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爱无界七爱若覆水

发布时间:2021-01-21 19:11:19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婉蓉这一生中还是头一次抱着一个男人睡觉。男人坚实的身体让她感受到从

来都没有的踏实,那是一种安全感。

这一晚她和阿强都是一丝不挂地抱在一起,婉蓉还是用大腿夹着男人,她感

觉这样睡很舒服,而她的手也从来没有离开过男人胯下的肉棒。虽然连续地射精

已经让这个家伙有些疲惫,但仍然需要她的玉手满满地一握。即便有时男人调整

一下睡姿时,肉棒脱离了她的掌握,她也能在睡梦中,凭着本能再次找到目标,

再次温柔地将它拿住,嘴里还会「哼!哼!」地撒娇表示不满。

她是个骨子里都渗透着温柔娇媚的女人,所谓和前夫青梅竹马,其实也只是

限于当时的环境,井底之蛙而已。至于婚后更是一种平淡的温煮。消耗和压抑着

她的生命和本性。

如今她突然被一个有着粗大阴茎,粗野性格的男人打开了她的潘多拉之心,

一次释放出的性欲和温柔,就像火山一样的喷涌。

阿强被这一身性感的美肉紧紧地贴了一个晚上,真是爽得飞到了天上。

女人软软的阴毛在他大腿上轻轻地摩擦,精致的脸庞就枕在他的脖颈,吹气

如兰,睡得很香。阿强一低头,秀发香气扑鼻,忍不住闻了一下女人的额头。

「嗯,阿强,睡觉,别闹了。」婉蓉还在朦胧中说着梦话。

阿强悄悄揭开雪白的羽绒被,一只丰满饱满的大白奶就压在他的胸膛,乳肉

白皙,乳头也翘翘地透着一种性感。

早晨九点,这一觉睡得真是太舒服了,阿强想起怀里女人昨晚的表现,下体

迅速开始充血,这波晨勃使肉棒比昨晚更加的粗壮坚硬。竟然让女人的手不能握

住,挣脱出来。

「嗯,讨厌,跑哪去了?给我,给我吗!」婉蓉感觉手里的肉棒不见了,朦

胧中又迅速地在男人小腹上找到,可是这一晚上都乖乖地肉棒子,好像又恢复了

它狰狞的面目,硬的像根儿铁棒子。

「蓉姐!太阳都晒屁股了,起来!」阿强说完,揭起被子,在女人光溜溜的

白屁股上「啪!」地一拍。

「呀!」婉蓉被拍醒,赶紧拉上被子,却裸着上身两颗圆乳,和男人一起靠

在床头。

「蓉姐,你担心的那些照片,我昨天就删了。」阿强说着拿起手机,递给怀

里的女人。

婉蓉并没有接过来检查相册,只是乖乖地靠在男人的胸口,「那,你把我的

身体刻在你脑子里了吗?」

「什么?」

「你那天说的话啊!你说删照片前,要把我的样子,刻在你的脑子里。你既

然已经删啦,是不是已经刻好了?」

阿强被提醒才想起自己当初的话,心想,「原来她一直都很在意呀!」

「嗯,蓉姐,我刻好了,在心里,一辈子都不会忘。」

婉蓉听到了这个回答好像并不高兴,反而有些心事一样,又往男人怀里靠了

靠,让自己的奶子贴的更紧些。

「阿强,还有,还有那个答案,我让你看了这么久,也该告诉我了吧?」

「答案?什么?」

「你~你说呢?我和她的那里,到底长得一样不一样吗?」婉蓉嗲道。

「哦,哈哈,姐,有句话说,屄都是一样的屄,脸上分高低。」阿强发现女

人还真把他当初的胡扯当回事儿了。

「什么?真的一样啊!我~」

婉蓉有些失望,不甘心,想追问细节,但又一想,「是啊!都是女人,怎么

可能不一样。」

谁知阿强又接道,「我觉得那句话就是胡扯,脸上当然有高低,屄更是不一

样的屄。

我们蓉姐的,肉嘟嘟的,里面嫩嫩的,色浅毛儿齐,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要

不我咋能忍不住想亲想舔,世界上最性感的事物,就在蓉姐的内裤里藏着呢!」

婉蓉刚要失望,却听男人这样夸她,也不在乎「屄」这个字有些粗鲁了。

「真的?我的,屄有那么好吗?」女人被夸后,总是喜欢再追问一边。

「那当然,何止是好看,还好骚,好爱流水,流地不过瘾就干脆往外吐水呢!

