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爱无界二十九男人味儿

发布时间:2021-01-22 06:41:44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昕妍从最初认识叶星辰到成为他的妻子,这个男人虽然贪恋她的肉体,却也

从来没有如今天这般热情主动过。才下午三点,叶星辰就主动打电话叫她回家,

说想她想得都受不了了。

昕妍感觉哪里不对,但老公的话还是让她心里甜滋滋的。

今天这样的机会十分难得,婉蓉下午正好要回警局开会。在叶星辰的计划中,

这场AV大戏是不能有丈母娘参与的。

昕妍还不到四点就离开片场,刚一回到家,在客厅就被叶星辰搂住,然后一

路接吻,两个人跌跌撞撞地来到卧室门口时,昕妍的内裤都已经被拽到了小腿处。

「老公,你今天怎么了?上床再玩儿吗!」

叶星辰哪管那么多,上下其手,掏出娇妻的大乳房,一口就把奶头儿含在嘴

里嘬着,另一只手也摸进黑亮的阴毛里拨着阴蒂玩弄。

「嗯嗯……嗯嗯……老公……好痒……」

昕妍被这种热情的性前戏弄得迅速进入状态,老公的反常行为她也早就抛到

一边儿,不再纠结,只剩下娇喘和湿润的阴道回应着。

「老婆,一会儿给我舔舔鸡巴,好不好?」

这句话在昕妍听来简直就是多此一举,舔的不好不许吃是一直以来的前戏规

则,她觉得今天舔的时候一定有什么格外的要求和把戏吧?要不然的话,老公何

况还要特别叮咛。

「嗯嗯……嗯嗯……好,好。」

昕妍的内裤被退下了一半,不方便走路,被叶星辰抱着进屋,扔到了床上。

和婉蓉的热情跪舔相比,昕妍的口交是技术型的,她在外是女强人,女明星,

在床上却绝对是个天生的口交皇后。

叶星辰把自己脱了个精光靠在床头,昕妍跪趴在他腿间,全身衣着完好,只

是那高雅的黑色职业套裙里,却是真空状态,从后面看去美鲍微开,阴唇上都是

淫水。

可是即使昕妍流出再多的欲望,她也不是个淫荡的女人,她自始至终都只服

务过面前的这一根大肉棒。她的欲望是一种性的本能,她的吹含舔吸也完全是对

丈夫的讨好。

昕妍先隔着内裤,亲吻了里面的肉棒,然后才帮叶星辰脱掉,粗大的肉棒暴

露在灯光下的瞬间让她感到自己内心的雌伏。昕妍撅着屁股,尽量趴低身体。从

两个大卵袋开始认真的舔起。直到它们全部被唇舌扫满了口水后,才顺着肉棒朝

上一路舔去。她这种认真的口交和妈妈绝对是两种风格,婉蓉毫无技术可言,只

是凭着热情乱舔来满足自己对性的欲望。而昕妍什么事都追求完美,她的口交除

了欲望和爱以外,也同时是一种送给老公的服务,既然是服务,就要精益求精。

「老公……嗯……嗯……嗞……」

昕妍的香舌红唇带着口水在粗大的肉茎缓缓攀爬,每次向上换地方都要先如

情人轻轻地亲吻,再伸出舌头舔舐,如此认真重复才最终接近了龟头。

「嗯……老公……你的大鸡巴满意吗?……给我吃吧?」

「不行……哪有这么容易?想吃鸡巴就再舔一遍。」叶星辰连看都没看昕妍,

反而做出一副冷漠的表情,拿起床头的烟自顾自地点着。

「这样还不行啊?老公……别难为我了!人家再给你舔一遍好了!」

昕妍知道自己老公的喜好,她更知道在床上满足男人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才

是拴住男人的秘诀。所以她只是扭着香肩撒了个娇,就乖乖地又自下而上认真舔

起。

但是,昕妍并没有注意,在她低头的时候,叶星辰一边抽烟,另一只手却朝

着衣柜做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表情更是得意洋洋。

衣柜的门开着一道两指宽的缝隙,一双灵动的眼睛正偷偷观察着床上的一切。

小婉在姐姐回来停车的时候,就被叶星辰连哄带骗的塞进了这个推拉式的衣

柜,还说要证明姐夫是不会骗小姨子的。

床上的昕妍根本不可能注意到衣柜门的异样,她更不会想到自己今天莫名其

妙的被老公出卖成了AV女优,而且是现场直播。

「老公……我要吃你的大鸡巴,我舔了好久了……给我吃吧!」

「那你觉得我的鸡巴好吃吗?」叶星辰问道。

「好吃…………人家都想死了……天天都想吃呢?」

「是吗?男人尿尿的地方女人也爱吃?」

昕妍被问的一脸的迷茫,这问题根本就不在平时的调教问答范围内。但是讨

好老公总是没有错的,「嗯!人家就是爱吃你尿尿的地方,求你了。」

叶星辰微微一笑,这样的回答就是他要的,也是故意给衣柜里的小婉听的,

这流氓的目的已经达到,摸了摸娇妻的一头秀发以示鼓励,「真乖……奖励你吃

我的大鸡巴!」

「谢谢老公……嗯嗯……嗯嗯……」

昕妍张大口含住龟头,舌尖轻挑几下后开始温柔吞吐,「滋……滋」作响。

灵活的舌头是男人龟头的最爱,也是口交最最重要的技巧之一。任谁也无法

想象,平时高贵的明星总裁,星辰集团的老板娘,在老公的胯下转变成为完美的

口交皇后,全无矜持,口水顺着肉茎流下,晶晶发亮。

昕妍在吮吸大肉棒的同时,香舌在龟头上挑舔转动,时快时慢,节奏变化无

穷,爽得这个大肉棒在她嘴里止不住地跳动。她认真的伺候着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却没注意到今天的异常,叶星辰一直把她左侧的秀发撩起,让她的俏脸完全暴露

