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部35

发布时间:2021-01-22 01:48:49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03

就在跟信勇大厦有一街之隔的云鼎大酒店,董平川用毛巾擦干身体,下体硬

邦邦的,半小时前吃下的那颗强效伟哥已经起了作用,他从一旁拿出一瓶印度神

油,在龟头上喷了两下。大约是从四十岁那年起,他发现自己在那一方面的功能

有日趋下降的趋势,现在不得不靠着这些东西的帮助才能够一展雄风。

作为一个众所瞩目的大企业家,董平川有着跟屏幕上的道貌岸然截然不同的

另一张面孔。早年在底层拼搏时拼命抑制住的性欲在成功之后被彻底地释放了出

来。这些年里董平川在外面着实包了好几个女人,有两个还给他生下了两个没名

分的女儿。

要说这大富商成功后嫌弃家里黄脸婆这种事并不稀罕,可问题是董平川的妻

子裴文璇并不是什么黄脸婆,她是平河市一中的语文老师,三十八岁的年纪也不

算很大,依旧是一中里灿烂夺目的一位美人。而且当年董平川发家,很大程度上

也是靠着这个老婆:他的老丈人裴鸿是市教育局的领导,在他刚进教育局时就看

好他的前途,并做主把女儿嫁给了他。董平川下海后的第一桶金就是靠着老丈人

的人脉才挖到的,现如今裴鸿已经升到了市教育局局长,虽然在事业上董平川已

经不需要老丈人帮忙什么了,但对这位浸淫官场多年的老人,董平川还是颇为忌

惮的。也因此他在外面虽然风流,但对老婆裴文璇依旧很不错,令他烦心的是他

跟裴文璇的独生子董雷,这小子从小娇生惯养,小学时就纠结了一班跟着他屁股

后混的小流氓成立了一个什么帮会,勉强读完初中,这小子死活不肯再读书了,

现如今天天在外面晃悠。而且这小子这两年渐渐长大,似乎对董平川在外面的风

流事也有些耳闻,对老爸的态度越来越嚣张了。

不过此时的董平川也不去想那么多,因为在外面的房间里,此刻正有一道鲜

嫩可口的美食等着他去品尝呢!他走出浴室,来到房间里正拿着手机刷着微信的

李雅琳身边。

「洗完啦?那到我了!」看到董平川出来了,李雅琳放下手机,跳了了床。

「别洗了,就这样,挺好!」董平川抱住身穿排球衣的李雅琳,鼻子在她后

颈上深吸了一口气。

「不洗啊?我可刚打完球,身上都是臭汗!」李雅琳笑嘻嘻地拍着董平川的

头顶。

「哪里臭了?我女儿身上这叫美少女的香汗!」董平川伸出舌头,在李雅琳

的脖子上舔了舔,把美少女痒得咯咯咯直笑,她伸手抱住了董平川大腹便便的腰

部,说道:「大坏蛋!不让你舔!」

「怎么说话的?忘了该怎么叫我了?」董平川佯怒说道。

「爸爸!好爸爸!」李雅琳心里暗骂这个死肥佬真是变态,但嘴里还是乖巧

地叫着。

「诶!这才乖嘛!好闺女,爸爸的鸡巴很硬了,要肏我的好闺女了!」董平

川满脸都是下流的模样,哪里还有分毫政协委员、商场巨子的风范!

