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父女情第三部繁花落作者adams0740126章完结

发布时间:2021-01-22 10:21:50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

序章

???????“ 当当当……”

“ 嗯~嗯~你俩睡不睡了,非要听什么新年钟声,有什么意思?又不是直播的。” 当2010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候,程娜娜对着电脑前的爷儿俩喊了一嗓子,又赌气将头蒙到了被里。

“ 大过年的,哪那么大的气性,来,起来一块儿听听嘛,好不容易一年才能听到一次。” 张琦微笑着道,一面伸手到被子里抓人。

“ 小姨,起来嘛……” 张琦背后,一个小脸圆嘟嘟的男孩从张琦背后琛

出头来,拽着被角撒娇道,

看小姨无动于衷,就趁机钻进了被窝里。

“ 呀!小淘气儿!身上那么凉,别来靠着我,烦你了啊!” 程娜娜一边笑骂,一边无奈的把被角掀开。

“ 嘿嘿……那我靠着干爹。” 小家伙又从被里钻出来,冲着她扮个鬼脸,在床垫上一蹬腿就扑到了张琦的身上,一把搂住张琦的脖子,双腿勾在张琦身上,像八爪鱼一样扒着他不肯下来。

“ 快下来吧,我的小祖宗,我脖子快折了,你怎么死肉死肉的……该去睡觉了,今天让你玩到这么晚,都玩疯了,不觉得困那?” 张琦拿着这宝贝儿没办法,怕他闪了腰,双手稳稳地把他接住,一面问道。

“ 嗯~我不困,呵……” 小家伙摇摇头说道,但是他睡眼迷离,打着哈欠的样子却出卖了他。娜娜疼

爱极了这个外甥弟弟,看他这么撒娇,登时没了脾气,招呼他赶紧钻进了自己的被子里。程自立这小鬼头一点也不客气,一头扎进娜娜怀里。

张琦无奈的和娜娜对视一眼,看来这小家伙是赖上了,还能怎么办?这么硕大的一个电灯泡,今晚上是什么也别想做了,一起睡吧……张琦关掉了壁灯的开关,又将床头的台灯拧开。“ 好了,就知道你小子喜欢凑热闹,这么挤有什么好的,我还巴不得能自己睡呢,地方还宽敞。” 张琦一面脱衣服一面嘀咕道。

“ 哈,那你去那屋睡去,我搂着宝贝儿睡,我还嫌你占地方呢。” 程娜娜将被掩好,冷哼了一声道。

张琦无语,自己说者无意,媳妇听者有心,赶紧陪着笑脸道:“ 嘿嘿,开玩笑的,温暖的不得了才是。” “ 哼……快进来吧,一会儿身上冻得冰凉,把凉和气都带进来了,我好不容易把被子捂暖的……” 娜娜看爱人只穿了衬衣、衬裤,怕他冻着,赶紧叫他上床。

“ 的的的……还真挺冷,都说资本主义国家好,这冬天不供暖,夏天没冷气的,还真不如回国内呢。” 巴黎的冬天虽不是特别寒冷,但是室内没有暖气,屋内的温度也颇为“ 动人”。 “都不爱说你,装个空调,或者用电暖气都可以嘛。”

厚棉被里就只露出来三个脑袋来,娜娜在被窝里暖和了半天,骤然被两个大小冰坨带走了不少热气,禁不住紧了紧睡衣领口抱怨道:“ 我们宿舍里还有集

中送气呢,你这里也太简陋了。” “ 没办法,房子老,电网没改造过,我买了个电暖气,插上就烧保险丝,那到时候好了,连点亮儿都没了。” 张琦答道。

“ 切,说你一句,有三句在那等着我,才不管你呢,反正冻也不是冻我。”

娜娜劝不了他,索性就不说了,搂着小外甥弟弟还挺暖和的,要不说小孩子火力壮,搂着他跟个小热水袋似的,不一会儿就缓过劲儿来了,昏昏沉沉的就快要入了梦乡。

小家伙不老实,一会儿踢被又扭头去搂张琦。娜娜迷迷糊糊的抱怨道:“ 宝贝儿,你折腾什么呢?睡觉这么不老实。” 她微微睁眼,看到张琦支着身子侧卧,双目炯炯的注视着她俩。而小家伙又轱涌过来,却见小家伙睡的正香,胖胖的小脸蛋嘴角还流着口水,还真是越看越觉得憨厚可爱。

