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爱无界三十八小婉献母

发布时间:2021-01-21 16:06:05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叶星辰迷迷糊糊地感觉怀里空无一物,他一翻身,想随便找个奶子,揉着继

续睡觉,结果左找没有,右找也没有,这才在床上坐起身,发现本应满床的香艳,

却只剩下自己。

他正在不高兴,突然听到卫生间里有女人「嘘……嘘……」的声音,色狼的

潜在品质瞬间凸显,刚还在睡梦中的他,矫健地从床上一跃而下,猫着腰偷偷接

近猎物。

小婉穿着睡衣,小内裤退在膝盖处,她刚坐在马桶上尿尿,卫生间的门就被

突然推开,叶星辰一进来,就蹲下趴在马桶上观察人家小女孩的小便过程。

「讨厌……别看了……出去,出去。」小婉一时也刹不住,只能尽力加紧双

腿遮掩。

「小婉,让我看看嘛!昨晚都不害羞,尿的好性感。」

「你还说……欺负我呢!」

叶星辰也不多说话,站起身就把肉棒一掏,对着小婉的脸,做出一副要尿尿

的样子。

「昨晚你尿我一身,哈哈!我要报仇。」

「啊?姐夫,不要……」

叶星辰当然不会真的尿,只是在逗小姨子玩儿,他把半软的肉棒抵在小婉面

前说道。

「那你起码要道个歉吧!」

小婉白了一眼,嘟囔道,「不就是想让我吃你的大鸡巴吗?」

「嘿嘿,嘿嘿!」

小婉一只手撸着肉棒,感到它迅速变粗变硬后,先用舌尖轻舔龟头,又撸了

几下,看见男人的麻眼儿里分泌出了一些粘液,她用舌头品尝,还拉出长长的线。

「好大呀!」小婉赞道。

男人被夸奖性器官,心中欲望更浓,叶星辰探手伸进小婉衣服里,挼着小婉

的奶子。

「啊啊……啊啊……」小婉一边舔鸡巴一边轻哼,从女孩儿变成女人后,发

出这样的声音再自然不过。她看着眼前的肉棒子,昨晚就是这个家伙,把她变成

女人,赐予她这世界上最最快乐的感觉。

体会过那种快感,让小婉对姐夫的爱更加的深刻与直观,她把肉棒贴在自己

的小脸上轻轻用脸颊去感受它的温度和硬度。以前对它只是好奇,只是为了让姐

夫高兴,也许还有一些朦胧的性欲,但是现在小婉是发自内心的一种需要,一种

异性之间的生殖崇拜。

小婉突然伸长了舌头,从下至上拼命的舔着,像是要尝够这根肉棒的味道。

「啊……小婉,你舔鸡巴的样子好色!」叶星辰低头看着说道。

「嗯嗯……滋滋……小婉爱舔你的大鸡巴,小婉喜欢姐夫看我舔。」说完,

还故意抬着头仰望着男人。

叶星辰心中马上把这柔媚的眼神和婉蓉做了对比,得出的结论是,真不愧是

母女俩。

「姐夫……我们再做吧!……我还想被你插的尿尿……」小婉的小屄里,刚

刚的尿液早已被不停涌出的爱液冲散。

「你个小骚屄,屁股撅起来……」

小婉舔地太久,急着想再去找到昨晚的快感,猛地从马桶站起,竟然腿一麻

差点儿摔倒。

就在这是,卧室门被很大声的敲响,婉蓉在门口喊道。

「都几点了,出来吃饭。你们俩也学学昕妍,她一大早就上班去了,再看看

你们,吃早饭,还要让人叫。」

婉蓉在这个家里怎么说也算是长辈,叶星辰除了肏她的时候为所欲为,其他

时候还是挺听话的。小婉就更不用说了,妈妈一喊,她马上就恢复到一个乖宝宝

的状态,和自己刚才舔鸡巴样子的反差,实在是不能让人接受。

「哦,哦,妈……我们就来。」小婉夹着腿间爱液,硬生生忘了刚才的欲望。

婉蓉坐在饭厅等着,看见先出来的是昨晚洞房的女婿,她狠狠白了一眼。再

往后看,婉蓉竟然看到小婉扶着墙,掰着腿,一瘸一拐地走进饭厅。

当妈的心中马上一阵儿的撕痛。几步迎上去搀着小婉,然后回过头,劈头盖

脸就是个骂,「你……你过分……你臭流氓……不要脸……亏我还给你做饭吃,

咋不饿死你算了!」

叶星辰都傻了,「我……我……」

「我告诉你了,她还小,让你轻点儿……轻点儿……昕妍不能用吗?」婉蓉

自以为是地护着小女儿。

「妈……你胡说什么?我姐夫他……他对我挺……好,他挺温柔的。你快别

说了。」

「那你怎么……怎么会这样?」

「哎呀!你别搅和了!我是……是在厕所坐太久,我的腿坐麻了!」

「坐麻了?」婉蓉这才恍然大悟。气的一屁股坐在女婿旁边,夹了片儿火腿

放在叶星辰的盘子里,很硬气的说道,「冤枉你了!吃吧!吃吧!」

一场误会,一家人虽有些尴尬,但是也是说说笑笑。

