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发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美发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狡猾的风水相师第一卷第二章未完待续

发布时间:2021-01-22 12:19:58 阅读: 来源:美发梳厂家

第一卷 第二章 初显身手

我陪着陈老板看了不少店铺,只是没想到陈老板有这么多的产业,而且全都是黄金地段的商铺,价值不菲呀!

终于让我找到一间静中带旺的理想店铺,陈老板马上打了一个电话回公司,叫秘书和公司装修部主管一起来。陈老板劳师动众的举动,着实让我吓了一跳!

我们等了一会,一名脸孔长得清秀,年约二十五岁的女子正气喘吁吁迎着我们的方向急步走了过来。

她留着长长的秀发,有着高挺的鼻子、润红的双唇、洁白的牙齿、雪白的肌肤,穿着一件斯文大方的格子套裙、淡黄色的丝袜,配着一双浅蓝色高跟鞋。

“陈先生,装修部的主管在分公司签文件,随后便赶来。”女子说。

“龙师父,她是我的秘书,黄静雯小姐。”陈老板向我介绍。

“黄小姐,他是我们公司的风水顾问,龙生师父。”陈老板说。

“龙师父,你好。”黄小姐大方的和我握手问好。

“黄小姐,你好。”我急忙伸出手和她握手。

当和黄小姐握手的时候,我发现她的手掌很柔软,属于贤妻良母且孝顺父母型。

细心地在她脸孔观察一下,发觉中堂有一线青丝浮起,应该是有亲人躺在医院了。从她跑过来的动作,胸前一对饱挺且弹力十足的双峰来看,必定是个理财能力极强的女人,要是谁娶到她为妻,肯定有福气。

“龙师父,等装修部的主管拿了锁匙来,我们再详谈装修。现在先到对面的餐室喝杯茶坐着等,好吗?”陈老板不停的抹汗说。

“好啊!反正黄小姐也跑得气喘喘的。”我笑着对黄小姐说。

“抱歉!不好意思。”黄小姐用纸巾抹着头上的汗珠笑着说。

黄小姐的露齿一笑,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坐在冷气的餐室里,果然凉快很多,我们故意坐在望得见店铺的位置,我越看店铺就越喜欢,简直可称为一间难得的旺铺。

“龙师父,你为什么会选这间店呢?记得前一手做得不是很好,而且这里的人潮也不旺,坦白说给你听,你师父曾经看过这间店的风水,他一直说不好。你能告诉我,为了什么原因,你会选这间店呢?”陈老板好奇的问。

我气定神闲的喝了杯茶,心想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捉着眼前这位有钱有势的贵人,关于师父的招牌和面子,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陈老板,我猜这间店的上一任店主是开理发院的,对吗?”我笑着问。

陈老板向店望了一眼,我可以肯定,没有人可以从店外看出,以前是做什么行业的,毕竟没有招牌,店内又封了。从陈老板的眼神中,相信我猜对了。

“是呀!龙师父,你怎么看得出呢?”陈老板追着问。

黄小姐用很意外的眼神,望了我一眼。

我的手向店外的道路上一指。

“陈老板,您看见那条行车线吗?外面的车辆驶进来的方向,是从店的正面左手方向弯进来,然后从右手弯出去,而且还是单行道。这条道路在风水格上,无意中形成店的金腰带。为何说是金腰带呢?因为有金黄色的阳光照着,也就是说此店,适合白天做生意的行业。”我说。

陈老板听了似懂非懂的,不停的点着头。

“龙师父,这间餐室为何又会如此冷清呢?”陈老板不解的问。

“陈老板,这间餐室的生意不但冷清,而且店主还体弱多病呢!不信,您可以问问这里的伙计,看我猜得对吗?”我神气的说。

刚好在身旁的餐室伙计,听到我们说话后,也加入我和陈老板的谈话内容。

“是呀!老板一向身体很差,你认识我们老板?”餐室的伙计说。

我向餐室伙计笑笑,陈老板的眼神中再次流露钦佩的神采。

“龙师父,餐室同样是这条街道,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别呢?”陈老板问。

黄小姐很好奇的望着我,而我看见黄小姐吸管上的口红印,体内有些冲动。

我立刻喝了口茶定定神,眼角望着身旁正偷听我们谈话的餐室伙计。

“你要听就听吧!太子爷!”我说。

“你怎么知道我是太子爷呢?我确实是老板的儿子。”餐室伙计惊奇的说。

“你的手指这么短,哪是伙计这种辛苦命呢?只是你找个生肖属龙的为妻,和妻子的命格相冲。不过,命要是生得好,就会有贵人扶持,放心。”我说。

“哎呀!全猜中了!我妻子真的属龙呀!有什么办法解救,帮帮我好吗?你是风水看相的大师?有名片给我吗?”太子爷紧张的问。

“你等龙师父的店开张后,过去找他指点就行了。”陈老板笑着说。

“好的!我一定会找师父指点迷津。”太子爷说。

“龙师父,你还没有说这两间店,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差别?”陈老板问。

我偷望了黄小姐一眼,她也很留心听我说话,而且又对我笑了一笑,我就趁这个机会,在美人面前,施展一下我的才华吧!

