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狡猾的风水相师第一卷第十一章未完待续

发布时间:2021-01-22 06:10:41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第一卷 第十一章 邓爵士和邓夫人的身世

所有的推算都被我猜中,邓老先生满面笑容的,只有邓爵士满脸愁容坐立不安的,也许他心理上还不能接受自己不是亲儿子一事吧!

“龙师父,我父亲的疑问和我的事,你现在可以说了吗?”邓爵士显得有点不耐烦的说。

“邓爵士,邓老先生的疑问和您的问题是同样的。他想知道您的亲生父亲是谁,其实很简单,只要知道凌晨四时至四时三十分这段时间有谁逝世,便一清二楚了。况且现在医学的科技,只要查实核对dna,便知道您的亲生父亲是谁了。邓老生生,我说得对吗?”我说。

邓父子二人低着头沉思。

“龙师父,你说得一点也没错,刚才你已经显示了本领,对于你的命理推算,我十分信服,所以你说鸣天亲生父亲逝世的时间,我也深信不疑,到时通过核对dna的方法,就真相大白了。”邓老先生微笑着说。

“爸!这个问题向外界泄露出去,您认为没问题吗?”邓爵士问。

“鸣天,有很多事情可以不用公开,但可以秘密进行,这一点不用我教你吧?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吗?”邓老先生对邓爵士说。

“爸……这……”邓爵士有口难言似的。

“鸣天,无论结果如何,你仍然是我的好儿子,放心!”邓老先生说。

我想大局已定,如果查到邓爵士的亲生父亲是谁,就大功告成了。

“邓老先生,关于查生死注册局的资料,我想小刚可以帮到这个忙。”我说。

“龙师父,那就拜托你的助手了。”邓老先生客气的说。

我转身叫小刚走到一旁谈话。

“小刚,你有同事可以拿到生死注册局的资料吗?”我问小刚说。

“龙生,当然有呀!我是做报馆的,这些第一手资料,怎么会没人守着呢?我先打个电话查问,便一清二楚了。”小刚马上拨电话查问。

小刚通过电话查问的时候,我发觉他的脸色露出惊吓之色!

“龙生,凌晨四时至四时三十分,这段时间只有林震楠一人逝世,他是大名鼎鼎的珠宝大王呀!”小刚神色慌张的说。

“什么!只有一个人逝世?那不就是邓夫人的父亲吗?”我大吃一惊的说。

“是呀!这个消息真是物有所值,太感谢你了,龙生。”小刚兴高采烈的说。

这件事情来得大突然了……“小刚,你之前曾经答应我,所有的消息会经过我的同意才见报,希望你会遵守诺言,毕竟这件事不是开玩笑,也许我们能从中捞到好处呢!”我说。

“这……但我是传媒,有责任向公众报导事情的真相……”小刚支支吾吾的说。

“小刚,现在这个消息是你独家,不会有第二间报馆知道。况且,我也不是叫你不要报导,只是要仔细想想在什么时候报导、怎样报导,才能收到最大的利益,你明白吗?”我用严肃的语气说。

“嗯……好吧……一切听你的……”小刚想了一会说。

“小刚,谢谢你!有好处,我一定会关照你的。”我紧紧握着小刚的手说。

“龙生,我相信你。”小刚望着我说。

短短的时间里,我和小刚建立一份无言的默契,他的职业和身分对我太重要了,所以我一定要好好绑着他的心。

我怀着紧张兴奋的心情,走到邓老先生的身旁:“邓老先生,您的疑问和邓爵士亲生父亲的身分,我想已经知道了,由于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有没有必要到书房谈呢?”我说。

邓老先生的眼睛望了小刚一眼。

“邓老先生,我们先行回避。”陈老板站起身说。

“各位,不必了!龙师父,反正事情的真相在你手上,相信这个秘密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在座各位都是鸣天的好朋友,就请各位看在老头子的面,多多关照了!”邓老先生大方的说。

姜果然是老的辣,这句话真的没错,万一这件事泄漏出去,就是不给邓老先生面子,等于和邓家作对。我开始越来越佩服邓老先生了。

“龙师父,你可以说了吧!”邓爵士紧张的说。

“刚才通过小刚的朋友查询,凌晨四时至四时三十分,这段时间只有林震楠一人逝世,消息来源十分准确。”我说。

“什么?只有林亲家一位?”邓老先生大吃一惊!

