰,

有些难以置信,但现在的情况容不得她胡思乱想。

「蓉姐,快下来,我……保证,从今以后再不沾花惹草。」

「妈,我们夫妻俩求你了!」昕妍说完也和叶星辰一样,跪倒在地。

「呜……呜呜呜呜,星辰,我们母女俩为了讨你喜欢,什么都答应你了,你

竟然还要和别的女人鬼混,难道你们男人就不知满足吗?呜……我真的不想活了

……」婉蓉看着跪倒的女儿和女婿,她虽然还在哭,但是语气里已经不再那么激

动了。

「妈,我是他妻子,我真的相信我老公以后不会了,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昕妍跪着继续劝慰。

叶星辰跪在地上一脸的祈求,他今天才忽然想通了这个问题,自己在外边搞

女人,老婆也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他这个丈母娘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这母女俩完全是两种性格,婉蓉就是个家庭主妇,她可没有什么当演员的梦

想,唯一的愿望就是爱他和被他爱。昕妍是女儿,母亲为了女儿可以把爱情分割

出让,至于别的女人,婉蓉会坚决排斥,今天以死明志其实完全可以理解。

婉蓉还跨坐在十楼的窗台上,俏脸仍然挂满泪水,但心里也有了松动。听到

昕妍的话,心想,「是呀!人家老婆都选择原谅了,我这个丈母娘还有什么好闹

得,我是不是有点儿过了?」

「星辰,你以后有我们母女俩,到底够不够?」

叶星辰一听,马上回答,「够,够,蓉姐,你相信我,我绝不再犯,除了咱

们家的女人以外,以后我连看都不看别的女人了!」

「看都不看?那你不成了瞎子了?」

婉蓉这样说话,明显已经没什么事儿了,但惊吓过度的叶星辰一时还是没反

应过来,不明白婉蓉的意思,颤道,「什么?」

「什么什么?还不扶我下来?」婉蓉眉头一皱,一脸的羞涩。

「哦……哦……好……好,」叶星辰一听大喜,连忙想站起身去扶丈母娘,

谁知他跪的太急,又紧张过度,猛地一站起身,膝盖一软差点儿摔倒。

「老公……小心,你没事吧?」昕妍赶紧站起来搀扶叶星辰。

婉蓉一看叶星辰的狼狈样,明显是太紧张自己造成的,心里竟还美美地幸福

了一下,嘴上却骂道,「活该,让他胡来,现在腿软了吧?」

说完竟然还坐在窗台上捂嘴一笑,女人脸如难测之风云,被婉蓉诠释地淋漓

尽致。

丈母娘被小夫妻俩小心地扶下窗台,这次风波才算过去。昕妍也曾经遇到过

类似的事,不过那次叶星辰是误会她要跳楼,虽然他也紧张,但是明显还是不如

这次惊心动魄。

昕妍不得不佩服妈妈,这么大个董事长,在自己办公室里下跪,他怎么就被

妈妈收拾地老老实实?

昕妍可能不了解,对于叶星辰来说,在这世上,婉蓉是唯一的,她对阿强的

爱更是不可复制的,别说跪下,婉蓉若以死相挟,叶星辰也许连命都豁的出去。

婉蓉刚一下来,叶星辰就长出一口气,紧紧把婉蓉抱在怀里,「蓉姐,以后

再别吓我了,你这样会让我短命的。」

「是呀!妈~ 你吓死我了。」昕妍在一旁看着老公抱着别的女人,心里竟然

一点点醋意都没有产生,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好了,好了,星辰,昕妍,我……我以后不会了啦!」婉蓉挣脱男人的怀

抱,又瞪着叶星辰接着说,「不过,你刚才承诺的事呢?」

「蓉姐,我说话一定算数,除了你们,我以后绝不再碰其他女人了!」

昕妍一听,觉得今天虽然惊吓过度,但这最后的成果也是极其丰厚的,有钱

的男人花心是一定的,她做不到的事,被他妈这一闹竟然就解决了。

「哼!老公,你是怕再下跪吧?嘻嘻!」

叶星辰刚才的狼狈样,事后又被提及,也挺不好意思,毕竟他这么大个集团

总裁,人生在世三十年,还真是从来没有给谁跪过。

婉蓉多么聪明,一眼就看出男人有些下不了台,她只用一句话就瞬间化解了

叶星辰的难堪。

「昕妍,我是你妈,也是他妈,他跪我天经地义,有什么了不起。哼……」

「是呀……是呀……老公,你还没要红包呢!哈哈!」

叶星辰一听,随后再看看自己的妈,心里的尴尬瞬间释怀,然后裤裆里的肉

棒竟然跳了一下。

无奈地是,他马上要开今天的最后一次重要会议,不然现在就想把这个柔美

的妈妈,扔到沙发上轻薄一翻。

叶星辰的事务繁忙,婉蓉和昕妍一起回家做饭,并且说好了一家人今晚要在

一起吃晚饭。

一路上昕妍把车速降得很慢,她有些事情还不明白。

「妈,你刚才是吓吓他吧?」

婉蓉这种情商极高的女人,多愁善感,情绪又波动极大,女儿现在问她,她

自己也说不清楚。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当时很生气,不过……不过那么高,我……我也害怕