娜娜爱怜的抚摸了下程自立酣然入睡的小脸道:“ 小孩子就是好,没两分钟就呼呼睡了,哪像我现在经常会失眠。” 张琦轻抚着女人的秀发,一边笑道:“是吗?其实我最近也是,想你想的睡不着。” “ 臭美……” 娜娜满眼的笑意,微微娇羞的问了一句:“ 真的吗?” “ 嗯……” 张琦听着干儿子在他们中间呼呼大睡,又怕自己夫妻俩说点什么体己的话被听了去,“ 想你” 二字确是欲说还羞。

“ 这臭小子打雷都吵不醒他……我们去那屋吧?” 娜娜喜欢被他抱着,对他的

胸膛总有种特别的依恋。

“ 还是算了吧,不然小家伙醒了又好闹了。” 张琦眼睛一亮,又叹了口气说道:“ 再说,半夜不是还要给他把尿。我这可没床单换了,再让他尿床上,我这床垫都不用要了,臊气……” “ 他们也真是的,自己出去玩,把孩子扔给我们……” 娜娜噘着嘴不高兴说道。

“ 呵呵,你

姐也不容易,管着家里这么多口人不说,日常还替咱俩张罗不少,咱们帮着看两天孩子,也是应该的。” 张琦无所谓的说道。

“ 可是,我也难得来你这住两天呢,这几天都和这小坏蛋耗上了。” 娜娜轻轻的掐了下小自立的脸蛋,看他睡得呼噜噜的正香,有些恨恨的说道。说归说,她也知道这几年来

姐姐过得并不轻松,家里里外五六口人靠她一个人操持。正像张琦说的,就连自己和张琦的衣食都多靠姐姐张罗。想到这里,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她的手却慢慢的滑向了男人的胸膛。“ 我真佩服姐姐,能付出到这一步,要是我,不被累死,也被逼疯了。” 张琦心里微微点点头,嘉嘉为了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他也对自己那姐夫程志扬真是羡慕的不得了。不过说到底,媳妇儿还是自己的好,这些年为了娜娜,他可也没少受苦,如今抱得美人归,他也该是心满意足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往女人身边凑了凑,伸出手臂让她枕着。

“ 你看你,身上伤疤好几处……” 越是了解彼此,娜娜就越害怕他再出事,摸索着男人胳膊上的刀伤,他肩上、还有他腿上的弹孔,她真怕哪天会失去这个疼爱她的男人。

“ 那不都是以前受的伤了,自从改了行也没再伤着自己。” 张琦知道她是心疼自己,低声的安慰她道。

娜娜手落在了他左胸之上,指着他胸前的疤痕说道:“ 这不是在这儿落下的,还疼吗?” 张琦没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 我有时候真的担心你,有时候晚上做噩梦,梦见你受了伤……” 张琦苦笑,自己手机里存着的短信,80% 都是她发来问他行踪的,却原来她一直都在担心自己。张琦过了半晌才说道:“ 囡囡,我……做这行这么多年了,你让我转行我也不会别的。” “ 哎……” 娜娜有话没再说下去。她转眼就要从学校毕业了,再问爸爸伸手要钱?她是学美术的,也在广告公司实习了一阵了,但是天知道巴黎的时装艺术设计竞争激烈到何等的程度?她最近已经感觉有些不堪重负了,每每都是张琦来替她做“ 眼保健操” 来舒展眉头。再往远了想想,以后要结婚吧?指张琦来养自己?现在他这侦探社也就是接些找小猫小狗的小CASE,能有什么“ 钱”

途?让自己来工作养家?她害怕他心里会不平衡。虽然他看似温柔又体贴,但是她最清楚,他骨子里的大男人主义浓着呢。“ 长大真不好,开始多烦恼。青春渐渐去,我也渐渐老……哎,不服老不行啊……心态老了。” 说着、说着,娜娜眉头又皱了起来。

“ 看看你,又皱眉头了。” 张琦伸出双手替她捋平了眉头。“ 过两年,看上去岁数好赶上你姐了。” “ 切,我姐现在显得比我年轻不少呢。哈,我知道了,你这还打我姐主意呢?” 娜娜忍不住逗他道。