出来对着衣柜方向。她不顾廉耻地吃这肉棒的样子,在灯光下被妹妹看了个真真

切切。

「老公……嗯嗯……我好爱你……嗯嗯……的大鸡巴!」

叶星辰一边享受口交,一边朝着衣柜投去得意的眼神。他伸手漫不经心地解

着昕妍的衣扣,随手就从奶罩里掏出一颗大奶揉玩儿着,时不时捏几下奶头。

「呜呜……啊啊……」

昕妍最敏感的地带就是她的奶头,此时被老公拿住挑逗,嘴里含着肉棒舒服

地发出娇喘,自己想主动脱掉套裙和胸罩,这样可以把另一侧的奶子也送出来接

受粗鲁的亵渎。

「乖老婆……你要干什么?」叶星辰问道。

「老公……我想脱了衣服,你可以一只手玩一个呀!」昕妍暂停口交,含情

脉脉地回答着。

「不用,我就玩一个奶。」叶星辰又捏捏粉红的奶头,随口答道。

「啊……轻点捏……老公,为什么?」

「哈哈!我就喜欢看你穿的整整齐齐,还露着一个奶子的骚样子,和……你

……」

叶星辰本来想说,「和你妈一样,穿着警服也露出过一个奶子给我吃。」但

是想起衣柜里还藏着个小天使,硬生生把到嘴边儿的话又咽了回去。

昕妍主动脱衣服的动作被制止,听到老公的答案后,本想骂一句「变态」,

但又想想自己现在穿着高雅的黑色套裙,却一侧的奶子全露,突觉羞耻的同时也

感到自己此番模样性感异常,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老公玩弄女人的水平。

昕妍的口交不但技巧繁多,而且还有固定顺序可寻,一般情况下的最后一步,

也是她最拿手的深喉口交。近二十公分的粗大肉棒被她几乎全部吞下,屏住呼吸,

用喉咙的软肉温柔地做着吞咽的动作,慢慢地给这个侵入的肉头按摩着。

叶星辰当然是经常享受这种超高难度的服务,但可是吓坏了衣柜里小婉。这

个小天使第一次看到女人给男人口交就遇到了最顶级的表演。小婉不由地把三根

手指伸进嘴里轻咬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她眼睁睁地看着姐夫那个粗大的肉

棒子,一点点地被吞入,最后完全消失在姐姐的嘴里。

叶星辰最喜欢女人喉咙里这种更加黏滑的液体,每次带着这种液体再肏到女

人屄里的时候,由于密封的更好,都会发出「咕唧,咕唧」地响声,刺激无比。

就在小婉眼前仅仅几十公分的距离,她清楚地看到这根粗大的肉棒从姐姐嘴

里拔出时还拉着长长的线,一头儿连着大大的龟头,一头儿连着姐姐的性感红唇。

所有关于性的画面,对于小婉来说,都是一次新奇的感受。姐夫的肉棒此时

看上去布满了姐姐喉咙里的粘液,更显得威风凛凛。小婉第一次被男人的阳具所

震撼。而更为震撼的事还在后面。

「老公……我想要了……插我吧!嗯嗯……嗯嗯……」昕妍满目情欲,一边

舔着肉棒,一边邀请这个家伙来侵犯自己,因为她的腿间早已泛滥,更是空虚难

耐。

昕妍说完,也不等叶星辰答应,就一转身撅起屁股把套裙撩起,露出圆翘的

大白屁股,里面早已是真空状态,肉肉地阴唇上早已流满了淫水,连上边的小屁

眼儿也被浸地湿哒哒的。

昕妍用完美女人的曲线,诠释着自己雌伏求肏的状态,两穴更是让所有的男

人都会为之泛起兽欲。这种状态持续了不到两秒钟,大龟头就乖乖的就范,顶在

了鲜红的穴口处。

昕妍一阵的欢喜,心想,「流氓样子,我以为你还能想出什么花样折腾我呢?