可是,饭吃了一半,婉蓉无意间发现小婉在偷偷拉着叶星辰的衣角,用眼神

儿示意着什么,明显是躲着不想被发现。

「妈,我吃饱了。」小婉放下筷子就回卧室。

还没有一分钟,叶星辰也说饱了,跟回卧室。

婉蓉收拾完碗筷,路过他们卧室的门口,却听到了女人羞人的声音,她忍不

住欲望,偷偷趴在门上听房。

「啊啊……姐夫……插我……呜呜……我要尿了……啊啊……」

婉蓉听的腿一软,竟然呆呆地坐在了门口。

「姐夫……舒服死了!我妈妈难道不知道吗?你越是使劲儿,我就越舒服

……她还担心你弄伤我呢……」

婉蓉偷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突然让她明白,自己刚才的母爱是多此一举,自

己对女婿发脾气,其实是气他好久没有狠狠地肏到自己高潮了。

婉蓉一个人回到房间,她坐在床上发呆,感觉自己又要被冷落了,心中一阵

的凄凉。

她的确猜对了。

姐妹同床后的几天,小婉的叫床声越来越无所顾忌,除了因为妈妈已经允许,

另外她还要在床上和姐姐抢鸡巴。

婉蓉每天都被姐妹俩的淫语弄得昏昏沉沉,又忍不住趴在门缝儿偷听。

「姐夫……该我了……我姐她吃好久了……我要嘛……给我鸡巴……」

昕妍马上说道,「老公……我想要了,今天你是要上下肏,还是左右换着玩?」

婉蓉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她和昕妍经常这样询问,上下肏是指她们母女

俩抱着把屄叠在一起,让男人上下换着洞插。左右就是并排撅着屁股,男人用鸡

巴肏一个,用手指插另一个。

「他……他会怎么选?这个流氓,他一定会让她们姐妹俩叠在一起吧?他最

喜欢这样玩我和昕妍了。」婉蓉想着,她自己的手早已经插在自己内裤里了都不

知道。

「啊啊……你快选呀!我肯定会猜对的。」婉蓉摸着自己的蜜处想着。

屋里果然传出男人的声音。叶星辰说道,「我要左右换着玩儿,把屁股撅起

来,哈哈!今天要插个痛快。」

婉蓉的手指插进自己潮湿的阴道里乱搅着,「啊啊……他肏女人总是让人猜

不透呢!啊啊……你想怎样都可以……啊啊!」

床上姐妹俩的淫声浪语随之传来,可是最先高潮的女人不在床上,而是门外

的婉蓉,「啊啊……舒服……嗯嗯……啊啊,我要鸡巴……」

高潮过后的婉蓉突然清醒,她竟然听着女儿们的叫床声手淫泄身,她为自己

的行为羞愧不止,在擦干净人家门口地板上的淫水儿后,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床

上。

「再也不能这样了,我……我好难受。」婉蓉的身体根本就不满足于自渎的

快感,她阴道里空虚难耐,需要粗大阳具的充实。

对面房间的第二轮性爱已经开始了,女儿们的叫床声再次高亢起来。

「讨厌……讨厌……讨厌……」

婉蓉即便再讨厌,但是姐妹同夫,这种让男人血脉喷张的床上享受怎么可能

轻易停止。

终于在第四天早晨,丈母娘向女婿投降了。昕妍匆匆吃完早饭就急着去了公

司,婉蓉趁着小婉去卫生间的功夫,偷偷走到叶星辰的椅子背后,扶着他的肩膀,

悄悄在耳边说道。

「今晚能不能来找我……我想你呢!」

叶星辰心里一乐,但还是逗着丈母娘说道,「遮遮掩掩,我可不喜欢,谁知

道你要我找你干什么?」

婉蓉气的一扭肩,还是温柔地贴着男人的耳朵,吹气如兰,「来肏我的骚屄

吧!然后都射在我屁眼儿里,随便你怎么玩儿,我想死你了……」

叶星辰嘿嘿一乐,手伸到后面拍了拍丈母娘的大屁股,「洗干净等我!」

婉蓉就被这样一拍,都感到自己的阴部开始潮湿了。晚上,她早早就把自己

的两个洞洗的干干净净在床上等着女婿来玩儿,但是当她听到女儿房间里比平时

还要高亢的叫声后,她渐渐感到自己可能又白等了。

昕妍和小婉,今天晚上第一次尝试了姐妹俩面对面的骑乘位。昕妍坐在老公

的脸上,蜜穴了插着舌头,小婉坐在姐夫的鸡巴上用嫩屄套弄,姐妹俩面对着面

上下起伏,一起寻找快乐,最后在高潮的时候,她们互相摸奶,吻在一起爽得浪

叫。

叶星辰最后射在了昕妍脸上,然后让小婉帮姐姐舔干净,玩的昏天黑地。但

他并没有忘记丈母娘的邀约,只是最后他被姐妹俩抱的太紧,三个人相拥而眠,

他逃都逃不出来。

婉蓉气的一晚上都没睡,这样的事以前已经有过一次了,现在好了,比以前

的情况还要糟糕,姐妹同夫,男人还能分给她多少爱呢?