“ 别瞎说,我什么时候打过那种主意?” 张琦看看熟睡中的小淘气儿,看他还睡的正香,才松了口气:“ 当着孩子面瞎说八道的。” 娜娜吐吐舌,扮了个鬼脸,也没多和他顶嘴,从背后搂住这个待人亲、又有些招人烦的小家伙儿亲了亲,微笑的脸上隐藏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

“ 好了,快睡吧,我看着你俩睡。” 张琦替她拢了拢额前有些散开的额发柔声说道。

“ 睡不着……” 没有他在身边的日子,自己总是睡不踏实,可是现在又有这么个小拖油瓶在瞎搅和,让她忍不住装可怜有些幽怨的叹道。

“ 这个好办。” 张琦轻轻掰开小淘淘攥着自己衣服的手,从床边绕到另一边。

娜娜笑嘻嘻的把孩子往边上挪了挪,空出地方来让张琦钻进被来。张琦驾轻就熟的搂着自己香喷喷的大宝贝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娜娜心里也觉得特别的温馨,一个小小的动作充分的表达了爱人对自己的依恋之情,也默契的转过身来,整个人缠到了他的身上。

“ 嘿嘿,现在好了吧?小心点,别把那坏小子挤下去……” 他这双人床有点小,多这么个胖小子还真担心他睡觉不老实掉下床去。

“ 讨厌……有个大

美女对你投怀送抱呢,你专心点好不好?今天光去忙活了,你都没说一句爱我,你一点都不想我……” 娜娜才不管那么多呢,枕在他胸前撒娇道。

“ 嘿嘿,怎么会呢,我的囡囡宝贝儿、心肝儿,我的小公主,我爱你、爱你一生一世,没有你在身边我都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 张琦在姑娘耳边轻轻呢喃,但是手上却拽了把小家伙,确保他不会被挤下床。

“ 嘿嘿……在想什么坏事呢?” 娜娜在他身上贴的死死地,很轻易的发现了他下身的变化,在他耳边轻轻调侃道,手也忍不住恶作剧的伸向他的大腿根处。

“ 别闹了,快睡觉,谁知道后面那小子是真睡还是假睡的,被他发现不好。

” 张琦止住美人做坏的手,有些无奈的说道。他忽然间看到她注视着自己微微的笑着,不禁有些莫名其妙,摸摸脸上问道:“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干嘛这么看我?” “ 没,就是觉得你傻乎乎的满可爱。” 娜娜低头靠在他胸膛上嗤嗤笑道。

“ 你才傻呢,我的傻丫头。” 张琦搂着娜娜说道。想起自己在警界奋斗七年,又在异乡漂泊了数载,回眸昨日,他还真是不禁生出几分沧桑之感,却还是积蓄无多,也不是事业有成,就这一点来说自己还真像一个法国人。

娜娜不知道他内心的哀叹,双手环过张琦的腰,这才发现张琦后背是漏在外面的,忍不住埋怨道:“ 你不冷啊,有的时候真是担心你,一点不知道照顾自己,还指望你以后照顾人家一辈子呢……” “ 没事,我热。” 张琦心火旺盛,盖了被子还嫌热,正好给小家伙多点空间,说完还特意把被子往另一面拽了拽。

娜娜自然是听出了他话里的话,害羞的嗔道:“ 后半夜肯定冷的,你别闹了……” 说着替他盖好了被,回头看看,所幸被子够宽,就这样还有富裕,不会让小家伙冻着。“ 你吧,对别人的事挺上心,就从来不好好关心下自己,我看你是打好谱让我陪你吃苦了。” 她算是很了解他了,他给别人办事都是尽心尽力,但是打骨子里他就是个惫懒的家伙,自家油瓶倒了都不扶,她可不是自己姐姐那么好脾气,才没打算要这么忍着他。