哈哈」

婉蓉后悔又多问了一遍,她当然知道吐水指的就是她总是爽得潮吹。虽说她

确实已经迷恋上那种感觉,但被人看着她叉着腿连喷带尿,实在是有损她的女神

形象。

但是,现在的婉蓉对这个男人早已经是无所保留,什么形象也只能由得他在

床上糟蹋了。

婉蓉有更重要的心事要说,虽然知道这样不对。她以前是个传统的道德观很

重的女人,但是现在不这样做,她就无路可退,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心都想和这

个男人在一起,什么社会地位,年龄,收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纵使不顾一

切,也绝不允许自己当小三。

「阿强,既然我这么好,你,你想永远和我在一起吗?」婉蓉鼓起勇气开始

引导着话题。

「当然想,谁不想谁是傻子啊!哈哈!」阿强回答地不加思索,手上还不忘

揉着大奶子。

「那,那虽然我老公已经去世了,可是我还有两个女儿,她们也都已经长大

成人,你觉得我这样的女人有人要么?」婉蓉的小心思,还特别提请对方注意,

女儿已经长大,意指不会过多拖累男方。

「胡说啥呢?什么要不要的?我说呀,从你家楼下一直排到长安街,得有一

万人想要呢!而且都必须家有万亩良田,八抬大轿伺候着!哈哈!」阿强说着还

比划着,聊的开心把摸奶的手都抽了出来。

「真的?」

「当然是真的,而且还要考察家庭成分,不是王公贵族,,」

婉蓉有心事,没有闲情听他胡吹,打断他的话,把男人的手重新拉回来,放

在自己胸口。

「阿强,我没有什么物质要求,我只想知道,你说的那排队的一万人里,有

没有你?」

「啊?我?」

「嗯,就是你!」婉蓉这时像个初恋表白的女生,等待答案。她的心「砰,

砰」直跳,也不知道那只丰乳能不能帮她掩饰,不被男人觉察。

「我,我有资格排队吗?」这个傻,阿强装的有点过了,确实激怒了婉蓉。

「你够了,现在我不想听见你装糊涂,你如果没有资格,我会光着屁股和你

睡在一起?你如果没有资格,我会穿成那样在家等你?你没有资格,就快把你的

手从我奶上拿开。」

「呜……」婉蓉又被气哭了。

「蓉姐,你别哭,我错了,我愿意排队,而且谁敢排我前面,我就一脚踢爆

他的头,别哭了。」阿强连忙道歉,哄着婉蓉。

「真的?嘿嘿!」婉蓉破涕成笑,这女人脸。

「真的,真的。」

「那你喜欢我?」

「喜欢,蓉姐,我爱死你了。」

「你不在乎我结过婚,还有孩子吗?」

「不在乎,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不信你摸摸。」阿强一连串

的迎合,又把女人的手拉着摸到他的肉棒上。

「讨厌,和你说正经话呢!呀,硬死了,好粗呢!色狼!」婉蓉嘴上这么说,

手却不肯放开这个她爱地要死的肉棒子,慢慢地揉着,撸着。

「那,阿强,当我求你了,你要是答应我,我一辈子都对你好,把你,把你

伺候舒服,可以吗?」婉蓉说到最后已经声若蚊蝇。

「蓉姐,你都快把我揉爆了,你说吧,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绝不含糊。」阿

强舒服地胡乱答应。

「傻瓜,我要你的命干嘛?」

「好,没问题,你说,啊!舒服。」阿强闭着眼享受着玉手抚慰。

「阿强,你离婚和我在一起。可以吗?」婉蓉终于绕了一大圈,提出了最终

的要求。

只见阿强明显的愣了一下,「什么?」

「我想要你离婚,和我在一起,行不行?」婉蓉又问一次。

「蓉姐,对不起,我不可能离婚的!」

阿强话一出口,马上感觉身上的女人全身一震。

这时的婉蓉,听到男人的拒绝,胸口就像被一块大石狠狠地砸了一下,头一

阵胀痛,只一秒,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流在了男人肩膀,根本就哭不出声。

而就是这一滴无声的泪,从阿强的肩膀流进了他的心里,改变了他的初衷。

在他的记忆里,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因为爱他流过泪。一个都没有,包括他已经不

在人世的母亲。

泪还在无声地流着,阿强感觉自己眼睛有些模糊,顺手一擦,「什么?我也

会哭?」

不由他不信,因为指尖的液体是伴随着心疼而把眼眶打湿的泪。他背着女人

又抹了几下,缓了缓心情。

「蓉姐,你别哭嘛!你等我把话说完行不行?」

婉蓉心痛地几乎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勉强定了定神,「嗯!我,我,没事啊!