哼!每次只要人家把光屁股撅给你,还不是乖乖地给我插进来……」

女人的小心思就是这样,男人以为她是乖乖地撅屁股挨肏,而女人却为自己

的魅力偷偷自豪着,认为男人根本就抵挡不了自己的性诱惑,这也是自己性能力

的一种展示。

昕妍感到自己的阴唇被挤开,一种渴求阴道被充实的欲望让她红唇微张,只

要插入她就会忘情的哼出舒服的声音。

可就在这时,昕妍期待的插入没有发生,叶星辰只是用肉棒顶了她穴里的嫩

肉几下,沾了些淫水儿,就残忍地离开了。

「老公……弄进来啊!我难受了,」昕妍扭着屁股撒娇。

叶星辰翻身下床,站在了衣柜门口,挺着威风的大肉棒说道,「屁股撅过来,

在这边儿肏你。」

女人撅着屁股发情的时候,你要什么角度,什么位置都不是问题,平日里的

矫情女生在这个时候也会百依百顺。昕妍的肉穴被大龟头撑开了一半又没有了下

文,她当然不会在意老公为什么要在床的侧面肏她,只能乖乖地在床上爬过来,

重新把急需充实的肉屄用修长的美腿架高后送过来,「老公在哪肏都行,……给

我嘛!」

叶星辰看着眼前雪白的屁股,欠肏的肉穴,连小屁眼儿都急得一缩一缩的。

他又回头看了看门缝儿的角度,思索再三,觉得这样弄的话,柜子里的小婉

只能看到他的屁股,他还是不满意,干脆自己也站上床,然后半蹲着像个大马猴

一样,一手扶着肉棒,一手按着昕妍的屁股,找准角度后毫不犹豫地一插到底,

在没有任何停顿地开始狠肏. 「啊啊……啊啊……这样……这样好深……啊啊

……」

这样朝斜下方的肏弄,昕妍的阴道得到了从未尝试过的角度,里面的嫩肉被

磨得更加粗暴。而柜子里的小婉也可以全方位的看到男女的性器官是怎么完成交

合的。

小婉脑子里已经近乎空白一片,眼前的粗大阳具把姐姐的肉穴撑开,粗暴的

插着,每一下都深插到底,发出「咕唧,咕唧」的响声,男人黑黑的屁股缝也清

晰可见,两个大卵袋子随着抽插,一下下敲打着姐姐湿透的阴唇。

小婉同为女人,她从姐姐的叫声也能判断出男人这种看似粗暴的欺负,女人

是不会疼的,甚至还很喜欢。

「老公……啊啊……你好厉害……啊啊啊啊啊……插我……插我……啊啊!」

昕妍全情投入地挨肏,她怎么也想不到衣柜里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在观

看着她出色的性交过程。

小婉此刻除了眼睛水汪汪以外,她腿间粉嫩的小穴里也不争气地大量分泌着

淫液,让她全身都躁动不安,未经人事的阴道里阵阵地酥痒空虚。虽然这已经不

是第一次,但是这次与以往不同,小婉眼前的场景清楚地告诉她,自己为什么会

有这样又兴奋又难挨的感受?这场景在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她的身体需要像姐姐

那样被肉棒肏进去充实。

「老公……啊啊……舒服……舒服……啊啊……你的鸡巴好厉害……我…

…我好爱你!」

小婉在衣柜里很难受,她的欲望催促着身体应该做些什么,但她又不懂该怎

么办?她不知道自己的腿间嫩缝儿里还藏着一粒能让她自我安慰的小红豆,她从

没有手淫过,此时只能夹紧双腿本能地轻轻摩擦。

「啊啊……我……我要高潮了……老公……啊啊……用力肏……别停……」

小婉夹着湿湿的腿间小穴,她已经不想再看了,但姐姐的淫语却清晰地传到

耳朵里。即使姐姐不出声,只凭着肉体的撞击声,现在也能在她脑海里勾勒出肉

棒抽插姐姐的画面。

「啊啊……来了……啊啊啊……」

小婉看到姐姐的全身都在抖动,屁股也死死朝地后顶,然后疯狂地扭动。她

在想姐姐的「来了……」是个什么感觉,她虽然不知道,但是却觉得姐姐此刻好

美,是比刚才更舒服的美,或者是一个女人最最性感的美。

小婉虽然在姐夫面前说过姐姐很一般,其实那只是对女神般姐姐的一种嫉妒。

另外,小婉并不知道,姐姐是个现实中的性感女神,而自己的纯洁可爱,童

颜巨乳,是只会出现在男人幻想中的极品天使。

这个躲在衣柜里的小天使,此刻只能捂着嘴,夹着腿,两眼圆睁,一脸的惊

呆表情。小婉恍惚中被本能控制,幻想着自己替代姐姐的位置,接受男人的抽插

和亵渎。片刻后,小婉打了个哆嗦,阴道酥麻空虚,腿间如尿在裤子里一样泛滥

着。她好难过,甚至有一种嫉妒,嫉妒姐姐可以不顾女孩子的脸面,把屁股撅得

那么高,那么好看。

叶星辰被娇妻紧致的阴道夹得舒服无比,他狠狠用龟头顶在子宫口上,感受

这个肉蛋蛋的颤抖和周围嫩肉的包夹。女人的高潮不只是自身的爽泄,更是对男

人耕作的报答。你肏的她舒服,她就让你更舒服。

「老公……啊啊……爽死我了……嗯嗯……亲亲,亲亲我!」