可怜的丈母娘,忍受着深夜的孤独,但还是履行着母亲的职责。她虽然一夜

未眠,做饭的事却从不耽。婉蓉准备午饭的时候,叶星辰还是躲开小婉,偷偷跑

进厨房,想和丈母娘解释一下昨晚的战况是怎么让他难以赴约的。

婉蓉突然感到一双手在她臀部游走,她连头都没回,结果不出意外,这手得

寸进尺,从裙子下方钻了进来,隔着内裤摸在了她的屄上。

「蓉姐,屄好肥呀!」

「走开……」婉蓉负气道。

叶星辰不但不走,反而从内裤边缘侵入,一只手指插入了丈母娘湿热的阴道

里。

「你不走……我走……」婉蓉摆脱掉手指的侵入,一转身要走出厨房。

叶星辰真的感到意外,就在他想张嘴道歉的时候。

婉蓉刚走到厨房门口,打开门的同时站住了,然后她把厨房门猛地一关,转

过身几步跑回来抱住叶星辰,在他脸上又亲又舔,一只手连皮带都顾不上解,就

强插进男人的裤裆里抓住了鸡巴。

「呜呜……你讨厌……呜呜……」

叶星辰看到婉蓉边哭边亲自己,心里一阵的爱怜,他自己解开皮带,把肉棒

掏出来,让丈母娘更方便抚摸。

婉蓉忍不住对着个肉棒的思念,跪在男人面前就是个乱舔乱吃,还哼唧地抱

怨着,「嗯嗯……都四个月了……你都不知道疼我,嗯嗯……嗯嗯……我把女儿

都让你弄了,你现在不要我了吗?」

叶星辰得到婉蓉以后,他从来都会把最多的爱放在这个女人身上,结果却从

她嘴里听到了最多的,「你不要我了吗?」这样的问题。

「怎么会?蓉姐,我的鸡巴不是在你嘴里吗?」

「嗯嗯……我好想你……我不想天天偷着给你舔鸡巴,我想……我想叫给你

听,想被你玩到丢脸。」

「那怎么办呀?蓉姐,你的小婉天天晚上黏在我怀里,我根本就走不开。」

叶星辰说的都是实话,这姐妹俩不但在床上配合地越来越默契,而且总是喂

不饱。

「你……你把我们母女……呜呜……呜呜……你把我们母女弄到一张床上吧!

我受不了没有你,求你了……」婉蓉哭着说出了她一直难以启齿的事,当然

也是最终的解决方案。

「你说什么?」叶星辰问。

「我……我说,求你把我们母女弄到一张床上玩儿吧!」

「真的?你求我的?」

「嗯,看你的本事了,我……我配合你……」婉蓉话一出口,就下定了决心。

「这还不简单吗?」叶星辰自信满满。

「我……我想你给我留点儿脸,小婉和昕妍不一样,她会接受吗?她会看不

起我吗?」婉蓉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昕妍的婚是她让的,而小婉有什么理由去理

解丈母娘撅屁股让女婿插。

「放心吧!蓉姐,小婉不会看不起你,她反而会觉得对不起你呢!哈哈!」

「对不起我?」婉蓉不明白。

「是啊!你就看着吧。」叶星辰说完搂着婉蓉,在她耳边不停地交待着。

「这样,这样行吗?」

「你不信我?」叶星辰问道。

「不是,我……我听你的,」

叶星辰高兴地搂着丈母娘,从她衣服里掏出一只大白奶,边玩儿边亲。而婉

蓉呆站着挺着奶子让男人摸,心里却在想着他的计划,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觉

得好像可行。

晚上,因为昕妍下班会很晚,叶星辰和小婉坐在沙发上看最新的电影《西虹

市首富》「姐夫,十亿很难花完吗?」

「难?根本就经不住花,发射一颗卫星,把我们小婉的雕塑送入地球轨道,

变成真正的天使,哈哈!」

「哼……就会哄我开心……天使都被你弄成小骚货了呢!」小婉温柔地趴在

姐夫耳边说道。

婉蓉这时却突然出现,她没管女婿搂着小姨子调情,只是走到沙发前的茶几

边儿上,弯腰收拾小婉吃得薯片残渣。这一瞬间,宽大的体恤衫领口儿里白皙的

两个大乳房全部走光,性感的胸罩几乎罩不住这对儿奶子,连乳晕都隐隐可见。

叶星辰抬头看着,傻傻发愣了足足一分钟。

婉蓉走后,小婉狠狠地掐了一下这个色狼的胳膊,「好呀你!你刚才偷看我

妈胸部!你别不承认!」

「嘿嘿!是你妈她挡着我看电视了。」叶星辰狡辩道。

「哼!我看你恨不得我妈她一直挡着你吧?」

「兮……你妈有什么好看的,说白了,她这个年龄必须穿着胸罩,不然那么

沉,都会掉在肚子上了吧?嘿嘿!」

按说作为女婿这样评价丈母娘是极为不妥的,但小婉并没有责怪姐夫非礼的

话,而是像个孩子一样在维护妈妈的形象。

「你说什么?掉在肚子上?你要是见过,就不会这样说了,哼!我妈的胸部

才不会掉下来,她有多漂亮,你这个大流氓这一辈子都别想知道。」

「吹牛吧,我才不信,四十岁了,都一个样,一脱衣服,就……就哈哈!」

叶星辰卖着关子。

「就什么……就什么……你说呀?」小婉急得问道。

「嘿嘿!就原形毕露,男人根本就对这样的胸毫无兴趣,我怎么可能会偷看

你妈妈。」

「没兴趣?我告诉你,我和我姐姐加起来,都没有我妈好看……而且我妈的

胸比我好看一百倍呢……」小婉添油加醋地替妈妈辩解,她更像一个小孩儿,一

旦掌握了大人不知道的秘密,还有些炫耀式的沾沾自喜。

「你随便说,反正我也看不到,摸不着,你妈是女神行了吧!」

「你……你不信我?好,我就让你看一次,到时候看你还能不能了。」

「看一次?怎么看?」

叶星辰这么一问,小婉也愣了,她胡说一气,至于妈妈的胸部怎么才能让姐

夫看到,她根本就没有办法。

「嗯……你说吧!姐夫,我也不知道怎么看。」

「不如……不如趁你妈妈睡着的时候吧!」

「好,可以。」小婉这个傻丫头,她总觉得自己是在帮妈妈维护形象,又或

者说是想赢姐夫一次,她跟本不懂,这只是个圈套而已。

「小婉,你当初说的话还算数吗?」叶星辰开始继续忽悠。

「什么话?」小婉问道。

「就是我快要死了的时候,你说只要我能醒来,你就什么都答应我。」叶星

辰旧事重提,这对于小婉就是终极杀器。

果然,刚才还在讨论妈妈胸部的小婉,一下倒在叶星辰怀里,温柔道。

「永远……永远都算数……你想怎样都可以。」

「那我可不可以看到你妈妈的胸以后,再摸一下它。」

「啊?你……你别过分了,姐夫,她是我妈,也是你妈呢!」小婉开始警惕

了。

「你姐姐因为爱我,她做出了那么大的牺牲,而你,连这点儿付出都不愿意,

我看你根本就不如你姐姐爱我,算了吧!不摸了,我也不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叶星辰在偷偷地混淆概念,昕妍牺牲的是自己,而小婉却要牺牲别人。