张琦摸摸鼻子说道:“ 没你说的那么惨吧?哎,要说以前都还挺好的,就是在巴黎这几年,养的些坏毛病。” “ 哼,少来,就算这是一方面,也不是主要的原因,反正我是看不惯……你给我改。” “ 嗯,小的遵命。” 娜娜眼神又温柔了下来,微微叹口气,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 咱要多想想以后……以后……我不像我姐那么会过日子,但是我会学……学着打理家务,所以……为了我,改改以前的生活习惯,好吗?” 张琦看着娜娜温馨的笑颜,心中说不出的感动,他抚着女孩的长发说道:“ 我……我这人,就像你说的,浪荡惯了,三十多岁了还不知道怎么去照顾人。我会学,因为我要你在我身边无忧无虑的,让所有人知道,你选择了我是正确的。” 娜娜听他这么温柔的对自己诉说,眼睛不禁有些湿润了,“ 当初……当年都是我不好……现在也不该嫌你这儿、嫌你那儿的,这样久了,你会不会嫌弃我,嫌我烦、嫌我啰嗦?” 娜娜能听出他心里没有安全感,自己也不再是当年自以为是的小屁孩了,这时候她终于鼓起勇气凝视他的目光,心底却有些患得患失的承认自己的错误。

“ 傻丫头,疼你还觉得不够,怎么会嫌弃你?你说的都在理,以前吧……人家都说我不适合做情人,但是胜在人老实,应该会成为一个好丈夫,但是其实我连这点优点都没有,为你,我一定好好改正,一定学着做一个五好老公,我发誓!

” 张琦没有再打诨,他也知道自己在这么吊儿郎当度日不是长久之计,就算她能忍自己,他也不忍心让她失望,不说自己当初踏上这片土地是为了什么,更何况现在她就在自己身旁,自己更没有不好好打拼的理由了。

“ 老公……” 娜娜眼睛微微有些湿润了,不知道怎的,她脑海里闪出了另一个身影,“ 如果他……他永远都不会这样待我” ,娜娜心里忍不住对比了一下,她又觉得对不起张琦,但是或许那个人的影子将永远在自己心底抹不去。她也为张琦的深情告白感动,忍不住更是将螓首深深的埋在了男人的怀里。

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张琦倚在床头,看着一大一小俩瓷娃娃在自己边上呼吸均匀的熟睡,他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又点了一根烟,他的眉头紧锁不禁认真的考虑起来,自己的出路到底在何方?人们都喜欢拿没钱不一定没有幸福来安慰自己,但是有钱又有幸福不是更好?和自己的宝贝公主在香榭丽舍大道尽情购物,是不是好过眼巴巴的在橱窗外面让眼睛解馋来得痛快?自己一个月挣几千欧元,虽然看似不少,但是高收入碰到高消费,每月刨去水电开支、衣食住用,最后收支也存下不少,但是也不能支撑那种随心所欲的生活。

张琦现在更多的是考虑存钱买车、买房,给孩子办教育,再往下讲还要管着给儿子置办老婆本,很沉重,但是典型的中国人思维。张琦苦笑的摇头,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制造浪漫的情人,或许是自己太过杞人忧天了。他吐了一口胸中浊气,心说:爱谁谁的,应该是水到桥头自然直吧。

他轻轻爱抚睡在自己身旁女孩柔顺的长发,虽说娜娜不是那种讲究吃穿的女孩子,但是他也希望能让自己心爱的女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能够过上富足安逸的幸福生活,远的不说,娜娜姐姐他们家就是个榜样,自己什么时候、怎么样能为娜娜创造出一个衣食无忧的条件?

他悄悄的从床上起来,来到自己办公桌旁。他从桌子最下面的抽屉里翻出一本存折,里面夹着一张三十万欧元的支票,这是一年前巴黎市政府授予他的奖金。

一年多了他一直都没去兑现,因为他觉得这本身是一种荣耀的象征,自己不该去动这笔钱,可是此刻他的心里有些动摇了……“Honey,又睡不着了?一个人做这儿发呆。” 娜娜睁眼看身边没人,披着浴衣睡眼惺忪的光脚跑过来问道。

张琦看她赤着脚怕她着凉,赶紧把她抱到桌子上坐下,一面将她的小脚丫捂在怀里说道:“ 还老是说我不懂事,不怕光脚冻肚子痛。” “ 嘿嘿,别打岔,不睡觉自己跑这数钱玩,你什么时候变这么有出息了?” 娜娜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一对粉嫩的小脚踩在张琦腹部,和他面对面对坐着笑道。

张琦说道:“ 不是要算算嘛,什么时候能攒够钱买车、买房,好娶你进门……” “ 哈哈,存折拿来我看看,算算还差多少?” 娜娜不知道他苦恼的是什么,吵着要看他有多少家底。