我,对不起,阿强,我不该提这么过分的要求。我,我想多了,对不起。」

「是啊!你的要求我确实没办法做到。」阿强应道。

「嗯,我懂了,我」婉蓉再次哽咽。

「蓉姐,你懂啥了?你让一个根本就没结过婚的光棍去离婚,未免也太强人

所难了。你不能仗着自己奶大,就这么欺负人吧?哈哈!」阿强说到最后大笑不

止。

「什么?你说什么?」婉蓉一翻身坐在了床上,瞪大眼睛看着阿强。

「咋地了?你瞪我,我也是光棍一条,哈哈!这下不哭了吧!胸大无脑,哈

哈!」

「你,那照片上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婉蓉追问。

「那个啊!那是房东他老婆的照片,我在地上捡的,后来,后来我就随便拿

出来,哄你玩的。你也信,不是胸大无脑,是什么?」

「你,真的?这次没骗我?」婉蓉还是有点不信。

「我的蓉姐,你用用你的脑子,我阿强是什么人,那么丑的女人我看了连饭

都吃不下去的,我会娶个那样的老婆回家?我减肥呀?」阿强说的一副不以为然

的样子。

「你~我~我」婉蓉信了,但是激动的语无伦次。

「你,你什么你?我什么我?说呀?就会哭,也不等我把话说完!」

「我爱你,阿强,我好爱你。」婉蓉高兴地一下扑在男人怀里,粉锤打着男

人的胸膛。

「蓉姐,我娶你,我还会驾着七彩祥云来娶你,你信吗?哈哈!你跑不了的。」

阿强此时说这样的话,是发自肺腑。

「你还驾着七彩祥云,你孙悟空呀,呵呵!阿强,我坐着你的五菱面包就好

开心了。」

傻傻地爱着的婉蓉,是每个男人的梦想。

「轻点,阿强,轻点,啊,你弄死我了,嗯!」

婉蓉跪在床沿,美臀高高撅起,被阿强从后面狠狠地插弄。

「蓉姐喜欢这个姿势,对吧?」

「啊!啊!我不喜欢,太深了,这样太深了,别动我屁股,嗯,,,轻轻抠,

阿强,轻点抠那里。」

阿强插着美穴,又用手指甲刺激着女人屁眼儿上的菊纹。

「蓉姐,我喜欢你撅着屁股让我肏,这样可以看见你的小屁眼儿,你说实话,

说给我听。」

阿强加速抽插,粗大的阴茎每次抽出都把穴里的淫水一起带出,插入时又狠

狠地撞击女人的子宫口。

「咕唧,咕唧,」

「阿强,你轻点,我,喘不过气了,」

婉蓉感到抽插刚一放缓,屁股上就「啪啪啪,啪啪啪!」被男人用巴掌扇打。

「说,这姿势你喜欢吗?不说打烂你的大屁股,哈哈!说不说?」

阿强打的很是过瘾,这角度太适合打屁股。

「啊!,啊,别打,我喜欢,我喜欢撅着屁股让你肏. 」

「还有呢?说完,为啥喜欢?」

「我,我喜欢把屁眼儿,给你看,让你抠,我好丢脸,也好舒服。嗯!嗯,

好深呀!」

阿强这还不满意,又加大力度,「转过头,蓉姐,看着我说。」

「嗯!嗯!」

婉蓉被插得过瘾,干脆肩膀支撑身体,一对大奶压在床上,转过头,看着正

在肏她的男人,「阿强,我喜欢撅着屁股让你肏,嗯!啊!因为把屁眼儿都给你