「我……我也愿意,我和姐姐一样爱你!」

小婉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她正处于刚被开苞后的热恋中,怎么可能允许男人

对她做出这样的评价。

「真的?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我就只摸一下下,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反

正你妈妈也不知道。」

「嗯,可是怎么能让她不知道呢?女人胸部都很敏感的,你要是趁我睡着了

摸我,我肯定会醒的。」小婉说道。

叶星辰早有预谋,从包里神秘地拿出一小袋白色粉末,在小婉眼前晃着。

「哈哈!这个呀。」

「这是什么啊!姐夫。」

「这是让人睡得很沉的药,我在医院时,有阵子睡不着,医生给我的,冲在

水里喝,甜甜的,晚上睡得可香了。」叶星辰胡编乱造着。

「医生给你的,我怎么不知道。」小婉问道。

「哦……那天你出去买东西了,我问医生要的。」

小婉歪着头想了一下,自己的确经常跑出去,这也完全有可能。

「这……这不会害了我妈妈吧?」小婉有些担心。

「不会,不会,我发誓,它只是会让让人睡得很香而已。」

小婉伸手接过来观看,片刻后,她轻轻把这包粉末攥在了手心。

「你答应了?」叶星辰搂着小婉,高兴地问道。

「嗯!你摸一下就走,不许干别的。」

「不会,不会,要干也要干你这个小嫩屄呀!还要狠狠地干,嘿嘿!」

小婉脸一红,「你流氓死了……」

昕妍今天很奇怪,她由于太忙,晚上十一点半才匆匆回家,本来以为一推房

门就会看到妹妹撅着屁股被老公狠肏的样子。但是却只有老公一个人靠在床头看

书。

「小婉呢?」昕妍一边脱衣服准备洗澡,一边问着老公。

「她回娘家了。」叶星辰说道。

「呵呵!回娘家?她往哪里回,她娘不就在家吗?」昕妍觉得好笑。

「是啊!就是回你妈的房子了,说想妈妈了!」

「老公……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刚才玩儿地太过分了,把我妹妹吓跑了。我

猜对了,是吧?说……你又想什么稀奇古怪的招儿折腾人家了?」

昕妍的思路其实也对,她当然想不到老公的计中计与碟中谍的复杂套路。

「没有,我有那么坏吗?」

昕妍笑着把最后的奶罩脱掉,冲老公摇了摇白花花的大奶子,说了一句,

「你很有!」然后就进卫生间冲澡去了。

另一间卧室里。

小婉看着妈妈把她端来的像牛奶一样的饮料喝掉,然后关切地问道。

「妈!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嗯……很好喝呢!」

婉蓉还能怎么说,这里面的椰子粉是她上个礼拜在超市买的,现在却突然变

成了安眠药。

「妈,我今晚想和你睡。好不好?」

「嗯,好啊!」婉蓉脸上挂着无奈的笑容。

半个小时后,小婉悄悄下床,走到妈妈的床头试探着叫道,「妈……妈妈

……你睡着了吗?」

「嗯……妈……姐夫他竟然说你是个掉着胸的老女人,我怎么可能允许她误

解你,你这么漂亮,就让他见识一下,可以吗?你要是不说话,我就当是你愿意

了哦!」小婉自欺欺人的安慰着自己。

婉蓉当然不会答应,装睡是很容易的事。小婉又轻轻推了几下,彻底放心后,

才蹑手蹑脚出门。

婉蓉躺在床上微微睁眼,无奈摇头,她很明白女人爱得痴了,真是什么事儿

都做的出来,其实她并不怪小婉,怪只怪她们一家三口命里注定会爱上同一个男

人。

不一会儿,房门再次打开,小婉带着姐夫或者是奸夫一起来到婉蓉床边。

「姐夫,我妈妈真的没事吧?我有点儿后悔了。」小婉趴在妈妈的床前,小

声问道。

「放心吧!小婉,我怎么敢害我丈母娘呢?打死我也不会的。」

「嗯!那你快摸吧!我刚才推妈妈,她都没醒。」小婉催道。

叶星辰看着床上的美人儿,按说这性感的肉体能插的地方早都被他插遍了,

可此时再看,他突然感觉兴奋不止。因为今晚他将第一次当着小婉的面玩她妈妈,

这产生着不同的刺激。另外,玩弄一个「昏睡」的女人,在性心理学上也的确有

着另一种定义,叫做「性完全掌控」

「姐夫,你发什么愣!」

「哦,小婉,你妈妈睡觉的样子真美,我想再看看这个睡美人……」叶星辰

说道。

「嗯!我妈妈是最美的女人,真是便宜你了……」

婉蓉躺在床上装睡,心里也被夸得美滋滋地,这个年龄段的女性,如果不化

妆,基本已经和美丽无关了。可婉蓉最爱的就是每天睡前,素颜照镜子,她绝不

逊色任何三十岁的女人。

「姐夫,妈妈脱掉衣服才好看呢!我上次给她拿浴巾的时候看到了。」小婉

天真地推荐妈妈的裸体。

「骗人吧?小婉,你妈妈都四十岁了,她的奶肯定没有你的好看。」叶星辰

假惺惺地质疑道。

「少见多怪!四十岁怎么了?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小婉说完,上手就

拉住妈妈的肩带,顺着胳膊慢慢拽下,两个丰满的白奶子逐渐露出,乳头被睡裙

