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爱无界十四萍水长安

发布时间:2021-01-22 06:29:02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首都机场高速上飞奔的劳斯莱斯幻影,前后两排已被隔开。

「嗯……叶总……不要……在车里呢!啊……轻点吃,嗯……嗯……」

昕妍的衬衣已经大敞着,一边的奶还有胸罩遮挡,而另一边已经被男人掏出

来,用两只手揉一只奶,粉红的奶头被大口地吸舔。

「嗯……我这里……受不了这样……啊!」

「昕妍宝贝儿,还有十分钟到机场,自己掌握时间吧!」叶星辰说完,把裤

子拉链拉开,放出早已勃起的粗大肉棒。

昕妍从那天的处女口爆后,几乎每天都要给男人口交一次,今天已经是第五

次了,区别是环境不同,不仅是在车上,而且前排还有司机和蒋珊,虽然中间有

隔挡,也是一种新的刺激。

「十分钟,叶总,那不许你故意不射。」

昕妍经过几天的口交练习,这个小处女已经可以轻松应对这根儿近二十公分

的粗家伙,含舔吹挑变化无穷,深喉吞精也无所不能。如此的进步速度,除了她

真的很聪明,更因为爱,爱的无以复加,爱的百般讨好。

「嗯……嗞……嗯……叶总……好粗」

叶星辰享受着顶级的口交,看到昕妍撅在车座上的翘臀,前几次都是女人趴

在胯下吹箫,这次在车上却是侧着身子,也方便了男人的玩儿弄。

男人顺手撩起了昕妍的裙子,丰满圆翘的臀部被丝袜包裹,更显轮廓。本想

撕掉,又觉得不妥,一会儿还要登机呢。干脆大手顺着丝袜和内裤插了进去,手

指顺着股缝儿,缓缓侵入,在昕妍扭着屁股的抗议下,中指还是找到了这小处女

的屁股眼儿。

「嗯……叶总……别弄那儿……」

「放松点儿,你不是说不管哪都是给我玩的吗?」

一句话,昕妍马上乖乖地吃着肉棒,反而把身体放松,任男人侵犯。

叶星辰只觉得昕妍的屁眼儿摸起来很嫩,菊纹也几乎感觉不出来,他也是在

外围轻轻按玩儿,最多也是刚把指肚插入,就停止侵犯,因为女孩那里太紧致了。

男人心想,「从手指的感觉来看,我的昕妍的屁股眼儿一定很特别,可惜这

角度看不见,哪天一定要摆个69式,好好欣赏一下。」

「叶总……嗯!……快点……射,射给我吃……」

叶星辰拉开窗帘,才发现已经进了机场,正在上候机楼的高架,再不射,就

得等到一千公里以外了。他一只手继续玩弄女人的屁股,另一只手揉住了那只雪

白饱满的大奶子。昕妍的嘴也夹紧撸着肉棒,香舌乱挑。

一股股精液又射在昕妍的嘴里,不算浓稠,但量却不少,又是满满一口。

「叶总,贵宾候机楼到了,嗯……现在下车吗?」司机问道。

叶星辰裤子一提,昕妍含着一口精液也基本整理完毕。

「走,登机回家!」

叶总一开车门,回头再看昕妍,还傻傻地含着,「咽了再下车,准备带回长

安呀!」

「咕嘟,嗯……欺负人呢!」昕妍嗲道。

谁知这咽地太急,嘴角溢出都没有察觉,被车下的蒋珊看了个清清楚楚。

蒋珊从包里拿出纸巾,偷偷递给昕妍,「哎!昕妍,快擦擦,嘴角……的」

昕妍马上明白自己嘴角还有余精,接过蒋珊的纸巾,装作咳嗽两声,顺势一

捂嘴,擦了个干净。

昕妍还挺感激蒋珊,毕竟自己在后排干什么,是瞒不住的她,她如果坏心眼

不提醒,这一行五六十人估计都会看到的,那就更难看了。

「谢谢你!」昕妍朝蒋珊友好地一笑道谢。

「昕妍,你厉害!」

「去你的。」

两人有说有笑,一路上都互有好感。

长安国际机场,贵宾候机楼。

一辆6.0T的宾利添越正在接机,用叶星辰的话说,做人要低调,车不要