看到,我觉得有点兴奋,我说实话了,呜,,丢死人了。」

阿强又狠肏了一百多下,感觉胯下的女人已经快要爽到了,干脆把女人朝怀

里一抱,像抱小孩撒尿一样,大叉着腿。肉棒却仍然插在穴里,就这样站着,边

走边干。

「啊!阿强,不行,放我下来,嗯,插死我了,我怕,啊,啊,嗯!」

阿强不理会女人的抗议,就这样抱着她,走出卧室,「卫生间在哪?」

「你,你要,干嘛?」婉蓉现在这个姿势,肉屄大开,阴道里插着的肉棒子

是她唯一保持平衡的着力点,只能用力夹着肉棒。

「在这啊!」没等婉蓉回答,阿强就找到了卫生间,就去后把灯打开,对着

一大扇镜子,又开始大力抽插。

「蓉姐,看看,你挨肏的样子。」

婉蓉睁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被男人像抱小孩撒尿一样。裸露着的奶子上下

弹跳,屄里插着根大棒子,阴唇被扯得大张着,里面水淋淋的,甚至尿道口都若

隐若现。

「嗯,我羞死了,啊!啊!」

这种羞耻的刺激加上下体一阵阵酥麻感冲上大脑,「不行了,我,我受不住

了,要死了,阿强,用力,用力肏我,啊!」

阿强加大力度的同时,一口含住女人的耳垂,舌头紧接着舔入耳蜗,小声地

说了句话。

婉蓉已到临界,点了点头,「阿强,用力插我,啊!啊!我爽死了,要死了,

看我,阿强看我的骚屄,看我的骚屄,我尿给你看,呜,呜,啊!啊!」

阿强感觉女人穴里一热,马上拔出肉棒,把女人的屄对准镜子,只见阴道里

一股阴精,喷射而出,「嗞!嗞!」打地镜子直响。眼看喷完了,尿道又开,一

泡热尿又直直打在原处,冲洗着刚才的淫水。

「嘘~嘘~嘘」阿强学着逗小孩尿尿的哨声。

「蓉姐,尿完了吗?」

「呜~呜~呜~我不活了,我丢死人了,呜~我尿完了,尿完了,你是臭流

氓,呜~」

「哈哈!你爽完了,尿完了,该我了。」

阿强把女人抱回卧室,平放在床边,自己则站着地上。两手把女人大腿一分,

露出湿淋淋的肉穴,粗硬的肉棒一插而入,直达子宫,撞了个结结实实。

「啊!呜~呜~我要被你肏死了,嗯,好粗,你轻点儿肏,」

阿强保持着这个姿势,像个柴油打桩机,「啪啪啪,啪啪啪」一口气狠狠插

了一百多下,身下的女人也喘着粗气,眼看又进入状态了。

「啊!,舒服,阿强,,鸡巴好粗,啊,插得好舒服,我又要来了,啊!」

「蓉姐,我也差不多要射了,嘴里,屄里自己挑一处。」

「屄里,射我屄里,你射,我就再高潮给你看。啊!使劲肏,,快了,啊!」

婉蓉又感觉浑身酥麻上脑,爽得浪叫。

「蓉姐,撅屁股,把你的屁眼儿亮出来给我看。」

「嗯!」

婉蓉感觉肉棒拔出,穴里一阵空虚,马上以最快的速度,翻身撅屁股,双手

朝后,主动掰开丰满的翘臀,把屁眼儿和肉穴都完全展露在男人眼前。

「给你看,快,快插进来,啊!」

阿强又是一杆到底。

「好蓉姐,你是不是长了个骚屄,说,说,说,」