“好吧!让我揭开谜底吧!”我神气的说。

“我刚才说我的店门前是条金腰带,原因是我的店被道路围在里面,而这条道路就形成我店的腰带般,而以前的店主却不能拥有此店,肯定是做剪或砍的行业,而这一带没理由会有砍的行业,所以我断定是剪发行业,这条金腰带又怎会不被他剪断呢?最后当然是生意失败呀!”我侃侃而谈。

众人听很津津有味,不停的点头。

“这间餐室和我的店成了对比,我的店是被道路围着,风水格就形成了配上金腰带之势。但餐室却刚好相反,店被拒在圈外,风水格上就不是一条金腰带,而是变成一把弯刀。而餐室的收银处,正好对着大门,每天被刀指着门口,顾客肯定退避三舍,又哪会有生意呢?”我气定神闲的说。

“哦……原来如此!”众人异口同声的说。

“想不到同样一条道路,竟然变成两个风水格,不道破真不知道呀!”陈老板说。

“现今社会,拿着刀指着对方强迫要钱的,只有两种人可能性最大。一种是强盗,但餐室的老板做的是小规模生意,况且生意又不好,强盗也不会光顾;另一个可能性是最高的,那就是医生。”我说。

“很准呀!我老爸刚做手术。”太子爷说。

“餐室的店主,每天坐在收银之处,每天面对着弯刀,加上生意又差,人力又单薄,试问一个人怎能抵受得了呢?轻者体弱多病,重者就要动手术了,如果再次大胆的猜测,我猜他的手术是白内障,对吗?”我问太子爷说。

“对!没错!”大子爷举起姆指,不停的称赞。

“你怎么算到是白内障的手术呢?”黄小姐紧张的问。

“很简单,这间店的名字叫李炎记餐室,问题就是出现在这个炎字。店主面对这把弯刀,已经很辛苦了,而这个炎字就百上加斤了,一把火已经很强,还要多加一把火在上面,而且旁边还有个木字,这样就会变成更猛烈的火。人的五脏中,肝属木,肝火旺盛之下,加上此店对着西斜,刀光强射双目,所以肯定他的眼睛会受苦!”“哦……明白了!”众人点头称是。

不知道什么时候,餐室的人全围了过来。

“还有一样就说给大家听吧!李字去掉木字剩个子,而子对过去餐室的名李炎记,刚好成为子火口,就是说这间店注定要儿子去糊口。而糊口的中间隔着一个火字,这位太子爷肯定火气很大了,所以我算准太子爷肯定在店内。”我神气的说。

“原来你是这样猜到我是太子爷,太神奇了,佩服!”太子爷不停的称赞。

“龙师父,果然真人不露相,你师父是看漏了哪里呢?”陈老板好奇的问。

“陈老板,这个破诀之处,与风水没有什么关系,您看看整列的店铺,全部都有收信用卡的,试问如果这条街的店铺不利做生意,银行哪会摆放收卡机呢?银行对每间店铺的营业额是最清楚了,怎会没得做呢?”我说。

“原来如此!现在我明白了,也佩服自己的眼光,没看错你呀!哈哈!”陈老板笑着。

我有什么料,我自己知道得很清楚,于是见好就收,也不想再说了。

“好了!风水一谈就说到这吧!太子爷有客人进来了。”我指着门口说。

“是呀!谢谢你!等你的新店开张,我第一个找你指点迷津,这餐我请客,当是我多谢你的指点,哈哈!”太子爷说完去招呼客人了。

黄小姐的手提电话这时候也响了,原来是装修主管的人到了。

我们离开餐室后,装修的主管已经开了门,正等着我们。

“让我来介绍……”黄小姐想介绍的时候,被陈老板示意叫她暂停。

“黄小姐,还是由我来介绍吧!”陈老板亲自向我介绍:“龙师父,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周雅丽小姐,她是我们公司装修部的设计师,这一位是林子彬先生,是我公司的装修部主管,日后有什么需要,你可以第一时间找他,我公司的禁区,他都配有锁匙。”我礼貌的向两人点点头,原本这些介绍该由秘书做的,然而陈老板亲自介绍,除了吩咐他们对我的态度要好之外,也给了我不少面子。