“怎么只有林岳父一人呢?”邓爵士脸色一沉。

“不会吧!只有我爸爸吗?”邓夫人脸色苍白,整个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陈老板和静雯两人听了后,也互相呆望对方。

此刻,整个大厅变得雅雀无声,冷清清的。

“大家不用太担心,或许有的人还没有到生死注册局登记,这个消息也要通过核对基因遗传,才能真正的确定。”我安慰大家说。

“龙师父,万一消息准确的话,那我和碧琪不是成了兄妹,变成兄妹乱伦了吗?我的天呀……”邓爵士躺在沙发上,呆望着水晶灯说。

邓夫人看见邓爵士整个人软弱无力的躺在沙发上,忙上前想安慰什么的,可是却给邓爵士一手把她推开。这突然的转变,实在令人无法承受啊!

“怎么会这样呢?一切都是我太太造成的啊!”邓老先生叹气的说。

这时候,小刚的手提电话响了,小刚走到一边接了电话后,走到我身旁在耳边说了一个消息。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整个人兴奋的跳了起来!我对邓爵士的身分更加肯定了!

“邓爵士,刚收到一个消息,不知道对您是好还是坏。”我故弄玄虚的说。

“龙师父,快说吧!”邓爵士催着我说。

“邓爵士,记得我说过你的哭丧眼双目有神,表示你不知道父亲的死讯吗?而今,你的哭丧眼已经无神,表示你已经知道了父亲的死讯。还有我说过你眉毛发出的金光会带来一喜,记得吗?”我说。

“是呀!喜从何来?”邓爵士问。

“邓爵士,刚刚传来一个消息,林老先生的代表律师刚刚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内容说林老先生在遗嘱上写着他有一名失散的儿子,如果找到亲生儿子,那亲生儿子将能得到他的产业和几座矿山,还有一笔五亿的美金,相信这就是您的一喜了!另外,也要恭喜邓夫人,你将会得到一亿美金和一些产业。很意外的是,协助找到林先生亲生儿子的人,会得到一百万美金的酬劳!”我兴奋的说。

“什么?我可以拿到他的遗产?难道就是这个喜?”邓爵士转忧为喜的说。

“邓爵士,没错!种种的推算显示,您的身分似乎可以肯定了,相信您就是承受林震楠遗产的真命天子!”我说。

“唉……家门不幸……”邓老先生摇头丧气的说。

“邓爵士,我想这个时候你们有很多话要谈,我们也该是时候回避,不过你们的决定如何,最好能通知我,毕竟我昨天说过,您父亲的死对您的命运会有一个很大的转变,或者说有一个大劫会出现,小心了!”我吓吓邓爵士说。

“龙师父,我会联络你的。”邓爵士被我这一吓,脸色苍白的说。

“鸣天,我送他们出去,你坐着歇息吧!”邓夫人说。

“邓老先生,再见!”我们礼貌的说。

邓老先生只是挥挥手表示再见。我们了解他此刻的心情,如果邓爵士要继承亲生父亲的遗产,那么邓爵士就要改成林爵士了,他怎么会不失落呢?