「啪,啪,啪」,阿强一边问,一边打屁股。

「嗯,我是,是骚屄,呜~」

阿强看着身下的白屁股,被自己干的肉浪阵阵,再也忍不住精关一开,麻眼

一热,两个大拇指按住女人屁眼儿上两侧的菊纹,狠狠一扯,龟头顶住子宫,一

股有力的喷射,打地子宫一阵乱抖。

婉蓉本来已近高潮边缘,屁眼儿又被狠狠一扯,一阵电流从下体蹿遍全身,

子宫又被热精一烫,「啊!又来了,啊!我死了,啊!啊!」

两人一个朝里射,一个朝外喷,最后抱在一起倒在床上,阵阵抽动。

「阿强,你舒服吗?还不拔出来啊!」婉蓉已经退潮,感觉射完精的肉棒还

在自己体内,不时地抖动。

「嗯,舒服,蓉姐我没劲了,你去把我的鸡巴舔干净,就更舒服了!嘿嘿!」

「说话难听死了,我,我知道了。」婉蓉爽的时候自己什么都说,完事儿了,

还是觉得这词儿不雅。

婉蓉伏在阿强的腿间,一点点仔细的舔着半软的肉棒,从下到上,又把龟头

含在嘴里,用口水慢慢的清洗。

阿强把屁股一抬,马上一条香舌就伸进屁股缝,带着清香的口水在男人屁眼

儿上扫动,「嗯!舒服,多给我舔一会儿屁眼儿,,」阿强靠在床头,又抽起了

事后烟。

正午时分,婉蓉说什么都不让阿强下床,说是自己要露一手给他看看,亲自

下厨。

「怎么样?我手艺还行吧?」婉蓉睁大美目,期待地等着男人对自己饭菜的

评价。

「嗯,这个,」

「到底怎么样吗?你都把一盘鸡翅膀快吃完了,还没尝出味儿吗?讨厌,我

还没吃呢!」婉蓉见他吃得香,其实心里高兴极了。

「好吃,好吃,老夫昨晚至今,粒米未进,却耕地不止。有此一顿佳肴,可

再劳作三日。哈哈!」阿强说完,夹了一个鸡翅放在了婉蓉的碗里。

「你还能行了?好好的地,都快让你耕坏了,像头蛮牛一样,累死你才好。」

婉蓉觉得自己现在腿根儿都是酸的。

「只有累死的牛,哪有耕坏的地!嘿嘿!蓉姐,吃完饭,下午咱们干什么?」

婉蓉脸一红,「那你还要吗?我说了,让你,让你玩儿个够。」

「玩儿个够?蓉姐,对你我永远没个够。」

婉蓉一听,心里还感觉美滋滋。

「蓉姐,不如我们下午一起上街上转转去,回来再把下午的给你补上。」

「滚蛋,谁要你补!」

婉蓉知道了阿强其实根本没有结过婚的事实以后,对于再和他出入公共场合

已经不再抵触。反正也好久都没有上街了,欣然接受。

一辆破面包车,减震乱响,正吃力地爬着长安国际购物中心设在顶楼的停车

场。

「嘀,嘀,嘀,」后面的车在催促着。

「行不行啊?减档啊!呵呵!」婉蓉在副驾驶教阿强开车。

「减什么减,再减就空档了!行了,终于上来了。」

婉蓉前些年也经常来这里逛逛,偶尔也会买一些衣服,但是自从家里出了那

些事,就再也没有来过了。一来是没有心情,二来她穿衣服十分讲究品质,这里

的高档服装价格不菲。

阿强大大咧咧,胡子也不刮,穿衣服从不讲究,感觉是拉住啥就穿啥!一双

鞋更是脏兮兮的像是从来不擦。