“这位是龙师父,也是我们公司的风水顾问,相信你们日后会有很多联系,你们把联络电话给龙师父,日后要随传随到。”陈老板说。

“陈先生,知道了。”林主管点头说道。

“龙师父,你好!”周林二人礼貌的上前和我握手。

林子彬的相貌长得敦厚老实,手掌相当的大,相信他管的人也不少,我对他有好感,因为我最喜欢老实的人。

周雅丽算是美女,不过如果和黄小姐站在一起,还差了她一点点。

她长着杏子脸孔,年约二十六岁,戴着一副紫蓝色的眼镜,短短的头发、苗条的身材,胸前的双峰没有黄小姐的高挺,应该小一号吧!

不过,她的樱桃小嘴,比黄小姐的要小些,显得比较珍贵,幸好她的嘴唇。长得不会很薄,要不然她的两片花瓣,就会很薄容易破皮。只可惜她穿了长裤,看不见她的粉腿,有点可惜。

“龙师父,你大约说说要怎样的设计,比如说你坐的位置等等,我替你设计。”雅丽说。

“周小姐,谢谢你了,我先到四处看一看,再作决定。”我礼貌的说。

我拿起罗盘,在店内仔细看了一会,最主要是定好财位和克制死门之煞,其他的并不是很重要,最重要的还是要好好捉着陈老板的心。

“周小姐,这里我想做一间静修室,我就坐在这个位置会客,还有这个位置很重要,请你替我设计一条柱,一定要从地到顶,千万不可用连接而成的柱子,颜色要用金黄色,这一点请你牢记。上漆的时候,请提早一天通知我,让我选好时辰给装修工人,其他的就麻烦你替我安排了。”我客气的说。

周小姐拿起笔很快把店的平面图画了下来。

“龙师父,全都记下了,到时我起了初稿再和你商量,大约两个星期,便可以装修好,有问题吗?”周小姐说。

“什么?两个星期这么快?真的太感谢了。”我高兴的说。

“龙师父,如果有什么需要改的,可以马上通知他们,趁现在没事,到我办公室坐一会,晚上大家一起吃顿饭,庆祝龙师父找到新店之喜。”陈老板说。

“陈老板,谢谢您了。”我客气的说。

陈老板的总公司很接近我的店,大家一起走回公司。

在路上,我一直留意黄小姐,我发现她的眼睛很多时候也偷偷望着我。我猜她想找机会问我,有关她家那位病人的情形吧!

不过,我也很留意她,毕竟她的美态,已经深深吸引了我。

我们很快来到陈老板的公司楼下,当我们走进升降机的时候,有几个人追了过来,挡住升降机的门口。

“不好意思,请等等……”一名男的挡住升降机的门说。

这时候,走进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

“哎呀!山佑本先生,您来我公司,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呀?”陈老板向中年人打招呼说。

“陈先生,您误会了!我是约了十五楼的朋友见面,下次如果有空,我一定亲自上来拜访您,我这趟来香港,只逗留两天,不好意思。”山佑本说。

陈老板的脸色显得很不好看,我想可能是生意的关系吧!

不过,这个山佑本的面相不像是有钱人的相,而且左鼻孔的旁边,长了一粒黑痣,而这粒痣的位置代表散财不聚且是劳碌命,怎么会做起大生意呢?

难道山佑本是个老千?!

“山佑本先生,您不会是到十五楼找宏天谈日本连锁店一事吧?您下次什么时候还会到香港呢?”陈老板投石问路的道。

“这……不是……到了……我们保持联络。”山佑本匆匆的走了出去。

山佑本走出升降机后,陈老板沉不住气,脸色很难看。

“黄小姐,山佑本到香港,你怎么不告诉我?”陈老板生气的说。

黄小姐被陈老板指着骂,非常的尴尬。我心生一计,马上替她解围。

“陈老板,这是您的福气呀!”我故弄玄虚的说。

“龙师父,为什么呢?”陈老板惊奇的问。

“陈老板,到了,我们出去再谈吧!”我说完后,便大步的走了出去。

更多精彩内容尽在淫香淫色WWW.EEE67.COM

捕鱼大作战手游

仙魔变破解版

贪婪洞窟单机内购破解

JJ彩票手机娱乐下载软件

相关阅读