邓夫人送我们走出大门,来到青麻石阶梯的时候。

“陈老板,这条青龙煞的石路,风水师确实下了苦心,他怕访客会吸走水晶灯的鸿光,所以访客离去时也要从这条青龙煞的路走出去,痛楚会将霉气驱散,同样也会把我们吸到的鸿光驱散,如果你们想带走身上的鸿光,我想你们要跳下去了,哈哈!”我说。

陈老板真是一个迷信的人,他果然跳了下去,不过我很喜欢他的迷信。

“邓夫人,不必送了,您是否有话要和我说呢?”我问邓夫人说。

“龙师父,方便走到一旁谈两句吗?”邓夫人说。

我直接用行动回答了邓夫人。

“邓夫人,有什么话,请吩咐。”我礼貌的说。

“龙师父,我想请求你别让鸣天接受遗产,要不然我会很尴尬。”邓夫人说。

“这……”我的眼睛望着邓夫人胸脯上的山峰,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邓夫人发觉我的眼睛瞪着她的胸脯,脸上泛起红霞,马上用手遮掩。

“龙师父,你会答应吗?”邓夫人脸红且焦急的问。

“我要仔细的考虑……”我的眼睛仍然望邓夫人的胸脯说。

“龙师父,你留下电话号码给我,等会我再联络你。”邓夫人说。

我写了电话号码交给邓夫人后,便向她告辞了。

陈老板在车里眉开眼笑,不停的夸奖我。

“龙师父,你的本领可不小,早上还以为邓爵士会骂你,原来只是一场虚惊,相信邓爵士经过这次之后,会对你另眼相看了,前途无量呀!”陈老板说。

我对陈老板恭维的言词,已经不感兴趣,现在我的目标放在邓爵士身上,令我感到意外的是,邓夫人也走到我身边,她也算是一个贵人。

“陈老板,现在是时候大量收购呼线电视的股票了。”我严肃的说。

“好的,我马上拨电话。”陈老板开心的说。

“陈老板,收购的时候要谨慎的抛和接,这样股价才不会引起骚动,而且要秘密进行。”我说。

我留意静雯的脸色,她听了我说这番话后,脸上露出喜悦之色。

当车抵达公司楼下的时候,我留着陈老板,叫静雯先回到办公室。接着,拉了小刚到一旁,向他借了一些偷拍器材,吩咐他先行离去,等候我的电话。

“陈老板,我想带您到一个地方,有些事情是昨晚推算之后,觉得有必要通知您,现在您有空吗?”我问。

“龙师父,我当然有空,你想到哪里呢?”陈老板马上说。

“司机,麻烦载我们到香格里拉酒店。”我对司机说。

公司距离香格里拉很近,不用十分钟车程,我们已经到了。

我和陈老板走进酒店的咖啡厅,香格里拉酒店的装修,讲究豪华的气派,所有的女侍应生似乎经过特别挑选,除了脸孔清秀之外,每个女侍应生都有苗条的曲线,穿着紧身的红色旗袍制服,旗袍的开叉处很高,再加上胸前隆起的两座高峰和穿着丝袜的修美粉腿,不禁让人看了心动。

最令人心痒的是她们走起路时掀起的开叉处,隐约露出神秘的大腿内侧,勾起无数的绮想……“龙师父,你有什么事要对我说呢?”陈老板紧张问。

“陈老板,昨晚我看过您公司职员的简介,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这个秘密对您可说是十分重要,只是……”我欲言又止。

陈老板要继续问的时候,刚好女侍应生捧了咖啡过来,当她弯下身体放下咖啡的一刻,胸前一对乳峰的侧面正好近距离的对着我。看着山峰饱满的外型,不但够大还十分的尖挺,最要命的是她平滑小腹的三角洲散发着诱人的迷惑,不禁使我感到脸红耳热,真想用手摸进她胯间那条窄小的隙缝里。

“龙师父,到底是什么秘密?别卖关子呀!”陈老板说。

“陈老板,不是我卖关子,刚好侍应生走过来。言归正传,您记得公司设计师雅丽小姐吗?”我问。

“龙师父,我当然记得呀!她怎么了?”陈老板紧张的问。

“陈老板,昨晚我发现她的八字,属于百年难得一见的好八字,她不但旺夫,而且还是九天玄女下凡之数,这一类的旺夫女,我们简称是“九宫女”,如果被男人骑上去,这名男人肯定旺九方,不但旺东南西北,甚至东南、东北、正中央等等,都会名成利就!”我胡乱的说。