但是这位老兄就这么个形象,却引来全商场男人的羡慕嫉妒恨,女人们更是

一副不解的目光。只因为他拉着婉蓉的手。

婉蓉刚开始是有些不习惯,不是因为嫌弃阿强。而是自己的老公毕竟才去世

一年多,这样和一个男人逛街,有些不太合适。但看到阿强一副霸道的男人样,

干脆随他,反正自己都想嫁给人家了,被人看到那也是迟早的事。

「阿强,咱们去男装那边看看吧!我想给你买几件衣服,再买双鞋,好不好?」

「你买给我,胡说啥呢?我咋能花女人的钱,我穿啥无所谓,我喜欢低调,

低调做人。」

婉蓉又好气,又好笑,心想,「你个卖水果的,还低调,还能咋低调。」嘴

上又不好直说,「那我们去一般的商场吧!这里的衣服好贵呢!我也喜欢低调呢!」

「你?你不用,你应该怎么高调,怎么穿,嗯!这家,这家衣服适合你,我

的眼光没错!进去转转吧!」

阿强拉着婉蓉的手走进一家女装专卖店。

「雅莹啊!阿强,你眼光还不错,这家的衣服我很喜欢呢!我柜子里还有一

件这家店的衣服,不过好几年了。」

「什么?我的眼光只是还不错?看我给你挑衣服,你就知道什么叫眼光了,

服务员,」阿强在这么优雅的购物环境里,就像在菜市场大喊大叫。

「你好!请问需要我的推荐吗?」一位身着专卖店工服的导购女孩过来答话。

「不用,你现在记住我指的衣服就好,这件,这件,上面那件,还有这几件,

模特身上那件粉色衬衣,这件,还有那条连衣裙,那边那三套黑白搭的,这个,

这个,这三双鞋。好了,记住了吗?」

「啊?」

「啊什么?」

「好,请您稍等。」导购小姐心里直骂,「算我倒霉,估计又要白忙活儿一

下午了。」

这种情况时有发生,有些人就是只试不买,何况这位主儿,穿的像个农民进

城。

「阿强,你疯了,你不知道,这里的衣服很贵的,不是那种批发商场。」婉

蓉拉着阿强,小声地提醒。

「啊!批发商场,咱又不搞批发,蓉姐你先试,我就是想让你看看我的眼光

咋样?」

婉蓉一听,马上明白了,「原来是让我当衣架子呀?算了,让他高兴吧!如

果试了有好看的,我就买一件,不然多尴尬呀!」

试衣间里进进出出,婉蓉试衣服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别说,件件上身都是

让人眼前一亮。除了阿强的欣赏水平确实很高以外,还要说婉蓉这个标准模特身

材的衣服架子。

导购员和商场其他的顾客看得两眼发呆,都觉得自愧不如的同时,也替这女

人惋惜,「鲜花插在牛粪上,好白菜都让猪拱了之类的话,不得不涌上心头。」

「老婆,我眼光不错吧?你穿上都好看!」阿强知道周围人怎么想,故意放

大了声音。

「什么?」婉蓉听这二货把她叫「老婆」,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说都好看,全要了,那个,小姐,你算账吧!」说完又从模特身上扒了