的边缘缓缓释放出来时,还骄傲地一翘。

「怎么样?」小婉问道。

这两个性感的乳房,叶星辰已经揉玩过无数次了,每次都爱不释手,今天终

于可以当着小婉的面玩她妈的奶子了。他毫不犹豫就用大手盖了上去,用力把其

中一只揉出各种形状。

「好软,好弹啊!」叶星辰边玩边赞不绝口。

「是吗?」小婉好奇道。

「怎么?小婉,难道你没有摸过吗?」

「废话,我都多大了!我妈妈怎么可能还会让我摸!」小婉脸上还有一副挺

不高兴的表情。

「那边儿不是还有一个吗?小婉,姐夫请你摸,那个让给你了。」叶星辰还

把自己表现地挺大方。

小婉被妈妈的乳房吸引,根本就没注意姐夫的话是多么的不合理,他倒算哪

根葱,凭什么把丈母娘的奶让给小姨子摸。

「我……我也摸?」小婉问道。

「当然了,咱俩一人一个嘛!」叶星辰说道。

婉蓉现在平躺着露出俩奶,还在装睡,心里把叶星辰骂了十万八千遍。但已

经这样了,反正小婉也不会认为她是自愿的,就由着这个奸夫和傻丫头折腾吧?

小婉对妈妈的欲望并不是性欲,只是一种对母爱的好奇,这个她含着长大却

早已忘记味道的美丽乳房。此刻就在眼前,而且摸了还不会被妈妈责怪,她还是

大着胆子把手按了上去。

「揉啊!小婉,像姐夫这样用力揉,你妈妈的奶和你的不一样,你的里面有

硬核儿,不可以这样用力的。」叶星辰边揉边讲解。

小婉知道自己的乳房被狠揉的时候,的确会疼,但最近由于天天被玩来玩去,

已经比以前好多了。

婉蓉的两个大奶,被四只手不停地玩弄,从刚开始的无奈慢慢变成了羞臊,

而现在则有了性感。

「小婉,我想吃一口行不行?」叶星辰问道。

「你……你吃吧!一会儿我给妈妈洗洗!她不会发现的吧?」小婉觉得已经

这样了,而且姐夫次次都会吃自己的奶,好像摸完再吃,是男人玩儿女人奶子的

正常程序。

叶星辰一弯腰含着婉蓉的奶头儿就开始连吸带舔,舌头绕着婉蓉的乳头根部

不停转圈。

「小婉,你也吃吧!那边儿那个闲着也是闲着。」叶星辰边吃边说。

婉蓉心里气的慌,眉头轻轻一紧,又瞬间松开,小婉注意力在乳房上,根本

没注意妈妈的表情。

一阵儿犹豫后,小婉终于也轻轻含住了妈妈的乳头儿,重温襁褓之时。

「好吃吗?小婉。」叶星辰问道。

小婉抬起头,一脸的迷茫,「怎么会好吃,妈妈没有奶水的。」

「哎呀!谁问你奶水儿了,我问的是女人味儿。」

「女人味儿?什么啊?」小婉不懂。

「哦……也许只有男人才能尝出来吧?小婉,你把奶也露出来让我尝尝你们

母女俩的味道有什么不一样?」叶星辰说是让小婉露奶,但他根本就没等人家的

动作,自己一把就把小姨子搂了过来,拽着肩带一拉。

小婉的乳房充满着少女的弹性与活力,它们是泛着白皙的奶光从睡裙里跳出

来的,不但这样,在暴露出来以后,还在欢快地跳动。

「啊……姐夫,你轻点儿,小心吵醒我妈妈了。」

「不会的,不会的,你快趴底点,把奶和你妈妈的凑近些。」叶星辰催到。

小婉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嘟着嘴把自己的奶送了过去。

这两个各有特点的E罩杯大乳几乎挡住了叶星辰的所有视线,他的嘴在两个

乳房上来回穿梭,这个奶舔一口,那个奶吃一口,最后好像是在品尝美食一样,

在婉蓉奶头儿上吸了一口,眯着眼吧唧几下嘴,又轻轻吸吸小婉的奶头儿,再吧

唧几下嘴,回味一下。

「啊啊……姐夫讨厌……我好痒痒。」小婉娇道。

「嗯……不一样,的确不一样。」

「骗人,都没有奶水儿,怎么会不一样呢?」小婉问道。

「你懂什么?女人的奶,只有男人才能品出味儿的。」叶星辰又在装模作样

地胡吹起来。

「那……那我的是什么味儿?」小婉问道。

「你呀……你的奶头儿,嫩嫩的,香香的,甜美异常。」

「那妈妈的呢?难道不一样吗?」小婉又问。

「当然了,你妈妈的奶头儿要大一圈,含在嘴里,淫荡得很,是浓浓的情欲

味道。」

「你胡说!淫荡怎么可能有味道?」小婉一脸的不信。

「这你就不懂了,我敢肯定,你妈妈的内裤都已经湿了!不信你看看。」

小婉一副不相信的眼神,偷偷俯下身揭起妈妈的裙子观看,果然在白色底裤

的三角地带上出现了一小块儿水迹。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叶星辰对婉蓉的身体太过了解,这点儿信心还

是有的。

「也许……也许是妈妈尿的!」小婉狡辩道。

此时,装睡的婉蓉已经羞到无地自容,听到女儿还帮她解释是尿的,更是哭

笑不得。她的乳房被连舔带吸,流出淫水是很正常的。

「小婉!我想看看你妈妈的屄,看看是多么好的地方,才能生出你这么好看

的天使。」

「你……过分得很,当初说好了只是摸摸我妈的奶,现在又得寸进尺了!」

小婉虽然这样说,但却没有明确拒绝,因为自己出生的地方的确还是有些吸

引力的。

「就看一下嘛!求你了,小婉。」

「流氓……就只是看一下哦!」小婉说道。

「好!好……」

这次没有等小婉动手,叶星辰飞快的把婉蓉扒了个精光,「好黑的屄毛儿啊!