“龙师父,真的吗?你说的“上”是指……”陈老板小声的问。

“陈老板,我指的“上”是作爱!您对我的推算能力有怀疑?您想想,要不是她命格好,怎会当上设计师呢?如果您和她没缘份,她根本当不了设计师一职,对吗?”我记得雅丽说过她是陈老板推荐的。

“龙师父,我当然不会怀疑你的实力。你说得确实没错,当年也是我无意中推荐她的,想不到她竟会是什么九宫女,但要怎样上嘛……我毕竟是她老板,如果和职员发生这种关系,好像不是很好吧?”陈老板有口难言的说。

我想陈老板可能怕事情会闹大,所以又想要、又害怕。

“陈老板,您说说您的意思,到底是想要,还是想放弃呢?”我直接的问。

“龙师父,听你说雅丽这么旺夫,确实有些心痒,但怕流言会传到我太太耳朵,始终会很麻烦,你有什么好办法吗?”陈老板问。

原来陈老板是怕被老婆知道。哎呀!他会不会也和我一样怕静雯知道呢?

“陈老板,您是怕太太知道?还是怕静雯知道呢?”我试探的问。

“龙师父,我除了怕太太知道,也怕静雯知道。其实,我对静雯早就有意思,只是缘差一线!”陈老板叹气的说。

这个陈老板原来对静雯有意思,幸好没有给他搭上。这时,我突然对陈老板产生一种讨厌的感觉,我决定要逼他上了雅丽,好让我抓着他的痛脚。

“陈老板!其实我已经安排好雅丽给您,等会您上房间办事,等您上完后,我便会叫她自动辞职。这件事我担保没有人会知道,她目前很等钱用,您会给她多少钱呢?”我大胆试探的问。

“什么!你已经安排好?她真的会自动辞职吗?如果是这样最好,我不必怕公司会有流言,而且她又可以旺我九方,只要她肯当没事发生过,我愿意给她……三十万吧!当是公司补偿她的损失,可以吗?”陈老板心慌慌的说。

我知道三十万是很高的数目,但陈老板这么迷信,如果收他三十万太便宜了!

“陈老板,这个价钱恐怕她不会接受,她一年的薪金已经有三十万了。如果五十万的话,会比较容易说话。”我试试陈老板的反应说。

“龙师父,听你说雅丽是九宫女,我就随便给她五十万吧!希望她真的会旺我九方,只是她怎么会在上面了呢?”陈老板想了一会说。

“陈老板,不怕坦白对您说,昨晚我算准您会有意思,毕竟您和她有一线之缘,但您要记着,今天的事您可别说出去,要不然天机道破,损失的是您自己。”“龙师父,你真的未卜先知,我不会说出去的。”陈老板随即开了两张支票给我:“龙师父,这十万元是答谢你的。”“陈老板,我不能收这笔钱,如果我收下,不就成了龟公吗?”我把支票撕破。

“龙师父,你真是太客气了。”陈老板笑着说。

我当然不会接受陈老板区区十万元的茶钱,现在最重要的是邓爵士那边的一百万美金奖赏。如果拿了陈老板的钱,不但成了龟公,日后更抬不起头了。

“陈老板,我先上去交待雅丽一声,等会您上去后,直接上就行,可以免掉很多的尴尬!”我笑着说。

“龙师父,麻烦你了。”陈老板笑着说。

“陈老板,帮您做事是应该的。”我说。

我立刻搭电梯上房间找雅丽。

同时,望着手提电话想着,为何邓夫人还不找我呢?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WWW.EEE67.COM

影之刃2安卓版

局王七星彩官方下载

魔境游戏手机版

万灵召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