「爸爸的鸡巴好大哦!」李雅琳握住董平川那十公分出头的鸡巴,刚放到唇

边,鼻子里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气味。「老变态又喷那东西了!」她的心里大骂,

每次喷了那东西之后,董平川的鸡巴就像麻了似的,要好久才能把他搞射。

「乖女儿,来,躺着!」董平川让李雅琳躺在床上,然后蹲坐在她的胸前,

把鸡巴对着她的香唇肏了进去。

「唔……唔……唔……」李雅琳忙稍仰起头,嘴巴紧紧含住董平川的鸡巴,

迎合着他的抽送,董平川的体重足有两百来斤,她害怕等下他一个站立不稳,整

个人坐在自己胸口,那可受不了。

「爸爸!人家下面……好痒……要爸爸的大鸡吧呢!要爸爸的大鸡吧肏屄屄

……」勉强给董平川口交的几分钟,李雅琳忙扭着身子说道。董平川无奈只好抽

出鸡巴,李雅琳急忙把裤子脱下,想要脱掉上衣时,被董平川阻止了。

「就这么穿着衣服肏吧!」董平川呵呵一笑,将李雅琳两条修长的大腿大大

地张开,「女儿,爸爸这就肏你咯!」说完硬邦邦的鸡巴对准女孩张开的肉缝,

就要一捅而入。就在这时,他突然顿了一顿,看着李雅琳问道:「你这些天没做

对不起我的事吧?」

原来,董平川贪花好色,跟女人做爱从来不用安全套,但是他有个毛病,就

是老怕搞到不干净的女人会给他带来一身风流病。所以他从来不碰那些风月场所

里的女孩,包养的情妇都是在学校里读书,或者是有正经工作的年轻女生,而且

在第一次上床之前,他都会让这些女人先去医院做体检,而一旦成为他的女人,

他就再不许别的男人染指了,每个女人每个月都会拿到不少钱,但如果一旦被他

发现自己的女人红杏出墙,那后果是极为可怕的。李雅琳就听说过,以前有个被

他包养的空姐儿不知道他的厉害,成了他的女人后还跟同家公司的一个空少眉来

眼去的,结果两人有天在一起飞新疆的一班机后,以为那里远离平河应该是安全

的,就相约去宾馆开了房,结果两人刚脱了衣服就被一群人堵在了房间里,最后

倒是没丢了性命,只是听说两人的生殖器今后都是不能用的了。

「胡说什么啊?坏爸爸!人家……人家那里都是给你留的,那会让别的男人

碰啊!」李雅琳甜甜地笑道。

「那就好!」董平川嘿嘿一笑,屁股一挺,鸡巴划开女孩的阴唇,直接就肏

了进去。

「爸……你肏死我了……太大了……」李雅琳的浪叫高亢而又婉转。董平川

嘿嘿一笑,他不管女人的反应是真是假,那少女紧窄的阴道包裹着鸡巴的感觉太

美妙了,更关键的是,看着这具不到二十岁的青春躯体在这里的胯下婉转求欢,

那种满足感是他那个徐娘半老的老婆无论如何也给不了他的。

************

「老婆!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看到杨雨开门进了屋,

韩少义忙迎了上去,忐忑不安地看着自己的妻子杨雨。

杨雨看都没看丈夫一眼,手扶着鞋柜,把那双黑色的高跟鞋脱掉,然后径直

走进了客厅。

「这才六点啊……老婆,见到董总了吗?……他……你们……有没有……那

个?」看着杨雨默默地在沙发上坐下,韩少义慢慢地走到她身边,急切地问道。

侧过头看了着急忙慌的丈夫一眼,杨雨面无表情地说道「他不肯帮忙,只说

了会让那些人暂时不来打扰我们,剩下的事情,还要你自己去解决。」说完杨雨

的眼睛望着前方,目光却完全失去了焦点。

「这……这怎么行啊?」韩少义急了,「那么多钱,你让我一时半会的,哪

里去筹啊?老婆!你……你有没有……有没有让董总……那个?」

「啪!」清脆的一声响起,杨雨瞪大了眼睛,恶狠狠地在丈夫的脸上抽了一

记耳光。

「你想问我有没有让他上对不对?没有!没有!我勾引他,他没理我!」杨

雨的拳头雨点般地砸向丈夫的胸口,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当初青春美貌的她拒绝

了多少人的追求,千挑万选选中了韩少义,谁知道……谁知道他会是这样的一个

软骨头、窝囊废!「你是不是很遗憾啊?你老婆没让别的男人肏,你很不爽对不

对?啊?!」杨雨咆哮了起来。

「老婆……老婆……你别这样……」韩少义不敢躲避,只是试图去抓住杨雨

的双手,可是杨雨这时候情绪激动,一时半会又哪里控制得住?韩少义接连挨了

好几拳,杨雨的拳头也慢慢地变得无力,低头坐在沙发上抽咽了起来。

「王八蛋……王八蛋……我怎么就嫁了你这样一个王八蛋!」杨雨泪眼婆娑

地看着韩少义,边哭边骂,「好好的一个家,让你糟蹋成现在这样,我现在就跟

你说,我们离!我要跟你离婚!」

「老婆,老婆你先别哭!」韩少义安慰着杨雨,「你也知道这笔债务,就算

离婚你也……再说了,就算你想离婚,你不替韩阳考虑考虑?老婆啊,事情总是

还得想办法处理,对不对?」

见杨雨暂时停止了哭泣,韩少义坐在她的身边,半晌,他看着杨雨,皱着眉

问道:「老婆,你说董总……会不会是因为抹不开面子?他当初那么追你,没理

由现在就完全不动心啊?要不改天你再……约约他?」

杨雨难以置信地看着丈夫,半晌,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到了韩少义的脸上。

(待续)

04

「嗟乎!大阉之乱,缙绅而能不易其志者,四海之大,有几人欤?而五人生

于编伍之间,素不闻诗书之训,激昂大义,蹈死不顾,亦曷故哉?且矫诏纷出,

钩党之捕遍于天下,卒以吾郡之发愤一击,不敢复有株治;大阉亦逡巡畏义,非

常之谋难于猝发,待圣人之出而投缳道路,不可谓非五人之力也。……」

裴文璇用她那一口极富有感染力的标准普通话读完了这篇传世名作《五人墓

碑记》后,在黑板上写下了几道阅读理解题,看了手表,对学生们说道:

「还有几分钟就下课了,你们把这几道题抄回家,这个周末就不给你们增加负担

了,不过不用我说你们也该明白,期中考试考完,期末考试也就不远了,考完你

们就要告别高一生涯,下学期回到学校就该是高二了,都别太放松了,知道吗?」

「知道了!老师!」全班学生齐声应道,裴文璇笑了笑,扔下手里的铅笔,

拍了拍手里的灰尘,这时候她感觉到裤袋里一阵震动,背过身掏出手机一看,微

信提示里有短短的一行字:「后天球赛,你会来吗?」

裴文璇暗暗叹了口气,手里握着手机,转身离开教室走向教务室,一路之上

她的神情都有些迷茫,以致路上有好几个学生和同事跟她打招呼,她都视而不见。

收拾好公文包,裴文璇还是没有下定决心要怎么回这条微信,她缓步走向停

车场,坐上了自己的那辆混合动力科罗拉后,干脆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车子缓缓地驶出了学校,没开多久,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裴文璇心里一跳,

忙看了看车载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上面是简单的一个「娟」字,她这才松了口气,

按下了方向盘上接听按钮。

「怎么?今晚你不是要去相亲吗?」还没等对面说话,裴文璇就先用欢快的

语气调侃道:「怎么现在还给我打电话?要我过去做电灯泡不成?」

「嗨,甭提了!」伍若娟的声音在那头显得有些疲倦:「这不?托你家老爷

子的福,说今晚是他老人家退休前最后一次聚餐,全局上下一个人都不能少!局

长大人发话了,我能不给这面子吗?想跑路都跑不成……只好给他发短信取消咯!」

「取消?那怎么行?那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啊!大小姐!」

「还好啦,他没那么小气,说是改成后天下午在北极光喝下午茶。」

「哦……那也好,白天看也能看得清楚些!」裴文璇笑道。

「好什么啊?我这种黄脸婆,晚上还能靠灯光啥的遮掩遮掩,大白天的,什

么都藏不住!」

「哈哈哈,谁让你要老……」裴文璇突然打住,虽然她跟伍若娟是多年的闺

蜜了,但是人民教师的身份,还是让她觉得用太俗的话来说朋友实在不好,她顿

了顿,改口说道:「谁让你要赶潮流玩什么姐弟恋啦?记得用我上次给你的那瓶

遮瑕霜,涂眼角上,效果不错的。」

「行了行了,就怕不管再怎么遮,最后都是见光死!唉,我是真的都不大想

去了。」伍若娟的声音听起来真有点想打退堂鼓的意思。

「去吧去吧!」裴文璇笑着鼓动她:「大小姐,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和性福,

就看这次能不能钓到这股潜力股了!」

「去你的吧!」伍若娟笑骂道:「不跟你瞎聊了,我跟他们聚餐去了,对了,

你要过来吗?」

「不了,老董今晚回家,赶着回去给他做饭呢。」

「那好吧,做你的贤妻良母去吧,咦?老董最近还挺着家的嘛!」

「哪跟哪啊!」裴文璇叹了口气:「也就周末还能看到人。」

「嘻嘻!」伍若娟的声音里带着戏谑:「老董总还记得回家交公粮,你就知

足吧你,今晚可别太努力啊!」

「要死啊你!」裴文璇羞红了脸:「赶紧见你那帅哥去吧,老牛吃嫩草,看

以后不折腾死你!」裴文璇终究还是把刚才没说的话给说了出来。

************

裴文璇的父亲裴鸿是平河市教育局的局长,马上就要六十岁了,正在准备办

理退休。伍若娟是裴文璇最好的朋友,以前也是一名教师,早年离婚后一个人带

着儿子冯宇鹏两个人过,日子过得很苦,后来还是裴文璇求父亲帮忙,找了个机

会把她调进了教育局工作,那之后他们母子两人的生活才逐渐好转。

伍若娟长相很不错,跟裴文璇做同事是就被学校里的男老师和学生们封为女

教师里的两朵金花,她以前是教师,后来又是公务员,在寻偶的男人眼里那都是

很吃香的职业,所以虽然说是离过婚,身边又带着个拖油瓶,这些年里追她的人

一直不少,可是伍若娟铁了心似的,一一回绝了那些人。一直到去年儿子考进了

高中,她才说想要找个男人一起过下半辈子,不过浪费了那么多年的好光阴,现

在的伍若娟也是四十挂零的女人了,儿子又这么大了,想要找到理想的对象,那

可真是谈何容易啊!