张琦不是心里装得下事的人,他把存折递过去,看着她笑靥如花的面容,再三权衡之下,忍不住将心里担忧的事都说了出来。

娜娜吃吃笑道:“ 傻瓜,人家也没你想象的那么拜金吧?” 虽然平时和姐姐去逛商店,买的衣服也是价格不菲,但是也多是以实用为主,绝对称不上奢侈。

每个月让老爸帮自己结信用卡,大概三五百欧元,数目上不大不小,但是那也是老爸心甘情愿的,却没想到这个二愣子居然能联想到这么多。她苦笑着和他解释道:“ 欧洲是比较特殊点吧,其实我在温哥华的时候,名品店一般就是让人逛的,解解眼馋就好,这里也一样,真正消费的主力都是来旅游的游客,都是中国人居多,也不知道这两年怎么那么多暴发户……洋鬼子眼里傻有钱、傻有钱的那种……真正中产也没那闲钱天天去LV、Hermes、Prada 、GUCCI 买东西。在巴黎这个时尚之都,我听别人说的,很多人都是靠祖辈的遗产,也是傻有钱、傻有钱的那种,算起来可能都是八国联军那阵儿,从咱中国抢来的呢。” 娜娜故意气鼓鼓的说道。

张琦晃晃有些乱的脑袋,苦笑的问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急功近利、这么不踏实了,想要过好日子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还是要踏踏实实的一步步来,老是做梦想要一夜暴富的思想实在不现实,这点上居然还没小丫头看得透彻。

“ 不过……我说这钱还是取出来吧,这两年法国人净跟我们闹别扭了,我们也花花他们纳税人的钱。” 娜娜吐吐舌头笑道。

张琦点了点头,用自己的话说,他就是怕老婆的命,抵挡不住她谈笑间流露出的小女人的妩媚,眼睛不自觉的瞥了下娜娜漏在浴袍外白花花的一双白玉般匀称的小腿,他只觉自己几天来一直压抑着的火又上来了,忍不住就想抓起娜娜的足踝,送到嘴边亲亲,被娜娜嬉笑着躲了过去。

“ 不过话说回来,这要在国内的话,我老公也有几百万的身家了,也勉强够咱们两个花的了吧?不过你可不许学某人出去资助这个,资助那个的……” 娜娜面对面凑到爱人怀里坐下,一双小脚丫调皮的绕到张琦身后,一面在他的面颊亲了一下说道。说完,她就感觉有个热热的东西顶在了自己最羞人的位置,不禁面色微红的用手在张琦胸前撑了下,想借此跟他拉开些距离。

张琦知道娜娜还是对自己的姐夫程志扬有芥蒂,但是这时候他哪有心情谈论别人,只是嘿嘿笑道:“ 到真是我钻牛角尖了,想着、想着就跑题了……” 张琦笑嘻嘻的拉住小丫头不让她逃开,一边说道:“ 嘿嘿,宝贝儿,你好香,我真的爱你爱到无法自拔了,别再离开我,好吗?没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的……” 娜娜心中感动,虽然她有时候也偷着埋怨张琦有些木讷,但是越是这种木头人,说出的情话越是让人感觉到真诚,她明白他对自己有多依恋,自己真的不忍去伤害他。娜娜感受着爱郎下身的火热,知道这两天有自立小淘气在,为难他一直忍着了,于是懒懒的偎在他怀里说道:“ 或许哪一天你会遇到比我好的……或许你会想起以前……” “ 不会的,绝不……我……我从来就没有在意过去,我今生绝不欺负你、欺骗你……” 张琦有些紧张,碍于自己嘴笨,但是他也知道这时候一定要表现的毫不犹豫,所以只是反反复复的说着。

娜娜搂着他,原本看他的傻样,被自己逗得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肚子疼,但是见他如此紧张的样子,自己心底也不禁平静了下来,想起这些年来的坎坷磨难,娜娜的眼泪忍不住滴落了下来。

“ 今天过年,我们不想那些不

开心的事了……好吗?” 张琦也还没呆到离谱,看出娜娜想起了当年的创伤,他心里何尝不是感慨,但是他必须要大度些,柔声安慰女孩。

“ 嗯……” 娜娜躲在张琦怀里,微微点头应了声。

“ 娜娜……你是不是还生……志扬大哥的气?” 片刻安馨过后,张琦忽然问道,想起刚才娜娜话里夹着棍棒,都是照着程志扬去的,他始终搞不明白,为什么她对大姐夫这么不满意,是因为嫌他老牛吃嫩草吗?