和你姐姐一样啊!」叶星辰假装第一次看到。

小婉想想自己的小白虎,再看看妈妈性感黑亮的一撮耻毛儿,嘴上还强词夺

理说道,「女人长毛儿,怪死了!」

叶星辰心里好笑,但也不多说,他把婉蓉的大长腿分开,肥美的阴部一下暴

露在空气中,湿漉漉的泛着水光。

「小婉,你妈妈流了这么多水儿,她好骚啊!」

眼前的事实容不得小婉再帮妈妈说话,但她还是搞不懂,问道。

「姐夫,妈妈为什么会这样,她明明在睡觉啊?」

「哈哈!因为她骚啊!」叶星辰说完,一低头,伸出舌头狠狠地在婉蓉的穴

口里舔了一大口。

「讨厌……谁让你舔了,讨厌……」小婉小声抗议道。

「小婉,我……我忍不住了!」叶星辰说完,退掉内裤,大肉棒早已一柱擎

天,他一边撸着鸡巴,一边跪在婉蓉的胯间,这就要肏屄了。

「你……你疯了……不许你插我妈妈!」小婉说完,一只手盖住了妈妈的阴

道口,但她也马上觉得手上一阵湿热。

「小婉,我受不了了。」

「不行,你说话不算数,你说只是摸奶,我才……我才帮你的。」

「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妈妈的屄这么漂亮,这么骚,你看它都湿成什么样子

了,就让我插一下吧!」

婉蓉现在才知道自己上当了,这样分开着腿让别人谈论自己的性器官,加上

这么露骨的对话已经让她羞愤难当,但是如果现在说出真相,自己和女婿一起陷

害小婉,那她这个当妈的就别活了。她没有了任何退路,只能任之由之。

「呜呜……你欺负人……呜呜……」

「明明是你欺负人,小婉,你看看姐夫都硬成什么样子了,快把手拿开,求

你了!」

小婉再看眼前的粗大肉棒,深红色的大龟头,的确是一副杀气腾腾不能忍受

的样子。

「姐夫,那……那你肏我吧!」小婉说完,反手撑着床,两条腿也把自己的

下半身支起,她竟然就这样把身体悬空在妈妈的身上,在没有任何的身体接触的

情况下,把蜜处送到了性急的男人眼前。

「小婉,你是要替你妈妈挨肏吗?」叶星辰撸着鸡巴问道。

「嗯!姐夫,你插进来吧!」小婉费力地单臂暂时支撑,腾出一只手把自己

的小内裤往边上一拉,一只粉红的无毛嫩屄就露了出来。

叶星辰看到这只屄,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龟头顶开小婉的下体,进进退

退几次,然后就一插到底,找到里面的小肉蛋儿后,就是一阵乱捣。

「啊啊……唔唔……唔唔。」

小婉爽得刚叫一声,就意识到自己是撑在妈妈身上挨肏的,她连忙捂着嘴,

怕吵醒妈妈。

叶星辰心里却清清楚楚,小婉的叫声就算能把邻居吵醒,她身下的妈妈也是

绝对不会醒的。所以,这一顿的爆肏,目的就是要让婉蓉看看,她的女儿是多么

地耐肏,根本不用她这个当妈的闲操心。

「唔唔……唔唔……」

小婉捂着嘴,她也不明白,姐夫今天为什么要这么用力地插她的小穴,舒服

是舒服,但她快要坚持不住了。其实,这也亏了是小婉,她是运动员出身,小臂

虽然纤细,但耐力已经是非常优秀了,如果换成她姐姐,最多被插十下,就会撑

不下去的。

「啊啊……不行了……停下……」小婉刚说完,她娇嫩的子宫又被狠狠捣了

几下,终于全身一软,整个人躺在了妈妈身上,她的小嫩屄也和妈妈的大骚屄放

置一处,一上一下的母女屄,真是美不胜收。

叶星辰的目的已经达到,他开始放缓抽插的频率,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小婉吓得浑身一阵,她现在结结实实地躺在妈妈身上,这样的重量,她觉得

什么帮助睡眠的药也应该不起作用了吧!