呢!」

昕妍还是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但是心里多少也有了数,就不再多问。

「呸!我还以为珊珊她最近忙公司的事老实了,一转眼就又去勾引星辰,看

我明天怎么收拾她,骚货。」昕妍认为今天的一切都是蒋珊造成的,一边开车一

边骂骂咧咧。

「昕妍,你说星辰他很喜欢那个珊珊吗?」婉蓉问道。

「我也不清楚,那个骚狐狸,勾引男人花样可多了,今天还……还……」

「还什么?你说呀,妈妈想知道呢!」

「妈,你当时只顾生气了,他……他桌子上放的东西,你没注意呀?」

「什么东西?妈妈没看到呀?」

「尾巴,狐狸尾巴,说她是个骚狐狸,她还真的就按上尾巴去了!」

「尾巴?怎么回事啊?」婉蓉好奇地问道。

「哎呀!妈~ 她……她就是把那个尾巴,插到自己屁股里,扮猫扮狗勾引男

人么!」

「啊?插尾巴扮狗?」

「是呀!」

婉蓉思考了一会儿,又接着问道,「昕妍,你说……你说星辰他喜欢那样吗?」

「我不清楚,但是我觉得他应该挺喜欢吧?她还……还……反正花样多的很

呢!」

「还什么?昕妍你别说话吞吞吐吐地了,她还怎么样了,说呀!」

昕妍本不愿意说,那毕竟是她老公,她作为妻子要维护男人的隐私,不过又

考虑到她妈和叶星辰的关系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所以,昕妍干脆把在北京酒店里,

蒋珊为了挤兑她,说的那些男女间的凌辱游戏,一股脑地都告诉了婉蓉。

说完以后,昕妍马上准备等着看她妈吃惊的表情,结果却出乎意料,婉蓉若

有所思地想了很久,张嘴就问,「昕妍,咱们小区门口是不是有家宠物店?」

「是啊!」昕妍随口确认,并没有在意。但她只是片刻就突然反应过来,有

些颤抖地问,「妈,你……你问宠物店,你想要干什么?」

婉蓉脸一红,像是在心里又鼓了鼓勇气说道,「昕妍,星辰他虽然答应咱们

母女了,但是,但是男人是会撒谎的,我不想天天担心他出轨,更不可能天天看

着他。他如果是真的喜欢那样,那么嘴上越是答应,心里反而会更惦记,我们俩

不能让他只是嘴上答应,而是要让他从心里都不再惦记那个蒋珊,这道理,你应

该明白的。」

昕妍很认真地思考了妈妈的话后,不禁被妈妈细腻的感性折服,心想,「是

呀!妈妈说的太对了,我们不可能永远像抓贼一样盯着他。」

「昕妍,他如果喜欢女人扮猫,扮狗逗他开心,又因为答应过咱们而压抑自

己的喜好,最后的结果……肯定不是好结果。我……我不想让他不开心。」

「妈~ 我知道了,宠物店到了,我们去看看吧!如果让别人知道,呵呵!没

关系,说了也没人信呀!」

昕妍一阵的自嘲,但却绝对赞同妈妈的想法。再说她早已答应过叶星辰,除

了喝尿,其他的事,自己都能为他做,而且狗项圈她也戴过一次。

昕妍所居住的是长安市绝对的高档住宅区,这里的门面房自然也价格不菲。

能把宠物店开在这里,只是租金就注定里面的商品和宠物服务都不是什么低档货。

宠物店是一对夫妻开的,男人戴着眼镜正在低头给一条萨摩犬美容,听见店

门被推开,连忙抬头,笑脸相迎。

「您好,请问……」

「请问」俩个字以后,男人愣住了。他还从没在现实生活中见过这么漂亮的

女人,而且一见就是两个。这两个美人儿的身材,细腰丰乳,长腿翘臀。都是标

准的瓜子脸,杏眼秀眉,鼻直唇红。走起路来,一个婀娜妩媚,一个端庄秀美。

更重要的是,她们的奶子挺耸在胸前,会随着走动微微颤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她们都有一对儿真奶,而不像大多数女人都是靠胸罩硬挤,毫无质感。