买太贵的,600万左右的车就能凑合坐了。

开车的司机叫二龙,他和哥哥大龙是在叶星辰离家混社会时认识的好兄弟。

后来就一直跟着叶总,大龙是特种兵退伍,能打敢杀,所以负责星辰集团总部的

安保工作,现在哥俩也是年薪四五十万。

二龙老远看见叶总还带着蒋珊,连忙过去调侃,「哟!蒋小姐也在呀?」

蒋珊还没成名以前就天天粘着叶星辰,二龙当然知道。所以他们之间是比较

熟悉对方的,「咋了?我不能蹭个车,二龙,叶总不在这一个礼拜,你又用这宾

利赚了多少外快呀?」

蒋珊牙尖嘴利,自然不肯落了下风。

「我哪有?」

「好了,好了,见面就斗嘴,回家,累死了。」叶星辰见惯他俩斗嘴,也懒

得管。

昕妍还在后排挽着男人的胳膊,叶星辰出去这一个礼拜,不但董事会开的顺

利,还把这个美人儿的性感小嘴开发成功,这几天肉棒子天天都在昕妍的口水里

泡着,享受超高级别的口交。

即便怀拥如此红颜女郎,他其实还是心事重重,就是因为那晚昕妍的电话。

「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受苦了!」叶星辰一路都在看着窗外,心里想着他最爱

的女人。

「二龙,走西道巷,绕一圈。」

「好的,叶总。」

夜色已深,已经十一点多了,本来就不是繁华街道的西道巷,人烟稀少。叶

星辰回忆着一个月前在这里的点点滴滴,确实有着一种不一样的幸福感。

「被她爱!真好!」

他想着那些日子,透过车窗看着这熟悉的街道。

「停车!二龙。」叶星辰突然说到。

「咋了?叶总。」

「二龙,你先送她俩回家,我想一个人走走。」

「啊?叶总,你要干嘛?」昕妍问道。

「没事儿,你俩先回去,我走走,闷得慌。」

「那我陪你走。」昕妍说道。

「不用,太晚了,你们都回去。」叶星辰说完,开门下车。众人都不知道怎

么回事儿,又看他说的坚决,没人敢再阻拦。

婉蓉被最近的事儿搞得晕头转向,市政府莫名其妙的嘉奖,诡异复活的孩子,

和伊万卡戴一样的手表。她即使再笨,也知道这些绝不是偶然。

但就是天塌下来,也影响不了她不定期的犯相思病。最近她因为女儿的离开,

一个人在家更是寝食难安,阿强到底在哪里?他为什么要离开?他是不是出了什

么意外?

这些问题天天晚上困扰着她,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这样被征服后,

又被狠狠地抛弃。男人给她带来的是爱和希望,也是上瘾的肉体享受。突然的失

去,心灵和肉体都饱受煎熬。

今晚,婉蓉想吹吹风,出来走走也许心情会好些。五月的夜晚微凉,但一件

体恤,一款长裙也感觉不到冷。她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长发飘飘,身材高挑迷

人,脸上的忧郁更是衬得美人惹人注目。

「马家豆花?我竟然不知不觉转到这里了。」婉蓉想起那个不怕辣的傻瓜,

觉得好笑,想笑一下,却发现眼眶已经湿润。

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那些回忆,有些甜,有些酸,

幸福还是苦涩,都是割舍不下。

婉蓉突然觉得怪怪的,她虽非刑警出身,但对于危险的警觉是比常人要多一

些敏感。现在的情况虽然还说不上危险,但是旁边有个男人和她同方向并排走着,

相隔三米。虽然是晚上,但路灯大亮,犹如白昼。街两旁也还有不少门店并未关

门,不至于发生什么。

婉蓉只是觉得奇怪,这男人好像已经和她并排走了有一百多米了,是偶然?