但是,过了一会儿,确实没有任何反应,小婉大着胆子,扭着脖子回头看妈

妈,发现她的确没有任何要醒的征兆。

「姐夫,轻点……轻点,我妈要是醒了,咱俩死定了呢!」

叶星辰的确听了小姨子的忠告,他没有再大力抽送,但是却用手剥开了小婉

上方的白皙阴唇,羞羞答答藏在里面的小红豆儿露了出来,他用指甲轻轻刮着,

小婉屄里夹着粗大的肉棒,小阴蒂又被玩弄,这一下她浑身爽得哆嗦,一仰脖子

彻底地躺在妈妈身上,开始享受刺激的性交。

「啊啊……啊啊……你害死人了……啊啊……好大……鸡巴好大。」小婉觉

得,既然躺在妈妈身上她都没醒,自己叫两声也不要紧了。

「小婉……你不是替妈妈挨肏吧?你是在和你妈抢鸡巴呢……舒服吗?」

「啊啊……舒服……姐夫鸡巴好大,用力肏我吧……你可以肏小姨子……绝

对不能肏丈母娘……啊啊……插里面,姐夫……使劲儿……」

婉蓉装睡给女儿当肉垫子,却听到这么直白的叫床和这么搞笑的理论,她心

想,「这个死丫头,什么叫小姨子可以肏,丈母娘不能肏,凭什么呀?」

叶星辰猜不到婉蓉的想法,但却能看到丈母娘流着骚水儿肥嫩的屄。他开始

变换抽插的方式,每一次都全部拔出,再狠狠地插入,一口气又干了几十下,

「啊啊……啊啊……姐夫,我……我受不了了,……啊啊」

小婉还是第一次被这样插屄,她感到肉棒抽出时,自己的阴道被狠狠地刮着,

全部插入时,又被撞得全身酥软,这样一下一下的肏,也让她爽得浪叫。

但是,小婉躺在妈妈身上,渐渐觉得不对,男人的鸡巴明明只插了一次,为

什么自己和妈妈的身体却晃了两次。

「姐夫……你干嘛?能不能快点儿,我想要你快点儿……」

叶星辰其实插得并不慢,他现在已经快爽爆了,因为他第一次同时肏了婉蓉

和小婉,他的大鸡巴正在上边一下,下边儿一下地插着母女屄,一个紧致细嫩,

一个肥嫩多汁。

「太舒服了……小婉。」

「嗯嗯……」小婉开始不满意了,她在肉棒再次准备抽离时,用力撑起身体,

仰着脖子观看,一瞬间,小婉突然瞪大了眼睛,她眼睁睁地看到男人粗大的鸡巴,

插进了她妈妈的屄里。

「呀……你……姐夫,你疯了,你……你把我妈肏了,你完蛋了……」小婉

喊到。

「哎呀!是呀!我就说怎么会这么舒服,原来是插得是你妈的屄呀!」

「那你还不快点拔出来,你……你还插,你讨厌……」小婉看到这个流氓根

本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她跨坐在妈妈身上,刚要伸手去阻止鸡巴,就被男人死死

抱住吻在了一起。

「唔唔……唔唔……」小婉被亲的晕头转向,刚分开嘴,奶子就被大手揉住,

小小的奶头儿几下就稚嫩地勃起翘着。

「小婉,肏都肏了,让我插个痛快吧!求你了……」

「呜呜……呜呜……你坏死了……我不管了,你肏吧!后果自负……」

叶星辰一听,加大马力,开始狠肏着丈母娘肥美的骚穴,直插的婉蓉屄里都

开始「咕唧,咕唧」地发出声音。

小婉听见后,低头观看,只见妈妈的屄里如泉涌般出水儿,连床单都湿透了。

「你能不能轻点……你讨厌……你就不怕我妈妈醒了吗?」

叶星辰肏得过瘾,揉着小婉的奶子悄悄说道,「你听……仔细听……」

小婉被提醒后,注意倾听,原来除了肏屄的声音以外,她的妈妈已经开始叫

床了。

「嗯嗯……嗯嗯……」

小婉吓得赶紧回头看,结果妈妈的眼睛还是闭着的,她又转过头,有一种疑

惑的表情看着姐夫,问道。

「我妈妈没醒?」

「嗯,小婉……你妈妈现在好舒服……她好久没有尝过男人的鸡巴了,她在

梦里都舒服地直叫呢!」

小婉想否认,但眼前的事实有不容质疑。

「我让她更舒服好吗?」叶星辰问道。

「嗯……你插吧,」

小婉说完又重新送上香吻,让男人品着她的舌头,肏着妈妈肥美的骚穴。男

人口水的味道,生殖器交合的声音,再加上妈妈时而难忍的叫床声,小婉的脸越

来越红,阴道里的麻痒也催促她去寻找快乐。

「姐夫……唔唔……我也想要,我也想要,」

叶星辰心里高兴,嘴上却假惺惺地问道,「小宝贝儿,你的意思是?」

「唔唔……讨厌……你就像玩儿我和姐姐一样,你换着插吧……我难受…

…」

小婉说完又躺下身体,把她的小嫩屄和妈妈的屄一上一下放在一起,只不过

这次她有意地贴的更近,方便男人换洞。

叶星辰抽出肉棒,蹲在床边,在这母女俩的屄上狠狠舔了几口,弄得她们竟

然一起哆嗦了一下,小婉情欲正浓,根本分不清是自己在打抖还是身下的妈妈在

哆嗦。

「给我……姐夫,给我鸡巴……」

用鸡巴把母女俩屄里的爱液搅和在一起,是男人们的梦想。叶星辰上下换洞,

一口气肏了几百下,爽得他数次忍精不射,要多享受一会儿这种极乐。

但是他忍得了,这一对儿母女可是天生的敏感,婉蓉的眼睛早已经眯着睁开,

她红唇微张,一副祈求快乐的表情在看着男人。

而小婉也一样,她躺在妈妈身上,根本看不到背后的妈妈早已经开始用眼神

和她抢鸡巴了,「姐夫……呜呜……先肏我吧!别换了,求你了,小婉难受!」

这该怎么办?叶星辰低头看着两个流着水儿的美穴,他现在正插在下边儿有

毛儿的骚屄里,婉蓉用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他,虽然不敢出声求他,但是她

的眼神却说明了一切。

叶星辰最终还是决定照顾一下丈母娘,毕竟她这么配合自己,是值得表扬的。