老板脑子里片刻意淫后,才缓过神儿来,「两位美女,请问你们要点儿什么?」

「哦!老板,你忙你的,我们随便看看,看上什么,会叫你的!」昕妍心里

难堪,不想说明自己要什么,她想先找到了再说,没有的话也不需要多说话。

母女俩的心里都是一样的,在店里刚转了半圈,昕妍就看到了她们想找的东

西。项圈和狗绳是宠物店里最基本商品,怎么可能没有?不过幸好这里没有次货,

质量都非常好,做工也极其精致。

「妈……这个,你看吧!」

婉蓉从来没养过狗,看来看去,没看出个名堂,反倒把自己看得脸红,再看

看女儿,才发现昕妍的俏脸也白里透着羞红。

「老板,这……这个多少钱?」婉蓉拿着一个红色的项圈问道。

宠物店老板赶忙跑过来,「哦,你们真会挑,这是本店最新进的货,全进口

的狗狗项圈,380块,加狗绳400。请问,你是要给什么狗用啊?这种项圈

比较适合大型犬。」

昕妍赶紧把脸扭到一边,让她妈去应付。自己到底算不算大型犬?她此刻黑

着脸,也无心思索。

婉蓉吞吞吐吐道,「算是吧?那我要两个。」

「哦,好,美女,你一看就是有爱心的人,家里养了两条狗呀!哪天牵来,

我们店给狗美容最近有活动,打五折。」老板继续推销着服务。

「妈~ 你要两条干什么?你也戴?……不……你的狗也戴呀?」昕妍觉得如

果非要这样讨好叶星辰,自己作为老婆,一个人应对就够了。

宠物店老板刚听见了「妈」字,就张着嘴难以置信地看着婉蓉,也多亏这样,

昕妍后面的话他才只听了个大概,还不至于露馅儿,「两位美女,现在遛狗最好

都牵住,既然养了有两条狗,还是买两个吧!溜起来也方便。」

婉蓉心里羞臊,已经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付了钱就和昕妍出门上车。

宠物店的老板如果知道这母女俩是给自己挑选项圈和狗绳,估计会惊掉下巴。

不明真相的他只是呆呆地看着两个美女的性感背影,直到她们扭着翘臀上车离开。

「妈,你为什么要买两个,我不许你这么委屈自己,要讨好我老公,我自己

来就可以了吧?」昕妍一脸的不情愿,其实也许还有些想独自争宠的意思,只是

女人的心思很微妙,她自己也许都感觉不到。

「昕妍,其实吧!你不要觉得这有什么,看上去我们戴着项圈,其实最终被

拴住的是那个臭男人,省得他整天想着出去偷吃。我们已经没有什么退路了,只

要他高兴就好。」

从今天叶星辰在办公室屈膝向她下跪时,婉蓉就爱的更坚定了,并不是没有

退路,而是她再也不想后退。

「什么?拴着自己,其实就是拴住他。妈……你说的好像……好像有道理呢!」

「昕妍,越听话的女人,男人就会越爱。因为你能给他的,独一无二呢!」

昕妍又思考片刻,还是想再确认一下,「也许我一个人就可以拴住他,你别

委屈自己了好吗?」

「昕妍,妈妈……我是愿意的!」婉蓉低头轻声说道。

叶星辰被婉蓉一吓,虽然惊魂时分已然过去,但是他好像还是没缓过劲儿来。

母女俩走后他魂不守舍地开完了会,会议中一些重要的决策,他明智地选择先拖

一拖,现在自己的心里状态,并不适合做重大选择,这一点上他从不马虎。

刚刚才享受到母女同床地待遇,爽得他只要一想起来,胯下就硬的难受。至

于蒋珊那些小把戏,虽然一时觉得好玩,但是如果一定要他做出选择,那当然是

毫不犹豫地选择他的家庭。

叶星辰坐车回家的路上,不由地想起自己的誓言。他爱婉蓉母女是毫无疑问

的事,男人答应的事就应该一口吐沫一颗钉,说到做到。

他又想起了蒋珊,事到如今只好在事业上多多扶持她,毕竟跟了他这么久了。

虽说蒋珊明显是为了钱和物质,但也算忠心耿耿。要知道有很多女人,你就是养

着她,也永远养不熟。蒋珊起码明码标价,一心一意地侍奉。

虽然一切都已然想通,但叶星辰难免还是叹了口气,心想,「哎!母女同床

自然是皇帝般的享受。但是,我可爱的母狗珊珊却尝不到了,也挺可惜的。」

其实叶星辰根本不用唉声叹气,因为他的极品丈母娘在家正和女儿一起试戴

着狗项圈。

这叫丢了芝麻,换了西瓜,一对儿极品的母女犬正跪在客厅,练习接驾呢!

战火纷争官方版

猴子很忙内购破解版

龙之召唤嗜血迷城超v版

上古战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