“ 不爱说他,老是扮怜香惜玉的长腿叔叔,你说他不是故意的吧,只找漂亮的小姑娘骗,最后人家都飞蛾扑火般的呼嗒嗒自投罗网,要说他不是有预谋的,我才不信呢。” 对于那个花心的“ 姐夫” 娜娜的批评一点不留情面。

“ 哈哈……哪有你这么损人的,不过我好像也发现有这么个规律……” 张琦也坏坏地笑道。

“ 哈哈……等他们回来,我就跟他说去,连你都这么说,看他还怎么反驳。

” “ 你快饶了我吧……” 张琦苦笑道。

“ 傻瓜……” 娜娜搂着张琦,主动的献出了浓情化不开的娇唇。张琦对她的专情,她一直是十分感激的,也是他的浓情厚意,帮着她度过了人生中最灰暗的那一段时光……或许他不是百分百的完美情人,但是他却有最温暖的怀抱。

两个人唇舌流连,情浓难舍的拥吻着,直到气息有些局促了才不舍的分开来。

“ 傻瓜……为什么这么爱我……还没亲够……” 娜娜搂着张琦笑问道。

“ 一辈子都爱不够,亲一辈子都亲不够……” 张琦用鼻尖碰碰她,一边轻啄着她的唇说道。

“ 那你觉得我哪儿好呢?” 娜娜打破沙锅问到底。

“ 你纯真、善良又聪明、可爱,还不够我喜欢的?” “ 那够你喜欢的多了,那怎么就单喜欢我呢?” “ 可问题是,除了你没人喜欢我这个傻瓜蛋,我有什么办法?” 张琦装作无奈的耸耸肩说道。

“ 好啊,原来是这么回事……” 娜娜很不高兴的在他身上打了一下。“ 现在想想,你和程某同志都一样,最喜欢趁虚而入了,哼……” “ 哈哈,现在发现了也晚了吧?活了二十几年好不容易聪明一把,我也不容易呢。” 张琦贼贼的笑道,显然他依然为自己当年的决定感到十分得意。

“ 也就你拿我当个宝儿,你往外推都没人和你抢……” 娜娜搂着张琦的脖子喃喃说道,看他说话间神采飞扬的样子,娜娜不禁在内心有些小感动,两人经历过不少的挫折,最后能在一起都是张琦对她不离不弃的缘故,她内心又怎会不知呢?

“ 瞎说,当我不知道你们学校有多少人在追你呢?我可是做侦探的。” 张琦笑着说道,他经常出入校区,经常会见到有些狂蜂浪蝶围着自己的宝贝儿转悠,这也是他心急要和娜娜结婚的原因之一。“ 坏了……” 张琦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 呀,真是……快看看去。” 张琦这一嗓子,娜娜忽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禁不住赶紧催男人背自己回卧室。二人掀开被一看,果然是来晚了,小家伙又做了“ 诗人” ,而且今晚上这“ 篇” 还真不小……“ 哎,明早上掀起来晒床垫吧,不然底下都好长狗尿苔了。” 娜娜忍着笑说道。

“ 哎,当父母的也不容易,孩子这么大了还尿炕……” 张琦抱着熟睡的小鬼,让娜娜把床单、被褥抽下来,一边叹道。

“ 是啊,我都预见到你以后天天洗尿褯子的样子了。” 娜娜忙着收床单,看被褥下受损情况不严重,一面笑道。

“ 嗯,好吧,以后洗尿褯子的活儿都是我的,才不舍得让我媳妇儿下手呢。

” 张琦心想,只要以后都买一次性的尿布,就没那么多烦心事了。

娜娜没想到他答应这么痛快,倒是一愣:“ 哼,现在说的挺好听,没给你录下来,省的到时候不认账。” “ 嘿嘿……不会、不会,我这人一向是一言九鼎的。

” 张琦把小家伙放回床上,打了个哈哈说道。

“ 哎,对了你不说要给贺老师家里拜年的嘛!现在国内中午了,也差不多都起来了。” 娜娜忽然想起张琦头天晚上念念碎,忍不住提醒他道。

“ 嗯,宝贝儿你再去躺会儿吧,等白天起来咱们包饺子。” “ 嗯……” 娜娜顺手把宽大浴袍递给张琦,要他披上。

张琦笑着接过,自己跑到外间办公室打电话去了。程娜娜刚想闭眼躺会儿,她的电话也在床头震了起来,她抄起电话一看,是自己姐姐打来的。“ 喂,亲爱的?” “ 过年好啊,囡囡,干嘛呢?”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显然说话人心情不错。