他心意已定,不再犹豫,顶住婉蓉的子宫开始送她高潮。另外,他一只手揉

着小婉的大奶,另一只手手指却直插在她的小屄里,轻轻一勾,小婉的稚嫩G点

第一次被扣了个结结实实。

「啊啊……你干什么?啊啊……姐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死了……啊啊」

小婉被一种从没有的快感冲地头晕目眩,一阵阵电流钻入她的脑中枢,只用

了十秒钟,这个小天使就把自己拱成了个虾米状,把屄高高送出,同时,婉蓉也

被鸡巴肏到了高潮,正好身上的女儿给她让出了空间,母女俩竟然用同一个挺腰

送屄的动作开始享受女人最快乐的瞬间,「啊啊……啊啊……我死了……我要死

了……」小婉浪叫着。

「唔唔……唔唔……唔唔……」婉蓉一只手捂着嘴,她不敢叫的太过分。

叶星辰抽出鸡巴,一闪身,在母女俩的屄上各抽了一巴掌,自信地说道。

「看谁喷的远……」

这两只美鲍,乖乖地听了男人的话,根本不受它们主人的控制,一下下潮吹

着。

没错,小婉这次不是尿,G点的刺激让她第一次泄出潮水,这水儿是从阴道

里喷出的。

「啊啊……啊啊……」

两条平行的喷射轨迹,母女俩,你一下,我一下,好像争着在向男人表演着

自己是多么的快乐。

小婉的初次潮吹,足足比妈妈多射出了三次,女人的高潮分为三种,阴道高

潮,阴蒂高潮,和最最猛烈的G点高潮,今天小婉才真真正正地全部体会完整。

她大脑一片麻木,全身颤抖了近三分钟,才渐渐停下。等她完全可以恢复思

考的时候,身下妈妈的肉体已经又被插入了。

「姐夫,我……」

「别说话,小婉,我要射了……」叶星辰按住丈母娘的大腿根儿,正在做最

后的冲刺。

「不行,不行,别射我妈妈,你会闯祸的,你疯了吗?」

小婉说完,伸手就想要去把肉棒从妈妈的穴里拔出来,结果她却一把抓到了

一只湿淋淋的屄上,那里并没有被插入任何东西。

「你……你插哪里?姐夫,你插错了……插错了,你怎么插到我妈屁股里了?」

小婉一着急,一把抓住了肉棒,用力将它拔出。可马上要射精的男人却刹不

住车了,第一股精液准确地打在了小婉的鼻梁上,「呀……」小婉一惊,竟然又

把正在射精的肉棒重新插回了上面的肉穴里。

叶星辰一口气又猛肏几十下,才算是在丈母娘的屄里射了个痛快。

「呜呜……呜呜……怎么办?我妈妈醒来会发现的。」小婉后悔自己为什么

不把肉棒对着别处,哪怕塞进自己嘴里,也好过现在的局面。

「小婉,你怕妈妈发现,就赶快帮她吸出来呀!」

「你让我用嘴吸?」小婉看着妈妈的肉穴已经被搞得狼藉一片,正在犹豫中。

男人又加了一句,「晚了的话,你妈会怀孕的,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讨厌……不要……不要……」小婉说完,一口就对上了妈妈的肉穴,用舌

头挖里面的精液。

婉蓉刚刚爽完,她现在头脑一片空白,只希望这场恶作剧早点结束,她可不

想难为小婉,所以阴道里用力把精液挤出,一股股浓精全部灌进了女儿嘴里。

小婉没想到会这么容易就吸得满口都是,她习惯性地张开嘴给姐夫看她嘴里

的精液,还把鼻子上的残留也都刮进嘴里。

「小婉,真厉害,吃吧!」

叶星辰看小婉把精液全部咽下以后,两个人开始慌张地清理作案现场。小婉

把妈妈的腿分开,叶星辰负责把丈母娘的胯下擦到干爽,然后帮她穿上内裤。

小婉看妈妈还是没有醒来,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姐夫,你的药也太好了,

刚才……刚才妈妈好像都那个了,竟然还在睡呢!」

「哪个了?」叶星辰问道。

「就是……就是女人最舒服的那个,我和妈妈一起的……」

「哦,那是她身体的自然反应,都是女人,小婉你应该能体谅你妈妈,她多

可怜,她想男人了……」

小婉沉思了一会儿,想想自己那爽得要死的感觉,她好像也认可了姐夫的话。

「可是,你好讨厌,你干嘛插我妈妈屁股,插完还……还让我舔……你坏死

了。」小婉其实也没觉得有什么异味儿,只是心里觉得很怪,她哪里知道,她妈

的屁眼儿为了迎接这次抽插,足足洗了三遍。

「你以后会明白的,女人的屁眼儿,被插的时候也会很舒服的,你姐姐她天

天求我插,我还不愿意呢!」叶星辰这话半真半假,但是,小婉已经信了八成,

她马上脑补着姐姐被粗大的鸡巴洞穿屁眼儿的样子,再想想自己,竟然条件反射

似得缩了缩小屁眼儿。

「好了,小婉,你要相信我,明天我就射在你妈妈屁股里。」

「你……你说什么?明天?」小碗吓得瞪大了眼睛。

「是啊!我这儿还有好多药呢!」

「求你了,姐夫,你玩都玩过了,就这一次好不好?我不敢了,你知道我妈

妈有多漂亮就行了,好不好?求你了!」

小婉拉着叶星辰的手哭求着。

片刻后,叶星辰终于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小婉这才算放下心,她以为是

自己说服了大色狼。

其实,是背后躺在床上装睡的丈母娘狠狠地瞪了一眼女婿。

主公带我飞私服

乱世名将超v版

三国战天下安卓版

天命神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