她觉得有点儿不像,因为自己已经有意放慢脚步,这人明显也在放慢。抢劫?她

今天出来连包都没拿,更不可能。

婉蓉以一个警察的思维分析着自己现在的处境。就在这时,隔着三米外的男

人又边走边靠了过来,把之间的距离缩小到半米。这看起来就很怪了,在外人看

来,两个人晚上这样并排走着,起码是相识的人。

婉蓉用余光看了一眼,这男人西装西裤,衬衣领带,皮鞋擦得一尘不染。再

看侧脸,剑眉星目,鼻直口阔,脸上干净帅气,头发更是规规矩矩,竟有一种英

雄气概。

「不像坏人呀?无聊搭讪的?」

婉蓉正在心里判断着,旁边的男人又朝她贴近了些,这个距离就说不过去了,

这么宽的路,两人的胳膊都快挨上了,婉蓉刚想责问,就听男人竟然唱起了歌,

「和,我,在,长,安,的,街,头,走一,走,喔!呜!喔!」

婉蓉听到这改了歌词的《成都》。浑身一阵,头皮发麻,再抬头看旁边的男

人,这气息,这眼神,这声音。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回,头。」

「你……你……是……阿强?」婉蓉双唇颤抖,心都快跳出来了。

只见旁边的男人色色一笑,胳膊一拐,「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婉蓉泪如雨下,片刻哭花了脸颊,但她并没有哭出声,只是默默的掺住了男

人的胳膊,继续朝前漫步。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男人继续唱着和婉蓉漫步。

「阿强,你……你去哪了?不要我了吗?」婉蓉说的很平静,声若蚊蝇。

「蓉姐,我从来都没走远,一直都在你身边。」

「真的?那你再陪我走走好吗?」婉蓉还是很小心地说。

「当然好,我会用一生陪你走下去,再也不离开你了!」阿强的声音有些激

动,也有些颤抖。

「嘘!阿强,你小声点儿说话。」

「蓉姐,为什么?」阿强不解。

「你不知道,每次大声说话,梦就会醒,我……我想你多陪陪我呢!」婉蓉

以为这是梦,她不想醒来。

「蓉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阿强再也无法忍耐,把婉蓉紧紧抱

在怀里。

这胸膛的温度,婉蓉熟悉。她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疼的撕心裂肺,男人

还是抱着她,并没有消失。

「呜……呜……」婉蓉确定这是真的,再也不能忍耐,哭的声嘶力竭,泪如

雨下。

「呜…………呜……阿强……我……我好想你……我做错了什么,呜……」

「没有,没有,都是我不对,全都是我不对,蓉姐,我发誓,我再也不会离

开你,永远都不会了,你原谅我吧!」阿强的眼泪也顺脸颊落下。

「呜……呜……阿强……呜」婉蓉抽泣的不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们就这样紧紧地抱在一起,谁也不愿意先松手。远处一辆宾利添越,也熄