“ 过年好……要跟你儿子说两句不?正在给他收拾尿了的床单呢……” “ 哈……不是吧?这小子这两年都不尿床了的啊,可能是在你们那玩儿疯疯了,时间一没规律了就不好,你们多忍两天吧。” 程嘉嘉在电话那头有些歉意的说道。“就别叫他了,让他多睡会儿吧,这小坏蛋儿……” “ 哈……张琦可说了,等你们回来,让你们拿新床垫来赎人,不然不还你们了。” 娜娜看张琦打完电话回来,对他吐吐舌头故意大声说道。

“ 哈,别听囡囡乱说,我可没说过这话。” 张琦凑过来笑着澄清道。

“ 床垫不赔,小坏蛋喜欢就拿去,还愁着送不出去呢。” 电话那头传来了嘉嘉的笑声,显然她心情不错。

“ 哈哈……你俩起来了?没耽误你们甜蜜呢吧?” 李柔然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 哈,还甜蜜的起来吗?” 娜娜气呼呼的说道:“ 你们在那边怎么样?嗯……知道了,不跟你说了,收线了吭,不耽误你们几个甜蜜了才是,给老程和祖尔代好儿哈,嗯,回来再聊。好、好,拜拜~” 娜娜微笑着收了线,问张琦道:“你那边怎么这么快?没打通?” “ 也不是,领导去家里走访,忙的接待客人呢,拜完年就把电话撂了,等晚点再打吧。” 张琦坐在床边苦笑着说道。

虽然张琦说的轻松,但是娜娜还是听出他言语中的一丝不安,她靠过来,趴在爱人背后问道:“ 还觉得亏欠老师呢?” 张琦握着娜娜伸过来的手臂说道:“那要看为谁了,再说,当时是上面逼我转做文职的,我不退下来也没什么前途。

” 张琦自己知道老师确实因为自己不争气,心里一直有芥蒂,但是他不想再让娜娜心里难受,轻轻安慰道。

“ 哎……” 娜娜忍不住替他揉揉左肩,“ 这伤也是为我挡的……” 她又摸摸他胸膛右面的枪伤。越说心里越是难过,忍不住又轻轻的锤了张琦一下说道:“真讨厌,你那次受伤真是吓坏我了……” “ 嘿嘿,不施点苦肉计,怎么能把你骗回来。” 张琦嘿嘿一笑,说出了藏在自己心里已久的话。

“ 傻瓜……” 娜娜心里甜甜的,不过回忆起了那次的危险,自己还因此被拉到警察局做了几次笔录,虽然最后被判正当防卫而免除罪责,但是把那个坏蛋从四楼上推下去,始终让她心里有不少负罪感。

张琦知道她又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于是说道:“ 快睡吧,明天是周末,下午起来我们还可以出门转转。” “ 嗯……” 胡思乱想了半天,娜娜也觉得困了,像小猫般蜷在了张琦怀里。张琦背后的程自立也把胳膊、腿都搭在了他身上,他心里哀叹道:这还让我怎么睡啊……张琦替丫头拨开额前有些散乱的刘海,把心中组织了半天的话轻轻地在她耳边呢喃:“ 我到底喜欢你什么?我喜欢你对我撒娇说我傻时候的样子,这样我也可以对你撒娇,两个人腻歪在一起你不嫌弃我,我也不嫌弃你……我喜欢你倒在我怀里说爱我的样子,这样我也可以在累了的时候,倒在你怀里说我有多么爱你……我喜欢你下厨房时候笨笨的却又很努力的样子,这样我的宝贝儿显得特别有女人味儿……还需要再一一举例吗?我喜欢你很多很多,也谢谢你给了我很多很多……啧……” 美女没有睁开眼也没有说话,只是她嘴角微微的向上翘起,带着甜美的微笑,安馨的沉沉睡着了。[ 此帖被寒茳孤鴈在2012-06-19 18:22重新编辑 ]

局王七星彩下载2020版

女神星球无限钻石

英雄的战争

太极打僵尸无限钻石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