昕妍高潮渐退,回过头来索吻。

叶星辰也爽的两个小腿发软,这样的姿势完全是为了让背后的小姨子看清楚,

但是对于男人来说实在是太累了。他没有退出肉棒,而是整个人趴在了昕妍身上,

用小腹感受着她完美的翘屁股。

昕妍回过头,就这样两人一上一下深情拥吻,「嗯嗯……嗞嗞……老公…

…好爱你……嗯嗯!」

「喜欢我尿尿的大鸡巴吗?」叶星辰又是有目的地发问。

昕妍虽然奇怪老公今天为什么老是提「尿尿的地方」,但又觉得可能是一种

调情的淫语,深情地说,「我喜欢,老公尿尿的地方最讨女人爱了!」

叶星辰听到如此满意的回答,又用力顶了顶,示意自己还坚硬如铁。

「啊啊啊……啊啊……还这么硬呀?老公,你挑个地方射出来吧!我……我

伺候你。」

「你自己说吧!乖老婆!」

「我说呀?嗯!那……那喂我吃吧!人家想喝牛奶呢!」高潮后的昕妍,妩

媚无比,睫毛扇动着更是勾人魂魄。

叶星辰看着娇妻俏脸红唇,哪能拒绝这种讨要精液的要求,肉棒跳动着从阴

道里带着淫水拔出,坐在床边正对着小婉的双眼。

这样一来,小婉就看不到姐姐的脸了。她只能看到姐夫端坐在床上,时不时

还摸摸姐姐上下起伏的秀发,像是摸着一条爱犬一样。

「老公……嗯嗯……嗯嗯……」

小婉觉得姐姐口交的声音很大,像是故意在给姐夫听一样。而姐夫一副享受

的表情看着柜门的缝隙洋洋得意。

正在这时叶星辰放在床头的电话响了,他随手拿起,看到屏幕写着「蓉姐」

婉蓉打电话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只是问问他下午饭想吃什么,她好在超市买

好食材。

叶星辰一边和婉蓉闲聊,一边摸着昕妍的秀发享受口交,眼睛却看着衣柜的

缝隙。他正在以三种不同的方式与这母女三人沟通着,这种新奇的感觉又让他突

发奇想。

叶星辰又和婉蓉聊了几句就挂断电话,他接下来的动作吓坏了衣柜里的小婉。

因为这个流氓随手把柜子的门拉开了,里面的小婉吓得一哆嗦,瞪着眼睛不

知道姐夫要干什么。

这个推拉式的衣柜做工极为精致,不然也安装不进价值三亿的别墅里。衣柜

的滑轨是无声设计,正在认真口交的昕妍毫无察觉。而柜子里的小婉吓得连忙摆

手,可怜兮兮地示意姐夫关上门。

叶星辰坏坏地一笑,拿着手机打了一行字给小婉看,上面写着,「你说话算

数吗?」

这样的咫尺间,小婉看着背对着她正在口交的姐姐,确认她没有发现自己,

才在惊吓中看到姐夫手机上的字。她稍加思索就知道姐夫指的是什么。那天她不

相信姐姐会吃男人尿尿的地方,还嘲笑姐夫吹牛,曾亲口许诺过,「姐姐吃,我

就吃。」

这时的小婉哪里会考虑那么多,只能捂着嘴,屏住呼吸,她甚至怕自己的心

跳声被姐姐发现,因为离得实在是太近了。小婉冲姐夫点点头,然后用眼神求饶。

叶星辰这样才一抬手,又缓缓地把门拉上,继续保持着一个二指宽的缝隙。

「老公……嗯嗯……嗯嗯……射我嘴里……我要!」

叶星辰也不想再困着小婉,这样的小天使被关在衣柜里多可怜啊!况且今天

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两手插进插进昕妍的胸罩,揉住两颗丰满的大乳,凝神享

受,准备口爆。

「啊……好舒服……老婆……说……说你是我的骚屄,我就射给你吃。」

昕妍连忙吐出肉棒,用手加紧撸动,一脸温柔地说,「我是个骚屄……老公,

我是你的专用骚屄……射给我吃吧!」

叶星辰腾出一只摸奶的手,勾起娇妻的下巴,看着这尤物的乞求的媚态,再

也忍不住精关,「我的骚屄老婆,接住了,给你吃!」

这次口爆,射的昕妍满满一口,浓浓的精液顺着她嘴角直淌。

叶星辰却不忍拔出肉棒,继续在昕妍嘴里抽插搅动,龟头带着精液直戳在喉

咙里,直到这个阳物不再跳动后,才缓缓拔出。

昕妍被顶的一阵眩晕,她含着一口的精液等待老公检查,在得到允许后才一

口咽下。

「谢谢老公射给我。」

「好吃吗?」叶星辰问道。

「嗯……我喜欢吃呢!」昕妍说完,又趴下舔干净了肉棒上的残留精液,再

把嘴角的也都刮进嘴里咽掉,最后张开嘴。

「啊……老公,射了好多呢!」

昕妍去卫生间洗漱时,叶星辰才悄悄打开衣柜门,放出了小婉。

小婉知道姐姐很快会回来,自己需要赶紧离开这间卧室,她噘着嘴一脸的不

高兴,转身出去的一瞬间,还回头看开了一下姐夫胯下的大棒子,这个家伙显然

已经得到了满足,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

小婉眼中有晶莹的水光闪烁,叶星辰分不出那些水光代表着委屈,还是欲望?