火把大灯关闭。

因为二龙知道婉蓉对叶星辰的爱,与他那千亿富豪的身价,没有任何关系。

长安华厦五星酒店的顶楼餐厅,是全市最高的建筑物,在这里吃饭可以看到

全长安的夜景。

「阿强,我……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婉蓉眼睛都哭肿了。

「我的蓉姐永远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哭也是哭的最美的女人。」

「是吗?你最会讨我高兴了,在这里吃饭,景色好漂亮呀!我觉得我好像做

梦一样呢。」婉蓉大哭一场,和阿强又重逢了,她觉得自己像重生了一样,开心

地一边说,一边欣赏着夜景。

「蓉姐,你喜欢这里?这是我的产业,我把这餐厅送给你,好吗?」

「傻瓜样子,我……只要你,要这里干嘛?我们去一起游泳的那个御海湾也

是你的吧?还骗我说人家涉黄停业,我都查过了,人家规范经营,哪里有那些事!」

婉蓉的确查过,但直到今晚才知道真相。因为她刚才坐着600万的宾利车

里,阿强一个电话就让这餐厅延长了营业时间,就只有他俩两个客人。

「嗯!蓉姐……我那样就是想让你高兴,嘿嘿!」

「阿强,你对我真好,不过你送我的表,我给弄丢了,你生气吗?」

「丢了就丢了!一块儿破表,我再给你买一个更好的。」阿强答得连犹豫一

下都没有。

「啊!你……你还真是有钱,那表我没丢,你奶奶的奶奶从明朝传给儿媳妇

的,我……我才不会弄丢呢!逗你玩呢!」

婉蓉想开个玩笑吓吓阿强,毕竟那表值一千多万,她是知道的,谁知阿强根

本就不在乎,让她还挺意外。

「蓉姐,你真好!」

「什么?」

「我突然留你一个人,离开了一个多月,你……你都不问我干什么去了?」

「阿强,我不问,只要你安全,没有出什么事儿,我……我都想过了,只要

你没事儿,被你玩弄了,我也……我也愿意的。」

「蓉姐,我不会,我答应过娶你,就要体体面面地娶你,我要办完重要的事,

再回来找你,没想到……让你难过了!」

「真的娶我?」婉蓉幸福地问着,想再听一遍。

「当然了!」

「嗯!阿强……我什么都不会问,只想再问你最后一件事,你一定要老老实

实的告诉我真相。」婉蓉不在乎贫富,更不需要物质,但见到阿强,她一定要搞

清楚一直窝心的一件事。

「嗯,蓉姐,你问,我什么都不瞒你。」

「那个孩子,真的死了吗?」

「孩子?」阿强一时没想起来。

「赵家豪,偷看我换衣服的孩子。」

「哦!假的,他没死,对不起,蓉姐,那些都是假的。那些家属,也是我……

找的临时演员。」

「真的?啊!谢天谢地,太好了,我一直都觉得太对不起他了,假的!他还

在好好地上学,对吗?我前些天好像看到那孩子了呢!」婉蓉一直都放在心里,

过不去的坎,终于也如释重负。

「蓉姐,你……真善良。」

「哼!我善良,你也太不择手段了,还假装卖水果,就为了……就为了……」

「嗯!蓉姐,我就是为了肏你,嘿嘿,太喜欢你了!」阿强还是那个阿强。

「那你现在肏到了,满意了吗?臭流氓。」婉蓉红着脸,娇羞责怪,看的阿

强如痴如醉。

「蓉姐,你真好看,我满意了,但永远都肏不够。」

「流氓,你说你怎么想的?这么有钱,跑去卖水果,还雇演员骗我。」

「都是二龙教的!嘿嘿。你找他算账去,我卖水果的车,也是他弄得,房子

他租的,主意他出的。」