一件白貂,扔了过去,「这件不用试,一起算。」

导购一愣,「先生,您确定这件不试试就要吗?」

「不试不卖吗?」阿强眼睛一瞪。

「不是,不是,卖的,卖的!」导购转身跑到收银台算账。

「阿强,别胡闹了,我要一件行了,我们买不起的,你知道这些衣服要好几

万呢!」婉蓉急得拽着阿强的衣服。

「是吗?要那么多钱,不会吧?」阿强不以为然。

「你,你等着看吧!」婉蓉气的跺脚。

「先生,您好,因为衣服很多,让您久等了,一共是十七万五千八百块。」

「多少?」婉蓉惊道。

「小姐,一共是十七万五千八,那件貂绒过季打折原价十五万八,现在只要

十万多一点。非常划算。」导购说的很轻松,其实心想,「傻子才花这个钱,穿

一辆车在身上了。」

「那,不好意思啊,我们,不要了,我去换下来,你等一下哦!」婉蓉说完

又跑回试衣间。

几分钟后又穿上自己来时的衣服,跑出来拉着阿强就想走。谁知导购员却笑

嘻嘻地走过来说,「不好意思啊!小姐,您真幸运,您是本品牌第八十八万个客

户,总公司有活动给您打折。」

「打折?算了,打折也不要。」婉蓉心想,「你们这一套少糊弄我,促销手

段而已。」

「老婆,咱们别急走嘛,看看打几折再说。」阿强倒是不慌不忙。

婉蓉一听又叫她老婆,气的一瞪眼,「那打几折?」

「哦!您好,我们总公司给您打0。5折,咳,咳,对,是0。5折。」导

购说话咳了几声,有可能是感冒了。

「多少?0。5折,你们没搞错吗?」婉蓉听都没听过这种折扣,心想,

「真是暴利啊!0。5折,白送算了。」

「没错,折后价是八千七百九十块。」

「这样啊?那我要了,我刷卡,你们开票吧!」婉蓉觉得她柜子里那件雅莹

的衣服也要四千多,现在花八千多买这么大一堆衣服,还有件貂,确实划算。

「嗯,您好,您先生已经付过了。」

阿强从众多衣服里,拿出一件长款的粉色长裙递给婉蓉,「把这个现在就穿

上,其他的,麻烦导购小姐送到我刚才给你们留的地址。」

「好的,先生,这个没有问题,这是我们的服务范畴。」

逛完商场,天色已近黄昏。阿强一边开车,一边说,「看,蓉姐,我说几件

破衣服没那么贵吧!你还不相信我!」

「贵倒是不贵,可是也要八千多块,我不想让你花那么多钱,你挣钱辛苦。」

「别小看人,我一个月也挣两三千块勒!给你花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你一个月才两三千块,阿强,你对我真好,手机加上今天的衣服,花了不

少钱了。我,我过意不去。」婉蓉得知男人这几天就给她花了近半年的收入,除

了不好意思,另外也觉得和他在一起,自己很踏实,其实这也是大多数女人的心

里。男人愿意给女人花钱,会给女人一种安全感。

「蓉姐,你不用过意不去,请我吃个饭就行了!咋样?」

「当然可以了,阿强,你今天不管想吃什么,我都请你,咱们吃顿大餐,呵

呵,你说吧!」婉蓉觉得这样一来,自己心里会舒服些。

「蓉姐,那,那就西道门马家豆花咋样?我的最爱,哈哈!」

「什么?阿强,你也爱吃那家的豆花呀?我,我也超喜欢呢!太好了,我想

起来就流口水呢!呵呵,太好了,嗯!不过,那个才五块钱一碗,说了请你吃大

餐的,要不咱们改天再去吃豆花,你另说个高档点儿的地方,好不好?」婉蓉太

意外了,男人竟然和她一样喜欢吃那家的豆花。

「吃什么大餐,贵了就好吃吗?不见得吧,我觉得衣服一定是要买贵的,品

质好。

而吃的东西就和女人一样,好的都在民间,哈哈!」

「什么,怎么说的?」婉蓉不解。

「哈哈!你不觉得吗?蓉姐,好吃的东西都藏在背街小巷里,就像好女人一

样,都在默默无闻地活在自己的小空间里,比那些明星美女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就像我的蓉姐。」