他只知道小婉转身出门的时候,轻轻地跺了一下脚,嘴撅得能挂个油瓶子。

初次见识到男女之事的小婉心情复杂,有好奇,有欲望,有嫉妒,有委屈。

小婉自己都分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叶星辰就更搞不懂了。他以为自己

的计划完美无缺,只等着小婉自己送上门来兑现承诺。

「姐夫,小婉来吃你尿尿的地方了,你的大鸡巴好厉害呀!」叶星辰晚上一

个人躺在床上,想着小姨子可爱的样子,乐的傻笑。不仅如此,他刚刚还拒绝了

丈母娘的屁股。

婉蓉此刻气的一个人在浴室冲澡,她晚饭后问叶星辰今晚要不要搂着她们母

女俩睡觉,她可以偷偷过去。结果大出她的意料,自荐床头被拒绝了。叶星辰推

说工作忙,今晚想好好休息一下。

叶星辰之所以连母女同床伺候都不要,原因是这个大流氓竟然是要给小姨子

存精。

结果第二天小婉并没有去他的办公室找他。不但这样,就连平时在家里时,

小婉的眼神也对他躲躲闪闪,并且失去了以往的羞涩。

一连三天过去了,小婉没有来。娇妻和丈母娘的丰满翘臀也没有得到任何骚

扰,这样的情况还从来没有发生过。昕妍言语间也露出怀疑的口气,还开玩笑说

要和妈妈商量一下,再次捉他的奸。

叶星辰知道自己又估计错了这个天使般的小姨子,他突然感觉自己放着家里

的美色不去享用,却天天挺着大肉棒在办公室等着小婉的许诺是一种很傻的行为。

已经三天,痛定思痛,叶星辰决定今晚回家一定要把母女俩狠狠地爆肏一顿。

可是,小婉就是这么一个特别的小天使,正当叶星辰以为自己计划失败的时

候。小婉却突然来找他了。

叶星辰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可他仔细观看发现小婉红红的眼睛,明显是刚才

哭过,而且一定很伤心。

「小婉,你怎么了?你哭了吗?谁欺负你了?告诉姐夫,我非狠狠教训她,

给你出气。」

「呜呜……呜呜……」

小婉没有说话,却哭的更伤心了。任谁看到这样的可爱童颜,噘着嘴落泪,

都会泛起爱怜之心。叶星辰看得心疼,把小婉搂住,让她坐在自己怀里,帮她擦

拭眼泪。

「小婉……你别一直哭呀?有什么委屈你告诉姐夫,我一定帮你。」

「呜呜……呜呜……姐夫,我……我和姐姐吵架了,呜呜……」小婉说完,

趴在叶星辰怀里继续哭泣。

「哦……是你姐姐呀?那也不例外,你说她怎么欺负你了?姐夫现在就打电

话骂她,凭什么欺负我们小婉?」

「姐夫,不怪姐姐,是我……是我不讲理的」小婉擦着眼泪,和叶星辰脸对

着脸抽泣着。

原来,自从那天看到了姐夫和姐姐的性爱过程后。本来就很喜欢叶星辰的小

婉终于明白了女人是怎么在床上爱男人的,而男人又是怎么疼爱女人的。

从单纯的喜欢到深爱其实很简单,只要加上肉体结合在一起的欲望那就是爱。

小婉虽然知道了,但她也明白自己根本做不到,她爱的男人是她的姐夫。单

纯的喜欢可以独自的存在,可是升华成爱欲后反倒没了出路,这种绝望的感觉只

用了三天,就在小婉的心里变成了嫉妒,姐姐的身材,姐姐的高雅,还有她撅着

屁股不要脸的样子。

昕妍和小婉只差了四岁,性格上强弱分明。姐妹俩从小到大都是昕妍照顾妹

妹,虽然时不时地也斗过嘴,但却不伤感情。但是这次不一样,昕妍莫名其妙地

感觉到了妹妹眼中的敌意。

今天一大早,昕妍还要赶着去片场,出门时看到妹妹后随口问了一句,「小

婉,姐姐的胸罩你戴着合适吗?如果不合适,自己再去买。」

这完全是姐姐关心妹妹的表现,谁知小婉却不领情,「合不合适我也不戴你

的了,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个破胸罩吗?」

小婉说完,竟然当着姐姐的面,从自己的体血衫里一阵折腾,解下胸罩后,

甩在了地上。

「还给你好了。」

「你……你神经病呀?」昕妍被气的瞪眼就骂。她现在是星辰集团的老板娘,

身价数以亿计,怎么可能会和妹妹计较这套内衣。

「哼!你才神经病呢!你……」小婉看着眼前高雅端庄的姐姐,脑子里却想

着她被肉棒抽插时的骚样儿,这种反差再加上嫉妒,她差点儿就骂出不要脸这句

话。

昕妍急着去片场拍戏,和妹妹这场架吵的莫名其妙,但她事业为重,也无心

纠缠过多,更何况这是她亲妹妹,还能怎么样?只能丢下一句,「回来再和你算

账!」就甩门离开。

小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她怎么会不明白姐姐是在关心她,可是自己就是不

可理喻地和姐姐吵了起来。她知道自己错了,可也为自己的改变有些害怕,这一

切都是因为那个人。想到姐夫,小婉更觉得委屈,那根儿大肉棒子总是在她脑海

里挥之不去。三天了,她忍着不去和姐夫说话,可是今天自己连姐姐都开始讨厌,

还能有谁听她诉说?