「二龙?」

「就是我的司机,刚才那个开车的。」

「他这么坏呀?」

「就是,就是。」

阿强一口气把坏事都推到二龙身上,楼下宾利车里的司机打了个喷嚏,被冤

枉地够呛。

「你好,就你好,那你就不会好好追求我,我可能也会同意的呢!」

这个问题阿强没法儿回答,婉蓉就是那个没有去参加颁奖的选美冠军,阿强

看到照片后朝思暮想,和电视台记者一起去公安局请,最后还是碰了一鼻子灰。

看着穿着警服,严声厉色的婉蓉,他突然冒出个想法,如果他以普通人的身份,

得到这样的女人就是一种成就,即使失败了也是一种挑战其实阿强还真的歪打正

着,他如果开着宾利去,也许就没有现在的结果,更没有这样的爱。

婉蓉看阿强没有接着说,也不追问,她也觉得如果这样的阿强去追求她,她

可能真的会拒绝,至于为什么?婉蓉觉得那样像被包养的女人。

「阿强,你现在这身装扮,好帅气呢!我都认不出你了,胡子也刮了,看着

好潇洒。」

「蓉姐你喜欢我这样吗?」

「嗯!喜欢,起码看着干净了,亲你的时候也不会被胡子扎了,还有你舔……

呀!我啥都没说……」婉蓉羞得脸红。

二人世界,小别重逢,这一顿饭,边吃边聊,足足两个小时才结束。

楼下的二龙,这会儿一脸懵逼,他才把原来那辆五菱荣光的轮胎换好,油加

满,开到长安华厦楼下。

「搞笑,有宾利不坐。让我费老鼻子劲儿了,才找到这辆破车。」

五菱荣光在前边突,突,突地跑着,路面被后面的宾利照的昼亮。

「哈哈!阿强,还是这辆车呢!」

「是啊!是啊!蓉姐,这里有我们的回忆,挡风玻璃上还有你的味道呢!」

「滚蛋!」

婉蓉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两人说着以前的事,那打0。5折的衣服,一千

块的豆花,都被阿强招认。

车开的再慢,也有到站的时候,在婉蓉家楼下,阿强竟然没有要上去的意思。

婉蓉小别重逢,红着脸,拉着男人的胳膊。

「阿强,我想你,你非要让我说明白,骚我的脸吗?」

「蓉姐,不是的。」

「你讨厌,就知道你还是老样子,喜欢听我说丢人的话。我……我请你上我

家肏我,行了吧?我想吃……吃你的大鸡巴,我还想……还想舔你的……呀!你

知道的。」婉蓉看着男人,一眼春水。

这美人儿如此色急,为讨好男人说话又这么露骨,谁能忍住?阿强不是不去,

是因为他还是叶星辰,他知道婉蓉并不知道昕妍已经从北京回来了。

「蓉姐,不然去我家,开房也行。」

「我不,我喜欢在自己家,就像我喜欢坐五菱荣光一样,再说我想在我的床

上抱着你睡,你不想我吗?去我家,大不了,我……我让你肏我屁股,这下行了

吧?」

这杀手锏一出,阿强彻底被自己的下半身打败,本就被婉蓉说的硬如铁棍,

这最后的诱惑彻底将他击溃。

「去他妈的!爱咋咋地?」阿强脑袋一热,向鸡巴举手投降。

半夜两点半,婉蓉一开家门,拉着阿强就往自己卧室钻,刚一进房间。就关

门吻住男人的嘴,同时两手解着男人的皮带,西裤刚被脱掉,婉蓉就迫不及待地

跪在地板上,把脸贴在男人内裤上,「嗯……阿强……你的鸡巴好粗,好热,」

阿强对婉蓉也是朝思暮想,区别是他有人家的女儿天天帮他口爆。而婉蓉却

只有想着他手淫。

「蓉姐,快点儿给我脱下来舔呀!」

「急死你,流氓!」

阿强气的心想,「谁急?谁流氓?」

但是他毕竟做了亏心事儿,换了他禁欲一个多月,肯定是比婉蓉更急的。