「嗯?是吗?」婉蓉听他说的一套一套地,心里突然冒出个念头儿,「他是

菜市场卖水果的?」

这家豆花的确是远近皆知,有不少铁粉儿,但是店面不在繁华街道,就餐环

境也比较差。

因为街道边没有停车的地方,所以要把车停在几百米外的地方,徒步前往。

「呀!阿强,好像打烊了,咱们白跑一趟了。」婉蓉远远地发现老板正在收

摊。

「哦,不会吧?我去看看,如果打烊了,你就不用过马路了,在这里等着我。」

阿强说完独自离开。

不一会儿,阿强在街对面招手,示意婉蓉过去。

「老板,没有打烊呀?太好了!两碗豆花,要超多辣子。」婉蓉说完找地方

坐下,又好像想起来什么。

「对了,阿强,你能吃辣椒吗?」

「能,能,我和你一样,特别喜欢吃,越多越好。」

「太好了,咱俩的口味一样呢!都爱吃这家的豆花,又都喜欢吃超辣的,老

板那再多放点儿。」

「是啊,是啊!」阿强一脸黑线。

「嗯,好好吃呀!今天的特别好吃!对吗?阿强,咦!你哭了呢!」婉蓉发

现阿强脸红着,眼泪都快流出眼眶了。

「没有呀!嘿嘿!刚才沙子进眼睛了。」

阿强说着拿着纸巾擦泪,擦鼻涕。

「咦!阿强,你是被辣的吧?哈哈,你笑死人了,哈!你还逞能说能吃辣子,

别吃了,哈哈!你好有意思。」婉蓉看阿强的狼狈样,又和他在床上的威猛形成

了强烈的反差,笑的饭都吃不下了。

最后婉蓉还是一个人吃完了两碗豆花。

豆花店的老板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哎!这女人真是够正点的,

可男人这豆花也吃得太贵了,值吗?」

「阿强,谢谢你!」婉蓉停下脚步,在路边拉着阿强的手说。

「谢我什么?」

「你根本就不爱吃豆花,也吃不了辣椒,对吗?」

「谁说的?我爱吃,蓉姐你爱吃,我就爱吃!」

「阿强,你对我真好。」

「因为陪你吃豆花吗?」阿强问道。

「嗯,不止这个,我觉得你是在用心对我好。不然,你怎么知道我爱吃什么?」

婉蓉不傻,她发现这个男人对她的了解远超过只认识几天的人。唯一的解释就是

他很用心。

「你也对我很好呀!蓉姐。」

「什么?」

「你把你的屁股撅给我,就是对我好,哈哈!真的,那是世上最美丽的风景。

全世界只有我有幸欣赏,不是吗?」阿强笑道。

「讨厌,大流氓,说的好听,什么风景?你就是喜欢看我丢人的样子。」婉

蓉嗲道。

「我真的喜欢看!」阿强一把女人搂在怀里。

「那我们快点回家,我让你看。」婉蓉在耳边轻声道。

「和,我,在,长,安,的,街,道,走,一,走~呜,喔,」阿强拉着婉

蓉的手一边走一边唱,也不在乎路人的眼神,还乱改歌词。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阿强唱着,伸出胳膊,示意要照着歌词做。婉蓉看他那傻样,会心一笑,挽

住了他的胳膊。

阿强手一插裤兜儿接着唱,「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两人边走边唱,引得路人驻足侧目观看。婉蓉也慢慢被身边这个无拘无束,

自由洒脱的男人感染,竟和着他歌声的节拍,一起漫步。

最后,爱跳舞的她,终于挣脱了阿强的臂挽,转动粉色纱裙,轻歌曼舞。

这条相对偏僻的街道,今晚却有着全长安最美的夜景。

神魔录安卓版

猎魔战记破解版

神迹大陆破解版

九州行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