小婉一个人在家哭了一场,然后还是忍不住打车来到姐夫的办公室,姐夫变

成了她心灵上唯一的依靠,这个男人总是能为她解决所有的难题。

叶星辰搂着小婉,感到怀里的肉体不再抽泣了,才慢慢询问姐妹俩吵架的原

因。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小婉也都告诉了他。

「哦……这样呀?」

「嗯!姐夫,我是不是很不讲理?」

「不讲理倒是有一点儿,不过我觉得小婉是个乖宝贝,就是偶尔不讲理也是

有情可原的,对吧?没关系,回去和你姐姐道个歉不就好了!」

「不要……我不要……要道歉也是你去道歉,都怪你……都怪你!」小婉在

叶星辰怀里扭捏着撒娇。

「啊?这里面还有我的事呀?」叶星辰一脸懵逼。

「就怪你,就怪你,自从那天我藏在衣柜里偷看你们以后,我……我就开始

不喜欢姐姐了……其实我姐对我很好的……呜呜……」

叶星辰听到这里,他就是个白痴也明白了,又搂了搂怀里的小婉,看到她衣

服里的双乳在自由的摆动,再结合小婉刚才的叙述,知道她是一气之下脱了胸罩

后,就这么真空状态来找他了。

「哈哈!小婉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和你姐姐吵架的原因我已知道了,别哭了,

宝贝儿。」

小婉被一声宝贝儿叫地心里甜滋滋地,果然不哭了,抬头看着叶星辰问道,

「你知道什么?说呀?」

「嗯!这样打个比方吧!如果有一天我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在床上做那种事情,

我也会讨厌那个男人的。」

小婉听到这样的答案,粉锤落在叶星辰的胸口,一脸无辜的样子,「你讨厌

……讨厌……我怎么可能和别的男人那样……呜呜……不许你说这样的话。」

叶星辰窥得怀里的少女初恋之心,疼爱之心再也无法抑制,一口亲了小婉的

粉粉脸颊,哄道,「好,好,好,姐夫不对!以后再也不说了。」

小婉的身子温软而纤细,搂在怀里又是肉感十足,和她妈妈一样,标准的又

瘦又有肉。加上她今天赌气扔掉了姐姐的胸罩,真空上阵,撒娇时,两个大奶在

怀里毫无束缚,弹跳摆动不止。叶星辰刚才这一轻吻,小婉坦然接受,没有一点

点的不情愿,反倒眯着眼接受,表情上竟是幸福地露出可爱的小酒窝。

如此的梦幻美少女,如此的童颜巨乳,纯洁的体香让叶星辰忍了三天的欲望

瞬间爆发,那肉棒子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粗长坚硬过,在裤裆里跳动着。

小婉立刻感觉到姐夫的变化,那个粗家伙又在顶着她的屁股。现在的她已经

不是半个月以前的傻丫头,她知道男人的那个东西此刻是在为她而粗硬,是想要

侵犯她的身体。小婉羞红了脸,却隐隐地感到满足。一种欲望让她鼓足了勇气,

咬着下唇,一把抓住了姐夫裤子里的家伙,这是她第二次抓着它。

叶星辰高兴坏了,他让出空间方便小婉的动作,然后傻笑着欣赏少女红着脸

的自我突破。

「小婉……嘿嘿……你真好!」

「我本来就是好,你是个大坏蛋,还有……它……它也坏得很,硬硬的…

…想欺负女人呢!」

「小婉,你这几天想姐夫了没有?」

「才没有……谁想你了?流氓……欺负我姐姐的大流氓。」小婉嘴上说不想,

手上却开始温柔地摸揉着肉棒。嘴上说人家欺负她姐姐,自己心里却在羡慕姐姐。

口嫌体正,是女人的本能,所以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也能轻松演绎。

「啊?你不想我呀!我还以为……」叶星辰有些失望。

「你以为什么?我哪有空想你,我……我只不过天天都在想,要不要说话算

数呢?」小婉说完,连看姐夫的勇气都没有了,低着头,娇羞不堪。

叶星辰的眼睛突然放光,他兴奋地抓住小婉的香肩问道,「那……那你想好

了吗?到底要不要?到底说话算数不?小婉……」

「流氓……如果……如果不好吃,我再都不要理你了呢!」小婉低头道。

叶星辰一脸的期盼,终于换来了想要的回答。这个流氓已经为小姨子存精三

日,此刻再也没办法忍了。他让出了星辰集团总裁的座椅,把小婉抱起放了上去。

小婉坐在上面正傻傻地发愣,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面前的大流氓姐夫,

挺着腰对着她的脸,正在手忙脚乱的接着皮带。小婉觉得他的动作像极了男人尿

急,找到马桶方便的样子。

「你……你干什么……讨厌,不许你掏出来!」小婉一把捂住姐夫的内裤,

阻止他最后的动作。

「为什么?小婉……求你了……我好想你!」

「不要这样好不好?姐夫,你……你像是要尿尿呢!」

「啊?小婉,那你喜欢怎么样?」

「像那天,就是……就是姐姐那样,可以吗?」

「哦,你喜欢跪着呀?」

「滚……谁喜欢?跪着总比这样好,这样好难看的!」

叶星辰裤裆里硬的发烫,还不忘使用激将法铺垫,「小婉,你姐姐那样很难

的,你不行的。」

「有什么了不起?我……我都会。」小婉赌气道。

叶星辰奸计得逞,自己先脱掉外裤,只穿一条被撑得老高的平角内裤,回到

自己总裁的座位上,两腿一分,给小婉留出了空间。

小婉嘟着嘴,脸上一副蛮不情愿的表情,心却「砰,砰」直跳,有些期盼和