一根儿大肉棒随着内裤被脱下,「啪」地跳了出来,龟头狰狞,青筋可怖。

可这根大家伙儿,在婉蓉眼里,简直就如同天赐的美食,馋的她咽了一下口水,

满眼的温柔,规矩地从黑黑,大大的睾丸一口口朝上舔去。

「嗯……阿强……我……想死了……好想……滋……滋……要你的大鸡巴,」

「蓉姐……我也天天都想你。」

「阿强……嗯……今天别逗我了……让我吃吧……给我吃鸡巴。」

「好,给你吃。」

婉蓉「啵」地在龟头上亲了一口,然后张大嘴刚把龟头吞入,就听门外有动

静,紧接着「咚,咚」传来敲门声。

「妈,你回来了?」

「唔……」含着大龟头的婉蓉吓得一哆嗦,连忙吐出龟头,「哦!昕妍,我

回来了,今天同事聚会呢!」

「妈,你是不是喝醉了,我进来看看你,可以吗?」

这时候,婉蓉是不可能拒绝女儿的要求的,昕妍问她是不是喝醉了,一定是

听到了什么大的响动,不让女儿进来,更是解释不清了。

婉蓉捡起地上的裤子塞给阿强,指了指衣柜,一副恳求的表情,阿强眉头一

皱,明显不乐意,但看婉蓉可怜的样子,又不忍难为她,还是提着裤子藏进了衣

柜,心想,「让你开房,不听话,还拿屁眼儿勾引我,能不能了?」

其实他既然一冲动上楼来了,又到了现在这种地步,按他的脾气,大不了有

一说一,有二说二,他不会亏待夏昕妍,也绝不辜负李婉蓉。纸包不住火,总有

一天瞒不住的。

「进来吧!」婉蓉整了整衣服。

以前她们母女互进房间从来不打招呼,推门就进,可是亏了上次婉蓉撞破女

儿在床上手淫,尴尬无比,另外她还告诉女儿,自己也经常手淫,来缓解女儿的

难堪。

所以这次昕妍听见房子里有动静,更不敢推门就进,生怕和上次一样。要不

是这样的话,她就会看见她妈含着鸡巴的样子了。

「妈,你在干什么呢?」

「我……没有呀!,什么都没干呀,我……我刚回来,准备洗澡睡觉了。」

昕妍机灵地一笑,把婉蓉拉着坐在床上,「妈~你别骗人了!我都听到了。」

「啊!你听到……听到什么了?」婉蓉吓得以为刚才和男人说的淫语被女儿

听到了。

「嘻嘻!你看你的脸,红成这样,好性感呢!谁不知道你干什么了!哼,还

说什么咱们是好朋友,你都不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在……在那样呢?」

婉蓉长出一口气,就坡下驴,总比逮到她跪地口交好的多,「嗯!昕妍,妈

妈……妈妈最近有点……想,你别问了。」

「妈,那你完事儿没?」昕妍挽着妈妈的胳膊,撒娇追问着真相。

「讨厌,昕妍,完了,完了,行了吧!」

「嘻嘻!妈妈好厉害呀!」

「滚蛋,什么厉害,胡说什么呢!」

虽是母女,昕妍也觉得妈妈以前撞见过她一次,现在这样才公平呢!

「快去睡觉吧!昕妍,都这么晚了。」

「咦!妈,你不是都舒服过了吗?怎么还急着赶我走,难道……难道……」

婉蓉是怕衣柜里的这二货,万一时间长了,发出点声音,就前功尽弃了。

「难道什么,昕妍你讨厌,哪有这样臊自己妈脸的。」

「嘻嘻!妈,我出差刚回来,想和你聊聊呢?」

昕妍这样说,让婉蓉怎么好去拒绝,只好搂着心爱的女儿。

「好吧!昕妍,你出差顺利吗?」

「嗯!一切顺利,妈,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妈,你女儿这次出差,交男朋友了,嘻嘻!」