不过最近裴文璇听她说跟一个男的聊得很好,现在还约了见面,可是就是有

一点,听说那男的今年才三十三,足足比伍若娟小了七岁。

「祝你好运吧!」裴文璇嘟囔着,无论如何,她也希望闺蜜能有一个好的归

宿。挂了电话,她去超市买了一些丈夫董平川爱吃的菜,回家下厨房准备了起来,

她做菜不算快,三菜一汤的一顿饭搞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全部做完时已经过了八

点了,可是就这样,董平川也还没有回家。

在饭桌前又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直到时钟过了九点,才听到门口传来钥匙

转动的声音,裴文璇忙过去开了门,满身酒气的董平川一个踉跄,裴文璇忙一把

扶住了他,这才没有跌倒。

「怎么又喝这么多啊?」裴文璇平时很少抱怨丈夫,但就是对他爱喝酒这点

会经常劝说,毕竟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了,这几年体检的结果显示,董平川的

肝功能方面的毛病是越来越大了,医生说他有脂肪肝,再喝下去很可能会转化成

肝硬化。

「我也不想喝的。」董平川酒量很大,酒品也很好,哪怕是喝醉了,最多也

就是倒头大睡,很少会说胡话,跟不会借酒打人骂人,这时候的他看上去还非常

清醒:「你也知道老冯那家伙,自己喝起来跟个疯子似的不说,还他妈老爱灌人

喝……」

「那你就少跟他一块喝嘛!」裴文璇皱眉说道,但随之又叹了口气,凭董平

川跟那些朋友的交情,想要让他们不一块喝酒,谈何容易。她可不知道,董平川

这次可不是跟他那群朋友一起喝酒,而是跟他的那个小情人,两人做爱的时候借

酒助性,这才喝了那么多。

「在外头吃东西了没?」裴文璇把董平川扶到沙发上坐下:「菜都是现成的,

我给你热热。」

「不用了!」董平川瘫坐在沙发上,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在外头吃饱

了,现在肚子里撑得要命,你给我放水吧,我去洗个澡。」

裴文璇只好走到浴室给董平川放了满满一浴缸热水,随后董平川蹒跚地进了

浴室,裴文璇忙进厨房给他准备普洱茶,等她手忙脚乱地泡好茶,拿进房间里一

看,董平川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随身的衣物散乱了一地。

「又是这样!」裴文璇叹息一声,默默地捡起地上的衣物,收拾好放进洗衣

篮,以她的身份自然不用自己洗衣服,这些明天上门的阿姨会拿去洗,就在她要

转身离去的时候,衣服领子一个鲜红的唇印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仔细看着那个唇

印,裴文璇呆立在那里,许久,许久。

作为妻子,裴文璇并不是对董平川在外头的风流韵事一无所知,可是她又能

做什么呢?董平川是大老板,外面的应酬很多,即便拿着这个唇印去质问他,他

大不了说那是逢场作戏,自己还能怎么样?吵架?离婚?想到伍若娟离婚后过的

那些日子,裴文璇不仅就打了个冷战。

回到房间,替丈夫盖好被子,裴文璇回到饭厅,坐在那里对着桌上的三菜一

汤发呆。期待中的两人晚餐,以及随后的夫妻之乐,就这样都成了泡影,裴文璇

心里气苦,食物吃进嘴里,却不辨滋味,她强忍着泪水一个人默默吃完晚饭,又

洗了个澡,然后上了床。

背靠着床沿坐下,裴文璇拿出手机,一看上面,微信里有十几条信息提醒,

都是来自同一个人,微信名:小天下,头像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

「为什么不回我?」

「你答应我会去的,不是吗?难道后悔了?」

「我想你,我真的想你!」

「能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吗?我快疯了。」

「你为什么这么狠心?」

……

一条触目惊心的信息传入裴文璇的眼里,她的心就像是被一个大手抓住了似

的,紧紧地揪在了一起。

身边的董平川鼾声如雷,裴文璇忙把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然后手指疾飞,

在键盘上输入了:「对不起,可能那天我给了你错误的期待,可是相信你也清楚,

以我们俩之间的关系,你这样闹下去是没有结果的。星期天我不会去,希望你忘

掉这一切,快点让生活回到正轨。就这样,我关机了,这几天都不会再开机,你

不要再发信息过来了。」

迅速地点击发送,裴文璇果断地按下了关机键,然后一下把手机扔到床下,

躺下用被子盖住了头,一分钟之后,她感觉到眼角处一阵温热,不争气的两行泪

水,终于还是流淌了下来。

(待续)

光明勇士无限钻石版

卓越传说苹果版下载

群英天下破解版

大公鸡七星彩官方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