欲望。她没犹豫就跪在姐夫腿间胯下。

叶星辰看着这朝思暮想的小姨子,心里除了兴奋无比,也在想一个问题,

「女人都爱跪舔吗?」

其实这是一种心理学早就证实的课题,在雄性的基因内核里有着征服的欲望,

而雌性则相反,她们永远都在寻找被强大力量征服的机会,这就可以解释,为什

么对于女人,男人越是一副可怜相,她们越对你避之不及,而适当的粗鲁和霸道

的男人,周围总是有众女围绕。

叶星辰发现了这个现象,却不懂得其中的道理,他只感受到小婉跪在他胯下,

自己心中的满足感。

「小婉,你真好看!」

「姐夫……」小婉被夸的心中痒痒,上手按住了男人的大肉棒子。然后慢慢

低头,学着姐姐的样子,隔着内裤去亲吻,或者她是亲和闻。

小婉从没有这么近的接触过姐夫的阳具,这个家伙隔着内裤都透过一股热气

烧着她的嘴唇。散发出来的味道更是刺激着她懵懂的欲望。

「姐夫……你的……它好热啊!」

「嗯……小婉快点啊!脱下来亲啊!」

「急死你……流氓!」小婉白眼一翻,又轻轻亲了一下肉棒。

叶星辰看愣了,刚才明明就是婉蓉的表情和口头禅。只不过这样温柔的眼神

和嗲嗲的语气出自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实在是恍如幻梦般。

小婉学着姐姐的样子,开始脱掉最后的障碍物。一根儿粗大的阳具,带着热

气从内裤里弹了出来。这一刻她竟觉得浑身酸软,眼神迷离。她看过,摸过,也

见过这个家伙是如何欺负女人的,但这一刻不同,除了刚才弹出时几乎打到她的

脸,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此时属于她,是为她而勃起,而她要作为女人第一次

服侍男人的肉棒了。

小婉看着硕大的龟头,血管遍布肉茎,心里在想,「好厉害呀!男人好威风,

这是姐姐的东西,我今天要偷吃了!」

偷情,何止是男人觉得刺激。小婉闻着姐夫的气味儿,一路朝下看去。那黑

黑的卵袋里,有两颗大睾丸在蠕动,她好奇地凑上去闻了闻,这里更是有一股浓

烈的男人味,有些温热,还有些淡淡的臭味。

小婉第一次闻到这样的味道,有些女人并不喜欢这里的味道,可是小婉不同,

叶星辰前期的铺垫,让这个如同白纸一样的天使少女,在潜意识里不自觉地亲近

男人的肉棒。

那句「我喜欢姐夫的大鸡巴。」可不是白说的。加上姐姐的主动甚至是不知

廉耻的讨好,本来只是一种情趣。但却也深深地印刻在了妹妹的脑海里。

「做女人原来是这样的,是求着所爱的男人肏她的,男人的肉棒和精液是珍

贵的,是好吃的,吃了以后还要开心地表示感谢的。」

这一切让小婉的第一次口交,就做出了另叶星辰难以置信的表现。小婉趴在

他的闻了有十几秒钟,那种淡淡的臭味逐渐淡化成为了男人味儿。小婉终于一闭

眼,竟然一口就把整个睾丸含进了嘴里,轻轻地吮着。

「嗯……嗯……」

这完全出乎叶星辰的预料,他以为这个十六岁的小天使,会伸出舌尖,轻轻

的舔一下,却没想到小婉跪舔的样子,真如她妈妈婉蓉一样,透着性感和爱欲。

「啊……小婉……你好厉害!另一边也要……啊……」叶星辰爽得哼着。

小婉第一次就得到了好厉害的评价,受到鼓励后,乖巧地换到另一侧吃着。

她说是在学姐姐的样子,其实却只学了顺序和步骤,其他的舔舐,全是凭着

对男人的爱欲在自由发挥。

「嗯嗯……嗯……嗯……」

「好了……往上边儿舔,小婉好乖!」

次序没错,但可爱的小婉总是不喜欢照搬姐姐的技巧,或者是在和姐姐赌气,

又或者她觉得这样舔更过瘾。

小婉没有顺着肉茎向上亲吻舔舐,而是伸出满是口水的小香舌,从下至上一

口舔完,再回到根部,大口大口地往返舔舐。她不想学姐姐,却不知道自己这样

舔鸡巴的样子和她妈妈一模一样,骚媚至极。

「真他妈舒服……啊啊……小婉真会舔!」

「嗯…………嗯!不许说脏话,讨厌死了!」

小婉边舔边抱怨姐夫粗鲁地词语。心里却为男人说的真舒服,暗暗高兴。毕

竟她觉得自己是第一次舔这个东西,如果姐夫说她没有姐姐弄得舒服,她会感觉

很丢人的。

受到鼓励的小婉,加大了小舌头和阴茎的接触面积,就像在舔一个好吃的冰

棒一样,而男人的味道也让她的小穴里酥麻空虚。

「姐夫……我可以吃你的大鸡巴了吗?」小婉大着胆子,学着姐姐的样子问

道。

「可以……可以……小婉乖,以后不用问了,姐夫永远都愿意让你吃,嘿嘿

……嘿嘿」叶星辰看着胯下舔食她肉棒的小天使,这乖巧精致的童颜,让他的规

矩都狗屁不是。

「嗯……谢谢姐夫!」小婉记住了姐姐的每一句话。

「嘿嘿……嘿嘿!」

「傻样子,哼!我吃了哦……你不许尿尿,敢尿我嘴里,我就咬你一口。」

小婉哪里知道,男人勃起的时候是根本尿不出来的。

「不会的,小婉,姐夫只会射给你男人的味道,你姐姐最爱吃了,你看见过

的。」

「那……那你快点儿。」

小婉说完,用手轻轻握起挺在小腹上的大肉棒,把红红的龟头对着她的小口,

然后轻舔了一下尿道口,觉得确实没有什么尿味儿以后就张嘴吞了进去。

这湿滑鲜嫩的小嘴里,温热舒适,叶星辰爽得白眼一翻,「啊……爽死我了!」

小婉开始了人生第一次的吹箫,她尽可能地藏起自己的牙齿,只用唇舌和口

腔里的粘膜去上下撸动。等嘴里慢慢适应了肉棒的粗大以后,她开始加速,这些

都是从姐姐那里学来的,无法创新。