「是吗?昕妍,那他人怎么样?对你好吗?是干什么的?」婉蓉对女儿的终

身大事,十分紧张。

「他啊!他对我特别好,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他这么好的人。」昕妍说着,

也是一脸的甜蜜。

「嗯!那就好,他是和你一个公司的吗?」

「算是吧!他是我们董事长。」

婉蓉一听,脸上明显有了担忧,提醒女儿说,「昕妍,有钱人的话,你要小

心了,这种人花心得很,没几个好人。」

衣柜里的男人,把婉蓉的话听的真真的,一脸的不服气,心想,「凭什么我

有点儿钱就不是好人。」又低头看看自己的龟头上的口水,马上觉得婉蓉的话似

乎还是有些参考价值的。

「妈,他对我可好了,我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你不要说他的坏话。」

「你个死丫头,妈妈为你好,才认识几天呀?胳膊肘就往外拐。」

「嘻嘻!妈妈最好了,我男朋友也好。」

「昕妍,老实告诉妈妈,你们到什么地步了,和他有没有那个……」这是每

个妈妈都会关心的问题,生怕女儿吃亏。

「妈~没有呢!不过,不过我想了,他要是喜欢,我……我也不想拒绝了,

只要他爱我就好了。」

「不行,绝对不行,昕妍,你才20岁,别那么急。」婉蓉没想到女儿会这

么相信那个男人。

「妈~都什么年代了,你要是有男人,我绝对不干涉,你相信我的判断,好

吗?」

婉蓉本想劝阻昕妍,女人一定不要随便相信男人,那种事更要慎之又慎。但

听女儿说自己有男人,她并不反对。再想想自己衣柜里藏着的阿强,加上自己刚

才还跪在男人胯下忘情的舔着肉棒。心想,「我……我还有什么资格劝自己的女

儿,阿强的那个东西,我不是天天都在想吗?」

「昕妍,那你这样说,妈妈要祝你幸福呢!」

「谢谢妈妈!」昕妍高兴地抱住了婉蓉。

「妈~你的胸好大,让我好好摸一下,嘿嘿!」

「滚蛋,睡觉去,摸自己的去。」

昕妍也很累了,和妈妈倾诉完心事,道了晚安,就回自己房间。可是她走出

妈妈房间后,隐隐听到妈妈把房门反锁了。

「好奇怪呀!我听错了嘛?」

婉蓉把房门反锁了以后,连忙打开衣柜,小声对里边的阿强说,「我女儿,

可能刚出差回来,你小声点,嘘!」

阿强藏在柜子里,一动不动,裤子当然还没穿,挺着半软的肉棒,一脸的不

高兴。

「嘘!阿强,轻点儿,到床上去。」

这张床的味道,阿强很熟悉,他干脆脱光衣服,钻进被窝。婉蓉刚才的色急

表现被女儿的突然出现击退,但是一看到阿强强壮身体,性欲又蠢蠢欲动。

阿强看着站在床边不知所措的婉蓉,也觉得好玩,刚才的不悦也都烟消云散。

他揭起被子,腾出空间,示意她也上来。

婉蓉几下把自己也脱得一丝不挂,两具裸体瞬间紧紧黏在了一起。阿强又再

次拥住了这一身美肉,温软如玉,一床的女人香,让男人性欲骤增 .怀里的女人

更是色急,饱满的大奶尽可能地贴着宽厚的胸膛,美腿夹住男人的小腹,软软的

阴毛轻轻地摩擦髋骨,阴唇间的泉涌,淫水抹地男人一腿都是。

「阿强,我难受……想要你……」

男人一听,肉棒也早已粗涨难耐,一翻身就要提枪上马,急着要把这久违的

美肉干翻在身下。

「不……不行,你肏我,我会忍不住叫出声的。」

婉蓉知道自己那点儿出息,只要被阿强粗大的肉棒插入,她肯定浪叫不止。

「我……在被窝里给你吹……你别急。」

其实就算房间只是一墙之隔,口交的声音也是不至于被隔壁的女儿听见的,

但是做贼心虚,婉蓉只敢钻进被窝舔鸡巴,但也是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让她感

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鲜刺激。

「嗯……阿强……你今天特别粗……嗯……爱死你的鸡巴了。」

婉蓉蒙在被子里,这种昏暗的环境,让她更是不知羞耻地放肆发挥,一边舔,

一边淫语连篇,也不知道阿强能不能听见。

「嗯……滋……滋,好喜欢你……我好爱吃……吸溜……」

阿强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变成了一种雌兽的美食,虽然视觉上少了些享

受,只能看到起伏的被褥,但胯下女人的疯狂表现,吹舔含挑的频率幅度都比以

往大的多,加上自己屁股上早已流满了女人的口水,凉凉痒痒的。他干脆屁股一

抬,马上一条软软的香舌就舔入股缝儿给他止痒。

阿强轻轻把被子揭开缝隙,让自己的声音传入,「蓉姐,你口水真多。」

「嗯……阿强,再抬高些……蓉姐想给你舔屁股。」

婉蓉的毒龙钻让身经百战的阿强也浑身一哆嗦,「哇……这太他妈爽了!」

阿强分着腿,抬着屁股,闭眼享受。感觉屁股上女人的呼出的气息越来越急

促,脑海里出现昕妍前几天给他口交时,偷偷手淫的一幕,「不会吧?这母女俩