叶星辰的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生怕错过了这美好的瞬间。只一会儿功夫,

他就感到自己的龟头上开始被小婉的舌头挑逗。他太惊讶了,因为这种技巧像极

了昕妍,但小婉绝对是无师自通的,姐姐怎么吹她能看到,至于嘴里是怎么讨好

这根儿肉棒的,小婉不可能看到。

这小丫头舔地时候像她妈妈,吹的时候像她姐姐,集两人之所长,天生媚骨,

又一副童颜稚嫩。

小婉越来越了解嘴里的家伙,她只要腾出空间,就快速地用舌尖缠绕着龟头

拨弄,最后干脆用整条舌头围着龟头快速转动,肉棒在她的挑逗下,一胀一胀地

跳动。

「嗯嗯……嗯嗯……」

小婉一口气哼哼着吹了五分钟,她累了就放出肉棒,从下到上伸着舌头舔舐,

甚至再次趴低身体,吃着睾丸。周而复始地持续了二十分钟。

对于男人来说,女人给他口交,除了非常舒服以外,更是一种心理上的享受,

如小婉所说,这是尿尿的地方,胯下的小丫头以唇舌讨好,只是为了吃到最后的

浓精。

叶星辰早已经在忍精不射了,他三天都未近女色,被小姨子舔地都快爽爆了。

小婉的口交简直是天生的爱欲加上姐姐的淫语,就在他忍不住地时候,小婉

一脸的委屈,改用手撸着肉棒抬头说道,「姐夫……你不舒服吗?我弄得是不是

不好……怎么还不射给我吃呢?姐姐都不用这么久的!」

「不是……不是……你比她弄得好多了!啊啊……手也弄得好……啊!舒服

死我了。」

「是吗?那你怎么不给我吃?」小婉俏脸上仰,眨着大眼睛,柔美无比。

「小婉,你想想,你姐姐最后不是还说了一句话吗?那是男人射精的开关,

你说呀!你快说呀!说了姐夫就射给你吃!」

哪里有什么狗屁射精开关,叶星辰再被撸几下,都不用嘴吹,他也要乖乖交

货了,所以他才让小婉快说。

可小婉并不知道姐夫就快射了,她想了想那天偷看姐姐口交的最后过程,果

然想起了什么,「姐夫,我是你的小骚屄,是你的专用小骚屄,求你射给人家吃

吧?」

「什么?你是什么?」

「是你的小骚屄呀?你射不射给我嘛?」

小婉并不知道骚屄的具体含义,但她也知道这是不好的词儿,可姐姐都说了,

自己也没在多想,而且,姐姐说她是骚屄,小婉觉得自己年龄小,就加上了个

「小」字。

叶星辰听得浑身一抖,精关再也难忍。

「啊!含住,小婉含着,我射给你。」

小婉一看姐夫的表情突变,觉得这开关还真灵验,赶忙一口把肉棒吞吐。

这下可大事不好,小婉哪里知道被口爆的技巧,男人要射在嘴里的时候,必

须留出空间才行,可是小婉还在用嘴上下撸着。

第一股烫烫的浓精有力地打在小婉的上颚,一股腥味窜入鼻腔。小婉傻傻地

不退反进,继续让肉棒深入,第二股精液直接就射在了她的喉咙口,「唔唔…

…」

小婉顿时眼泪都被逼了出来,但还是不肯吐出肉棒,像是不甘心认输一样,

只是稍作退让,继续让姐夫在她嘴里爽着。

「唔唔……」

但是,叶星辰这个流氓,他竟然为了口爆小婉禁欲了三天,第三股,第四股,

依然浓稠量大。小婉的嘴里已经被射满了。她还是不肯放出这根跳动喷射的大鸡

巴。

「唔唔……呜呜……」

叶星辰爽得不顾一切地在这张小嘴里射精,根本不考虑容量问题。终于在第

六下射出的时候,真的射爆了小婉的小嘴。

「噗嗤……呜呜……呜呜……」

小婉再也撑不出住了,精液涨爆在她嘴里,她被射的眼泪汪汪,只好退出肉

棒,多出的浓精顺着嘴角溢出,下巴,脖子,领口全都是腥滑的精液。

就这样,还没有结束,最后的两三下虽然量少,但还是有力地射在了小婉的

脸上,眼角,鼻梁,脸颊也都被射了个乱七八糟。

「啊啊……爽死了!」

再看胯下的小婉,嘴里还含着满满一口精液,被呛得眼泪直流。叶星辰此刻

刷新了自己的性知识,以前那样最多叫射在嘴里,今天他在小婉嘴里完成的才是

真正的口爆。

「唔唔……唔唔……」

可怜的小婉还张着嘴,学着姐姐的样子。叶星辰哪里还有心检查,这一刻永

远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小婉给他的是爱,更是恩爱!

「小婉,你咽呀?我想看你吃下去。」

「咕嘟……咕嘟…………」小婉足足四口才咽完了嘴里全部的精液,委屈地

刚想发脾气。却突然被姐夫抱在了怀里,鼓胀的乳房被男人的胸膛死死贴住。

「小婉……你真好……我好爱你,爱死你了……我从没有这么舒服过,你太

好了!」

这一下的搂抱和赞美爱慕之词,让初恋的小婉一下子没了任何埋怨,「爱我?」

小婉趴在姐夫肩膀傻傻地问道。

「对呀!爱死你,一辈子只爱你这个小骚屄,你是我的,永远都是……」

小婉背着姐夫甜甜地一笑,小酒窝里还布满着精液,「姐夫,你要是爱我,

就让我先去洗洗吧!讨厌死了!你怎么射这么多呀?」

「小婉,因为你特别好啊!你越好,它就射的越多。」

「真的吗?」

「当然了,我从没有射过这么多,骗你我是小狗。」

「嗯,我……我信的,姐夫,我也爱你!」

叶星辰抱着小婉,他一辈子都不想松开,小婉此刻天真的话语,温软的身体

让他迷恋地如痴如醉。

夏小婉第一次吃到了男人的味道,脸上的精液虽然在慢慢地稀释着,可心里

对姐夫的爱却只会越来越浓烈。

神迹之上古传奇

战火联盟

6合宝典最新开奖

仙剑诛魔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