都有这觉悟?」

揭起被子一看,果不其然,婉蓉的手指早就揉到自己的阴唇间,舌头还在舔

着他的屁股,脸上阵阵潮红,这眼看就要高潮了。

「好呀!蓉姐,藏在被子里自己偷偷舒服呢!」

「滋……嗯……我……我难受!」

「不许你手淫,你不停下,我就叫昕……叫你女儿来看。」阿强差点说漏嘴。

婉蓉马上就要高潮爽出,头脑一片空白,哪里能注意这点儿疏漏,只听见不

许她手淫,要叫女儿来看,吓得赶紧罢手,失去了眼看要来的快感,让她浑身躁

动不安。

「不……哼~你欺负我,啊……我受不了了,阿强……肏我吧,快点拿鸡巴

肏我。」

「撅屁股,蓉姐。」阿强掀被提枪。

「不,我要躺着,我要看着你插进来。」

婉蓉说完,躺在床上,美腿大分,把自己湿淋淋的美穴,毫无保留地展露出

来。淫水早已泛滥,肉肉的阴唇里,晶莹剔透,粉红的嫩肉也在轻轻蠕动,好似

期盼着粗暴地插入。

「快给我……给我……插进来。」水汪汪的美目,含情脉脉地看着阿强。

「什么?」阿强装作没听见。

「呜……你讨厌……我是骚屄,行了吧,呜……插吧……别逗我了,先插进

来,你想听什么,我都说,真的受不了了。」

阿强色色一笑,才算满意,扶着鸡巴,对准婉蓉阴唇里的一汪春水,挺身插

入。

「好滑的屄呀!蓉姐,我好喜欢!」

「啊……喜欢就肏,都插进来。」

粗大的阳具还在进入,直到两人的阴毛都混在一起,一根儿二十公分的大肉

棒彻底消失在婉蓉腿间。

「啊……阿强……抱紧我,别动。」

「嗯……蓉姐……我们又连在一起了。」阿强附身趴在女人的身上,两人紧

紧地抱在一起。

「阿强,我好舒服……嗯……我喜欢被你撑满的感觉,我们永远都在一起好

吗?」

「当然好,我喜欢蓉姐……喜欢你的骚样。」

「嗯……在你的身下,我……我就是个骚屄,爱听吗?」

「爱听,蓉姐,我想动了。」

「等,等一下。」

婉蓉随手抓起旁边的枕巾,咬在嘴里以前,看着阿强说,「好了,用力肏我

吧!」

阿强看婉蓉已经咬住枕巾,缓缓抽出肉棒,只留龟头在美穴内,然后狠狠插

入,每次都是重重地撞在女人子宫口上。像个打桩机一样,一口气就是一百多下。

「唔……唔……唔……」

婉蓉死死咬住枕巾,不敢出声。

阿强刚才已经被疯狂地口交加上毒龙钻,现在看着身下婉蓉的媚态,两只大

奶被他干地上下翻飞,肉棒在紧致的肉穴里抽插,带着女人的淫水直流,麻眼儿

又被子宫口不停地挑逗,精关一开,股股浓精浇灌着子宫。

婉蓉是敏感的潮吹体质,被阿强开发后更是几乎次次都喷,更何况这小别胜

新婚之夜,被这烫精一浇,爽得飞上了天,阴道里更是一泄如注。

但是,这强烈的高潮让她颤抖无力,浑身酸软,牙关更是再也咬不住枕巾,

「唔……啊……啊……」

最后这几声床叫,不敢说声嘶力竭,也是洪亮高亢。

阿强爽呆了,躺在床上得意洋洋。婉蓉却头疼的厉害,心烦意乱。刚才那两

声浪叫,除非女儿睡得死死的,不然这一个屋里,怎么可能听不见。

「呜……都怪你……都怪你……」婉蓉趴在男人怀里埋怨。

「没事的,听见就听见了,都是女人,谁还不叫个床。」阿强说的轻松异常。

两个人如胶似漆,半睡半醒,天色已然发亮。

「蓉姐,我的名片,还有我的私人电话,都留给你,这个电话号码,只有不

超过五个人知道,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嗯!阿强,谢谢你!」

「谢我?谢什么?」

「谢谢你还是原来的阿强!」

「原来的我,哈哈!你是说我和原来一样把你肏的爽吧!你好骚啊!」

「讨厌,去你的,狗嘴吐不出象牙,这就是原来的你。」婉蓉其实也觉得,

她可能就是喜欢这样羞臊她的阿强。

阿强穿好衣服,婉蓉帮他先探好前路,才蹑手蹑脚,开门离开。

一个小时后,昕妍房门打开。

「昕妍,你起床了,昨晚睡得好吗?」婉蓉做好了早饭,装作没事的样子,

试探昕妍。

「哦!还可以,妈你起这么早,今天周六多睡会儿呀?」

「我睡不着,快来,昕妍,吃饭吧!」

母女边吃边聊着,昕妍嘴上应付着妈妈,心里却还在意着昨晚的叫床声。

昕妍不但听见了,而且妈妈的床头与强发生的共振,夜深人静,也听的真真

的。昕妍说过,就算妈妈有了男人,她也不在意。可是当真的这一切就发生在自

己的家,一墙之隔的房间,她还是觉得挺尴尬的。

「妈妈在被别的男人插,还叫成那样子,好淫荡的声音,可是现在看她,精

神这么好,不像上个月那样了。」昕妍,一边吃着早饭,一边观察妈妈的样子。

昕妍又想,「妈妈幸福就好,我还是搬出去住吧!」

这时,宾利车里的叶星辰也在想,「这样不行,一加一等于零了。必须要让

昕妍搬出来住。」

不愧是总裁和秘书,心有灵犀。

仙子奇综

妖怪正传破解版

少年歌行官方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